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子♥_壬迩亡梓

【我的心愿是...世界和平....】
杂食,但只写all叶
最近变成了玻璃心的删文狂魔
谁没有辣眼睛的过去呢不是

码字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画画,画画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码字。
努力做一个会煲鸡汤和撩妹的暖男)。

【乐叶】Wolf totem(中)

猎人生物学家乐x小狼王叶

谨以此文,致敬狼图腾

致敬姜戎,

致敬腾格里,

致敬和草原狼一样的人们,

致敬——勇敢坚定骄傲狡诈的草原狼。

致敬生活着的每个你。

 

+给乐乐的生贺

+不认识逻辑

+剧情一点进展没有废话彪了好几千(手黄再

+跪求小天使捉虫

+接受的了得英雄来吧

+你看变成人了吧

 

 

 

不自由,毋宁死!

————————————————————————————————————

 

 

  张佳乐赶过去的时候,现场已经围了不少人,羊圈内血流成河。被狼爪剖开肚子的羊们睁着死不瞑目的眼睛直愣愣的盯着蓝天,早已僵硬的羊腿无助的蹬直,像是在朝着腾格里倾诉。牧民们围成一圈七嘴八舌的讨论着,脸上无一例外的带着一种敬畏的神情。

  在古老牧民的文化中,草原狼曾经一度作为他们的图腾,他们当时像是狼一样拼了命的活着,在残酷的草原上以可怕的坚强和残忍获得了一席之地。他们杀狼,杀黄羊,杀野兔,用杀伐用鲜血残忍的维护着草原的生态平衡。他们的心底对狼充满了敬畏,他们说:“想要在草原活下去,就得比狼还狠”

  牧民对狼充满了敬畏,在他们的传说中,狼是长着翅膀会飞的神明。一个老人蹒跚着跪了下来,向着蓝天磕头,嘴里念叨着什么张佳乐听不懂的蒙古语,想来是在向腾格里忏悔,忏悔自己过度的杀伐。

  张佳乐有些无措的站在原地,他不懂这些牧民们的信仰,

毕竟他只是一个生物学家,从来都是实地观察动物,从来没有带过任何宗教信仰的成分。可是他看着跪在地上向天祈祷的牧民,却有种敬畏不知不觉滋生。

  以前看书的时候看到过,少数民族的信仰往往比汉人真诚的多,或许是艰难的环境和耳濡目染的教育使人更需要宗教的慰藉吧。

  张佳乐理了一下思绪,然后带上眼睛开始围着羊圈观察。牧民新搭建的羊圈有两米高,按理说草原狼身长一米二左右,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跳过去的,除非他们会飞。

  会飞?张佳乐突然想起刚才老人虔诚的模样,笑着摇了摇头,怎么可能呢?

  张佳乐继续围着羊圈观察,终于在一处较矮的地方发现了两个带血的狼爪印,他打开羊圈进去,发现里面血流成河,所有的死羊都是被利爪豁开了肚子,肠肠肚肚淌了一地。死羊奇异的被摞到一个角落,像是条楼梯,刚好够成年狼踩过去。比起捕食,这更像是一场蓄意的屠杀,而且恐怕不是某只单个的狼,而是一个狼群。

  事情到这里就已经真相大白了,某一个狼群让一条个子最大的狼趴在围墙上,其他狼踩着他的背上去跳到羊圈里。然后由一条吃饱喝足的狼搭狼梯跳出来再让外面的狼进去,等到所有狼吃饱走后最后留的那条狼再把死羊摞成一小堆然后踩着上去,就这样在人的眼皮子地下迅速撤退。

  这是草原对自大的嘲笑,草原狼对人的报复!张佳乐如此想着,内心震撼到无以复加。他听着人们的讨论,似乎听哪个牧民说这次领头的又是那匹白毛狼王,这次身边还跟了只半大的小狼,额上有块黑斑。

