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子♥_壬迩亡梓

【我的心愿是...世界和平....】
杂食,但只写all叶
最近变成了玻璃心的删文狂魔
谁没有辣眼睛的过去呢不是

码字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画画,画画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码字。
努力做一个会煲鸡汤和撩妹的暖男)。

【方叶】关于愚人节千万不能开的玩笑

+这周努力三更!

+依然没什么逻辑

+这台电脑的键盘懂得我要狗带就不捉虫了,求小天使帮忙木啊

+先不逼逼了,该上课了

 

  遇见你的注定,他会有多幸运。

 ——————————————————————————————

  我们都知道,R高除了有个动不动要吃药的冯主席,有两个一肚子黑水的主任陶轩和喻文州,还有一个谁都知道的奇葩老师方锐。

 

  我们也都知道,学神叶修童鞋和方老师关系很好。好到让喜欢叶修的女生每天拿着练习册跑到办公室问题的时候看见两个人勾肩搭背伤风败俗的坐在一起闲聊的时候恨不得拿练习册拍到方锐脸上,好到学校春游的时候叶修走的脚疼于是方班主任就走过去背着叶修接着走,好到每天早上跑操的时候叶修就跑过来找方锐玩于是两个人一起缺勤各自被骂——好到要不是两个人性别相同所有人都以为他们在谈一段禁断的师生恋。

 

  当然,性别相同并不是发展一段轰轰烈烈的师生恋的阻碍。方老师如是说道。

 

  比如说,这并不影响他暗恋叶修。

 

  方锐第一次见到叶修显而易见是来当班主任的第I天,也是头一次挑起班主任担子的方锐当时还只是一个粉嫩粉嫩刚刚硕士毕业的新人老师。而当时学校的国民男神叶修已经是意气风发的不行的年级第一。因为学习好认识的人也多,暗恋明恋的人遍布各个班级各个性别。

 

  早早翻过自己班成绩单的方锐显然知道年级第一在自己的班,也听说过号称叶神的叶修不被年级主任陶轩待见的原因——不就是带着几个学生和陶轩班孩子打了次群架吗,血气方刚的年纪谁没有过似的。处于某种奇葩的思维,他对于这个还没有见过面的叶修印象非常好,当然见过面之后印象更好。

 

  ——那是一个跑着操的早晨,主任喻文州领着方锐过来认领自己即将接手的班级,刚刚站好队的几个班级整整齐齐站在操场上,都是十六七岁朝气蓬勃的年纪,脸上的神色张扬的像现在正在升起的太阳。

 

  十几个班绕着操场跑圈,方锐马上注意到了前面打着兴欣班旗的少年。

 

  显然是因为跑操勉勉强强套上的校服外套皱巴巴的,下面是一条阿迪达斯的黑色窄脚运动裤,旁边的三道白边随着扛着班旗跑步的样子飞扬起来,白晃晃的就像那人露出的脚踝处雪白雪白的皮肤。脸上的皮肤也挺白,额前的刘海在右眼处侧分,随着跑操的动作被风撩上去,露出光洁的额头。

 

  衣服在身上松松垮垮的,脸也算不上特别清秀,但方锐就是莫名的移不开眼睛,少年瘦削的身形在方锐眼睛里因为逆光套上了一层薄薄的光晕,耀眼的很。然而这都不是移不开眼的原因——

 

  那人的眼睛里面有光。

 

  是那种星星点点的光芒,在黑的深不见底的眸色里可以把整个人的心都照亮。就像是散落的星辰,全都落到了那个少年的眼睛里面,带着点江南韵味的眼睛泛着水光,冲他笑一笑眼睛里潋滟的水光温柔的有点诱惑。

 

  感觉他就是你的整个世界,却又想把你的世界全部捧到他的面前。

 

  莫名脸红的方锐别过脸,掩饰住自己发烧的脸,也装作看不见喻文州拿出他的速写本画第不知道多少张叶修的事实。

 

  等到脸上不发烧了,他问喻文州:“刚才兴欣班扛班旗那个就是叶修吧?”喻文州笑着点点头,方锐发誓他看到了喻文州看着叶修时一脸让人起鸡皮疙瘩的温柔笑意。

 

  喻文州没有问方锐怎么辨认叶修的,方锐清楚两个人都心知肚明

 

  ——那么耀眼的人,当然配得上荣耀第一人的名号。

 

 

  方锐接了班之后很快和叶修熟络了起来,以至于叶修天天翘课跑到办公室和他玩。渐渐的他发现叶修虽然闪着光,但事实上是一个非常真实的人。

 

  他会在上课趴在桌子上睡觉,被暗搓搓溜到班里巡视的方锐推醒以后马上正襟危坐衣服一直在认真听课的样子,完全不顾脸上被衣服褶子压出来的红痕。然后到了下课又摸摸溜到办公室去贿赂方锐,一脸贱萌的威胁方锐说要是你骂我我月考就不好好发挥交白卷,到时候你就要承包冯校长的药。

