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子_壬迩亡梓

穷到接约稿
【我的心愿是...世界和平....】
杂食,但只写all叶
最近变成了玻璃心的删文狂魔
谁没有辣眼睛的过去呢不是

码字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画画,画画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码字。
努力做一个会煲鸡汤和撩妹的暖男)。

【黄叶】雨夜和霸道总裁的兼容性

+ooc

+复健产物,原来我的一千多粉丝全是假的{】悲伤

  

 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

  黄少天站在前台,头发被雨水浇的贴在脸上。雨水滴滴答答往下淌,他也滴滴答答地感受到了人生绝望。

 

  他是来拯救世界的,公司在这个景点投资的一个大项目出了问题,搞不好了明天股价就要哗哗哗往下掉。公司最近多事之秋,喻文州思前想后最后还是把他这个正度假的副总发配边疆来处理紧急事件。

 

  并不是因为他前天吃鸡坑了喻文州。

 

  喻文州派他来干的事情还真不小,对方贼鸡儿难啃,黄少天和跟他一起来的律师团队奋战了好几天才把事情处理妥当。然后他让律师团队处理后续接洽,决定来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在这个景点转悠一下。

 

  然后他刚进了景区就下了大雨。

 

  有工商管理硕士学位的黄少天怎么也没想到冬天的山里天黑的这么早,掏出手机习惯性的想打电话才意识到自己现在并不在京城也不会有车来接他,以及他今早把酒店的房间退了,他今晚没有地方住。

 

  身上穿的衣服是为了出来玩刚买的一套卫衣牛仔裤,兜里面分文没有。好在景区的杂货店支持微信和支付宝,黄少天打着十块钱买的塑料雨伞,看着被大雨和巨风吹得面目全非的雨伞觉得这就是他和喻文州的塑料友情。

 

  雨下的更大了,尽管才刚进景区的大门,但是在山里的感觉已经特别强烈——就是那种感觉自己离天很进,可以随时飞升的感觉。墨黑色的云压的很低了,在要黑不黑的天上时不时随着闪电变得清晰一点,雨滴不要命一样往下蹦,对于自己投身陆地内循环的使命前仆后继,砸得黄少天龇牙咧嘴。

 

  “怕不是我要渡劫了。”他在心里腹诽自己。

 

  然后他晕头转向跟着躲雨的人流进了一个小旅馆,前台并没有坐着穿着套装笑容职业的前台小姐,只有一个穿着淘宝爆款卫衣窝着打游戏的男青年。

 

  黄少天抽了抽鼻子,想着自己怕是要感冒了。他拿手扒拉了一下湿透的刘海,说了自谈判完以后今天的第一句与人交流的话“那个,有毛巾吗?”

 

  不是他不愿意多说话,是在是太他娘冷了,他多张一下嘴都觉得自己的温度在从嘴巴里流出去。

 

  对面的前台小哥抬头看了他一眼。青年皮肤很白,胳膊上也没有任何肌肉线条,看上去就是个宅男。五官清秀,或者可以说非常好看了,抬头看清他脸的时候愣了愣,像是吃了一惊一样瞪大了眼睛,眼瞳黑白分明的样子有点像黄少天关注的那只网红猫,可爱的有点过分。

 

  黄少天并不知道,在叶修抬头的一开始,他的马甲就不复存在了。

 

  “没有毛巾了,不过如果你不介意可以用我的。”男子开了口,声音有种抽烟的淡淡低沉。

 

  黄少天顾不上怀疑男子的生活习惯了,毕竟他现在眼睛都有点睁不开,接过毛巾三两下呼噜呼噜头发,才想起自己现在依然没地方住。

 

 “还有房间吗?”黄少天文,内心抱着一丝希望。

 

  “没有了。”男人勾起薄唇笑笑,“不过如果你不介意,可以睡我房间,我值夜班房间没人。”

 