  张佳乐突然想到,自己当初似乎抱着叶修来过这家牧民的蒙古包,狼群这是来报复了?张佳乐突然有些惶恐,自己被护崽的狼王盯上了。

  下午,张佳乐依然没有回家,他带着猎寻和望远镜,继续深入草原腹地去观察草原狼。

  张佳乐一如既往的趴在草丛里,看着眼前的狼群。狼王始终是那只浑身白毛的狼王,身边的狼后一身泛紫的皮毛依旧油光水滑,吃饱喝足的狼群满意的趴在地上晒太阳。叶修的双胞胎甩着尾巴在草丛里蹦蹦跳跳,时不时去扑扑野兔抓抓蝴蝶,活泼的很。张佳乐看着眼前自己起名字叫叶秋的小狼,默默地跟自家叶修对比。

  嗯......看上去比叶修活泼,叶修怎么就这么懒呢。不过叶修的皮毛比他干净,果然还是自己天天按着洗澡的缘故。嗯......个子比叶修稍稍大那么一点点,回去不能喂肉粥了,还是让叶修吃肉吧。哇塞这只野兔跑那么快都抓住了,狩猎技巧简直了!叶修......张佳乐悲哀的想到,叶修还不会捕食......

  张佳乐悄悄叹了口气,最后还是要把叶修放回草原的,也该好好教教他捕食了......想想要把叶修放走还真有点舍不得。

  忧郁的张佳乐完全没有看到叶秋追着一只蝴蝶跑到自己面前,等注意到了的时候叶秋已经瞪大了眼睛瞅着自己。张佳乐温和的笑笑伸出手想去闹挠他的耳朵,却被叶秋一口咬了上去。

  张佳乐躲闪的快,叶秋的牙只是在张佳乐手上蹭了一下,可是也划了一道不浅的口子。张佳乐看着他和叶修一个样的脸还有些愣,以至于忘记了叶秋是条地地道道过着杀戮生活的草原狼。

  叶秋咬了一口也马上躲开,惊恐的眼睛注视着张佳乐,张开嘴发出一声凄厉的狼嚎。

  ——哦呜

  尖利的尾音被无限的拖长,震的张佳乐耳朵有些疼。他连忙起身,抽出腰间猎寻,直指着狼群。狼群看见有枪,也都不敢轻举妄动,在狼王的命令下慢慢的组成一个包围圈,一点一点的朝着张佳乐围上来。

  狼都怕人,尤其是带了猎枪的,狼王这么愤怒,恐怕是闻出了张佳乐的气味,欲杀之而后快。张佳乐飞速的扫了一眼四周,朝着狼最密集的地方算好方向扔了一个二踢脚过去。同时朝天开了一枪。

  闻到火药味的狼惊恐的四散开来,听见枪响更是跑出好远,张佳乐瞅准时机连忙加速跑了出去,空放了两枪吓的狼群不敢上前。猛跑了几步骑上自己之前拴在远处的马就一骑绝尘而去。

  张佳乐还没有走出多远,就又看见一个小狼群。狼王和几条大公狼像是在开会,瞅见张佳乐骑着马拿着枪倒是不打算贸然接近,但是眼里放出的绿光和空空的肚子很快出卖了这群狼,他们打着算盘很快逼了上来。

  这个小狼群之前也是张佳乐观察的对象,新任狼王把老狼王咬下台后还无情的弄的半残,对待其它有才华的狼也是以打压为先,导致这个狼群时常捕不到猎物,实力十分难看。这条新的头狼张佳乐起了个名字叫做刘皓。

 刘皓显然是想要把张佳乐当做晚餐,又看见枪不太敢上 ,于是硬是逼着一条前任狼王留下的半大小狼去跟着张佳乐。小狼四周转转发现没有其他人,跑回来报告刘皓。刘皓狼眼一转,看着张佳乐不想什么牧民,恐怕是连枪都不会用的汉人,甩甩尾巴就和几条大公狼一起围攻张佳乐。

  开始张佳乐还是以恐吓为主偷偷的朝天放枪,可是刘皓这群饿疯了的狼扑击的越来越狠,已经在张佳乐的衣服上抓出了一个大口子,有次差点把张佳乐扯下马来。张佳乐的马看到这阵势也是惊了,一个一个跑橛子差点把张佳乐甩下来。

