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子♥_壬迩亡梓

【我的心愿是...世界和平....】
杂食,但只写all叶
最近变成了玻璃心的删文狂魔
谁没有辣眼睛的过去呢不是

码字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画画,画画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码字。
努力做一个会煲鸡汤和撩妹的暖男)。

【伞修】江南雨

+清明节三更成就达成!

+古风paro的桃花妖伞哥x王爷叶修

+不虐发糖文w叫我小天使

+又不知道逼逼啥于是继续不逼逼了

 

  又到了清明节,可以放肆想你的日子。

 

                

  世人说道江南烟波浩渺,水乡的温柔令无数豪杰归田卸甲抛弃功名利禄。世人说道江南女子秀丽温婉姑苏少女踏着苔藓踩着细雨衣炔飘飘间自有一番风韵。世人说道江南细雨点点滴滴丝丝缕缕轻叩心扉在心里缠成线团,缠着世人心里的留恋蹉跎在世间。

 

  世人皆说江南是一醉南柯的温柔乡,皆说暮春江南是堪比桃源的好地方。他们说——

 

  江南雨出,天下苏;江南雨出,天下哭。

 

 

  叶修是在清明节遇到苏沐秋的,当时还年少的叶王爷不顾皇帝弟弟的阻拦独自一人从皇宫里面翻墙出来,年少轻狂的少年嘴里叼着草叶,也不知换身布衣掩盖住的太过华丽甚至隐隐绣着四爪龙暗纹的锦缎外衫反射着阳光熠熠生辉,扎着街头不怀好意的人的双眼。

 

  叶修吊二郎当叼着草叶,悠哉悠哉的在各色各样的人流中穿梭,从小生在高强宫闱里面从未见过墙外世界的眼睛闪烁着兴奋的光彩,没有束起的长发颜色如水墨一般清淡,随着乍暖还寒的春风兀自婀娜,清秀的五官显然十分引人注目,所过之处总有温婉少女羞涩掩面。

 

  终于,一路上不懂得掩饰的叶王爷还是在走到一个偏僻小巷的时候被围住了。一大群面色不善的彪形大汉围成密不透风的墙,把叶修困在正中。

 

  当时年纪还尚小的叶修显然不是一群彪形大汉的对手,他一杆战矛舞的虎虎生风,也只是拼着重伤从包围圈中逃了出来。叶修拖着重伤的身体跌跌撞撞向前奔跑,后面跟着一大群身着黑衣的男人,眼见走投无路,叶修把眼一闭心一横,扑通一声向着底下澄澈的湖泊坠了下去。

 

  这个湖泊在当地也算是有名,而有名的原因却是这个湖里面闹鬼,手里面有杀孽的人,只要跳进湖里就没有见上来过;更有甚者说月圆之夜看到有人在湖中央唱歌,依稀看得见是一男一女,两人相貌有九成相似,都是惊为天人。男的弹琴女的花腔婉转,依稀听见一句泪落江南断肠处。

 

  几个黑衣男子看到叶修跳进湖里没了踪影,犹豫一下还是普通几声跳了进去,起先还见有几颗气泡浮上,后来也是没了动静。

 

 

  叶修是被一股桃花的香味熏醒的,睁眼正看见一张清秀的面孔,亚麻色的长发未束丝丝缕缕吹到自己胸口。美人看到自己忽然睁开眼显然也是吓了一跳,猛地抬起头从叶修身上跳起来,不雅的翻了个白眼。

 

  脸都红透了的叶修视线随着清秀的脸下移,才看到脖颈间随着动作上下活动的凸起......妈的老子好不容易遇见个美人竟然是男的!白瞎了这张脸!

 

  叶修愤愤的抬起脚想要踹上去,却被粗糙的麻布磨得一个激灵,撑起身子看了看身上,这才发觉自己的衣物已经换过了——皇宫里人的内衫怎可能是麻布?就连亵衣也......想着想着,小王爷的脸上就又飞起了红霞,可爱的紧。

 

  叶修故作严肃的清了清嗓子,看着苏沐秋“可是你换了小爷的衣物?”

 

  苏沐秋看着那张粉雕玉琢的小脸直乐,笑的叶修脸上也染上了绯红。“本少爷问你话呢!”气急败坏的叶修也顾不上这人可能是救命恩人,飞起一脚就往人的胯间踹去。

 

  苏沐秋一看都上脚了连忙往后退,但由于撤的慢了还是在大腿上挨了一下,疼得他龇牙咧嘴。“嘶——我说叶少爷你属驴的吧,对待自己的救命恩人也能上脚踹吗?”

