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子

杂食性缘更选手/学生狗

两周一天假 /职业失踪/接约稿

【all叶】北京日记

+原著衍生,935章弹琴打脸那个

+标黑的是原著里的话

+其实 cp像不明显....就是吹叶产物

你卷起千层海浪我躲也不躲往里闯

————————————————————

  北京的高端会所里,人们拿着酒杯走来走去互相攀谈,觥筹交错间晃动着的浅色液体映着灯光,恍惚间像是金子。

 

 

  楼冠宁盛情邀请兴欣一行人来这里参加酒会,于是陈果百度了一下那个私人会所的名字,当晚带着叶修说要去买能看的行头。但是似乎知道做一些表面文章的地球人就只有陈果而已,其他人都一副爱咋咋的态度让兴冲冲买买买的陈果有些失落。

 

 他们去的是一家刚刚建好的大商场,似乎是叶氏和唐氏的合作项目,两家的logo随处可见。

 

  叶修和唐柔都抬头看着,眼神晦暗不明。

 

  陈果被好看衣服冲昏了头脑,看样子恨不得把整家店都买下来。

 

  叶修兜头给他浇冷水“老板娘你理智一点,你一套五位数的礼服下来,我一年的工资就泡汤了。”

 

  “不会!”被好看衣服冲昏了头脑的陈果听不进叶修的忠言进谏。

 

  最后陈果穿好了一身礼服,兴致勃勃地让叶修看的时候,叼着烟的家伙上下打量了一番,敷衍地夸奖道:“挺好看的。”

 

  唐柔笑了,只是笑容有点一言难尽:“是挺好看的,果果。”

 

  “除此之外呢?”

 

  叶修一脸惶恐“臣不敢讲。”

 

  “讲!”

 

  男人的目光仿佛带了一丝同情“赶鸭子上架。”

 

  陈果准备去踹叶修,刚一抬脚就体会到了被高跟鞋支配的恐惧,只好龇牙咧嘴地宣布叶修一年的工资没了。

 

 

 

  趁着陈果去上厕所,叶修走到陈果刚才看了半天的那家店那边,回忆了一下陈果刚才想买不敢买的是哪几件衣服。

 

  “嗯就这几件,都买下来,记叶氏叶总账上。”叶修坦然地让自己的弟弟为自己的任性负责。

 

  “不行。”服务员态度坚决。“谁知道你认不认识叶总。”

 

  叶修心想我认不认识反正你肯定不认识,不然看我这张跟他一模一样的脸还不嚎出来。

 

  “那成,”叶修笑笑,“我给他打个电话。”

 

  服务员没再管他,去一边看别的客人有没有需要。叶修拿着手机开始犹豫,这电话一打怕是出不了商场门就被自家蠢弟弟找过来了,万一他老爷子还在外面视察工作......

 

  叶修感觉自己后背隐隐作痛。

  

  不远传来熟悉的女声“这几件都要了,记唐氏唐书森账上。”

 

  服务员差点崩溃“你怎么跟那边客人一个样,你们有钱人不在身上装信用卡的吗。”

 

  唐柔疑惑地望过来,正好撞上叶修带着笑的目光,男人走过来,对服务员说“是这样,我们是一起的,那就她打吧,我就不打电话了。”

 

  唐柔看着叶修,叶修看着唐柔,有钱人一起掉马的尴尬感在这里弥散开来。

 

  “我也不打电话了,刷卡吧。”唐柔拿出一张卡,古朴厚重的黑色亮瞎了叶修的狗眼,差点没跪下。

 

  “小姐我给您拎衣服。”叶修点头哈腰。

 

  唐柔噗嗤笑了:“没想到你跟我一样是啃老的。”

 

  “什么呀。”叶修不以为然,“我可没啃老,我啃的是我弟。”

 

  唐柔笑的更厉害了,不知是不是错觉,叶修觉得她眼睛在放光。

 

  叶修拎着大包小包跟唐柔一起往前走,两个人各自转着眼珠子不知道合计什么,气氛一度很是尴尬。

 

  两人同时开口“说出你的故事?”

 

  叶修摊摊手“女士优先。”

 

  “如你所见,”唐柔指了指商场里随处可见的logo,“唐氏。”

 

  “缘分啊,”叶修换上一副神棍口气,指了指另一个logo“叶氏。”

 

  “叶少。”

 

  “唐小姐。”

 

  进行了一番典型商业互吹的叶修和唐柔终于等到了陈果从卫生间出来,姑娘一看叶修手里的大包小包直接就蒙了,连声音都开始结巴。

 

  “这这这这都是给我买的?”陈果眼圈发红。

 

  仔细一看全都是她看上了却因为价格望而却步的衣服,陈果以为自己若有若无的回顾没有人看到,没想到叶修竟然都记下来了。

 

  她想起去年和苏沐橙一起过年的时候偶像跟他说过,叶修这个人啊,看着混不啦几的,其实有英雄病。

 

  “老板娘你别一副要给我跪下的样子,这小唐买的,我哪有那么多钱啊......”

