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子

杂食性缘更选手/学生狗

两周一天假 /职业失踪/接约稿

【双叶】长兄如父

大叶秋x小叶修    十三岁年龄差!!!


+每天上课发呆都会有一堆梗冒出来,然而抱着手机只想睡觉。我大概这辈子都复健不起来了。

+ooc严重,辣眼睛



每次你不理我,我都想给你灌chun药。

————————————————————

 

  叶修始终觉得,他哥哥至今没有对象简直是对于人类审美机制的悖论。

 

  二十八岁,年轻有为,海归总裁,分钟百万。

 

  最重要的,帅,且单身。

 

  不太科学对不对?但上帝往往就是这么不公平,就像你上学的时候总是会发现比你长得好看的小姐姐同时比你成绩好,比你聪明,比你混的开,人家不发嗲不做作不是三流小说里恶心的女配,人家行的正站得直紧随党的号召牛逼着,或许还有一个超棒的男朋友。

 

  可能上帝也是个外协呗,造出来一个好看的人就忍不住多给他点东西。

 

  而上帝造他哥的时候怕是少放了荷尔蒙。

 

  叶修想着有点不忿,他也想要好看的嫂子有事没有去学校看看他,而不是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哥哥用可怕的直男逻辑十年如一日的送黄焖鸡。

 

  果然老男人和男孩还是有代沟,叶修转着笔翻了个白眼。

 

  嗯对,叶秋,比他大整整十三岁。

 

  十三岁意味着什么,四条代沟,堪比马里亚纳海沟了。

 

  而叶修居然和叶秋相处的非常好,无疑让很多整天和弟弟妹妹打架的中二期少年少女无地自容。

 

  他哥确实是那种别人家的孩子,自小就聪明懂事,学习好还礼貌--虽然打游戏有点手残,而且听说小时候叛逆期试图离家出走过,但是失败了。

 

  叶修问过他哥离家出走被找到再回家是怎样一种体验,眼看着叶秋绷出来的那张属于总裁的霸道冷酷脸碎成一块一快的抄起枕头就要打叶修。

 

  然后在他知道其实叶修把他的表情偷偷录了下来对着笑了三个月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打了叶修。

 

  场面听上去十分惨烈,事实上十分搞笑。

 

  大的拿着个枕头还似乎下不去手,小的还没怎么着就已经眼泪汪汪,叫的撕心裂肺。枕头轻飘飘打在身上有个屁的感觉哦,听上去倒像是岛国旅馆里的某种游戏,其实就是两只小奶猫互挠。

 

  事后叶修反思了自己的肤浅,对于明明有答案的事情再问是制杖的行为。那段经历一定是惨痛的,毕竟他在学校翻墙出去上网被叶父抓住那次现在还记忆犹新。

 

  啧啧,他哥能活下来真不容易。

 

  

                         1

  叶秋从他弟弟出生开始没有一天好过的。

 

  在叶父叶母看着越来越不可爱的叶秋准备再要一个糯米团子的时候,叶秋已经是个十三岁的大孩子了。叶秋明明是独生子大少爷偏偏还懂事的要命,一点都不按照基本法来,急坏了叶家通读各种小说的小保姆。

 

  新闻上种种惨痛的例子告诉我们越懂事的孩子越容易突然进行变态发育,叶爸叶妈觉得突然多个弟弟分享自己的爱对于叶秋来说应该是很不能接受的事,特地和叶秋谈了话。

 

  作为一个聪明的大孩子,十三岁的叶秋头一次被在除了挨打之外的情况下被叫去书房,内心充满了惶恐,隐约觉得有大事发生。

 

  “我和你妈妈打算再要一个孩子,这可能会让你感到心里难受,所以我们尊重你的意愿。”叶父看着他,努力做出除了“威严”“超凶”之外的表情,通过叶秋恐慌的表情看得出没有任何成效。叶母笑的一如既往地很温柔,疼爱中带一丝愧疚的表情看的叶秋心里还有点毛。

 

  莫名其妙。

 

  叶秋脑袋里只有三个问号,只觉得爹妈眼里全是属于草鱼的诡异的光,只等着他完完整整分析三个点出来写在答题卡上。

 

  不是这什么意思啊,是说我要多一个弟弟吗?是说我最近不可爱了吗?是说小点不够听话了吗?是妈最近看了什么奇怪的综艺节目吗?可是为什么要告诉我呢?

 

  叶父的声音像是从半空飘来:“你的意见?”

 

  嘀,请作答。

 

  叶秋抖抖索索看了一眼旁边书柜边熟悉的棍子,想了想觉得自己完全没有立场拒绝,开始答题:“所以......爸,你的意思是让我搬出去住几天?其实我觉得买个耳塞也可以......”

