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子♥_壬迩亡梓

【我的心愿是...世界和平....】
杂食,但只写all叶
最近变成了玻璃心的删文狂魔
谁没有辣眼睛的过去呢不是

码字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画画,画画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码字。
努力做一个会煲鸡汤和撩妹的暖男)。

【黄少天】记一个先被坑又闹鬼的生日

+ooc


+三无且虫害严重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

  g市的夜晚和白天总是差不了多少。

 

  首先温度就差不多,白天能在地上煎鸡蛋的温度在夜晚也并没有降低多少,人们依然一个个宅在家里当土豆。很是发达的城市夜晚灯火通明,街道上的车灯晃成一片氤氲这白色和黄色的灯光,建筑物高大锋利的轮廓显得有点失焦。

 

  这时的蓝雨俱乐部还算不上高大,只是在一个高大宽敞采光好的写字楼...其中的一层。之后享誉整个职业圈的蓝雨食堂当时还没有建好,俱乐部吃饭都是在一个小厨房里草草了事,平时吃的最多的是泡面和外卖。

 

  黄少天被魏琛拐到这里的第一天兴奋到不行,在俱乐部里东打一下西戳一下就差高歌一曲表达自己对魏琛的敬意。

 

  那时候魏琛还没有走胡子拉碴的油腻大叔路线,一直自认为英俊潇洒风流倜傥,连胡子都不带留的。整天摸着自己光溜溜的下巴穿个宽松大T走来走去,一阵风吹来T恤鼓起来感觉自己仙风道骨的不行。

 

  黄少天就是因为少不更事被这样的仙风道骨所迷惑,跟爸妈好好协商一番住到了蓝雨的青训营里。

 

  来了之后才发现的魏琛常人难以企及的猥琐,很是后悔。

 

 

  对面的boss被嘉世的人围住了,蓝雨这边的骑士几次想要抓紧时间放个挑衅把boss钓过来都被对面的骑士打了时间差搞得连头都不带往这边扭的。

 

  这次嘉世格外的猛,可能是今年的夺冠让他们有了一点膨胀,但黄少天相信,这些微不足道的自信一定会在他出道以后被幻影无形剑砍成渣渣的。

 

  对面有一个似乎在划水的女战法,黄少天很早就注意到了。一开始注意她的原因是因为划水太过明显,不知道怎么混进精英一团的再仔细看看姑娘的脸他有点眼熟,不知道在哪里见过但就是眼熟的不行。

 

  不是薛之谦歌里面我好像在哪见过你的那种撕心裂肺求而不得相爱不能相认的眼熟,是看上去好像前世灭过自己全家看上去就想揍一拳的眼熟。

 

  看着那张脸就想揍,也是天赋了。

 

  黄少天捅捅旁边青训营的好友,“嘿喻文州喻文州,快快快帮我看看这boss这样还能拉回来吗这可是我蹲到半夜才刷出来的啊啊啊啊啊啊它要没了我就从窗户跳下去。”

 

  “啊?”喻文州扭头看了一下“你就不看看对面指挥是谁,这肯定拉不回来了。”

 

  “什么指挥?谁啊谁啊莫非是魏老大不辞辛苦在嘉世卧底多年混上了一团指挥的位置这次想要暗度陈仓把boss给我们?”

 

  “......”喻文州不着痕迹地按了按自己抽搐的嘴角,在内心默念你是个小傻子我什么都让着你“你看看三点钟那个一身橙装的女战法,你看她眼熟吗?”

 

  黄少天一脸懵逼“你不会认为我是那种人吧文州,虽然荣耀有结婚功能但是游戏里的妹子能是真妹子吗欸等等你不会觉得我喜欢女装大佬吧天呐你的思想太可怕了你需要去看看脑子啊!”

 

  在喻文州耳朵里就是一大串巴拉巴拉看的出想表达什么但是喻文州懒得去理解的东西,他保持微笑,继续循循善诱“你觉得嘉世里面用战法又会指挥的有谁?”

 

  空气突然安静,过了一会才传来黄少天颤抖的声音“你你你你是说那个细腰大胸长腿的女战法是叶秋那个不要脸的?”

 

  一想起自己抢boss之前还在夸嘉世那边的女战法这套橙装衣品真好的黄少天看着不远处的角色曼妙的曲线,感觉自己像是吃了两吨西班牙大苍蝇。

 

  日了狗了。

 

  在老子的地皮,抢老子的boss。

 

  叶秋今年夏休期没地去,据他说他的那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约了同学去厦门鼓浪屿玩。叶秋孤苦伶仃只好跑来蓝雨找魏琛蹭吃蹭喝,现在都还住在蓝雨战队的宿舍里面。

 

  吃里扒外,恶心。

 

  黄少天恨不得现在冲上去跟叶秋来一场pk,可惜的是他打不过叶秋。当然他坚信这是装备问题,自己橙装居多还没有注册联盟的夜雨声烦肯定不是全身银装的一叶之秋的对手。

 

  一个晃神的功夫对面boss已经快红了血 ,黄少天靠了一声操纵这自己的剑客就往嘉世那边冲。

 

  抢不走boss还不让捣乱吗!