  尽管黄少天感动地想跪下喊爸爸,他的理智还是在提醒他:他是霸道总裁,个人信息很重要,万一这小子是对家微草安插进来色诱他的怎么办?他的生命健康也很重要,保险金额大几千万,万一这人生活不健康让他染了什么乱七八糟的病他的命就只能变成那几千万人民币到他爸妈的账户上了。

 

  “不是,你瞎想什么呢?”对面男人拿看傻逼的眼神看他,脸上的嫌弃半真半假。“我生活习惯很好的,也没有乱七八糟的传染病。”

 

  黄少天这才反应自己把脑子里想的都说出来了,脸腾的一下红了,当场又做了一个小论文给男人道歉,叽里呱啦说的人头大。

 

  外面的雨还在下,已经看不到游客了。大厅空荡荡只剩了黄少天和对面男人,黄少天还在兀自滔滔不绝,对面男人听的受不了了只能想办法堵他的嘴。

 

  一把烟嗓在噪声巨大的环境下有能让四周安静的奇特能力“这位仁兄,你叫什么啊?”

 

  “黄少天!”没有带脑子的小朋友犹豫都没有就把名字说了出来,丝毫不记得自己可能会被绑架。

 

  对面男人叹了口气,心很累的样子“我叫叶修。”

 

  黄少天眯起眼睛把这个耳熟的名字在脑海里过了几遍,可惜被大雨一通淋的脑子应该是进了点水,什么也想不起来。

 

  “那老叶我今天晚上就睡你这里了!”

 

  “哦。”又在打游戏的叶修懒洋洋地抬了眼,应了一声。对面的男人高兴地眼角眉梢都飞扬了起来,栗黄色的头发在阴暗的环境里像轮小太阳。一把年纪的男人了,一点城府都没有,真不知道喻文州怎么会让他来接洽。

 

  不过确实很甜啊,叶修勾起嘴角很浅的笑了一下。

 

 

 

  在很久很久以后的某个下午,黄少天和叶修腻在沙发上看电影的时候。黄少天笑嘻嘻地问他“你那时候突然善良的原因就是想要撩我吗?”

 

  “觉得蓝雨的二当家太傻白甜,我不管怕要死在外面。”叶修抱着黄少天买来的大白菜抱枕,没骨头一样瘫着“请不要为我善良的举动安上肮脏的帽子。”

 

  黄少天没说话,就看着他。

 

  “所以老叶你怎么那时候叫知道是我了啊,是不是你早就对我芳心暗许然后一直偷偷的注意我想要找一个机会把英俊帅气的我追到手啊......”

 

  叶修笑着看他“是啊。”

 

  黄少天的演讲被两个字强行暂停,看着叶修直盯着他的黑白分明的眼睛脸上腾地一下涨的通红。还像是少年人的脸趁着浅色的头发在浅色的阳光中像是阳台上那盆叶修养了多年奇迹般没养死的多肉,这么多年了还是没怎么变,用蓬勃的生气让四周的空气都变得明亮。

 

  他的声音有点小“真的吗?”

 

  “肯定是假的啊。”叶修白他一眼“真不知道文州怎么教育你的,一点城府都没有。我认识的霸道总裁只有你一个染了一头黄毛,所以一看就认出来了啊。”

 

  黄少天恼羞成怒,论嘴炮他还是打不过叶修。他气势汹汹地把自己的茄子抱枕高高举起,以挥剑的姿势要惩罚叶修...手边的大白菜。

 

  头发被阳光照成浅金色,眼睛里有太阳和叶修清晰的影子。

 

  叶修就直起身来吻上了他。

 

 

 

  黄少天躺在储物间,看着还不如自己厕所大的四周,欲哭无泪。

 

  这叫将就吗!睡这种地方简直是对他黄少天名牌内裤的侮辱!