 

  他会在方锐办公室里一坐翘好几节节课舒舒服服的蹭着空调就着下午的阳光看会课外书,美其名曰给方锐改作业。到了喻主任的课的时候又一脸委屈的说他非常不想去,然后控诉喻文州一会儿,最终还是耷拉着尾巴委委屈屈的去听课。

 

  他会在从软软的座椅上起来的时候伸个懒腰,露出一截细细白白的腰线,腰窝勾着方锐的视线,让他总是忍不住想要往被布料包裹的更深处看去。

 

  他有时会在方锐这里蹭些零食,渐渐的方锐注意到叶修嘴很刁。口口声声说讨厌巧克力的甜腻却特别喜欢吃些同样甜腻的点心,明明胃不好还特别喜欢伤胃的咖啡和浓茶,拒绝吃膨化食品却单单对薯片情有独钟,拒绝吃糖却每天兜里都有一盒薄荷糖。

 

  于是方锐办公室里面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一个咖啡机,但从来都定了次数让叶修使用,各种点心整整齐齐的码在一边的桌子上,最旁边还有一小盒提神醒脑的薄荷糖。

 

  于是叶修来方锐办公室玩的次数越来越频繁,甚至有时候中午懒得回寝室就在方锐这里睡上一觉。

 

  方锐看着叶修莫名美好的睡眼总是会看上好长的时间,然后把叶修堆在上面的衬衫拉下来盖住露出的一节白皙的腰。横抱起叶修把他放到一边的床上,盖上被子。然后自己坐在椅子上继续看叶修的睡眼,一看往往就是一中午。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学校春游的时候,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排着几千人的长队,往往是前面的几个班在绿灯的时候过去了后面的几个班还没来,于是就厚着脸皮闯红灯。司机在后面看着浩浩荡荡的人流气的骂娘又没有办法。

 

  似乎有不少人知道,叶修有肠胃炎,不能剧烈运动。而可悲的是,叶修本人并不把这当作一回事。方锐作为崭新崭新的新人,也并不知道这么一回事。相反,他还在奇怪怎么今天在上兴欣班门口围了一群来给叶修送胃药的女生,以及叶修座位上堆得比山高的胃药。

 

  显而易见的,叶修捂着胃,把举着的班旗扔给一旁的班委安文逸,自己捂着胃跑到了一边。

 

  叶修一倒马上呼啦啦围了一圈女生,方锐看到叶修在人群中,手捂着胃简直狠得要陷进胃里去,本来就苍白的脸此刻显得没有人色,额头上渗出大滴大滴的汗珠打湿了略长的刘海,紧紧地咬着牙是自己不会发出呻吟的样子,心上面就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来回的割,疼痛的都麻木了。

 

  方锐连忙跑过去驱散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抱着叶修往路边走去。他温柔的缓缓揉着叶修疼的刀割一样的胃,感觉心里也碎成了一块一块的。

 

  最后方锐是背着叶修赶上队伍的。

 

  乍暖还寒的三四月,道路两旁高大的树木已经抽出了新芽,柳絮也随着春风飞的满城都是。阳光照在树叶上,晶莹剔透的嫩叶连脉络都清晰可见,到处流动着生命的绿,密密麻麻的脉络里,装满着生命的酒酿。

 

  方锐背着叶修,身影在铺天盖地的柳絮中若隐若现。叶修软软的趴在他背上,整个人都被温和的春光镀上了一层浅金色的光晕,略长的刘海垂下来,和方锐的头发垂在一起,因为春风的吹拂交缠到了一起,整个场景美好的有些过分。

 

  有个女生调侃地问了一句方锐,“方大大,背着叶神不重吗?”

 

  方锐背着叶修抬了抬头,脸上的汗水闪着一层金色的光,他温和的笑了笑。

 

  “当然重啊。”真个世界都在背上,能不重吗?

 

  方锐没有看到,在他背上的叶修,脸上有点可疑的红晕。把头往方锐颈间埋了埋。——能走一辈子就好了呢。

 

  阳光正好,透过树叶的缝隙洒下点点碎金,满地韶光。岁月的芳华之间,似乎有什么在悄悄的滋长。

 

  当时年少,风华正茂。

 

 

 

  今天是喜闻乐见的表白分手散伙江湖不见的好日子愚人节,机智如叶修显然一早就知道了。

 

  于是当叶修懵懵懂懂被黄少天调戏说鞋带开了的时候,他的内心是崩溃的,然而他看到黄少天像只萨摩耶一样乌溜溜泛着水光的眼睛的时候他还是没什么骨气的没有拆穿黄少天

 

  ——呵,搞笑。你就没看见哥穿的是拖鞋吗?

