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子♥_壬迩亡梓

【我的心愿是...世界和平....】
杂食,但只写all叶
最近变成了玻璃心的删文狂魔
谁没有辣眼睛的过去呢不是

码字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画画,画画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码字。
努力做一个会煲鸡汤和撩妹的暖男)。

【张叶】father&son

爹x儿子

+文后面那个打人的梗是来自于大概寒假的时候一篇喻叶文,也是父子,实在翻不出来了以至于没有办法要授权,如果有小天使知道作者麻烦告知

+没啥逻辑

+没啥文笔

+没啥智商

 ——————————
谢谢小天使的告知,已经确定梗的出处是甜蜜人生太太的《以父之名》喻叶篇。已经获得了太太的授权w表白小天使和太太(比心)

因为生命是有限的,才能体会欢喜和忧伤
————————————————————————————————————

  难得的,张新杰看着在房间里熟睡的人,想着自己十分钟前做的事,头一次感到了惶恐是什么滋味。

 

  对着自己的儿子,他竟然硬|了。

 

 

  月光如水。

 

  床上的少年睡相显然不怎么样,本来好好盖在身上的被子被踢到脚底下卷成一团,枕在头下的枕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跑到了少年怀里,少年紧紧搂住枕头,修长白皙的大腿也缠上去,生怕跑了一样紧紧攥在自己怀里。

 

  上身唯一穿着的的衬衫因为不安分的在床上翻滚蹭的全是褶皱,半透明的布料隐隐约约看见胸前立起来的两点。少年的锁骨很好看,一块白皙的皮肉包裹着深的可以盛水的地方。视线顺着锁骨处的筋络上移就能看见清秀的脸颊上侧分的刘海,深色的刘海被汗水打湿了贴在脸上,高挺的鼻梁和下面是有点薄的嘴唇,此时微微的张开急促的呼吸着,似乎还有些晶莹的液体顺着嘴角淌下来。

 

  少年突然抽搐了一下,修长的脖颈拉抻出一个僵直的弧度,配上闭着双眼紧锁眉头的少年,有种献祭的美感。

 

  大概是又做噩梦了吧......张新杰这么想着把枕头缓缓的从叶修的腿中抽出,动作轻柔的放到他的头下面,然后又把被子给叶修盖上,温柔的掖好被角。

 

 

  身为一个隐藏性取向的GAY,张新杰平日里在公司众人面前一向一副一丝不苟不近人情的高岭之花形象。在当今社会一个GAY虽然不至于被人指着鼻子骂但是背后议论指指点点总归还是有的,像公司总经理是个GAY这种事情曝光出去终归还是对公司不好。

 

  偏偏张新杰又是个有心理洁癖的,让他这种人出去约炮比让他十一点睡觉还难,这么多年发泄一直都是全靠五指姑娘——整天在公司里忙得脚不沾地,隐藏性向又没有发泄渠道。老友韩文清深深的担心起了张新杰会不会那一天突然人格分裂跑到隔壁自己的办公室拿把刀捅死自己。

 

  于是韩文清开始建议张新杰去领养一个孩子来分散一下注意力,不要整天都想着公司。但是心理洁癖和生理洁癖都异常严重的张新杰显然是不肯让自己的家里住进一只熊孩子的,每一次韩文清找他谈话都被他冷酷无情的拒绝掉,无奈之下韩文清也不跟张新杰多说,自己跟孤儿院说好了之后直接硬扯着张新杰就去。看着韩文清黑的瘆人的脸色,张新杰理智的没有拒绝——哦,当然捂住了自己的钱包。

 

  张新杰并不是喜欢小孩子的人,看着满院子上蹿下跳并不多么干净的小孩子,额头上旳十字路口直跳,就差洁癖强迫症一起犯了。又绷着一张脸,脸色差的堪比韩文清。以至于连小孩子都不怎么敢看他。

 

  但这工作人员可不是什么会看人脸色的,也不管张新杰搭不搭他的腔只管往下说,一路上至少叫过来有十几个小孩子都没有一个入了张新杰法眼的,反倒是张新杰的脸越来越黑,越来越像韩文清。

 

  终于,在一棵正在落叶子的枫树下,张新杰看见一个坐着抽烟的小孩子。

 

  说是小孩子有点牵强,虽然树下人的脸庞的轮廓还挺稚嫩,身形还挺瘦削,但是看得出身体已经开始了抽条,隐隐约约已经有了点少年的轮廓,大概有一米七左右的个子放在同龄的十三岁孩子中也算高的了,更别提手里面还夹着一根点燃的香烟——唔,十三岁的半大少年,正是那种传说中你领回去也养不熟的年龄。