 

  叶修一听少年说话就气不打一处来“你个登徒子还有理了是吧,趁人之危不该踹吗?”

 

  苏沐秋一下子被气乐了,自己好心好意救个不相干的人还摊上事了,看他衣服湿透给他换了换怎么就成了趁人之危了?怎么就成登徒子了?他有什么器官自己还没有吗?他直接附身比上前去把叶修压在身下,双手伸到颈间作势就要解叶修衣服。

 

  “你都说我趁人之危了,不做点趁人之危的事怎么行?”

 

  苏沐秋本意是和叶修开个玩笑,堵堵这张什么话都敢往外蹦的嘴。怎么知道在见惯了后宫里面男人之间有时搞些短袖之交龙阳之好的叶修眼里,自己已经俨然成了一个喜好男色趁着叶修身体虚弱时下手的流氓之辈。

 

  叶修对于自己的贞操还是比较看重的,看见少年果真要对自己下手赶紧使出浑身解数抵抗。叶修的武艺可是叶夫专门请了武林高手来教导的,知道自家大儿子性格比较野对权力也没什么想法,索性早早封了王爷去栽培二儿子免得哪天在宫里惹出什么祸端。叶修的武艺虽然还没有大成,但是即使放到武林中也还是数的着的。

 

  叶修屈膝抬起就要去捣苏沐秋的下盘,趁着身上人侧翻躲闪的时候连忙起身就要挣脱开往外跑,结果苏沐秋恰好又往下一压,两颗脑袋差点磕在一起

 

  ——两片嘴唇,可是结结实实的触碰到了一起。

 

  苏沐秋还在嘴上温软的触感中愣着,叶修已经羞得满脸通红的一把推开苏沐秋从床上坐了起来,指着苏沐秋大骂不要脸。苏沐秋也一脸无奈的撇撇嘴,瞪着叶修。

 

  “我就是和你开个玩笑,你反应这么大干什么?老子又不好那一口,还能把你上了吗?妈的老子的初吻算是葬在你手里了!”

 

  叶修嘴上也是坚决不吃亏的,冲着苏沐秋毫不示弱的回敬:“你以为就你的是初吻吗?谁他妈的不是啊!”

 

  两个人吵着吵着又扭作一团,从茅草屋里面打到院子里,又从院子里打到天上。一时间拳影交错,两个人缠斗在一起只看得见残影。叶修的身手自是不凡,而苏沐秋不知道什么来历竟然也能和叶修打的不相上下。两个人你来我往之间嘴角都渐渐的勾起,棋逢对手的默契感似乎头一次这么强烈的召唤着两人。

 

  茅草屋院外的桃树时不时被拳风扫到,摇晃着落了一地的桃花,撒了两个人一头一脸,满身都是旖旎的桃花香味。依稀有细雨淅淅沥沥落下,被拳风扫的歪斜,打击在泥土上马上了无踪迹。

 

  终于打累了的两人躺在桃树下面,桃花瓣继续盘旋着徐徐下落,两个人躺在满地的芳华间,舒缓的闭上眼睛,大口大口嗅着桃花的芬芳和泥土的气息。细雨和着桃花瓣淋在两人身上,依稀连空气都是淡粉色的桃花香。

 

  叶修躺着抬起胳膊捅捅苏沐秋“喂,我叫叶修,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苏沐秋。”

 

  两只手交握在一起,在漫天的桃花雨中。事后叶修回忆,这天烟雨朦胧,正是清明时节。

 

  一时间岁月轰鸣,这里是一切开始的地方。

 

 

  后来叶修就在苏沐秋家住下了,和苏沐秋成了很好的朋友,两个人每天一边互损一边努力的赚钱养家,闲暇时便切磋切磋讨论一下招式怎样改进会更加精妙。

 

  叶修还认识了相貌和苏沐秋有八分相似的苏沐橙,他现在还记得苏沐秋一脸嫌弃的看着他威胁说要是敢打我妹妹的主意老子就废了你。然后叶修笑的前仰后合说就你怎么把我废掉,结果恼羞成女的苏沐秋扑上去,两个人再度战成一团。

 

  年幼的苏沐橙坐在一旁往嘴里抱着花生米,笑盈盈的看这两个人打架,一脸的习以为常。

 

