喵子♥_壬迩亡梓

【我的心愿是...世界和平....】
杂食,但只写all叶
最近变成了玻璃心的删文狂魔
谁没有辣眼睛的过去呢不是

码字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画画,画画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码字。
努力做一个会煲鸡汤和撩妹的暖男)。

【黄叶】Baader-Meinhof(短

  Baader-meinhof这个词能够解释为:东京初见的烟花,华盛顿大学喷泉背后的雪山,西海岸一号公路上悬崖星空和亨利米勒,还有一面之缘爱过的人。后来也听过说法,是一种心理现象,当我想念你的时候,你恰巧和月亮一起出现。                                                                                   ——知乎

学弟黄x学长叶

就是自认识以后到处相遇的故事。

+失踪人口

+快中考了我是来攒人品求祝福的

+三无且虫害严重

  爱情不过是雨中白发两个人

  爱情不过是我要推着你出门

 ————————————————

  是六月呀,快要高考的时候了。

 

  整个学校的氛围似乎都因为这件事情肃杀了一点,天气似乎又热了一点,人心似乎又浮躁了一点,连溜进学校食堂来蹭吃蹭喝的流浪猫狗的脾气似乎都比以前大了。这种风声鹤唳全民皆兵的可怕氛围大概要等到几天之后高三狗高考完才能够缓解——可是他们作为新一代高三党就要在本来就惨的生活上再惨一些了。

 

  黄少天这么想着,默默叹了口气。只可惜他哈出来的气体没有丝毫水分,连舌头都热得像条死狗一样耷拉了起来。

 

  “嘿我说,”黄少天用胳膊捅捅喻文州“我觉得我们有必要翻墙出去逃一个晚自习,不然在这种断水断电的鬼日子的迟早会热死。你说说好歹学校还是一级用电单位呢着说停电就停电算个什么事啊不说了我要投诉他!”

 

  喻文州笑了笑,被太阳烤成半个咸鱼的他由于太热以及太吵连一个字都不愿意给黄少天,只是敷衍的用微笑表达妈卖批的想法,而这显然不影响黄少天的聒噪。

 

  黄少天已经口干舌燥,但是对于他这种就算舌头只剩半截了也要用剩下的半截抑扬顿挫地为自己另外的半截舌头念悼文的人来说显然不是什么问题。他扒拉了一下自己被汗浸透的刘海,丝毫没有在意自己把汗甩到了无辜的喻文州脸上,继续开始自己的万字演讲。

 

  “你看看我们可怜的大黄,”黄少天指着学校道路两旁栽着的法国梧桐树下的凉荫下半死不活素昧平生的流浪狗,义愤填膺“他被这该死的天气折磨成什么样了!”

 

  喻文州继续微笑,懒得告诉黄少天那是条黑白相间,浑身上下没有一丝黄色的边牧。

 

  “那我们去翻墙吧。”喻文州及时地堵上了黄少天又准备张开的嘴。

 

  于是两个人十分猥琐地四下环视了一番,发现四周没有教导主任或者老师,以一种极为做作极为二逼的姿势自以为迅雷不及掩耳地朝着学校临街的那面墙跑去。

 

  大概是对于网吧里面空调的过分渴望带走了黄少天的所有理智,跑的宛如脱肛野狗的黄少天在不知不觉间就按照言情小说的套路撞上了人。

 

  “哎呀失误失误,对不起哈。”黄少天一个急刹差点摔死,还是被他撞的那位拉了他一把。黄少天挠挠头,露出两边的小虎牙,笑容灿烂的像头顶上晃眼的太阳。

 

  “嗯嗯”那人挺敷衍地点了点头,没有丝毫要鸟黄少天的意思,黄少天反应过来的时候只剩一个歪歪扭扭的背影。

 

  小太阳内心有一丝丝委屈,但是他还是把经历放在了期待网吧里的空调上,继续疯跑。

 

  “叶修!你干什么呢!回班去!毕业典礼还要你演讲呢!”女人气急败坏的声音差点谋杀了黄少天的耳膜,旁边的喻文州也猝不及防一个趔趄,没等两个人反应过来这是陈主任的声音开溜,下一句就已经冲着他俩过来了。

 

  “那边两个二年级的,干什么呢!”年轻好看的主任长了张清纯的脸,说的话倒像是脚上踩的15cm高跟鞋一样直戳黄少天内心。“去罚站吧,刚好看看高三的毕业典礼。”

 

 

 

  毕业典礼的套路大抵都是差不多的,校长讲话发表一下自己三年前看到这群风华正茂的少年内心怎样汹涌澎湃三年后看到少年离开怎么依依不舍然后鼓励一下高考考个好成绩,整个典礼总是充斥着一种要解放的提前撒疯和风萧萧兮易水寒的蜜汁悲壮。

 

  黄少天的脸色变在学生代表上台演讲。

 