 

  旁边的工作人员没好气的介绍说“先生对不起,这小子是几个月前刚刚领回来的,我们三番五次禁他的烟但他就是能从别的地方摸出来。我们这里的孩子都是比他听话的孩子请您放心。”

 

  张新杰依然不理工作人员,只是默默地看着那个少年,少年默默地看着那株枫树,火红色的叶子在萧瑟秋风的吹拂下一片片翻滚着往下落,有那么一两片落在叶修肩头像只颜色艳丽的蝴蝶在悄悄的亲吻自己的恋人,又很快的翩跹而去。

 

  少年修长的两指弹了一下手中的烟,烟灰纷纷扬扬的往下坠落,明明已经烧成了灰白的粉末但深处还是有着星星点点的火光,就像少年额发盖住的的眼睛,里面有着星星点点的火光,虽然不大,却仿佛能将世界都照亮。

 

  他问工作人员:“这孩子叫什么?”

 

  “叫叶修,树叶的叶,修身养性的修。”

 

  说话间少年已经掐了烟,明明是一个有烟瘾的孩子,掐烟的时候却那么干脆利落,似乎一点都不受诱惑的样子,始终拥有着绝对理智。少年从肩膀上拿起一片落叶,仔细的看着,目光缱绻,似乎在看着自己的情人。

 

  当时的张新杰正在看着叶修发呆,以至于没有看家叶修眼睛里面的哀伤。他只是突然觉得自己来孤儿院这个决定,好像也不算特别坏。

 

  “给你三分钟二十秒,你去告诉院长,我就决定收养这个孩子了,让他出证明吧,我要去办手续了。”

 

 

  张新杰顺利的办了手续,于是叶修就顺利的成为了张新杰法律上的儿子,住进了张新杰家。

 

  办手续的时候负责人黄少天是张新杰的朋友,看到张新杰来办领养手续悄悄地把他扯到一边,一脸见了鬼的惊悚。

 

  ”没搞错吧老张,有朝一日你也准备领养孩子了?这孩子别让你折磨死了。而且这孩子看你上报的年龄周岁十三?孩子都十三了你把他捡回去养恐怕孩子会对你有很大的成见啊,而且也不容易建立亲情,你费这么大劲养这么个孩子干什么啊?还是说......”黄少天把张新杰从头到尾仔仔细细打量了一遍,眼神愈发惊悚“你打算对未成年人下手了?这是犯罪啊!”

 

  张新杰满脸黑线的回敬了黄少天一个滚“既然我办了领养手续,我就会好好的对待这个孩子。尽自己的所能去......”张新杰顿了顿似乎说这个字有点难为他“爱他的。”

 

 

 

 

  一开始叶修到张新杰家的时候是死活不肯叫爸的,虽然少年经历了不少事情比起同龄人都要成熟,但在一些事情上还是犟得像头牛。虽然他在面对张新杰的时候能够笑的眉眼都舒展开,但是他心里究竟有没有接纳张新杰还是一个非常值得思考的问题。

 

  比如说,叶修拒绝张新杰的示好。

 

  每一次张新杰想要对他做一些揉揉头发之类亲昵的动作,叶修都是不动声色的避开。即使是实在没有避开的理由也是僵在那里脸笑容都吓的没有了去,一双眼睛直愣愣等着张新杰,看的他无可奈何的收回手。

 

  张新杰其实很会照顾人,但是他自己通常不会这么觉得,被照顾的那个人也从来没有感受到过太过温暖的照顾。

 

  在叶修眼里,张新杰对他的所谓父爱无非就是他早上起床的时候有早饭可以吃,偶尔会抽空接他放学。可是在叶修淋了雨回家的时候,即使冻得瑟瑟发抖正在办公室里面忙碌的张新杰也不会去递给他一杯热水,叶修在学校磕破腿回家的时候张新杰往往只会简略的问问怎么磕的然后扔过来一包创可贴走人。

 

  当然了,叶修并不知道,自己晚上有时候还会做一些关于孤儿院的噩梦,总是冷汗连连。半夜从不睡回笼觉的张新杰却会半夜逼着自己起来看看叶修有没有做噩梦,给他把踢得乱七八糟的被子掖好。叶修并不知道自己淋雨的时候张新杰拎着伞在后面跟了自己一路终归还是没有上前。他也并不知道张新杰急急忙忙回房间是在上网寻找怎么让伤口快速愈合的方法,不知道以前从不做早饭的张新杰为了学会做饭烫了满手的血泡。

 

