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子_壬迩亡梓

穷到接约稿
【我的心愿是...世界和平....】
杂食,但只写all叶
最近变成了玻璃心的删文狂魔
谁没有辣眼睛的过去呢不是

码字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画画,画画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码字。
努力做一个会煲鸡汤和撩妹的暖男)。

才知道原来自己还那么脆弱。
在房间写作业的时候,听见爸妈在外面说话。说什么五分之四大小,要治之类的。来不及有任何感受,只是觉得世界塌了。
我知道奶奶下午去做肠镜了,但是没想到.......
我一下子瘫在床上,捂着脸,但是却哭不出,就只是浑身发抖,不停的抖。
再然后就听见他们说了一个熟人的朋友,还有关于金钱数量的问题。直接就联想到了借钱,心凉透了。
我就关了灯缩被子里了,我也知道我不该问不该听,爹妈既然不说就是不想我知道,但是我还是问了妈妈。
我妈说我听错了,肠镜结果是有个息肉,是不是肿瘤还要等结果【于是我现在还是一身冷汗】至于钱是另外一件事情。
然后我妈让我早点睡,出去了。
我愣了好久,好像是笑了一下,然后嚎啕大哭了起来。

评论(10)
热度(14)
©喵子_壬迩亡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