 

  叶父的脸先变红又变黑,很是玄幻。

 

  然后他就挨了一顿打。

 

  再然后他就有了个弟弟,长得和他小时候挺像,叫叶修。

 

  这时候叶秋才明白了爹娘为什么过问自己意见,这两位一个比一个忙成天不是加班就是世界各地出差,弟弟光保姆不行,还得他看。

 

  自己造的孽,哭着也得受。

 

  明明是京城豪门的叶秋从此过上了拮据超生家庭孩子当哥又当爹的痛苦生活。

 

 

                        2

  小孩子小时候都是不可爱的,什么软软糯糯的团子,湿漉漉的大眼睛软软的小手,那东西只出现在养成小说里,不存在的。

 

  像叶修,就很讨厌。

 

  叶秋十四岁的时候他一岁,满屋子乱跑摔了当时年少无知的叶秋的平板电脑,和里面刚下载还没来得及看的一个g的资源。

 

  叶秋才刚打开看,平板就被摔翻在地,捡也不是不捡也不是。耳机被扯掉了,平板里传来的声音不绝于耳,叶秋手尴尬的停在半空。

 

  小保姆看他的眼神都变了。

 

 

 

  瞎想什么呢,就是你想的那样。 

 

  只不过这是叶秋在朋友蛊惑下决定看的,他还没有认识到这东西的危害性,好奇心控制了他去看这种被叫做“精神毒【富强】品”的东西。

 

  里面整整一个g,都是五五开和笑笑撕逼时的直播录屏。

 

  叶秋对于弟弟这种极端不懂事的行为表示极端愤怒,血气方刚的少年对于自己管不了的事尤其不能忍,他当时几乎有抽给叶修一耳光的想法。

 

  一岁的糯米团子还不会嘲讽,看着哥哥气到扭曲的脸也不懂怎么回事,傻fufu地对着哥哥咧着嘴笑了笑,眼睛弯弯地露出一口大白牙。

 

  叶秋不知道怎么着就酥了半边身子,抬起的手只好默默他的脸。

 

  嗯,糯米团子的手感,养成小说也不是都在骗人。

 

 

 

  也有时只有大叶和小叶在家,那时候十六岁的大叶总想着欺负小孩子,三岁的小叶又好捏的要命。

 

  叶秋懒洋洋的瘫在沙发上看电影,“叶修,哥哥想吃苹果。”

 

  小孩儿蹬蹬蹬地拿一个最大最红的苹果给他,叶秋看着小孩儿跟苹果一样的脸忍不住捏了捏。

 

  叶父叶母在家的时候就是另一番光景。

 

  叶秋“叶修,哥哥想吃苹果。”

 

  小孩儿窝在另一个沙发里翻个白眼“哦,我也想吃。”

 

  他真的是疯了才会觉得这熊孩子可爱。

 

 

                     3

  叶修觉得自己应该去回答知乎问题“从小生活在哥哥的阴影下是什么体验。”

 

  其实也不是,他其实还是比他哥牛逼一点的,一路碾压着他哥曾经留下的记录过来,除了到十五了还没有他哥当年高,处处都比较牛逼。

 

  但是他哥可能出于某种成年直男死要面子的心理,超级喜欢在他面前装逼。

 

  二十好几的人了,比他这个宝宝还要幼稚。叶修想着摇摇头,可悲的直男。

 

  他初三的时候开家长会,老师要讲报志愿之类的问题,叶秋得知后很是积极地表示他要去关心弟弟的学校生活。

 

  叶修读寄宿学校,所以听说他哥周五来开家长会的时候只当是爹妈没空,表示理解,顺便含蓄的请求他哥晚上放学带他出去吃顿好的。

 

  果不其然,被拒绝了。

 

  家长会前学生在操场跑操,跑完操在校门口等家长,或者也可以回班。

 

  鉴于晚上想要蹭饭,叶修觉得等等他哥是是个不错的选择。等来等去在校门口站了二十多分钟,没等来他哥,倒是看到楼下班级自己的小迷妹。

 

  夕阳的光是暖的,站在夕阳下的少年更是好看的暖色调,有点下垂的眼睛什么时候都是一副微笑的样子。阳光从斑驳的树影中漏下来照在他脸上,好像世界都是黑的,但是叶修却笼罩着一层橘黄色的光圈。

 

  “hey叶修!”小姑娘眼睛都亮了,冲他招手。

 

  叶修也朝她招招手,眼睛弯弯地笑,弧度跟她想象中一模一样。

 

  以为自己的念念不忘终于有回响的姑娘很是激动,正要往叶修那边跑,就听见人群那边似乎有尖叫的声音。

 

  扭头,一辆橙色的敞篷r8以一个足够装逼的速度缓缓开了进来,坐在里面戴副茶色墨镜的男人对门卫晃了晃班主任的群发短信以示自己是学生家长,然后把那辆骚包到不行的车稳稳停在叶修跟前--刚好插在他和小姑娘中间。

 

  从车上下来的男人穿的跟车一样骚包,装逼的目的溢于言表。青年穿的挺潮,浅墨绿的supreme卫衣,破洞牛仔裤白板鞋,加上那辆骚到发光的车,方圆几十里的小姑娘都围了过来。

 

  这种学校的学生都是有见识的,对于颜色妖艳的车没有太大的触动,倒是里面的青年帅的分分钟让人晕倒。直接导致现在的场面还是一度失控,搞得跟明星接机一样,手机一个个地怼过来把车和旁边的叶修围的水泄不通。