  有一些爱啊,即使你已经非常努力的去表达,但是不想懂的人永远不会懂。

 

 

 

  叶修在荣耀中学里面其实还是挺有名气的人,因为张新杰实在不知道怎么管教孩子,于是心里想着自己负责给钱就好,也就由他去了。叶修也是有自制力的主,虽然每天拿着张新杰硬塞给他的在网吧里和一群狐朋狗友浪到飞起,认识的人从好好学的到混社会的随便捞一个都是,追的人更是从初一的学妹到高三的学姐到处都有。但是不管怎么样一到指针指向张新杰回家的八点,叶修还是会乖乖的回家的。

 

  平心而论站在一个中二少年的立场上张新杰算是挺好的家长。叶修和外班一个找事的小子打架,班主任陶轩气得七窍生烟,要不是想班里面的平均分还考叶修拉着早就把叶修开了。陶轩前脚给张新杰语气不善的打完一通电话,张新杰后脚开着他的玛莎拉蒂GC就来了,轿车畅通无阻的驶进校园,飞扬起的尘土养了出于礼貌正在楼下等待家长的陶轩一脸。

 

  张新杰带着他的无框眼镜下车,“咣”的一声关上车门,脸色冷的像是要把陶轩生吞了。一起来的韩文清看上去倒是有那么一点好笑的神色,但是整个人的气压还是差点让旁边和叶修打架的孩子把钱包交上去。

 

  看见一旁站着的叶修时张新杰的脸又黑了一个色号,他看见叶修正在捂着他的胳膊嘶哈斯哈的喘气,被捂着的地方显然已经乌青了,而身上其他的地方也布满了红红紫紫的淤青,看的张新杰一阵心疼。而一旁的韩文清显然看到应该叫侄子的孩子一副这样子心里的火气也不小。两个人都是护短的人,自然不会去数落叶修,反倒是看陶轩的目光冷了三分。

 

  张新杰没有理那个被打伤的孩子家长咄咄逼人旳质问,直接看着办主任陶轩,“打伤哪里了?”

 

  陶轩只能绷着一脸微笑接话“叶修把他的胳膊和腿都打伤了,脸上还肿了好大一块。”

 

  “不,陶先生,我想您是误会了我的意思。我是说,我儿子叶修伤到哪里了。”

 

  额......陶轩有点尴尬的摸了摸额头上的汗水:“叶修伤到了小臂和脸,都没有什么大事,倒是这位同学的伤势似乎比叶修严重得多。”

 

  张新杰看向了那边的家长:“您好,非常抱歉对您造成困扰,您的孩子伤到哪里了吗?”

 

  那家长显然是个没理也要搅三分的人,硬是说自己的儿子腿骨骨折了,要求张新杰赔偿医疗费甚至精神损失费云云,张新杰本来看见叶修一脸伤就不太好的心情一下子被引燃了,本来就擦得特别干净的眼镜片似乎都泛着寒光。“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法庭上见了。陶老师,我带着我们家叶修先走了,叶修脸上的伤需要看一下。”

 

  玛莎拉蒂GC又咣的一声关上车门绝尘而去,扬了陶轩一脸尘土。

 

  车上张新杰看着一身青青紫紫的叶修努力放柔了语气去询问叶修感觉怎么样。只得到了一声懒洋洋的“还行”,少年捂着一身的青青紫紫窝在真皮座椅上,修长的身体蜷缩起来莫名的成了小小的一团,猫一样的盯着张新杰看,眼睛里面闪烁着变幻不定的光。

 

  张新杰只当作不知道叶修在看他,目不斜视的盯着正前方,即使手心里面渗出了一层薄汗。张新杰带着叶修到一个叫做中草堂的私人诊所,请一个大小眼的医生给叶修看了一下有没有什么太大的伤。又一脸认真的听着那个叫王杰希的大小眼说着注意事项,什么忌口啊不能太剧烈的运动啊听得一脸深以为然,就差拿一个小本记下来了。

 

  叶修看着张新杰去抓药的背影,有点出神。那个大小眼似乎看出来了什么,笑着问叶修“那个男人是你爸爸吗?”

