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子♥_壬迩亡梓

【我的心愿是...世界和平....】
杂食,但只写all叶
最近变成了玻璃心的删文狂魔
谁没有辣眼睛的过去呢不是

码字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画画,画画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码字。
努力做一个会煲鸡汤和撩妹的暖男)。

【All叶】根正苗红(上)

+圈圈帮我改文并且想到了分上下发这种天使才能想出的主意的爸爸 @欣子 

 

+三无且虫害严重

 

+及其ooc

 

 +你以为我愿意分上下发吗....还不是lof一直屏蔽我...

 

 

青山原不老,为雪白头。

绿水本无忧,因风皱面。

——————————————————

                                                 (1)

  众所周知,京城叶家,军政商三界巨头。

 

  真正的牛逼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大概就是叶修的爷爷和他爹都是先从军后从政,从叶父开始做点生意。由于家族已经有一定的名望生意往往是很好做的,于是在叶修这一代,叶家在巅峰之上更上一层楼,成为了一个庞然大物。

 

  当然这显然跟叶修没有什么关系,都是他弟弟劳苦功高。

 

  而叶修,大概是叶家历史上的一个污点。

 

  如果有个反派把叶家各代的履历打印一份出来的话,叶修肯定是被圈红圈圈的那个,毕竟他好像是唯一一个初中学历的叶家人。

 

  叶老爷子经常对自己的长子气的吹胡子瞪眼,抖着手指责叶修的学历绝对是姓叶的人中的耻辱,叶修缩缩脖子笑着回嘴“太爷爷不是小学学历嘛,小时候你为了说服我和叶秋当兵宣扬这个故事宣扬了好久。”

 

  叶父气的差点把自己的胡子吃了:“那你去当兵啊!”

 

  “我这身体素质又一把年纪了,您不帮我走走后门哪有部队要我啊。”

 

  叶老爷子翻了个白眼,想了想似乎确实有点道理,但是之后还是找到机会就要教育叶修。

 

  事情总是要有转机的。

 

  在世邀赛回来之后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2)

 

  叶父接到电竞总局的某据说和自己儿子认识的路人甲打来的电话时,内心的欣喜是难以言喻的。

 

  尽管电话对面的人是他及其不喜欢的那种类型,一上来先自报了一个他听都没有听说过的家门,然后说在某个酒会上曾和自己的二子有过一番关于世界和平的高谈阔论,最后操着一口一听就和自己一个年纪的嗓音随着叶秋的辈分一口一个伯父的叫,恶心得旁边的小点吐出了刚吃的牛肉罐头。

 

  然而叶父内心一片欢欣,简直想唱国歌。

 

  哦!我就知道我们叶家是上天的宠儿,凡是流淌着我们叶家血脉的人一定能够为国争光成为祖国的骄傲!

 

  对面的路人甲声音还颤颤巍巍的,谁都知道叶老爷子一个咳嗽就够自己把职位丢了。要不是他之前把自己在酒会上和叶家二子聊过一番似是攀上高枝的事情到处吹嘘这差事也轮不到他干,但是现在悔不当初显然为时晚矣,谁让他自己嘴贱呢。

 

  可是仔细一思量,这事好像还真不是他恬不知耻啊。明明是那位叶二少拒绝了各个大小姐之后看到自己眼睛一亮端着酒就往这边跑,当时他以为是叶二少有喜欢老男人那样的可怕癖好,还头脑风暴了一下思考自己为了前程值不值得把屁股卖给叶二少。

 

  然后他看见叶二少很是急切的伸出手,完全不顾及身为晚辈这是否礼貌的问题,激动地连声音都在发抖。“很高兴见到您,请问您是在电竞总局工作吗?”

 

  他一脸懵逼。“是这样的。”

 

  于是叶二少拉着他找了个地方坐下,叶二少开始问他荣耀联盟目前的发展势头战队数量等等一系列问题。

 

  起先他以为叶二少有赞助某家战队的想法,当时正值七赛季末,叶氏中心又在北京,于是疯狂地像叶总安利微草战队,简直把微草队长王杰希说成了神一般的存在。

 

  路人甲说的兴起:“这微草啊,绝对前途无可限量,有拿三连冠的潜力呀!”

