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子♥_壬迩亡梓

【我的心愿是...世界和平....】
杂食,但只写all叶
最近变成了玻璃心的删文狂魔
谁没有辣眼睛的过去呢不是

码字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画画,画画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码字。
努力做一个会煲鸡汤和撩妹的暖男)。

【吴叶】a song of the time(一发完)

+这是这一周的文,上周断更了真是对不起

+点的文都是会写的辣,不要方W

+那个画画的梗来自于龙族吧吧刊

+其实我想在叶神生日的之前把所有的西皮写一遍的.......

+不知道该bb啥于是不bb了

 

 

 

当时年少春衫薄,骑马倚斜楼,满楼红袖招。

——————————————————————————

 吴雪峰记得,他与叶修的初见,是在温暖的三月。

                      (1)

  他还记得,当时h市的三月春风乍暖还寒,春风刮开站在机场人群里少年侧分的刘海,露出来泛着水光的眼睛,略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水润的嘴唇勾起还没有那么嘲讽的弧度。那个男孩笑着向他伸出手,说你就是云水吧,我是一叶知秋的操作者,叶秋。

 

  三月的春风似乎也吹在了吴雪峰的心上面,酥酥痒痒的,无端的难受。

 

  岁月模糊了记忆中的许多细节,但是叶修的眼睛吴雪峰却刻在了心里,不是别的原因。只是因为韩文清清楚看得见。

  

  ——里面有光,像装进了整个浩瀚的星空。

 

  四十一岁的吴雪峰站在窗户边上,感受着扑面而来的春风。心里叹着真是乍暖还寒时候——你说,明明是这么甜蜜的回忆,为什么心里总有些涩涩的?

 

  有些人很好,但不认识更好。

                     (2)

  后来,荣耀联盟第一个赛季开始,一叶之秋封神,斗神之名响彻整个荣耀。

 

  第一赛季的冠军就像我们都知道的那样是属于嘉世的,叶修——哦,那时是叶秋——在嘉世整队都被媒体的镁光灯包围的时候不见了踪影,吴雪峰在休息室里看到了正在抽烟的叶修,少年白皙修长的手指间夹着一根香烟,白烟从少年薄唇间缓缓吐出,再缓缓升起,烟灰从指尖轻轻袅袅飘下,燃着微弱的橘色火光悄悄的消失。整个场景都像是一幅画,让韩文清不敢贸然开口。

 

  叶修似乎是听到了吴雪峰的呼吸声,慢慢的抬起头来看着韩文清。昏暗的休息室里唯一的光芒是叶修指间点燃的香烟,香烟所发散出来的暖光极大部分都打在了叶修尚还青涩的脸上,叶修整个人都泛着一层柔和的光晕。

 

  吴雪峰看到叶修的眼睛里映着烛火,依然闪耀的惊心动魄。以至于自己都忘了没收他不知道又藏在了哪里的香烟。

 

  他突然间想要做一只飞蛾,可以不顾会不会烧死自己或烧掉世界,遵循本能不管不顾的扑上去,只为了拥抱那光。

 

  那是他的小队长,他的光。

 

  吴雪峰笑笑,吸了口烟。火光模糊了他映在落地窗上的影子,所以他当然不知道自己的笑容有多么的难看,不知道里面满满的都是苦涩。他又摇摇头,捻灭了手里的烟。

 

  ——是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呢?

 

  有人说,在喜欢的人不在的时候,你会渐渐的活成他的样子。

                      (3)

  嘉世得了第一个冠军之后,经济条件大大改善,从所有队员挤一个通铺成了两个人一个宿舍。叶修作为队长理所当然的和吴雪峰睡在了一起,那时候的叶修还只是个刚成年的小鬼,虽然有嘲讽和老辣的技术,但有时还是会显现出非常孩子气的一面。

 

  叶修睡觉的时候非常不老实,经常踢被子,而且还有轻微起床气。每天晚上吴雪峰半夜都会起来,然后就会发现叶修扒着床沿一副快要掉下去的样子,被子被踢到一边团成一团,而床单也拱的乱七八糟。也有的时候被子会被踢到床下面,叶修在床上抱着枕头——说不定上面还会有口水。

 

  然后吴雪峰就会把叶修轻轻放到床中央,给他把床单整理好,再轻轻盖上被子,掖好被角。他总是看着少年略微婴儿肥的脸颊笑的温柔,然后虔诚的在叶修额角印下一个吻,轻轻道声晚安,再心满意足的入睡。

 