  苏家兄妹没有想叶修说明自己的身份,叶修也不多问,任由疑问在心头长草。

 

 

  叶修揭穿苏氏兄妹的身份是在一个夜晚,苏氏兄妹已经不在家很久了,据说是出去办什么事情。闲的长毛他本意是去山上看看有没有也兔子之类的东西,改善一下伙食。结果叶修就看见他跳下去的那个大湖处,泛着一种诡异的光,依稀好像还有什么香味传过来,有点像桃花香,但比桃花香浓郁的多,闻一口就仿佛要窒息。

 

  叶修至今对苏沐秋从河里把自己捞上来的说法持怀疑态度,整个村里都知道那个湖旁边没什么人,苏沐秋怎么可能正好路过看见自己再把自己捞上来?叶修心里面清楚的很,但是他也懒得去问苏沐秋,反正只要那厮想说,一定会跟他说的;如果不想自己再套也套不出来什么话。

 

  他挑挑眉毛,蹑手蹑脚的朝湖边摸过去。终于看到了正在发光的是湖边的两株桃树——或者说,苏家兄妹。

 

  苏沐秋的身上像是延伸出了无数的枝干,他站在树干处和树完美的融为一体,脚下似乎还伸出了交错缠绕的须根,深深地插入地面让苏沐秋汲取他要的养分,上臂交错盘旋的虬枝随着养分的充实长出了一片片翠绿的叶子,渐渐叶子颜色加深竟是长出一些花苞来,花苞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终于在能量满意的一瞬间,所有的桃花都开了。

 

  所有的桃花,不止苏家兄妹身上的,整个方圆十里内所有的桃花都在这个萧瑟的秋天开花了。花瓣一片片的舒展开,粉色由浅到深,开的肆无忌惮开的声嘶力竭,似乎叶修把耳朵凑上去就能听见花的咆哮。漫山遍野粉色的桃花,看上去竟然像是在燃烧。

 

  苏家兄妹身上的光缓缓黯淡下去,两人缓缓睁开了眼睛,眼里精光流转,看上去比满树的桃花更灿烂。

 

  苏沐秋看见叶修的一瞬间就愣了,过了好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连忙手忙脚乱的解释“阿修,我......”

 

  叶修笑了笑打断了苏沐秋的话,“怕什么,是妖是人又有什么区别,于我来说其实都是一样的。”他抬起手,给了苏沐秋一个大大的拥抱,少年脸上的笑容灿烂的让满山的桃花都逊色。“沐秋沐橙,欢迎回来。”

 

  苏沐秋没有再多说什么,他只是抬起双臂紧紧环住叶修的腰。漫山遍野燃烧的桃花,不及两个少年半分。

 

 

  京师传来消息:先帝病重,大皇子叶修不知所踪,二皇子叶秋性格还是略有软弱,在朝中掌管朝政,竟是让一些自持有功的老臣压制着,却又碍于这些人势力庞大不得轻举妄动。一时间满城风雨,京师人人自危。叶家的江山竟然是有改朝换代的迹象。

 

  苏沐秋明显注意到,叶修最近和他切磋明显开始心不在焉,每每可以轻松躲过的招式都没有躲闪开,反而落了一身青紫。苏沐秋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叶修的身份还是比较容易猜测的,他苏沐秋自诩为不出茅庐已知天下三分。叶小王爷前些年失踪到如今一直没有找回来过他还是知道的,再加上叶修初见沾了水的衣物上以金线刺绣熠熠生辉的四爪金龙,这人的答案早就呼之欲出。

 

  可是为什么不回去看看呢?即使生在帝王家亲情淡薄但好歹也是亲生的父亲啊?苏沐秋不解。

 

  当晚苏沐秋还是憋不住把心里的话问出了口“叶修啊,最近京师大乱你应该听说了吧?为什么不回去看看呢?”