 

  叶修稍稍踌躇了一下,还是点了头“对啊。”

 

  “你爸爸挺细心的,对你也是真的好,以前他就来了一次,一脸的杀气,急冲冲的问我有没有什么能够上伤口快速愈合又不留疤的方法。之前还有一次问我淋了雨太长时间怎么驱寒......他是公司的高层,平时应该挺忙的吧。”王杰希继续微笑着说着。

 

  叶修听着瞳孔一缩,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有种手脚都不知道该外哪里放的不知所措。

 

  很多事情并不是你以为的那样,你的不远听懂会使你在终于知道真相的一刻泪流满面。

 

  这时张新杰拎着塑料袋里装的各种药品正在往回走,成年人分明的轮廓,在夕阳下面显得有种天神的感觉,身后还打着一层柔和的光晕。叶修突然觉得自己的便宜爹有点小帅。

 

  他冲着来人笑了笑——张新杰看得出,这个笑是发自内心的,有着少年特有的纯粹——第一次朝着那个人伸出了自己的手,骨节分明的艺术品握住男人比自己大一圈也粗糙了一些的手,少年朝男人弯了弯嘴角,唇角的弧度灿烂成一个温暖的微笑。

 

  他说“爸爸,我们回家。”

 

  张新杰显然是愣了一下,但随即就笑开了,从来都没有过弧度的嘴角因为微笑显得那么温柔。

 

  “好啊,我们回家。”

 

  夕阳的光斜射下来,把两个人的影子拉得很长,叶修的影子和张新杰的影子上半身交汇到了一起,似乎本来就是在一起的。

 

  王杰希看着两个人的背影发呆,显然没有错过张新杰回头对他露出的那个被称为“心脏”的微笑。

 

 

 

  叶修自从肯叫张新杰爸爸之后就算是彻底接纳了这个便宜爹,从此开始得寸进尺,越发没脸没皮的开始整天要张新杰做这做那,嘴也越发的叼了起来,今天硬是要吃糖醋鱼,明天又要吃锅包肉,还非得张新杰亲自做。

 

  张新杰天天在公司忙的只剩半条命,大半夜加完班回来记得吃饭就不错了,还给叶修做饭?可是张新杰正冷了脸想要拒绝叶修,看到叶修那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心里还是颤了一下,于是丝毫没有挣扎的就答应了。

 

  幸好韩文清压榨了张新杰的劳动力多年,看着人好不容易捡了个孩子还被自己压榨似乎有点不人道,也就给张新杰免了加班,让他去伺候自己家那只好容易才养熟的小白眼狼。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着,张新杰和叶修的关系也越来越粘乎,叶修偶尔也会撒撒娇贱萌一下恶心张新杰让他陪自己睡觉,结果张新杰非常干脆的就答应了,结果就是叶修一脸不能忍的表情把张新杰赶了出去。

 

 

  叶修进了张新杰家之后,不止一次的有了离家出走的想法。

 

  张新杰是个有洁癖和强迫症的人,虽然常年单身但是家里面还是干净到一种令人发指的地步。各式各样的玻璃杯子整整齐齐的码在厨房的柜子里,用某个特定的杯子必须来喝某种饮料,如果错一点就会被他用闪着寒光的眼睛盯上半天。

 

  张新杰还禁了叶修的烟,而且即使叶修藏烟的地方多么隐蔽,他也能在最快的时间内把叶修的烟找出来然后眼也不眨的扔掉,完全不管叶修的鬼哭狼嚎。

 

  叶修最不能忍的是张新杰居然还要在十点钟睡觉的时候落闸,想要偷偷在他睡着的时候打会游戏都不能!真是灭绝人性的爹!我果然不是亲生的......叶修一边担忧自己的撸啊撸有没有掉段位,一边悲伤的想到。

 

  不知不觉间......已经慢慢习惯了这个家,习惯了在心里骂张新杰老不要脸的。

 

  两个人的关系最近似乎有点变得不正常,张新杰敏锐的感觉到。

 

  叶修虽然依然各种恶心自己来陪他睡觉,他依然抱着恶心叶修的目的面不改色的答应。但是到了晚上叶修却不再会把他气急败坏的赶出去,而自己生理洁癖心理洁癖都严肃的令人发指,却也是非常开心的躺下就睡,顺便把电闸关了。

 

  以前工作忙一般都放任叶修自己走回家,现在他却一看见叶修和那群一身非主流头发挑染的五颜六色的朋友勾肩搭背,被那群浓妆艳抹的小姑娘围着就一肚子窝火。于是天天开着玛莎拉蒂大摇大摆停在学校门口接叶修回去,扬那些学生一脸的灰尘。

 

  啧,糟心。两个人的关系似乎超过了父子和普通朋友的界限,朝着某个不可以涉足的禁区飞驰而去,张新杰眼睁睁的看着,却又不忍心停下来,只能看着两个人往深渊里掉。

 

  叶修也看得出来自己不对劲,学校追自己的人一抓一大把,自己每天去上课课桌上堆得情书都能够把自己淹了,按理说追求自己的女生里面也是有那么几个颜值和身材都高出天际的,但自己就他妈该死的对她们没兴趣,整天上课想的都是自己那个便宜爹。就连那天晚上......叶修面红耳赤,不愿意再想下去。