  他刚刚撞到的学生代表看上去懒懒散散的,却在站上主席台的一刹那停止了脊梁。隔得很远的黄少天看不真切,但是还是可以感受到他眼睛里面有东西在燃烧。

 

  “站上这个台子的时候,我的内心是惶恐的。我想,我并不能“代表”在场的任何一个人。像是世界上没有两片一模一样的树叶和雪花,我们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

 

  哦,黄少天想到。刚刚好像听到主持人说学生代表的名字是叶修,那个成绩逆天到人尽皆知的学霸,他也很多次被父母和班主任揪着耳朵念叨过这个别人家孩子中的bug。

 

  原来是他啊。

 

  致辞不长,洋洋洒洒几千字其实念完也就不到十分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因为太过于灿烂的阳光,也可能是因为叶修过于出色的语言感染力,平时从来没有人听的致辞一字一句听得特别清楚。可能是因为感觉到了将要到来的离开,所以后知后觉的想要抓住些什么吧。

 

  明明谁都会念的演讲稿,偏偏叶修念完让人觉得从心里面升起一团火。黄少天觉得,大概这就是人格魅力吧。

 

  好吧,今天翻墙去网吧的途中撞上了学神,黄少天在日记本里记下一笔。

 

 

 

  暑假,百无聊赖的单身狗黄少天一个人坐在咖啡店里。

 

  想象一下,一个人坐在咖啡店里,听着咖啡店里悠扬的英文歌独自喝着面前的咖啡,和杂志封面上的美女用脑电波交流,顺便再被旁边的小情侣打量几下——多么悲惨的事情。而这种闻者伤心见者落泪的事发生往往只有两种可能:要么约人被鸽了,要么显然是有病。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黄少天显然就属于有病的类型。

 

  他老铁喻文州在即将面临的好好学习做仙女和继续浪做妖艳贱货之中毅然选择了前者,在家刷题的他现在决心抛弃妖艳贱货黄少天。而黄少天正被按着做了好几套数学卷子头昏脑涨简直要性功能丧失,在试图约喻仙女出门浪惨遭拒绝后决定自己面对惨淡的生活。

 

  于是等黄少天清醒过来时,他已经坐在了全是约会小情侣的咖啡店中。

 

  连空气里都是尴尬。黄少天玩着手机如此想到。

 

  那边的小情侣好像是一对面基的网友,基三认识的。妹子特别开心一直在不停说话,从自己一开始为什么选择这个门派谈到自己为什么是自在逍遥,黄少天都已经打完一盘王者荣耀姑娘面前的气泡水一口都没动。男生比较安静,听着姑娘喋喋不休偶尔出口接两句梗逗得自己和她一起笑趴在桌子上。

 

  不知道为什么,空气突然安静了几秒

 

  姑娘一把捂住了嘴“我是不是太吵了。”刚才大大咧咧的人似乎一下子就收敛了起来,变得像是只蜷缩起尾巴的猫,小心翼翼地红着脸还生怕被对面的男生发现。她掩饰性地喝了几大口气泡水,眼睛瞄着桌角。

 

  男生赶紧摆手,看姑娘红着的脸有点不好意思,借口说气泡水太凉去给姑娘点奶茶和甜品。

 

  姑娘望着男生急急忙忙离开的背影长舒了一口气,摸了摸自己滚烫的脸在内心深刻的唾弃自己没出息,最后只能把脸贴在桌子上物理降温。

 

  真甜啊。

 

  黄少天兀自感慨着爱情,准备用自己无以伦比的语言天赋为此创造一篇十万字小论文,等到回神的时候李白被砍的只剩一层血皮,频道里队友的骂声已经将他淹没。

 

  你看吧,爱情不光影响自己,还要影响旁观的单身狗。

 

  突然黄少天听见安静谈恋爱的人们有了一点小小的骚动,身后一个女生聚在一起的桌子还发出了小小的尖叫声。黄少天随着姑娘们冒心的目光看去,看见年轻的男孩正把门推开。外面的阳光晒得男孩的皮肤有点泛红,脸颊上全是亮晶晶的汗珠,眼睛也湿漉漉的像某种不耐热的小动物。

 

  少年长的很好看,是说不出来的那种,大概那种丢进人堆里也能一眼找出来的好看。五官并不出彩,懒懒散散的样子组合在一起却有让人移不开眼的力量。

 

  他愣了半天,一声简洁的惊呼脱口而出。

 

  “学神?”

 

  叶修没绷住笑的差点被门夹死。

 

  黄少天懵逼地看着学神特别自来熟地坐到了他对面,顺势拿过来他的手机替他打完了剩下的半盘王者荣耀,黄少天看着频道里队友拜大神的嚎叫,深深地感受到了人生的恶意。

 

  说好的书呆子呢?这他妈的是全能啊!