  直到现在,吴雪峰在半夜的时候还会雷打不动的醒来,只是双人床的右边再没有了那个需要自己掖被角的人吗,他只能苦笑。

 

  不过三个月就养成的习惯,实践了两年,没想到记了一辈子。

 

  果然人老了就会矫情的回忆往昔吧,四十一岁的吴雪峰看着自己在镜子里有了鱼尾纹的眼角,如此想到。

 

  爱情就像是把一段记忆缝纫进自己的生命里,想要把线拆掉,却会再次扯动已经愈合的伤疤。于是就看着人生里最为美丽的部分叹息吧,那是你和他最美的一段时光,即使它只是过去。

                    (4)

  第二赛季,总冠军嘉世战队。一叶之秋所向披靡,却邪枪杆之下,百花凋零。

 

  记者招待会的时候叶修依然没有露面,陶轩皱着眉头强颜欢笑。吴雪峰草草应付了记者的长枪短炮就跑来休息室找叶修,果不其然又在窗边看着窗外的灯火抽烟,眼睛里映着不知道是灯光还是火光,依然明亮。

 

  在选手通道里看见了百花的新人队长和副队,看到叶修时,百花队长那张有点狂傲的脸上似乎有点惊讶,副队长倒是直接张大嘴做惊讶状。“哎你就是叶秋吧,没想到这么嫩啊。”

 

  “你就是乐乐?头发比我想的长很多啊。”叶修也不是嘴上吃亏的人,张嘴就去撩张佳乐,没几句把当时也还年轻的很的张佳乐撩的炸毛,张牙舞爪就要和叶修真人PK。那个叫孙哲平的队长看起来挺稳重,结果也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和张佳乐一起按住叶修使劲挠他,似乎手还在叶修腰上掐了两把。

 

  迟早把这咸猪手剁了,吴雪峰眯着眼如此想到,这两个人的出现让他莫名感到威胁。两个人身上和叶修一样的青春气息也让吴雪峰有点消沉。

 

  手速有点跟不上了啊......看来是时候考虑退役了。

 

  当天晚上嘉世在h市的楼外楼吃了庆功宴,破了双花的叶修作为队长被灌了好几杯酒,吴雪峰给叶修挡酒也喝了不少。

 

  职业选手平时不能接触酒精,所以酒量基本上都不怎么样,最后吴雪峰拖着叶修回去的时候,也是神志不清的。以至于他已经忘记了自己把叶修压在床上的心情,甚至记不清是自己先啃上叶修的锁骨,还是叶修先扯下了他的衬衫。记忆里面只有那双眼睛,纵使里面雾蒙蒙的,水光潋滟,也不妨碍吴雪峰清楚的看得见里面的光——哦当然,还有自己的倒影。

 

  颠倒容华。

 

  第二天吴雪峰醒来,看到一旁叶修的睡颜,看到锁骨上胸膛上红红紫紫的吻痕,有些在做梦的感觉。然后等他平复好心情回头的时候,正对上叶修的眼睛,那双总是闪着光的眼睛专注地盯着他,少年刚刚长开的五官舒展成一个微笑,太阳一般耀眼。

 

  “怎么样雪峰大大,负责吗?”

 

  吴雪峰觉得自己像是被太阳的光芒灼到了眼,看着眼前耀眼的少年只有温暖的笑。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当然要负责的啊,我的小队长。”

 

  吴雪峰站在窗边,看着手里早已捻灭却没有扔的香烟,香烟已经灭了,再也不能发出温暖的火光了。只有自己还站着原地,不敢回忆,却依旧回忆着。

 

  总有几句话,其中的每一个字,你都愿意拿好几个晚上去温习。

                    (5)

  第三赛季,吴雪峰告诉叶修赛季结束就退役的决定,与叶修和平分手。

 

  叶修说,他这辈子淋过最大的雨,是在微风铺面的三月份,吴雪峰坚决的不回头的背影。他没有别的感觉,就是觉得天似乎要黑了。

 

  ——哦,叶修响起有个作家说过,送别总是容易天黑。

 

  结局我们都是知道的,叶修打爆刚出道的魔术师,嘉世三连冠达成,嘉王朝之名如雷贯耳。

 

  然后,在记者招待会上,吴雪峰宣布了自己退役的决定,说自己要去国外深造。在记者的闪光灯集中下留给媒体最后一个孤独的背影。

 

  吴雪峰去了休息室,却在天台处找到了吹着风的叶修,已经有了成年人骨架的少年嘴里叼了根烟,趴在天台上发呆。听到有人来,赶紧抹了一把发红的眼圈。

 