  刘皓的爪子又在张佳乐胳膊上犁出一道口子,张佳乐被刘皓直接扯了下来。被扯到地上的张佳乐打了个滚儿,一脚踹上一条大公狼的狼牙,把那条狼踹的趴在一边半天没动弹。惊了的马一看张佳乐被扯下来早就跑到不知道哪里去了,留下张佳乐一个人面对狼群。

  啧,还好老子带够子弹了。看来回去要打狂犬疫苗了呢。张佳乐有些痞气的扯了扯嘴角,举起自己的猎寻。扣下扳机

  子弹呼啸着飞过,眨眼就贯穿了一条公狼的鼻梁,那狼张了张嘴什么都没叫出来就软在了地上。第二颗子弹,贯穿了一条狼的胸口,第三颗子弹,贯穿一条狼的前腿,第四颗子弹,贯穿一条狼的眼睛。

  一条公狼从后方绕行,朝着张佳乐的脖颈咬了下去。张佳乐听到后面的风声,来不及回头直接听声辩位解决了那条狼。那条狼在极近的距离上被贯穿脑袋,脑浆合着血浆溅了张佳乐一头一脸。

  最后张佳乐擦擦脸上的血污,瞄准刘皓。子弹呼啸着穿过,直接穿过狼牙打穿了喉咙,刘皓大概闷哼了一声,就软倒在了地面上。

  身为一个生物学家,一直杀生似乎不太好啊,张佳乐想着勾了勾唇角,手上的动作可一点没停,;利索的抽出瑞士军刀,从鼻梁处隔开狼皮,慢慢地向下剥,很快就把整张狼皮完完整整的剥离了下来。依次解决了六条狼,张佳乐把狼皮随便团吧团吧扔到包里,然后按着记忆摸索着往回走。

  张佳乐走回去已经是筋疲力竭,他先是去了卫生站打了一个狂犬疫苗,然后又去洗了个澡,这才轻轻爽爽的往自己的蒙古包走去。

  张佳乐在回家之前特意把装着狼皮的背包扔给了孙哲平,就是怕叶修闻到自己身上狼血的味道,可是当他回到家看到叶修正在啃一只羊的内脏的时候他还是吓了一跳,抬起来头的叶修白色的脑袋粘了不少的血污,看上去已经成了红色的,狼眼在黄昏昏暗的光下异常的明亮,甚至闪着之前张佳乐看到的那种金光。

  张佳乐呆住了,他清楚叶修是血统暴戾的草原狼,让他不杀生是天方夜谭,他也不是什么出家的和尚见不得一点血。其实身为一个生物学家张佳乐当然知道自己如果想要把叶修放回去就一定要让他见血,但是他没有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快到他措不及防。

  ——就像自己一直宠着的小孩突然朝着自己捅了一刀,不觉得怎么疼,只是不敢置信。

  然后他就看见自己天天好吃好喝供着的小祖宗朝着自己裂了裂嘴角,然后扑了上来抱住了自己。

  张佳乐感觉得到叶修尖利的犬牙已经触碰到了自己的动脉,可是眼前的小家伙一点咬下去的想法都没有,只是伸出舌头轻轻的舔了一下,轻柔的不可思议。于是张佳乐释怀的笑了,他伸出双手,回抱住了叶修。

  

  自从那天张佳乐回来后,就再也没有再出去过,一天到晚闷在自己的蒙古包里伺候这位小祖宗。为了教会叶修自己捕食,每天都去买一两只活蹦乱跳的兔子,看着自己亲手带大的小狼迅速的扑住兔子三两下解决掉,张佳乐觉得自己的心被填的满满当当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快要溢出来了。

  这天天气凉爽,张佳乐照例带着自家叶修去草原上兜圈子,却看见叶修走着走着突然不动了。叶修凑到半人高的一丛茅草边上,扒拉开嗅个不停,眼里隐隐地闪着兴奋之意。张佳乐研究这里的狼群多年,自然知道这里是叶修原先所在狼群的活动范围,叶修大概是闻到了狼群留下来的标记,觉得找到同类了......

