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子

杂食性缘更选手/学生狗

两周一天假 /职业失踪/接约稿

直接打死算谁的

接重启

#无cp向,其它四位吴山四美候选人给花爷报仇。               

我是花爷手下的小伙计,跟了他好些年了。

那天,花儿爷来了一条短信。

我们花儿爷的伙计都知道,他发行动指令一般都是用短信,从之前的粉诺基亚到现在的粉iphone,从来没有变过。

但是这条不太一样。

那是一个坐标,后面跟了一句话“带几个人过来运个货。”署名是吴家小佛爷。

这其实也不算黑话,意思很好理解,就是让我们去处理死人或者埋活人之类的,反正不是啥干净的活。

我心里有点凉,当家的对于自己的粉手机有着非同一般的执着,很少让别人替他发信息。吴小佛爷现在找伙计过去帮忙,怕是当家的出了事。

而且应该不是什么小事。

到了地方,就看见小佛爷冷着一张脸,旁边是黑爷和张爷,还有那个琉璃厂的胖子。

没看到当家的,我感觉脊背一阵凉,咽了口唾沫:“我们花儿爷呢?”

小佛爷没搭话,指了一处偏僻的房间,让我自己看。

一看还得了,我跟了花爷这么多年,不是没见过他受伤,恰恰相反,头几年我也没少送当时还叫少当家的花爷去黑市医院。但是那时候的花儿爷不管伤的再重,眼睛都是亮的。

现在花儿爷躺在床上,身上横七竖八全是绷带,还在昏睡。以我的经验判断少说被划了十几刀,还都不浅。哪个村的猪这么有种?我怕吵到花儿爷,小声骂了句脏的。

我从里屋出来,小佛爷给我指了院子里偏僻的杂物间,让我带人手过去。

我本来以为是让我们逼供的,可里屋被绑在椅子上的人看上去也没有什么可供的东西了。他身上的关节都被用很巧的手法卸掉了,看上去应该是外面那位不说话的张爷动的手。

那人身上也被划得乱七八糟,一看那口子我就知道划拉这些刀的人没有任何目的,只是泄愤,那到看上去种类还不大一样。有的像小佛爷的大白狗腿,有的像黑爷的军刀,有的像胖爷的匕首。

说真的,场景惨不忍睹,最惨的是靠着黑爷的解剖学位,这人还有口气在。

“这人姓焦,就是他把你们当家的搞成那样了。”胖爷对我耸耸肩。

“操他妈的”我说“砍成这样便宜他了。”

我突然想起,这几位爷,尤其是吴家小佛爷,手上是很少沾人血的。看上去这四位爷是真的生气了。

“你们当初是怎么处理那个王八邱的,”吴小佛爷点了根烟,白色颗粒袅袅而上“这个姓焦的也那么处置吧。”

“好嘞,直接打死是吧。”

评论(2)
热度(78)
©喵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