  吴雪峰看着那个永远站在金字塔高点的人红着眼眶,觉得心里面抽动了一下,有一种想把叶修揽进怀里的冲动。但最终他只是走了过去,拍了拍叶修的头,说已经开完记者招待会了,我们该回去了。

 

  叶修愣愣地恩了一声,跟着吴雪峰回了俱乐部。在宿舍里看吴雪峰收拾东西看了一会儿,就冲出去跑到对面一所叫兴欣的网吧里面包夜去了。吴雪峰看着叶修的背影笑的有些凄凉,大概是不想看见自己吧,或许以后也再见不到了。

 

  第二天吴雪峰醒来,提上行李去了机场。刚好撞上熬了一晚上夜脸色苍白顶着黑眼圈的叶修。几乎没有思考吴雪峰就训起来了,像个老妈子一样告诉叶修好好的照顾自己,对自己的身体要好一点。

 

  “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不然以后我走了......”吴雪峰说到一半突然被自己的话噎了一下,是啊......自己要走了,没人照顾他了。

 

  叶修没有等他说下去,而是突然笑了,笑的特别开心,特别张扬,只是笑着笑着,眼眶里面就有滚烫的东西流了下来。眼泪大滴大滴打在地上,吴雪峰却觉得烫到了他的心。

 

  叶修转身拿了一本书递给吴雪峰,“送给你的,在飞机上没事就看看吧。”

 

  飞机上,吴雪峰看着黄色的封面,上面写着《从你的全世界路过》。这本书吴雪峰听说过,正火的一本书,作者是一个在微博上写晚安故事的人。

 

  吴雪峰翻开书,看见里面夹了一张明信片,似乎是粉丝画的,一叶之秋和气冲云水一起战斗的画面。背面用叶修算不上娟秀的自己写了一句话。

 

  “去远方,漫山遍野都是家乡。”

 

  吴雪峰亲吻了一下明信片右下角龙飞凤舞的叶秋两字,翻开书开始看。故事很感人,很凄凉,但是吴雪峰是在看到书的名字的时候心里一沉,觉得脸颊上似乎有些热。

 

  ——哦,原来他和叶修,都是彼此生命中的过客,匆匆的过客。

 

  下飞机的时候,吴雪峰把明信片放在了衬衫左面的口袋里面,把书留在了车上。他希望下一个乘客坐上来的时候会看见这本书,然后静静的把它读完,像是浏览过了自己的人生。他又看了那本书一眼,然后走下了飞机,拥抱属于苏黎世的空气。

 

  从此,不在一个时区,于是有一辈子时差。

                       (6)

  吴雪峰始终关注着国内的荣耀情况,他看到第四赛季叶修被一个刺客舍命一击带走,霸图获得了总冠军,终结了王朝的神话。

 

  他看到嘉世的团队赛配合出了问题,除了苏沐橙,嘉世不遗余力的孤立叶修。甚至说叶修状态下滑的鬼话——可叶修单人赛发挥依然吊的一如既往。

 

  他看见叶修在第八赛季突然宣布退役,看见斗神陨落。

 

  他记得那天自己抽了好多烟,把自己闷在屋子里,最终用QQ给叶修发了个视频请求,叶修很快接受了。

 

  吴雪峰有满肚子话想要给叶修说,他想说小队长我好想你,想说你要照顾好自己,想说走好自己的荣耀之路......但是他看见叶修的时候,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眼前叼着烟的男人,并没有红着眼眶,只是稍稍有点萎靡。他笑着说雪峰哥好久不见。

 

  突然发现小队长长了那么大了,和当初自己走的时候有很多不一样了,过了五年,这个少年已经长成了男人,可以自己独自舔舐伤口了,疼痛生的茧已经将他包裹了起来,他已经很坚强了。

 

  ——坚强到自己发现准备了一肚子话,却发现面前的这个人已经不再是适合他们的人了。

 

  吴雪峰看着屏幕里面叶修的脸,感觉自己似乎没有那么担心了,情况似乎比自己想的更糟,又或许比自己想的好了许多。眼前这个男人一直在成长,他从未放弃自己的信仰。

 

  ——那双刻在自己记忆里的眸子没有变,还在执著地闪着光。

 

  然后,他看见兴欣战队从草根一点点的有了规模,一路过关斩将杀过挑战赛,杀过常规赛,杀进季后赛。挑落微草蓝雨霸图,然后三点五秒斩落轮回,最终——

 

  ——总冠军!