 

  不得不说黄少天的操作确实强悍,在精英一团里面杀进杀出如入无人之境连血都没有掉上一丝......咳......过了。蓝雨团的指挥看抢boss没了希望就由着黄少天胡闹了,队里的牧师看着黄少天在里面杀进杀出一个个治愈术就往人身上套,没一会就有几个主力血溅当场。

 

  旁边的叶秋正在职业选手群里扯淡呢,听见荣耀私信响了一看自己队里面多了颗老鼠屎赵子龙一样杀进杀出不见丝毫掉血,mt为了闪躲黄少天一个技能没拉住差点ot。

 

  呵呵,叶修叼着烟笑了笑,冲黄少天发了个私信。

 

  黄少天看见有未关注人消息点开看看,旁边窥屏的喻文州定睛一看差点把嘴里的茶喷出来。

 

  “是你黄少天飘了, 还是我叶秋握不动刀了。【叼烟】”

 

  呔,妖孽!黄少天一边在脑海里冷笑一边莫名其妙地笑趴在桌子上。喻文州担心的看着他思考这孩子的笑点还有得治没有。

 

  夜雨声烦因为黄少天的脸砸到键盘而动作奇怪的抽搐了几下,很快就不动了。叶秋马甲号旁边的一个气功师听从指挥一个捉云手把黄少天扯过来,等黄少天想起来去管一下自己的角色的时候,屏幕上已经是一张发大了的黄少天似曾相识的脸。

 

  下一秒黄少天就被一个天击挑空打了一套连招,视角不转的时候血已经没了一半。

 

  黄少天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觉得那张脸似曾相识但是又欠揍了,那几把就是叶修的脸上面p了个刘海把轮廓柔化了一下。

 

  “这么残忍的吗”黄少天发私信。

 

  “对啊对啊【笑】”叶修这么回答着还发了个表情。

 

  “你能不能有一点寄人篱下的自觉”

 

  “你能不能有一点尊重前辈的自觉”

 

  “没有”

 

  “+1”

 

  “呕”

 

  “我说少天啊,就你那么点高还熬夜,不怕长不高的吗”

 

  “我还能长!肯定会超过你的!!!”当时的黄少天还是快十七岁的小天使,一直一厢情愿的认为二十岁出头才一米七八的叶秋是败类,自己在未来一定还会长到一米八的。当然事实证明这只是年轻人美好的理想,黄少天离一米八还差了宝贵的四公分。

 

  “还有二十分钟就零点了”

 

  “那又怎样!!!”十七岁黄少天莫名其妙的自尊心似乎受到了侮辱,他觉得自己在叶秋眼里还是个小屁孩。

 

  “你不睡觉啊”

 

  “不睡!”

 

  “好吧那你等等”

 

  “啥??老叶你以为我是你粉丝让你溜粉的啊!!!”

 

  黄少天极力抗争,然而他发现叶秋已经暗戳戳下了线。

 

  黄少天操作角色扭头看了看boss的方向,早不知道被嘉世的人托到哪去了。天真可爱的黄少天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真被叶秋给遛了。

 

  “叶秋你个渣男!!!”

 

  离十二点整越来越近,黄少天突然有点害怕。他想起自己看过的几步鬼片,似乎都是在零点的时候出的事。旁边的喻文州似乎是在他和叶修对骂的时候消失了,显示器的旁边还有他刚刚留下的水杯,黄少天伸手摸了一下,冰冷的害怕。

 

  越是往那方面想就越觉得瘆的慌,黄少天身上已经起了一身白毛汗,他仿佛能听见秒针咔哒咔哒的声音,尽管训练室里面并没有钟。

 

  楼下似乎有人上来了,他听见了杂乱的脚步声。又东西拖地的声音,脚步声很杂乱,像是神志不清或是拖了什么重物艰难的走着。

 

  咔,脑海里的秒针停了,十二点整。

 

  他感觉呼吸似乎停了。

 

  有人敲训练室的门,黄少天颤抖着一步步挪过去,他似乎已经把自己带入了某部鬼片,颤抖着迎接死亡。

 

  我还没有十七岁啊......

 

  哎等等,我好像十七了?

 

  黄少天打开门,彩纸屑扑面而来。

 

  门外三个人,没有买到一般的纸质礼炮只买到一个大红色上面印了百年好合的丑不拉几的东西的叶修拎着纸筒站在外面;魏琛提了个大蛋糕看得出在尽力压抑自己想吃的欲望,喻文州手里提的是夜宵,显然可怜的新人今天被抓了壮丁跑了好远去买吃的,十七岁的喻文州感受到了职业圈的残酷。

 

  “生日快乐!”

 

  黄少天呸呸两口吐出了嘴里的纸屑,笑的露出了小虎牙。

——————————FIN——————————

评论(1)
热度(24)
©喵子♥_壬迩亡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