 

  叶修嗤笑一声,眉宇间尽是冷意“我当然想过回去看看,可是前些天晚上我悄悄出去的时候就看见了满城的锦衣卫,要不是把他们都想办法困在了你设了结界的桃花林里面,怕是你现在就看不到我了。”他端起桌上龙井抿了一口,唇齿间沁出清香的感觉还是让他的面容柔和了几分“最近京师刘家恐怕要反,满城的锦衣卫怕也是他们的手笔。回京这件事不能冒进,要徐徐图之。万一我折在这江南,我那蠢弟弟一个人在京师恐怕也危在旦夕。”

 

  苏沐秋看着叶修泛着一层冷意的眉眼,有点发愣的点了点头“不管怎样,我都会助你的。”

 

  在叶修的布置下,余杭的锦衣卫悄无声息的没了不少。一多半都是葬在了茅屋附近的湖里,叶修倒也安心,毕竟虽然苏沐秋不害人,但吸收一些死人的精气对于喜阴的桃树还是有很多好处的。苏沐秋的修为突飞猛进,而叶修也开始抓紧一切时间修炼,只等刘家刘皓过来查看时一击致命。

 

  刘皓终于还是从京师来了,宇航的锦衣卫虽然被两人清掉了大半,但是到刘皓来的那天却还是大街小巷到处是乔装过后的眼线,搞得叶修焦头烂额也没能想到怎么成功暗杀掉这祸害。

 

  叶修想了半天把头发扯掉大半,最终还是只能想到用美人计这么个馊主意。得知这一消息的苏沐秋差点把叶修打死,好在刘皓男女通吃,死活不愿意让自家妹妹出马的苏沐秋就算再不愿意也得硬着头皮上。于是当天晚上,一个艺名秋木苏的年轻小倌就躺在了刘皓的床上。

 

  叶修收到暗号破窗而入的时候刘皓已经被料理的差不多了,又被苏沐秋施了禁言咒,只能单方面的被两人鱼肉。叶修三两下处理完陶轩,就看见苏沐秋面色不正常的躺在床上,身下一柱擎天。

 

  声称自己被吓了春药的苏沐秋红着双眼的样子着实把叶修吓了一跳,或许因为两个人的感情早就过了线,叶修再被苏沐秋吻上嘴往床上带的时候并没有拒接,以至于他一直到苏沐秋插进去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凭什么老子是下面的那个!——然后叶修张嘴想要吐槽,却只能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

 

  红烛帐暖,颠倒容华。

 

 

  叶修最终还是走了,走的前一夜,他被动静惊醒依稀看见床前有一个模糊的身影,亚麻色的长发在月色下闪着银光,扫在脸上痒痒的——心里也痒痒的。

 

  苏沐秋看着叶修被月色打磨的非常温柔的轮廓和睡着了看起来很乖以及意外的没有嘲讽的脸颊。轻轻的附身下去,在额头上烙下一个轻柔的吻;想了想又抬起头,在薄唇上又吻了一下,才恋恋不舍的抬头,转身离去。

 

  月光下叶修睁开眼睛,泛红的脸上是有些咸涩的液体。

 

  第二天叶修醒来苏家兄妹已经没了踪影,叶修走出茅屋勾勾唇苦涩的笑笑,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去。

 

  在通往京师的船上叶修看着京杭运河上突然飘起了小雨,牛毛一样的小雨淅淅沥沥打在湖面上激起微小到看不见的水花,一股桃花的香味毫无预兆的扑入自己的鼻腔。叶修这在恍然,又是清明时节。

 

  ——宛如年少初见。

 

  他打开胸口口袋里苏沐秋昨晚塞进去的信,里面没有什么东西,只有一枝开了花的桃花颤颤巍巍的在叶修眼里燃烧着,还有苏沐秋龙飞凤舞的行楷。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咸涩的液体突然打下来,一滴一滴溅在娟秀的字体上,晕染开一片墨迹。

 

  江南雨,天下哭,泪落江南伤心处。

 

 

  公园259年,叶秋登基,叶修被封为亲王,官职一品将军。

 

  几乎整个京城的少女都仰慕年轻俊逸的叶王爷,而当今陛下和叶王爷更是毫无嫌隙,叶王爷还帮当朝皇帝清除叛军余党,传为千古美谈。

 

  皇帝对于叶修的要求基本上是不加考虑就点头答应,但可惜的是叶修从来不提任何要求,唯一的要求便是管皇上要了一处有桃树林的别院。世人皆说叶王爷爱桃花,也有不少人把桃花一般娇艳的少年少女往叶修身边送,叶修却从未对床上的人做过任何事,只是原封不动的送回去。

 

  叶修的日子过的舒舒坦坦,只是感觉心里好像空了一块,每逢夜晚便隐隐作痛。

 

  公园262年,叶修自请戍边,从此无诏不归京。当朝皇帝几次下诏召回,都被叶将军婉拒。

 