 

  叶总的眼神突然冷了下来:“可是我记得荣耀联盟成立以来似乎只有一支叫嘉世的队伍拿了三连冠吧。”

 

  “是啊,但是现在嘉世因为队长不行已经没落了,还是微草......”他看着叶总炭一样黑的脸色识相地闭了嘴。

 

  很是识时务的路人甲于是安利起了嘉世。不夸队长叶秋的嘉世吹一定是霸图的奸细,路人甲为了显示自己的专业水准用专业术语把叶秋夸得天花乱坠,于是他就亲眼见证了变魔术一样的画面。

 

  ——叶总本来和他说话的时候总是笑的礼貌而疏离的,眼底像是冻成了冰,更别提刚刚还黑了脸。结果他刚吹完叶秋是传奇没有三秒,就看见叶总冰封的眼底解冻成了一汪春水,笑的那叫一个南风过境春风十里,附近的小姐姐们都朝这里看。

 

  他算是看清了,这丫的才不是想赞助,这摆明了就是嘉世战队的粉丝嘛,搞不好还是那个和他同名的叶秋的脑残粉。

 

  哎,果然有钱男人总是会有各种各样的癖好。路人甲不禁叹了口气。

 

  也不知道这种疯狂迷恋与自己同名同姓的爱豆是一种怎么样的性【文明】癖。

 

  再说叶父,一开始接电话那一声高深莫测的“嗯”就已经吓到路人甲双腿发软,再然后路人甲就听到叶父的声音以一种肉耳可见的速度愉悦了起来,开始不停地问荣耀的相关问题并且很符合这个年纪父母人设地对于现在电竞也可以为国争光表示惊讶,最后很是做作地谦虚了一下说什么叶修的水平还不够当领队。

 

  路人甲被最后一句话惊掉了下巴,忙说要是叶修的水平还不够那就没有别人了,于是叶老爷子笑的更开心了,差点没把三环内的房子送一套给路人甲。

 

  所以飞速变脸是叶家的遗传技能吗?路人甲很是费解。

 

  不管路人甲的内心是如何的懵逼,反正叶老爷子是非常愉悦地把连床都没有铺的叶修拎去吃了一顿离接风宴相隔不足五小时的饯别宴,叶修怀揣着为国争光的决心踏上了征程。


              (3)

 

  在苏黎世的日子里,叶修的精神遭受了严酷的折磨。

 

  他觉得自己似乎背弃了党和组织给自己的巨大责任,似乎犯了严重的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符的错误。

 

  他似乎要投向某一个被化为“价值导向不正确”范畴的群体,虽然他的内心在疯狂地挣扎着但是他的本能似乎已然无法控制。

 

  叶修觉得他要弯。

 

  因为每一次当黄少天黄少天含蓄地表示要和他一起睡觉的时候,他都会有点害羞。起先他认为自己害羞是正常的,可是到后来国家队的人都纷纷向他表达了想要和他睡觉的意愿的时候,他才懂得了原来一起睡觉只是交流友谊的方式,是自己的思想过于肮脏曲解了他们的意思。

 

  于是之后每一次,他看着黄少天说想和他一起睡觉是纯真的像个小太阳一样的微笑就无法拒绝他。

 

  还有,方锐总是喜欢在叶修瘫在训练室领队专用的老板椅上的时候对他上下其手,经由喻文州解释这是之前在蓝雨战队的时候学来的习惯,是广州人的传统。

 

  叶修当时对于这种伤风败俗的习俗很是不解,但是想了想广州人吃福建人的传统就释然了。于是叶修按照他记忆中中学政治课本的说法决定尊重不同地区的传统文化差异,并且取其精华弃其糟粕。

 

  然后下一次方锐捏他肚子的时候他就没有拒绝。

 

  方锐得寸进尺,深得加藤鹰真传的黄金右手(在叶修看来)无意地碰上了叶修胸前两颗粉嫩的小东西。

 