 

  “行啦”叶修扔给他一条毛毯,“我知道我这地方跟狗窝也差不了多少,但是你看看外面的大黄”叶修指指趴在大厅里的橘猫“好歹你住的地方还有暖气。”

 

  黄少天已经不知道应该先质疑橘猫的名字还是质疑叶修这样住狗窝的人竟然养的起橘猫,他最后张了张嘴,竟然无言以对。

 

  “去洗澡吧,可以穿我刚买的新内裤。”叶修说。

 

  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叶修看天色大概也没有什么人要进来了,就在房间里等着。

 

  果不其然,没一会大少爷又开始召唤他。黄少天闷闷的声音混着水声传过来,带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尴尬,有点像某种片子的开头。

 

  都是男人,叶修也没什么好尴尬的,便直接推门进去。“怎么了大少爷?”

 

  “那啥,”黄少天拿着他的内裤满脸想撞死的绝望“有点小。”

 

  叶修正大光明地往黄少天下面看了一眼,在脑海中默默地对比了一下,冷酷地说“那你遛鸟吧。”

 

 

  黄少天最后还是穿上了叶修的内裤,好在没有小到断子绝孙的地步。他躺在叶修的床上满脸复杂,叶修的房间看上去确实蛮像狗窝,不过很干净,床上还有一股淡淡的柠檬味。

 

  他没有问叶修的身世,他觉得叶修既然住这样的房间应该生活很是拮据,家事这种东西太过敏感,问了伤人自尊。

 

  他又想起在浴室里叶修被湿热的水汽蒸腾地透着粉白的脸,纤长的睫毛和递给他内裤的好看的手。人的回忆很神奇,即使是刚刚发生过的事,被他这么带着主观色彩地回想起来就是带了点色情的味道。叶修的嘴唇是很好看的粉色,水汽中亮晶晶地想果冻一样让人想咬。

 

  早就发现自己不太直的小基佬黄少天接受了自己一见钟情的现实,并且决定要让叶修过上霸道总裁小娇妻的生活。

 

  半夜,黄少天睡不着觉,披上衣服抱着毛毯出门找叶修玩。前台趴着一个毛茸茸的脑袋,旁边是冷掉的速溶咖啡和蹲在一边用尾巴抽叶修耳朵的橘猫。

 

  “去去去”黄少天把小家伙驱赶走“小孩子别在这里添乱。”

 

  橘猫一甩尾巴,留给他一个高贵冷艳的背影。

 

  黄少天把毛毯盖在叶修身上,鬼神使差地咬上了叶修露在臂弯外面的那只耳朵,还用小虎牙磨了一下。

 

  “唔嗯”叶修从臂弯下露出一声带着水汽的闷哼,黄少天感觉四周都是糖果泡泡,戳破之后流出了焦糖,他捂上脸落荒而逃。

 

  叶修悄悄抬起头,看黄少天确实跑远了,抬抬手招过来耍小性子的橘猫,从头顶撸到尾巴尖。猫咪舒服地卷起尾巴,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叶修看着猫,笑容里透着宠溺。

 

  那小子今晚怕是睡不着了。

 

  

  黄少天第二天就跟叶修摊了牌,叶修被他结结巴巴的告白眼睛笑的直不起腰,一巴掌打向他的刘海,抽歪了三绺黄毛。

 

  没带脑子的黄少天以为自己被讨厌了,一瞬间眼睛就要红,甩出一句对不起就要跑。

 

  叶修拉住了他的手,“哎哎干嘛呢,我答应你了啊。”

 

  “我们还可以做朋友吗......哎等等你说啥?”黄少天瞪大了本就不大的眼睛,“老叶你你你你答应我啦!”

 

  “嗯,答应你。”

 

  黄少天的笑的连尽头牙都露了出来“那老叶我是给不了你住宿费了,我一声相许吧。”

 

  叶修说“好啊。”

 

  “那你跟我回北京吧。”

 

  “好啊。”

 

  当黄少天在机场看到一身高定冲向他俩的叶秋才知道他为什么一开始看叶修脸熟。

 

  那他妈可是叶氏总裁的脸啊。

 

  到底谁养谁啊!

————————tbc——————
正文前那句来自王家卫

评论(18)
热度(232)
©喵子_壬迩亡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