  叶修身着铠甲,吹着边塞凛冽的寒风,一矛捅穿了一旁偷袭的一个敌方士兵,鲜血溅到脸上,很快又被新的鲜血覆盖。叶修冷着一张脸,机器一般的收割一个又一个敌人的生命。似乎只有在无止境的厮杀中他才能忘掉心里的疼痛感。

 

  倾盆大雨突然淋了下来,把叶修脸上的血污以一种蛮横的态度冲刷掉。叶修抹了把脸,啧了一声。

 

  这边塞的气候真是恶劣,每天不是干旱的地面龟裂就是暴雨倾盆。整天都是残酷的厮杀冰冷的刀剑和滚烫的鲜血,而且寸草不生。还是江南好啊,有绵绵细雨有温和的阳光,有温婉的姑苏少女,有漫山遍野的桃花——还有自己朝思暮想的人。

 

  他不是没有找过苏沐秋,但次次都不见踪影。渐渐的他也就确信是苏沐秋不想见自己,索性也不去找他。任自己的心里空着一块,原本住在里面的人毫无踪影,渐渐的他以为心上已经开始长草,但是却长出一株茂盛的桃树,每逢春季内心下着濛濛细雨飘着桃花的清香,他总是不由自主的想起那个人。

 

  叶修有时希望心里面可以下一场刀子雨,把赖在里面不走的那个人剁成肉泥。

 

  叶修的马突然因为大雨惊了,高大的汗血马发狂的蹦跳起来没几下就把叶修摔在了地上。叶修打了个滚正想爬起来,就看见一柄寒光闪闪的的矛朝着他猛地刺去。

 

  矛尖穿破了护心镜,叶修却没有死。因为矛尖扎住了叶修一直放在胸口的那枝苏沐秋送的桃花,五年过去了,桃花还是没有凋谢,在叶修心口开得十分旺盛,上浅下深的颜色依旧像是在燃烧。

 

  两三下解决了那个偷袭自己的士兵,叶修的手紧紧地攥住桃枝,像是怕自己弄丢一般用了浑身的力气。

 

  他分明听到了沐秋的声音,依旧那么欠揍“我就知道你一个人迟早有生命危险,这树枝给你就是防身的,你看我多有先见之明啊!不过还是希望你一辈子听不到这个声音,阿修,你还好吗?”

 

  晚上叶修在寝帐里面翻来覆去睡不着,满脑子都是苏沐秋的声音,心里面的桃树,似乎又绽开了了颜色像是燃烧一样的花瓣。

 

  第二天,他问副官昨天是什么日子,副官似乎有点惊讶。“回将军,昨天正是清明节。”

 

  回去吧,叶修想。

 

 

  公元265年,叶修回京,回京师交了虎符就直接奔着余杭前去。

 

  叶修撑着一把白色的油纸伞,漫步在细雨朦胧的断桥边。依旧是一身的锦缎衣裳,上面用金线绣着张扬的四爪龙纹,男人依旧如水墨画一般的眉眼间尽是舒展的笑意,嘴里叼着一根草叶,和墨色长发一起随着暮春的风摆动。

 

  叶修看看满城凋谢得差不多的桃花,顺着桃花还未凋谢的小道向前走去,果然看到一个似曾相识的茅草屋,屋旁的桃花依然艳若云霞。

 

  叶修突然想到一句诗“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他又笑着摇摇头,开玩笑,沐秋这里要是也是桃花源,怎么可能是寺庙。这么一想叶修又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眉眼都舒展开来。

 

  走着走着面前出现一颗异常灿烂的桃树,上面的花浅粉到深粉再到粉红,就像是颜色缓慢的的沉淀下来了一样。有几只蝴蝶在桃树周围飞舞,还有不知疲倦鸣叫的杜鹃。桃树高大挺拔,看上去十分惹眼。

 

  叶修微笑,附身下去吻上开花的桃树,不出意料是苏沐秋柔软的嘴唇。他也不顾依旧在点点滴滴吓着的细雨,直接把苏沐秋压在了地上满地的桃花瓣中。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依稀间依旧是桃花香和着细雨,依旧是淡淡的泥土气息,只是当年的少年已经敛去了眼角的锋芒。桃花香气依旧是那么沁人心脾,从鼻腔钻进心扉,在心里环绕勾的心里面痒痒的。

 

  桃花纷纷扬扬撒了满地,依旧燃烧一般的颜色,像极了传说中的十里红妆。

 

  江南雨,天下苏,十里红妆踏归途。

评论(3)
热度(44)
©喵子♥_壬迩亡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