 

  这个男人就像一个神话,他说的很多话,自己都在不断的实现。

 

  他说自己会拿冠军,于是拿了四个。

 

  他说自己会回来的,于是他就回来了。

 

  他说兴欣会是冠军,于是第十赛季的总冠军就是兴欣。

 

  但是他对吴雪峰说各自安好,吴雪峰却做不到。

                   (7)

   叶修是在苏黎世一家甜品店遇到吴雪峰的。

 

  只是感觉有熟悉的声音说着自己听不懂的语言。叶修扭过头,就看到熟悉的手里面端着一杯自己喜欢的卡布奇诺。抬头一看,男人对自己笑得温柔。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伪END————————————

 

                    (8)

  四十一岁的吴雪峰终于扔下了手中早已冰冷的香烟。身后妻子刚刚给自己披上的外套还有着体温,苦涩的笑了一下,从回忆里醒来。

 

  他和叶修再次确认恋爱关系后,两个人天天腻歪在一起,恩爱的像是热恋期。本来说回国和叶修一起去见见父母,可是......

 

  ——不过是买包烟,好好的人,怎么就没了呢......

 

  第一次他没有回头,第二次叶修没有回头。

 

  看着心电图慢慢变成一条直线,吴雪峰整个人如坠冰窖。世界似乎成了一片黑暗,能够救赎他的光却已经躺在床上,苍白的脸上盖着同色的被单,一动不动。

 

  荒野上的风轻轻的拂过,心里荒芜的土地,没有了阳光的照射,再也长不出野百合。

 

  又过了很多年,吴雪峰已经习惯了没有光的生活,只有在夜深人静醒来时,看着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床,才会觉得心口隐隐作痛。

 

  再后来啊,吴雪峰娶了一个女人,女人很好,特别温柔,一点不像叶修。妻子待他也很好,两个人有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儿。吴雪峰说他特别喜欢妻子的眼睛,因为这双眼睛里面时时刻刻都是有光的。

 

  ——是不是有点像一个人呢?

 

  吴雪峰过的很好,三年之痛七年之痒都过去了,日子平淡的像水一样,但是也有淡淡的甘甜。只是知道如今,他的钱包里还有一张泛黄的明信片,上面是潇洒的妻子看不懂的中文。

 

  “去远方,漫山遍野都是家乡。——叶秋”

 

  谁的钱包里没有一张写了字的旧照片呢,你说是吧?

 

                    (9)

  怎么又开始回忆了?吴雪峰发现自己的思维又不受控制的飘远了。他走到阳台上,推开窗户,让晚上清凉的风吹进来,他小小的打了个寒颤。

 

  一样的乍暖还寒时候。

 

  吴雪峰张开双臂,拥抱扑面而来的晚风,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眼底有点点水光。

 

  吹你吹过的风,这算不算相拥?

 

  身后女儿颠颠的跑过来,缠着吴雪峰要他陪自己说话,看着女儿粉嫩嫩肉嘟嘟的笑脸,吴雪峰微笑着答应了女儿的要求,捏了捏女儿的小脸蛋。

 

  “爸爸,我是不是最漂亮的人啊?”小女孩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忽闪着睫毛看着吴雪峰。

 

  “嗯?”吴雪峰沉吟了一下“你很漂亮哦,但不是世界上最漂亮的人。”

 

  “那最漂亮的人是谁呢?是妈妈吗?”

 

  “不是妈妈哦,是别的人,一个你不认识的人。”吴雪峰笑吟吟的回答女儿的问题,眼前却突然闪过十几年前这个时候那张鲜衣怒马的少年的脸。

 

  “那爸爸可以画给我看吗?”女儿不依不饶。

 

  “好啊,但是不要告诉妈妈,这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哦。”

 

  吴雪峰拿起炭笔,看着面前的白纸,在心中勾勒起叶修的相貌,但是回想了很久,记忆里的叶修是那么清晰,却就是回想不起鲜明的五官,似乎连那双总是闪着光的眼睛都有些暗淡了。

 

  原来是忘记了,在时间的冲刷下,曾经的伤疤已经长好了,连带着心头烙印的那个人的脸都淡漠了,没有任何预兆,没有任何诅咒,就是淡忘了......

 

  于是吴雪峰提笔,在纸上勾勒了一个剪影,剪影打着伞,背后是一个穿着道袍的气功师。他用铅笔写了一行字。

 

  去远方,漫山遍野都是家乡。

  岁月静好,来世安稳。

————————————(真END——————————

评论(21)
热度(68)
©喵子♥_壬迩亡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