 

  叶修把黄少天的手机还给他,看着黄少天砸破地板的下巴笑的像只偷了腥的猫。“鉴于你刚刚叫我学神所以我猜你也是荣耀的学生,现在给你十分钟歌颂一下你对我的崇拜之情。”

 

  黄少天破天荒的不想说话。

 

  “啧,看你一个人坐在咖啡厅的苦逼样子,没对象吧。”叶修一脸的看破红尘,故作高深地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想要传授他撩妹的真谛。

 

  “靠靠靠靠你是不是看不起单身狗单身狗怎么了除了浪费卫生纸我们对社会有什么危害吗!而且你天天在学校也没有跟妹子混在一起过好像也没对象吧!”

 

  叶修有点错愕地看着刚认识的学弟一下子说着一串话没有任何停顿,少年脸红炸毛的样子有点可爱,栗黄色的头发反射着阳光在脑袋周围形成了一片模糊的光晕,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一轮小太阳。

 

  叶修猜自己大概想起来看黄少天脸熟的原因了,自己高二的时候听说高一来了几个特别帅的新生,最出名的两个一个话特别少一个喋喋不休。好多姑娘拉下这张老脸连会不会晒黑都顾不上全都组团去操场上围观军训,人脉广一点的直接千方百计地要qq,更有甚者不管认不认识直接跑上去送水——完全盖过了叶修当时入学的风头,毕竟很多和他混熟的学姐都觉得他不太直,久而久之过期校草叶修也就无人问津了。

 

  叶修作为一个看上去就不像什么直男的人自然是被楚云秀拉着去的,当然主要作用不是当电灯泡,而是帮忙买完水就走。女王大人长的好看认识的人又多,只可惜和黄少天认识没两天就告诉叶修幸好自己没有直接追他,万一追到手了怕是要被烦死。

 

  那这人也真可怕,叶修当时这么想到。

 

  现在的叶修十分同意当时的自己英明睿智的观点,这人确实很可怕,自己和他坐在一张桌上开始聊天还没有五分钟自己就快要被烦死了。

 

  黄少天还在侃侃而谈自己认识的妹子们对叶修的崇拜之情,此时正在说那次校庆叶修弹吉他唱歌的时候有多少学妹尖叫的嗓子都哑了,又有多少学弟开始准备一起去初三教学楼堵叶修。

 

  “我说老叶你唱歌真的很好听啊,你知不知道我们班那个来实习的英语老师都沦陷了要你的联系方式......”黄少天继续喋喋不休,叶修为了自己的耳朵打断了他的话。

 

  “少天我很好奇,那些姑娘没有一个追上你恐怕不是因为你不好追是因为他们嫌烦吧。”

 

  刚刚准备好的长篇大论被人打断,黄少天委屈地撇了撇嘴,准备痛斥叶修的无情无义无理取闹,然后被吓得一个趔趄。

 

  当然不是被叶修吓的,而是从后台出来一个穿着员工制服的女人。女人的头发扎着高马尾,容貌清秀温婉,只可惜出口的话没有那张脸的一半柔和:“叶修你还上不上班了!”

 

  叶修也被吓得差点立正,他给黄少天飞快的解释了一下”如你所见我现在在这里打工——我之前闲着没事自学过咖啡。我现在要去上班了回头联系吧。“

 

  看到刚才还一脸嘲讽的人被骂黄少天的内心是十分喜悦的,以至于黄少天笑出了声,已经走了好几步的叶修回头冲他翻了个白眼再扭回去的时候却差点被黄少天的笑容撩的一头栽死。

 

  少年的笑脸显得格外明媚,大概真的十分乐意看到叶修吃瘪。他身后是浅色的木制座椅和几株叶修显然不认识的有绿色植物——大概是绿萝?不过这不重要——还有几对小情侣或是小姑娘看着叶修窃窃私语。但是这一切在叶修的眼里全都被虚化了,如果叶修的双眼是某个拍照手机那他的焦距肯定在黄少天的脸上。他笑地露出了小虎牙,但是却奇怪地不会让人感到狰狞,少见的浅色头发撒满了阳光,大概眼睛里星星点点的光芒也是阳光的杰作。

 

  他突然想起自己当时弹着吉他唱的那首情歌。

 

  “你笑的像光芒,蓦然把我照亮。”

 

  过了一会儿黄少天看到面前端来一杯咖啡,服务生说是他们咖啡师送的。黄少天一边思考叶修怎么突然发了良心一边准备端起来喝一口,看了一眼就差一点把杯子摔了。

 

  焦糖玛奇朵还冒着热气,绵密细腻的奶泡上面用焦糖浆淋上了一个复杂的图案,是一个动漫形象的少年,正笑的露出小虎牙。

 

  那是他自己刚才笑的样子。

 

  无可奈何的黄少天学刚刚的姑娘把脸贴到桌子上物理降温。

 

  真甜。

 

 ————————TBC——————————

请各位大佬再次祝福我中考文化课考529

严肃的给您跪下

 

评论(7)
热度(71)
©喵子♥_壬迩亡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