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子

杂食性缘更选手/学生狗

两周一天假 /职业失踪/接约稿

【All叶】渣男叶总裁和他的男朋友们

+无脑爽文,智障型选手登场





舟在水里,马在山中

——————————————————

  应孙哲平的邀请,叶姓花花公子和他刚刚单方面认下的儿子黄少天,抛下了咕嘟嘟滚着红汤的火锅,要去北六环找孙哲平进行资本主义骄奢淫逸的午夜活动。

 

  京郊的夜生活场所实在是有点太多了,最大最繁华的各色夜总会全在这里集聚,赛马飙车高尔夫马球一应俱全,好看的姑娘一抓一大把,大半个京城的纨绔隔上三五天都会跑来这六环外的山旮旯浪一晚上。

 

  法拉利在大北京的公路网里转了一圈又一圈。好不容易遇上不堵车的时候,叶修开车开得甚为放飞自我,红色的法拉利在夜色中像是劈开浓黑的闪电,耳边一排排街灯飞速闪至脑后,有风呼啸掠过的声音。

 

  黄少天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玩手机,用小号把网上骂叶修的人一个个怼回去,神色之狰狞像是要活活按裂手机屏幕。

 

  “我们修修哪里渣了?说的跟他真的渣过你一样。”

 

  “麻烦这位十八线网红造谣前先看一看自己长什么样。”

 

  黄少天偷偷看叶修线条流畅精致的侧脸,觉得网络暴力实在很爽。

 

 

  到了孙哲平说的地方已经快午夜了,叶修彬彬有礼地对着侍者一点头,然后把车钥匙扔给黄少天停车。

 

  “卧槽了叶修你把大爷我当干什么的了?”黄少天破口大骂。

 

  “听爸爸的话。”

 

  黄少天差点没把钥匙砸叶修头上。

 

  最后当然还是侍者去停车了,穿着改良旗袍的服务生给叶修黄少天带路,叶修对于一切雌性生物都会保持的良好修养使他停止了和黄少天幼稚互掐的行为,安安生生地跟着服务生去了孙哲平在的包间。

 

  当然这个安安生生是叶修自己认为的。

 

  在黄少天眼里,叶修本来正弯着眼角准备掐自己的脸,结果服务生以来马上就改了动作,换上了一副衣冠禽兽专用的迷惑小姑娘的微笑,似乎真心实意地夸人家皮肤好。

 

  撩而不娶是为渣啊这位选手!!!

 

  黄少天差点想要以身试法,把这祸害人的渣男捆起来再锁到自己家的地下室里。

 

  所以人啊,暗恋久了就容易变态。

 

 

 

  这厢黄少天脑内还在上演黑化囚禁调教三部曲,可那边的叶修已经跟服务生小姑娘聊起了天,叶修本就是个会说话的人——只不过平常对黄少天这些人一般不说人话罢了。

 

  “叶总,听说您投的那个选秀节目下期会请您做嘉宾?”

 

  “你也看这个节目啊。”

 

  “对啊,歌神王杰希当导师的选秀节目哎。节目设置的环节也挺有趣的,叶总投这个节目真是有眼光。”

 

  “谢谢啦。”年轻的总裁恰到好处地表现出了一丝带点小得意的高兴,boom的一下戳上了服务生姑娘的少女心。

 

  其实叶修就是看在王杰希的面子上随便投资的,连节目叫什么的都不知道,他只是单纯地没见过有选秀节目能请动王杰希,觉得这节目投了肯定不亏,就算真的赚不了多少,能当王杰希的金主爸爸感觉也是很爽。

 

  服务生倒也不怕说多说错,对着面前的总裁依旧口无遮拦的很“其实我们这里也来过几位娱乐圈里的客人,有几个人过的确实挺乱,跟电视上的人设一点也不搭。”小姑娘说着说着竟然还叹了口气“我们这行多惨啊,每天接待的都是各种各样的大人物,满肚子猛料还不敢说,憋都憋死了。”

 

  叶修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没关系没关系,今天特许你在网上爆我的料,就说今天晚上渣男叶总又来你们这消费了,还拉着你这个年轻貌美的服务生一直说话。”

 

  “别了叶总,我会被您粉丝骂死的。”

 

  “哟,”叶修十分惊讶,“我什么时候有粉丝了。”

 

  “您微博粉丝大几千万能没有粉丝吗?”姑娘也惊讶“您以为那些每天在你微博下面说老公求渣我的都是隔壁周泽楷的粉丝啊?”

 

  ......好像挺有道理的,叶修一时沉默。

 

  姑娘又找到了话茬子,喋喋不休起来堪比一旁的黄少天“叶总您真不知道您粉丝特可爱啊,每次有小网红爆料说你品行不端对他欲行不轨你的粉丝就会特别凶的怼回去。”

 

  “这么可怕的?”叶修弯弯眼角,很配合姑娘。

 

  “可不嘛,”姑娘眉飞色舞地北京腔都出来了“你知道你的粉丝怎么怼吗?”

