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子♥_壬迩亡梓

【我的心愿是...世界和平....】
杂食,但只写all叶
最近变成了玻璃心的删文狂魔
谁没有辣眼睛的过去呢不是

码字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画画,画画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码字。
努力做一个会煲鸡汤和撩妹的暖男)。

【王杰希】十八岁 魔法师,朝圣与梦

+三无并且虫害严重


+ooc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

 天还没有完全亮起来,朝阳刺透在翻涌着的云海投射出一道道金红色和紫红色的辉光。高大的建筑物现在看来还是一个个黑色的剪影,旁边奇形怪状的树扭曲着向天空伸展枝丫,看上去诡异又有点滑稽,各种各样的鸟类在树枝上停歇着。

 

  ——用各种各样这个词是因为它们并不属于我们认知中的生物,有半边是好看羽毛半边是白骨的骷髅鸟,有浑身漆黑一接触到阳光就开始自行燃烧照亮了四周的鸟,当然也有那种在黑童话中司空见惯,主要负责渲染气氛的乌鸦。它们此刻正在努力朝着夕阳张开翅膀大声聒噪,整个画面看上去有种荒诞感。

 

  随着漆黑的森林渐渐地被照亮,树枝上的鸟儿们渐渐地变少了。只留下了几只乌鸦和一种绿色羽毛的小鸟。这种鲜艳的绿色似乎与这片死气沉沉连树叶都是暗紫色的森林格格不入,但事实上,这些鸟儿体态轻盈地跃到每棵树的最高端,向着越发明亮的太阳发出清脆的叫声。一阵乐音过后,暗紫色的树叶渐渐泛起绿色,最终被清脆替代,正片森林一扫夜晚的阴森颓废,开始生机勃勃起来。

 

  一只绿色的小鸟,看着渐渐变绿的森林满足地歪了歪头,扑闪着翅膀扎入灌木丛中。灌木丛中草叶上的露珠赏心悦目,以至于它不小心撞上了一张巨大的蜘蛛网。它试着挣扎了一下,粘性极强的蜘蛛网像是长了吸盘一样把他牢牢地吸在了上面,鸟儿挣扎未果,只能等死。好在捕鸟蛛不像其他的劳模一样一年四季住在自己的网上,在它感到饥饿出门遛弯之前,小鸟还有点机会脱身。

 

  小鸟还在扑闪着翅膀想办法,就听见旁边传来了那种捕鸟蛛的毛腿刮过树叶产生的窸窣声音,只好停了挣扎安心等死。那只橙色的巨大蜘蛛离自己越来越近,小鸟感觉到自己能感受到这个大家伙有饭吃的欣喜。然后他就听到一阵更大的声音,一只戴手套的手把这个庞然大物提起来装到了一个玻璃器皿中,里面还有几只活蹦乱跳的油葫芦。

 

  然后一张清秀的脸就杵到了自己面前,大小不一的绿色眼睛还是让它感受到了一些亲切,这个人类挥了挥手自己身上的网就飞速的融化掉了,然后他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自己,拿着装捕鸟蛛的瓶子扭头就走。

 

  按套路难道不应该喜欢羽毛好看的自己然后一个法术拍死那只捕鸟蛛吗?把那个大家伙当宠物带走了是什么操作哦。

 

  王杰希把那只装着捕鸟蛛的玻璃瓶子施了个法术收起来,橙色的巴布,说不定会有一些红巴布没有的灵性。他继续往前走,很有魔法师着装特色的长靴子踏碎了不少刚刚小鸟很喜欢的露珠。

 

  

 

  王杰希觉得自己大抵是来朝圣的。

 

  事实上他并不知道自己来自哪里要做什么,在他醒来的时候他在一片荒原上,落日的余晖下他的魔法袍正在一旁静静地矗立着。他想,那是在等候他的醒来。他一站起身魔法袍就自发地飞了过去披在他身上,俏皮地把领子的一角竖起来触碰他的脸颊。那感觉很熟悉,好像他们生来就是一体的。

 

  他很快就学会了把自己的扫把变出来并且骑着它到处飞——学这个字或许不太恰当,他本来就会这种操作。虽然他并不清楚其中道理,但是当他闭上眼睛默念咒语的时候,那些复杂冗长的咒语就直接从口里跑出来了。

 

  他大概不是用大脑记住这些的,而是用嘴唇和舌头。

 