  叶修当时就觉得一股酥麻的电流传过全身,胸前两个不争气的东西颤巍巍地立了起来,他忍不住叫出了声。男人的音调本来是透着长年吸烟的沙哑的,却因为方锐的手撤出来时在肚脐旁轻轻地扫了一下而突然在尾音处拐了个弯,透着湿漉漉的水气。

 

  本意只想撩一下叶修的方锐显然意识到自己玩脱了,脸涨的通红恨不得把手剁了来证明自己真的不是那样轻浮的人。

 

  可是在某方面异常傻白甜的叶修眼里,就只是方锐以朋友的礼仪和他亲热,而他过激的反应吓到了方锐,况且当时的叶修还在自己啊出来的那声中循环,大脑当机除了尴尬什么都没有剩下。

 

  打破沉默的是旁观的张佳乐:“哈哈哈哈哈老叶你叫的好有感觉啊,给你录下来发上微博你的那一票粉丝肯定能炸了窝。”

 

  而最近刷微博有点多被同人文洗脑的叶修此时脑海里已经自动把张佳乐的话翻译成了“哈哈哈哈哈老叶你一定是个弯的,直男是叫不出这种声音的。”

 

  方锐看出叶修情绪不对劲,赶紧冲张佳乐飞眼刀试图告诉他圆场圆错了,然而张佳乐把他杀人的眼神自动理解为了感谢,并且还给了他一个“老叶是大家的,你不用谢我。”的眼神。

 

  方锐感觉自己知道了张佳乐一直拿不了冠军的真相。

 

  日哦这种情商低到平日不知道毁了多少像他和叶修一样的姻缘的人,老天肯定不待见。

 

  张佳乐并不知道,他为兴欣和霸图的世纪性仇恨奠定了伟大的基础,真是可喜可贺。

 

  再说回叶修,他就是从张佳乐的话中觉得自己要弯,并展开了缜密的思考。

 

  说自己要弯好像不对。毕竟在家的五个小时里叶修除了给小点洗了个澡还是陪同叶父看了一会儿新闻的,正好了解了同性【和谐】恋并不是疾病或后天形成而是基因问题,所以以上的句子应该改为“叶修发觉原来自己是弯的。”

 

  叶修突然理解了看新闻时老爷子向他投来的复杂的目光。

 

  但是有文化的叶修同样清楚,这是无法改变的,所以自己抗拒本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那就只能随它去了。

 

 

 

                 (4)

 

  确认了自己是个给的叶领队决定不再反抗自己的本能,遵从心底的声音。

 

  放飞自我的人类是很可怕的,幸好叶修是一个矜持的人,就算放飞也搞不出什么大事情。

 

  嗯,他真棒。

 

  意识到自己是妖艳基佬的叶领队把苏沐橙叫到自己房间要和她讨论人生哲学,国家队的人因为这种乍一听要上微博头条的事情开了个会。毕竟他们还不想回头上网看到uc浏览器推送出“震惊,大龄宅男景和自己的妹妹干出那样的事情”的新闻。而会议的内容是对于叶修的身世以及性向进行了深扒,并讨论叶修到底是不是曾在德国骨科任职。

 

  会议精神很是复杂,好在我们的苏沐橙是一个聪慧的姑娘,get了大家对于叶修伤风败俗行为的各种谴责之后带着人生赢家的微笑走向了叶修的房间。

 

  推开门,叶修像是刚洗了个脸的样子坐在窗边看着利马特河。落地窗外射进几束明亮却并不刺眼的阳光,飞起的水鸟和古色古香的欧式建筑把叶修整个人的轮廓都趁的温柔了些,有一些微微一笑很倾城的感觉。

 

  苏沐橙坐在叶修的对面,男人的侧脸逆着光有些模糊,大概就是郭敬明老师四十五度角明媚忧伤的感觉。

 

  敏感的苏沐橙猛然发现,这种画风,似乎不应该属于一个直男。

 

  男人发光的眼睛紧紧盯着自己,声音略微打颤似乎是有些激动。

 

  “沐橙啊,我应该怎样穿衣服才能吸引到男孩呢?”

——————————TBC——————————

悄咪咪合并了,看看会不会被吞

不会就把下删了接着写。

评论(9)
热度(155)
©喵子♥_壬迩亡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