 

  “我们叶叶长这么好看,他想上的人有谁比他长的好看啊?他想玩好看的看自己不就行了吗?潜你是看得起你懂吗?”

 

  叶修真的瞠目结舌。

 

  姑娘继续说“尤其是有个粉头,叫什么绿多地,自己好像也是个土豪,骂起人来可凶了。”

 

  叶修真的被自己的粉丝惊呆了,他本以为自己有粉丝这件事就已经不可思议了,结果他不只有粉丝,还是一大票战斗力超强的脑残粉,还有兢兢业业以追星精神追他引领粉圈风尚的粉头。

 

  叶修十分感动,暗暗决定自己要多发微博日常。

 

  一旁的黄少天脸色就很不好看,自己的小号id一不小心混成了粉头确实有点过分了,幸好叶修估计没什么兴趣查看这个听姑娘描述一心想要被叶总潜规则的脑残粉,黄少天觉得自己的马甲还比较安全。

 

  走到孙哲平的包厢前,京城里因为玩的开而赫赫有名的二世祖已经等在门口了。

 

  “来了?”男人挑挑眉,一脸的邪魅娟狂,教科书一般的霸道总裁,要来个标准一点的妖艳贱货说不定直接就软地上了。

 

  “嗯。”叶修点点头,一只修长白皙骨肉匀亭的手没几下拆了打的工工整整的温莎结,价值不菲的领带随便揉吧了一下塞到了西服口袋里。空出来的另一只手拍了拍呆若木鸡的黄少天的脑袋“喏,家属,我儿子。”

 

  黄少天气得原地起跳去揪叶修的衣领子,他自己请叶修吃饭莫名其妙就被扣上了儿子的帽子,也不知道造了什么孽。

 

  眼前的两个人还把他当成人性布景板,好气啊!

 

  孙哲平满脸狐疑,似乎很认真地在怀疑叶修的话:“你的儿子?怎么长的不像我?”

 

  黄少天怒火中烧,发现自己的情敌又多了一个,还比他大一辈。

 

  叶修这个罪孽深重的男人。

 

  “去去去说什么骚话呢。”叶修满脸嫌弃,孙哲平善解人意地理解成害羞。

 

  “走,进去坐会儿吧。”

 

  “嗯。”

 

 

 

 

  有孙哲平的场子,大部分只能让人想起四个字。

 

  肉林酒池。

 

  其实似乎也并没有这么淫乱,只是黄少天在叶修面前的时候好几年身经百战磨练出来的花花公子心性总是一点不留,平常非常邪魅娟狂的黄少此刻的脑回路竟然可以用“清纯”形容。

 

  孙哲平就恰恰相反,其实他平时并没有这么骚,只是看到叶修就忍不住骚一点再骚一点,满脑子黄色废料。

 

  现在他们就处于一个全是黄色废料的场合。

 

  圈子里的小模特小明星小网红只要是长的能看又想红的,无一例外都来了,本来灯光就颇为迷乱的包厢里塞满了各种各样的香水味道,混杂在一起像是一堆随时爆炸的气体炸弹。

 

  很多人都在透过手里的高脚杯偷偷地盯着叶修,毕竟这位的名声有点过于大了。

 

  听说叶总出了名的色中恶鬼荤素不忌,连硬汉韩文清甜美苏沐橙帅哥周泽楷都可以接受的奇葩审美;据说跟着他的小明星还要分三宫六院按辈分排妃位,什么位份什么资源,嫔位一套房子,混到妃位亲自给你投电影,到贵妃你演什么投什么唱什么红什么,到了皇后叶氏股份说不定都会给你点。

 

  虽说宫门深似海,可这俸禄似乎也是丰厚的很啊。

 

  总有不怕死的小年轻想进深宫闯一闯的,这不奇怪。

 

  所以看向叶修的目光就有点露骨。

 

  叶修对笑的掌控炉火纯青,属于能把笑容切成不一样的百八十份再把最能戳中你心防的那份展示给你的妖孽,男人眼角轻轻一弯嘴角轻轻一勾,方圆三百里的星星就像是全入了他潋滟的眼角,令人无端目眩。

 

  叶修就靠着他无往不利的微笑拒绝了很多姑娘自荐枕席的请求,径直向一个角落走去。

 

  角落里有一大把耀眼的粉毛,顶着粉毛的张佳乐正和对面的男孩不知道在说什么。

 

  “张佳乐,”孙哲平跟在叶修身边,仿佛什么都不知道一样跟叶修介绍“我发小。”

 

  叶修突然觉得自己可能是言情小说看多了才会觉得张佳乐是个没有后台的清纯网红。

 

  还是张佳乐旁边那个眼熟的男孩子看着清纯。

 

  清纯的男孩子跟他搭话了“我叫方锐,叶总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言下之意,咱们去楼上房间盖被纯聊吧?


  叶总挑挑眉,看看男孩偏奶油的长相,一口答应。

————————TBC————————

评论(22)
热度(400)
©喵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