  想着想着张佳乐又觉得有点凄凉,虽然自己也清楚那一天终究会来的,但是看到事实明晃晃的摆在自己面前还是有点接受不了,现在叶修已经一脚踏进成年狼的范围了,恐怕离离开也不远了。想着想着,张佳乐扯着叶修离开的动作又生硬了几分,大有把叶修的狼皮拽掉的架势。他一个用力竟是把叶修扯得一个踉跄,狼头磕到一旁的石头发出当啷一声。

  叶修吃痛,恼羞成怒的嚎了一声,被撞的生疼的头脑根本没有力气去思考,直接遵从本能扑了上去。

  张佳乐虽然是神枪手百发百中,但玩肉搏肯定不是叶修的对手,没几个回合就被扑倒在地。几乎一眨眼的功夫狼嘴就已经叼住了张佳乐突突跳动的动脉。张佳乐死死扼住狼头,可惜基本没起什么作用,尖利的狼牙轻轻磨动,划出一道血口。

  见了血的叶修更加疯狂,直接不管不顾就要咬下去。却听见张佳乐一声大吼“叶修你是不是疯了!我是张佳乐,天天伺候你的张佳乐!”自己天天伺候的感情原来在狼的眼里是这么容易抛弃的事情,张佳乐有些绝望地闭了眼。

  听见张佳乐吼叫的叶修倒是吓的颤了一下,从张佳乐身上跳了出去。他歪着脑袋打量眼前的人:长发在身后松松的绾了一个小辫子,眉目俊秀不乏英气,差点被咬死的后怕让他不住的喘息。虽然有点狼狈,但确实是一直把自己当祖宗伺候,全心全意照顾自己的人。叶修似乎有点后悔的摇了摇耳朵,委屈的呜咽了一声,柔柔弱弱的伸出舌头舔着张佳乐的手腕。

  张佳乐看见叶修一副委屈的的样子,心里的火也已经是消去了大半,但是仍然防不住那颗心一下子凉了半截。他伸出手摸摸叶修的头,像是迷恋皮毛柔软的触感,慢慢地把整张脸埋了进去,一人一狼在夕阳下紧紧的相拥。

  在叶修看不到的地方,张佳乐勾勾唇自嘲的笑笑,毕竟是条狼崽子啊,自己又在期待什么呢......能认出自己恐怕就已经非常难得了吧。

  

  这天晚上张佳乐睡得好好的,却突然梦见自家叶修一个劲的往自己怀里蹭,还用爪子按着自己,自己用力挣扎都没有挣脱开。因为力道太大,躺在床上做梦的张佳乐突然脚一蹬就醒了,还没从睡梦中醒过来的张佳乐翻了翻身,就看到身边躺着一个赤身裸体的青年。

  男人的身材很好,肌肉没有么突出却也有着淡淡的纹理,皮肤苍白到透明,竟是像得了白化病,不过侧分的黑色刘海显然推翻了张佳乐的猜想。男人的五官算不上特别精致,但是却和水墨画一样有着淡淡的韵味,是那种神秘的东方美,奇异的宗教美感,不太显眼但特别耐看。

  ——如果忽略头上的白色耳朵和身后围成一圈的蓬松尾巴的话。

  张佳乐看着眼前十分想自家叶修的男人,内心是崩溃的。老子肯定是还没醒!——然后显然没少看小说的张佳乐同学十分愉快的接受了这个设定,搂着叶修的腰翻了个身竟然又睡了。

  第二天太阳柔和的光撒到张佳乐身上的时候张佳乐才慢慢醒来,想着昨晚的梦就笑着摇头,自己最近真是小说看多了,看来需要好好工作,身为一个正直的科学家他怎么会相信这些不科学的事呢?

  然后他就看见旁边的狼崽子撇了撇他,狼嘴张了张说出一句话

  “乐乐你还没睡醒啊,哥等了你好久了。”

 

 

 

评论(19)
热度(70)
©喵子♥_壬迩亡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