 

  原因很简单,车上下来那位和学校这届校草——对就是叶修——从头到脚穿的一模一样。

 

  叶秋好像嫌小姑娘围观的还不够多,摘了墨镜把路上买的奶盖递给叶修,摸了摸少年柔软的发顶。叶秋笑容很是温柔,但叶修硬是从里面看到了他爸的风范。

 

  围观群众一无所知,看到两只不仅穿的一样而且长得也几乎一样又是一波尖叫,恨不得买上几十万水军让他们俩挂几天热搜。

 

  叶修偷偷翻了个白眼,觉得他哥怕是又失了智。可是他没犯事啊,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翻墙也没有被抓用叶秋的号打游戏还给他升了好几个段位呢!

 

  晚饭怕是没着落了。叶修有点沮丧。

 

  “怎么啦?”叶秋又揉了揉他的头发,叶修被猝不及防的操作甩了一脸智障的气息,沉默了好一会也没思考出来他哥到底哪抽了。可能是他住校住傻了,他哥好像除了凶他的时候都是这种温情小说男主的架势。

 

  “没事,走吧。”叶修拉着叶秋拨开人群往班级的方向走去,叶秋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刚才和叶修打招呼的姑娘,眼神很是凶残。

 

  要是叶修看见了估计也就明白他哥今天哪里不对了,他哥今天不是他想象中社会精英西装革履三件套社会精英的架势,穿的像是只开了屏的孔雀,不是为了打击情敌顺便恶心自己还能干啥。

 

  开完家长会又是一次绝地求生,有堵大叶夸他年轻有为想勾搭的,也有堵小叶夸他成绩好问学习方法的。等到终于没有人围堵的时候叶修扭头似笑非笑的看他哥,准备嘲讽他几句,结果扭头就看到他哥卫衣帽子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沾了个口红印。

 

  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不快让叶修撇了撇嘴,扭过头去没有说话。

 

  叶秋想着家长会上趴窗户外面偷看叶修的小姑娘心里也一阵不爽,盯着少年的背影不开口。

 

  啧,男人。

 

  大的那个对自己的感情心知肚明,于是当洗衣服的小保姆把折得整整齐齐的纸条给他的时候他有种想冲进学校的冲动。而小的那个果然有着直男的迟钝,连突然冒出来的不爽都没有察觉到不对,只是浅绿色上面的红色不合自己的审美而已,所以才显得这么扎眼。

 

  十五岁的少年最后还是修为不够,实在别不过去就开了口——全然想不起来自己之前还想要个能有事没事看学校看自己的嫂子。

 

  “老叶你可以啊,别管公司了去出道吧。”称谓一如既往的没大没小。

 

  叶秋看着少年阴沉的脸极力憋笑,装出一副迟钝的样子“是吧,毕竟我这么帅。”

 

  “以后我就可以在班里向小姑娘高价售卖你的微信号了,等着弟弟一夜暴富养你的那天。”叶修脸上笑嘻嘻心里mmp,心想你那张所谓帅脸跟我难道长的不一样吗,还比我少了好多胶原蛋白。

 

  叶秋实在憋不住,他扭过头看着车外告诉闪过的光影无声地笑了出来。

 

  莫名其妙的占有欲像是从一样的血型里带出来的,对那张和自己一样的脸的迷恋或许是刻在相似的DNA里的,他们现在一样又不一样,或许迟早会一样,也或许会越发的不一样。

 

  眼见着弟弟又成了那副打死不说话的德行,叶秋只能在心里感慨弟弟长越大越不可爱,然后摸摸他的头问小少爷想吃啥。

 

  Emm......叶修歪着头想了想,已经快黑透的天把最后一束光打在了少年微微垂下的睫毛上。

 

  “金拱门”

 

  叶秋差点撞上树“什么东西?”

 

  于是叶修就笑了出来,天已经完全黑透了,他的笑容亮着,像是海上的泡沫。

 

 

 

  啃着麦乐鸡坐在骚气的车里吹着风,叶修差点站起来喊首八万,但考虑到最近是会期还是作罢。

 

  叶秋扭头看一眼叶修,明明是一样的脸,他觉得叶修笑起来就是比他好看。

 

  十五岁的少年正是矛盾的时候,更何况叶修本来就是个矛盾体。他身上有种超越年龄的淡然,似乎从来不会迷茫什么——但叶秋也不知道他要什么;他有时也会和学校里面那一群狐朋狗友打架搞事,说不定被灌了酒叶秋还得去拎他。少年人的冲动中二和沉着稳重在他身上奇特的共存且和谐,他像是夏虫和冰井蛙和海,朝气且颓。

 

  或许成年人知道少年想要的,毕竟有时候他的眼睛是会发光的。

 

  成年人忍不住地想要沉迷,还想对他实施一些成年人的想法。

 

 

                         4

 

  可惜叶秋成年人的想法没有实施,叶修就离家出走了。

 

  行为很是成功,跟他被抓回来的那次一点都不一样。



—————————TBC—————————

评论(11)
热度(421)
©喵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