 

  陈果又想扣叶修工资了。

 

 

 

  包子跟着陈果和那些不认识的商界名流四处搭讪没话找话,小楼很够意思的把他认识的几个好说话的都介绍给了陈果。赶鸭子上架的陈老板娘还是穿着那双高跟鞋,此刻被磨得双脚生疼跟受刑差不多,还要努力保持淑女的微笑跟人聊自己战队的发展方向。

 

  叶修和唐柔缩在乌烟瘴气的角落,在会所里一群衣着光鲜的客人里面显得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叶修低头玩陈果的手机,嘴里一根接一根的抽烟,唐柔缩在一边玩他自己的手机,旁边的香槟也没怎么动过。两个人其实都不是畏惧社交的人,平时至少也会在老板娘撑不住的时候救个场,可今天都跟小王八一样缩进了壳,动都懒得动那种。

 

  “哎不是我说小唐,你怎么不去帮老板娘撑撑场面啊。”叶修看不下去尴尬的气氛,还是开了口。

 

  唐柔微笑,抿了口香槟:“有包子呢。”

 

  叶修无奈:“就是有包子在才让你去呢,老板娘一美女能出什么事啊。”

 

  唐柔继续微笑“你怎么不去?”

 

  “我才疏学浅没有文化啊。”叶修一脸的理所当然。

 

  “我还是才疏学浅没有文化的人手下的网吧小妹呢。”唐柔白他。

 

  男人被这句话一下子逗笑了,笑得差点把烟呛进喉咙里。

 

  “是不是怕被认出来啊?”唐柔怼他“叶大少。”

 

  “不是,”男人又熟练地抖出一支烟,只是没有点燃“没人认识我,但是我这张脸跟我弟一模一样。万一被人认出来回头京城圈子里就会传叶氏总裁在会所喝多了撒酒疯之类的消息。”

 

  唐柔不知怎么接话,于是啧了一声。

 

  叶修接着说:“我弟弟肯定找到网吧要掐死我泄愤。”

 

  在叶修快把那个深邃的烟灰缸填满的时候,寻找大神的楼冠宁终于看不下去了,清了清嗓子作势要介绍兴欣战队,叶修和唐柔只好过去。

 

 

 

  那个吕少冒出来的时候,陈果连头都不用回就知道叶修是生气了。

 

  “那行吧,我就给大家来一曲。”男人叼着烟径自向钢琴走了过去。

 

  刚刚跑过来救场的楼冠宁惊呆了,他要圆场的话还没出口就硬刹住了,叶修的身上还都是他抽出来的烟味,浑身的淘宝爆款在这个会所里格格不入,但是他走向钢琴的那一刻,似乎有光照下来。

 

  他似乎不只是在荣耀里所向披靡,他的气度是与生俱来的,他的手指此刻就是琴键的衍生,在琴键上以一个令人眼花缭乱的速度跳跃。

 

  而事实上,叶吹部长楼冠宁可能是耳聋了,虽然在场所有人都听得出这是野蜂飞舞,但是这种所有音符一股脑往脑子里面涌的阵势还是吓懵了众人。

 

  不知该说这男人有风骨还是不要脸,毕竟除了快到吓人和没有错,曲子一无是处。

 

  吕少怕是也没见过这种操作,一时间脸上难看的很。

 

  楼冠宁的粉丝滤镜相当可以,连连夸赞叶修竟然钢琴谈的这么好,直接忽视了寻衅的吕少。

 

  场面就很尴尬。

 

  作为尴尬中心的吕少还是一直喋喋不休着,话里话外无非就是做职业选手社会渣渣丢人现眼没有文化诸如此类,陈果在一边已经想打人了。

 

  楼冠宁紧张地注视着大神,毕竟大神想干什么他从来都猜不透,不过应该不至于当众打人......吧。

 

  于是楼冠宁就看见叶修皱起好看的眉毛,啧了一声。

 

  大神要开大了!楼冠宁心里的小鹿差点撞死。

 

  男人勾了勾嘴角,脸上的笑容带上了一点楼管宁熟悉的嚣张,亮的像是旁边香槟里摇曳的灯光。

 

  然后叶修就开了大,他让唐柔上场了。

 

  跟叶修一样一身与环境格格不入衣服的唐柔笑了笑,走到钢琴旁边,行了个礼,开始弹奏。

 

  琴声像流水一般泄了出来,少女浅色的手指像是某种上下翻飞的蝴蝶,音符从翩跹指尖飞跑出来,美的像月光漏了一地。

 

  吕少惊呆了,看热闹的人群也惊呆了。

 

  但是反派都是生生作死的,吕少接着放狠话。

 

  “那她的家人也让你费心了。”面目和善的中年人,拿着杯香槟缓缓踱过来,人群瞬间安静。

 

  “听钢琴声我就觉得是你。”唐爸爸看着自己的女儿,满脸父爱。

 

  唐大小姐乖巧地冲自己爸爸笑,两个人到一旁交谈了起来,语言之亲密惊掉了叶修的下巴。这一看就不是离家出走的操作,自家老爷子要是在这种场合看到自己还不抽掉自己一层皮?