  王杰希很快就能够熟练运用一些比把扫把变出来高阶一些的魔法,他现在已经可以很轻易地在荒原上为数不多的植物中创造一些新的生命,比如可以让一粒种子在顷刻之间长成大树然后枯萎。

 

  再比如他把这片荒原变得肥沃了起来,种下了很多植物——大部分是中药,或许是因为他在这片荒原上醒来的时候看到旁边那株王不留行由枯萎瞬间变得生机勃勃,也或许是那株他叫不出名字的开白色小花的植物*和旁边的冬虫夏草从一个地方长出彼此交融的景象过于神秘,反正从他可以熟练运用魔法以来,他一直都在这片荒原上种植各种各样的植物。

 

  会开很多白色小花的独活首先在这里安了家,后来是有着粉红色花朵的使君子,形状普通的大戟,叶下红,飞刀剑......荒原已经不再是荒原,它变得肥沃了起来。

 

  王杰希在平原上设立了几个个魔法阵,每天吸收太阳的能量按照不同品种药草的生长需求分配强度不同的阳光,还有的魔法阵用来吓唬那些心怀不轨每天想要啃药草的兔子。到了晚上魔法阵的微光把曾经一片荒芜的平原点亮,有带着荧光的小虫每天晚上例行来这边跳广场舞。

 

  可能是因为大小眼的关系,王杰希总是很受这些小生命的喜爱,前些天萤火虫来跳广场舞的时候还给王杰希排了一个比心的队形,每天都有松鼠和狐狸来到王杰希居住的小木屋里面向王杰希索取晚饭,无奈之下王杰希只好每天多烤几份栗子糕摆在门口,省的这些小东西每天打扰自己看书。

 

  药草们长的很快,没过多久那株体型最大的叫飞刀剑的已经学会了在自己心血来潮浇水的时候冲自己摇晃叶子,而那株叶下红已经学会了用花朵蹭自己的手。王杰希语重心长地教育叶下红:花朵是植物的生殖器官,女孩子不能干这么污的事情。                                                                                                           

 

  又过了一段时间,到了王杰希觉得自己可以把现有的力量熟练运用的时候,他把他的草药们每一种装了一点在他特制的魔药瓶里,里面有建立好的微型魔法阵提供生长所需的营养,甚至有他新学会的一个能够发出像阳光一样光芒的魔法阵。

 

  其实他可以自己去的,但是他想那些娇气的药草没了自己会孤单。

 

  他带着这些东西,向远方走去。

 

  他大概知道自己要找什么,但是他并不清楚如何到达,他只能小心保护着自己玻璃瓶里的花草慢慢的跟随直觉前行。

 

  起初这个过程还是很艰苦的,总是会发生一些像是自己的魔法扫把突然抽风甩自己一下或者是一连几天都找不到食物的情况,还有的时候王杰希过于风骚的操作会在遇到危险的事哈哈或或或或或不小心打碎在玻璃瓶里的草药,于是他慢慢地变得沉默了下来,攻击沉稳有效,却没了之前的天马行空。

 

  在很长时间的不知所措之后他大概摸清了自己心里的方向,于是他骑上了自己的扫把,背着自己装着药草的魔法口袋,缓慢而坚定的向前飞去。

 

  魔法口袋能改变物体的体积但是却不能改变质量,所以起初王杰希飞行的时候没有少发生空难,好在王杰希还是逐渐习惯了这种压力,甚至能够在飞行的时候空出精神来给自己创造一个遮阳的魔法阵。

 

  他在路上遇到了很多和自己目的相同的人,他见过有的人为了到达那个地方用尽一切力气,通过各种办法来实现自己的梦想;他也见过有的人起初信念坚定而纯净,但是在追逐的过程中逐渐沉迷于过程中所得到的权力和金钱;也有的人在跋涉的过程当中看清了自己真正适合的地方果断放弃;但是也有的人为此不惜一切可以重头来过。

 

  王杰希想,自己是幸运的,至少他拥有了天赋和机遇。

 

  一天清晨,长途跋涉后的王杰希在晨曦中看到了隐藏在荆棘中的王座。他最终坐了上去,尽管已经被划的满身伤口。

 

 

 

 

 

 

 王杰希是被闹钟吵醒的,他揉着眼睛从战队的宿舍坐了起来,略略回忆了一下荒诞的梦境。

 

  算了,别想了,马上要出道发布会了。     

————————FIN————————

感觉有点虎头蛇尾,我有罪【跪下】

评论
热度(4)
©喵子♥_壬迩亡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