 

  叶修最终为了验证自己究竟弯没弯,选择了一个蠢到极点的方法:他挑了个看得顺眼的妹子,答应了那妹子的请求。

 

 

 

  张新杰又一次被叫到学校,是一起早恋与打架结合的恶性事件——叶修的女友是高一的学姐,在高中部追求者也不在少数,就是其中一个追求者,因为嫉妒叶修,开始在学校论坛上传播叶修其实是GAY的谣言。说叶修跟他女神谈只是为了掩人耳目,真正的目的恐怕是钓男人。

 

  学校是一个太过残酷的地方,还没有完全懂得生存之道的学生总是在不经意间扼杀掉别人的尊严。于是叶修走到哪里都有人指指点点,几个玩的不错的男生女生都迫于自己名誉和叶修断绝来往,甚至叶修回家还被那女生的追求者堵了。

 

  张新杰听着一边的同学说着,整个人都变得有点阴沉,难得的,他有点想抽烟。

 

  于是张新杰找上了自己公司的白言飞,让他根据账号的IP查那个人是那个年级哪个班的家庭收入如何背景如何,把那个小子的家底翻了个底朝天。随便找了个小号把这人的家底贴在了学校论坛上就又回去学校。

 

  玛莎拉蒂GC又一次在校园内急刹车甩了门卫一脸灰尘,张新杰点燃一根没收来的叶修买的软中华,站在那小子的班级前面等人晚自习下课。

 

  晚自习下课铃一响,那小子刚一冒头就被张新杰看见了。张新杰脱了西装外套解了领带,崩开衬衫的前两颗扣子。一把拧住那小子的耳朵就直接扯着人去了一旁的男厕所。

 

  别看张新杰平时戴着眼镜斯斯文文,但也是每天定时去健身房健身的主,跟一个毛还没长期的小子显然不能比。那小子被他一脚踹到了墙角,也不知道肋骨断了没有?张新杰一边洗手一边想着。打官司他也不怕,好友喻文州就是个律师,平时不声不响但打起官司心也是脏得很——何况诽谤罪也不是什么小事。

 

  张新杰洗完手笑了笑又提起那小子的领子,声音冷的掉冰碴子“以后少造谣,尤其是少惹你不该惹的人,懂?”

 

  一把甩开忙不迭点头的少年,张新杰开上玛莎拉蒂直奔自己的家开去。九点三十分二十七秒了,也不知道叶修吃完饭了没有。

 

 

  张新杰到家看见叶修窝在沙发上百无聊赖的看电视,像是在等自己,一看到自己回来了虽然还是一副没骨头的样子但眼睛都快发光了。好吧很萌......但早恋的事情还是要跟他谈谈的,不管是不是私心,这事对于叶修都不好。

 

  “来叶修,我们谈谈。“张新杰淡定的坐在叶修对面,眼睛透过镜片直看向叶修。

 

  叶修听着张新杰的说教,心里面却在想着别的事情。比如他们那犹如脱缰野狗的关系,再比如那个梦......

 

  ”切,还不是那个女孩长得像你。“叶修小声嘟囔了一声。

 

  ”什么?长得像我?“张新杰有点懵,他知道自己早就对叶修起了不该有的心思,要不然那天晚上也不会鬼神使差的去亲叶修。但事实上他是没有想过和叶修在一起的,先不说两人巨大的年龄差,叶修绝对接受不了自己的爸爸喜欢自己这种有点超现实的事情。其实他本以为自己会看着近在眼前的白月光朱砂痣过上一生,直到他埋入黄土的那一天。结果......

 

  ”我说,爸,我喜欢你!我爱你!”

 

  叶修显然有点激动,他从小就和苏沐秋过着没爹没娘的生活,可是即将熬出头的那一天,好友苏沐秋死在了车轮下。于是叶修进了孤儿院,经历了可不少折磨后被张新杰收养,他本来以为这个人又是那种又虐待癖需要哪收养掩人耳目的人,但是张新杰并不算温暖的关怀还是化开了叶修的心,他也不知道自己心里面怎么会住下一个强迫症,或许——因为爱情?

 

世人如书,我偏爱你这一句,不需要理由。

 

张新杰不再说话,只是抬头,封上了叶修的唇。

 

“卧槽...嗯哈,你个哈......老流氓!”

 

“那你不是小流氓吗?”

——————————FIN————————————

评论(8)
热度(99)
©喵子♥_壬迩亡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