 

  “混小子。”想什么来什么,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叶修被惊出一身冷汗。

 

  “爸,真巧哈。”

 

  楼冠宁看着叶修瞬间变成了没有牙的小奶猫,内心一阵激动,想要偷笑,但是看了看面前的老男人,还是努力装出一副严肃的样子。

 

  可没人告诉他未来岳父是这位啊,要让叶上将知道自己觊觎他儿子的屁股,他和文客被的小公司明天怕就凉了。

 

 

  叶老爷子内心是非常不爽的,他当年说叶修当职业选手丢人无非只是一句气话,结果让叶秋这死小子传过去生生变成了要跟叶修断绝父子关系从此江湖不见。

 

  偏偏那时候的叶修心里心外都是一团火,管你看到的是是不是烟,死犟到底再没回过家。

 

  老爷子很委屈,但是拉不下老脸让叶修回家,只好让他在外面飘着。

 

  谁知叶修一飘飘了八年。

 

  叶修看着自己爹沉着一张脸,腿就一软,从小的棍棒教育让他扭头就跑的心都有了。但眼下这个情况,他要是跑了,每天叶家大公子狠心抛下年迈老夫的新闻就要在北京传遍了,他老爹是要脸的人,不气心梗了才怪。

 

  叶修只好干笑“爸你怎么过来了?”

 

  老爷子又是一声冷哼,“你以为唐书森听得出他女儿弹琴,我听不出我儿子弹琴吗?”

 

  叶修对于自己的音乐造诣还是很有逼数的,就自己那种独特的琴声,就算是小点听见了也知道是他。

 

  修修不敢随便接话,修修只能保持沉默。

 

  他爹上下打量了他半天,最后深深叹了口气。

 

  叶修愣了,他离家出走前的十五年,从来没有见过他爹叹气。这声叹气似乎把老人的魂都抽了一样,他惊觉自己老爷子的背好像挺的不那么直了,好像不像记忆中那么强硬了,好像老了。

 

  “什么时候走?”老爷子问他。

 

  “明天吧。”叶修说。

 

  “那......好好玩,我跟你唐叔叔走了。”叶父阴沉着脸摆摆手,表示不想再看到大儿子,扭头要走。

 

  叶修烟见着老爷子一步步走了,突然叫住了他。“爸!”

 

  “嗯?”

 

  “我今天晚上回家吃饭。”

 

 

 

 

  两位老爷子前脚刚走,会所后脚就炸了锅。人群把叶修和唐柔围在了中间,捎带着陈果也收到了不少对于她美貌的称赞。

 

  老板娘内心充满了激动,但是她不说。

 

  天色已经有点发暗,但是这几位似乎是走不了了。一大群人吵吵着要来当司机,搞得旁边的东道主楼冠宁的笑脸有点撑不住。

 

  最后好不容易来了唐家的司机,把老板娘三人送到了下榻的酒馆,只剩叶修一人在会所外吹风。

 

  叶修点了今晚最后一根烟,火光在指尖明明灭灭,衬得男人的眼睛一样的晦暗不明,他看着空气发呆,想着会不会有人来接自己。

 

  他竟然也有思念这种情绪,他想起多年以前他抱着小点的日子,大狗柔软的皮毛油光水滑,有宠物沐浴露的香味。

 

  他突然想起来那是什么香味了,那年他和叶秋一起在草原夏令营,木质器皿里咕嘟嘟地煮着撒了盐的羊奶,丝丝缕缕的奶香和木香缠绕在一起,半边心都软了。

 

  他跟叶秋说,他特别喜欢那种奶香味。

 

  然后家里的沐浴乳就换了味道,就连小点的也换了。

 

  也不知道是叶秋跟老妈说的还是老爸说的。叶修笑了笑,落在旁边的楼冠宁眼里,是个很温暖的笑容,足以让凛冽的寒风都慢下来。

 

  “大神,我送你吧。”

 

  “不用了小楼,”叶修往前扬扬下巴,“那不,司机来了。”

 

  一辆玛莎拉蒂稳稳停在了路旁,与叶修长着一模一样脸的青年下来,一脸的咬牙切齿。

 

  “走,回家。”

————————FIN——————————

其实有写一个原著衍生短篇集的想法

哪一章有苏叶的梗可以评论点一下

谢谢大家

评论(22)
热度(646)
©喵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