 

  然后他就被紧接着来的戴妍琪搞得措手不及,比他低一级的学妹一脸淫笑的盯着他看了好久,然后淡定的留下一句;“叶神你的{哔——}掉了。”默默地飘远去调戏别人,独独留下实话的叶修。

 

  哎。小肖啊,辛苦你了。

 

  然而在去班里的路上他又看见浸淫车技多年的老司机王杰希。

 

  王杰希用他那清奇的双眼盯着叶修从头到脚看了一遍,视线过分到叶修都觉得身上灼得慌。然后不紧不慢的用一副学术研究的口气的对叶修说“我见你印堂发黑,面带桃花,想必今天之内会遭遇一些跟爱情有关的血光之灾,比如——”王杰希又从头到脚把叶修打量了一遍,视线在双腿之间的某个地方停留了很久,让叶修觉得莫名羞耻。

 

  妈蛋知道你在说什么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符的东西了!不要那么明显好吗。

 

  当最后的最后,他看到一向严肃的不行的老对手韩文清也来调戏他的时候,他已经不想说什么了。然而韩文清显然并没有发现叶修崩溃的情绪,他还是拿钱包脸看了叶修三十秒,然后严肃的告诉叶修。

 

  “你的钱包丢了,”

 

  叶修的心已经死了......

 

 

  今天三观遭受了犀利的叶修也决定去调戏一下别人,然而在把好友从乔一帆邱非到喻文州张新杰都调戏了一遍结果全部被反调戏之后,叶修真的只想说一句话

 

  “呵呵,这他妈就很尴尬了。”

 

  愚人节调戏别人最热衷的显然还是表白,然而叶修还是非常现实的想到了自己如果这么草率地去表白说不定会被打一顿,哦——也可能是操一顿。于是叶修左思右想还是想到了看上去比较好调戏的方锐老师。

 

  当然,也可能是因为早就暗搓搓的想去表白了呢。这个念头一旦在叶修脑海里浮现出就像一只野兽,怎么也管不回去了。在那个春天埋下的种子在叶修心里面悄然滋长,慢慢的侵蚀了叶修的其他想法。于是他悄悄的打开QQ,在那个唯一分组里的人的留言板上,用一个定时留言APP设置了一条私密的定时留言。

 

  然后,叶修以一种壮士赴死的精神,抄起一朵从包子手里顺来的玫瑰花,走向方锐老师的单人办公室。

 

  ——没关系,今天是愚人节,我说什么超出界限的话都还是有退路的。

 

  叶修忽然想起张爱玲的一句话:“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他又想起那个春天,他趴在方锐背上,嗅着方锐头发里洗发水的香味,感觉心里开心的要开出花来。

 

  叶修抄起玫瑰花,生怕自己后悔一般飞快的想办公室跑去,一大捧玫瑰花的花瓣被风吹起几瓣胡在叶修脸上,一股沁人心脾的味道钻进鼻腔,就像叶修的心情,浓烈而火热,烧在自己的心上。

 

  方锐坐在办公室上,看着突然冲进来的叶修有点懵逼。

 

  少年举着一大捧玫瑰花站在办公室的门口,因为紧张整个人都在泛红,有点小包子的脸颊上面看不见嘲讽,只有潮红。手里举着的玫瑰花有几瓣花瓣落在了叶修的衣领上,沁人心脾的香味钻进了方锐的鼻孔,热烈的香味让方锐的脸颊也热了起来。

 

  “点心大大,哥喜欢你,考虑一下吗?”叶修举着玫瑰花,带烟嗓的少年音因为紧张有点颤抖,但嘴角还是强撑着笑容,那双包含着星辰的眼睛直直地看向方锐。

 

  方锐也扯了一下嘴角,“有没有愚人节快乐?”

 

  “你猜?”

 

  “我猜没有。”方锐看着叶修的笑容,自己的嘴角也慢慢咧开了,灿烂成一个大大的微笑,他冲着叶修张开了双臂,准备迎接自己的世界。

 

  叶修把玫瑰花一扔,朝着方锐扑过去,玫瑰花的花瓣纷纷扬扬撒了一地,趁着相拥的两人,恍惚像一场婚礼。叶修的发丝和方锐的发丝紧密的交缠在一起,同色的头发已经辨认不出是叶修的还是方锐的。两个人抱在一起,同样滚烫的血液相溶,本就是不分你我的。

 

  然而叶修的嘴还是太能破坏气氛,非要撩一撩方锐。他学着王杰希把视线在方锐双腿间的某个部位看了很久,然后特别猥琐的冒出来一句话。

 

  “点心大大,你硬了。”

 

  然后被方锐按在办公室里干了个爽以至于旷了一下午课的叶修只来得及断断续续的说出了第二句话,就淹没在情欲的潮水里。

 

  “妈的...恩啊,这句话...是有愚人节快乐...恩啊...的啊!”

 

  

  第二天,方锐看到了叶修给他的留言,时间是4.2的零点。只有寥寥几个字

 

  “我喜欢你,可不是愚人节的玩笑啊。”

评论(8)
热度(165)
©喵子♥_壬迩亡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