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子♥_壬迩亡梓

【我的心愿是...世界和平....】
杂食,但只写all叶
最近变成了玻璃心的删文狂魔
谁没有辣眼睛的过去呢不是

码字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画画,画画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码字。
努力做一个会煲鸡汤和撩妹的暖男)。

【周叶】Beige sunshine(一发完)

期中考试完了这周争取两更!!

兔子小周x狐狸叶神强行童话风

+ooc突破天际

+没逻辑没文笔没剧情

+那个啥还是说一下最近的问最好带上叶修tag

 

海浪声永不停歇,像无数人在说我爱你,其中有我一句。

——————————————————————————————————————

(1)

  春日的早上,阳光暖融融的从洞穴外洒进来。有几只小鸟似乎是闻见了浆果的味道,探着脑袋扑棱棱跟着阳光飞进洞里,可是刚刚看见洞穴的主人就蹭的一下飞窜了出去。

 

  一直看上去挺好看的小蓝鸟似乎是饿得狠了,过了一会看见洞穴里面没有动静,又偷偷摸摸的溜进来。用颜色鲜艳的鸟喙贼一样的叼起一颗浆果就跑,不想因为动作太快一下子撞到洞穴主人的身上,撞得眼冒金星。

 

  这么大的动作显然是撞醒了洞穴的主人,蜷缩在洞穴中央的一直赤狐用爪子揉揉眼睛,睡眼惺忪的望向撞疼了自己的小蓝鸟,嘴里还迷茫的呜了一声。

 

 小蓝鸟被狐狸的叫声吓得魂飞魄散,浑身的蓝色羽毛都被吓得炸了起来,连翅膀上想的那条耀眼的白边都被吓的暗淡了起来。他似乎已经预见到了自己会葬身狐腹的未来。

 

  然而这边的狐狸还处于刚睡醒的状态,看着面前抖抖索索的小蓝鸟才清醒了一点。他甩了甩尾巴抖抖耳朵,朝着小蓝鸟张开了嘴。

 

  没有意料之中的疼痛,小蓝鸟睁开眼才发现那只可怕的红狐狸似乎并没有要吃自己的意思,反而饶有趣味的看着自己,狭长的狐狸眼都要笑成一条缝,蓬松的大尾巴有着和自己的鸟喙一样鲜艳的颜色,尾尖一抹白随着颤抖的频率摇晃得让人眼花缭乱。

 

  “哎,我说。”狐狸似乎是拼命忍着笑才向自己憋出了一句话“你有这么怕我吗,哥又不会吃了你”狐狸的声音是成年男子的声音,有点微微的烟嗓,低低的压着显得莫名的温柔。

 

  “喏”狐狸用大尾巴扫了几颗浆果给小蓝鸟,“拿走吃吧,应该够你吃好几天了。以后不要冒险去别的动物的洞穴里偷吃的了,很危险的。”

 

  “好的,谢谢你。你真是只好狐狸。”小蓝鸟费力的叼着好几颗浆果,有些吃力地飞起来。“你叫什么名字?”

 

  “啊?”被发了好人卡的狐狸似乎有点惊讶,他抖了抖毛茸茸的大耳朵“我叫叶修,再见咯。”

 

  “再见”

 

                     (2)

  叶修目送小蓝鸟飞出了视野,甩了甩大尾巴,慢悠悠的走出洞穴。米色的阳光照在鲜艳的皮毛上相识镀了一层金,叶修伸了个懒腰慢慢摇晃着大尾巴往小河边走去。

 

  郁郁葱葱的灌木丛遮掩着一条汩汩流动的小溪,偶尔会看见几尾细鳞鱼从水里蹦出来,细密的鳞片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很快又随着晶莹剔透的水珠一起蹦回了水里面去。叶修的心情似乎都随着阳光和晶莹的水珠变得好了起来。

 

  叶修把头凑到河边喝了几口清冽的水后,就十分没有人性的开始拿石头砸水里的鱼,碰巧砸晕了就叼上来就这岸边的大青石美滋滋得吃。

 

  小狐狸吃饱后躺在河岸的草丛里翻了个身,肚皮朝天的吐着舌头舔自己的嘴,一脸满足的表情。大尾巴翻卷上来被抱在怀里,大耳朵一抖一抖的,狭长的眼睛里面都是满的溢出来的开心。阳光穿过树梢撒在叶修身上,斑斑点点的光映进狐狸的眼睛里,好看的像是黑曜石。

 

                (3)

  叶修吃饱了就在森林里面游荡,一路上闲着没事撩着遇到的百灵鸟,被漂亮的小家伙用翅膀扇了一脸的浆果汁。

 

  森林深处传来一声巨响,惊飞了一大群鸟类。叶修听见金属碰撞的声音,心里一紧。抖擞精神,吐掉刚才叼在嘴里用来逗百灵鸟的蕨草,尾巴一甩迅速的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过去。

 

  叶修跑到声音的源头,撩开茂密的灌木丛,果然看到有一只大概一岁半的母兔子被捕兽夹夹断了腿,已经失血过多死去多时了。旁边是一只看上去刚刚七个月的成年兔子,显然是被捕兽夹的凶残吓懵了,抖着耳朵在一旁看着自己的妈妈,嘴里时不时翕动一下,发不出一点声音。

 

  叶修是只狐狸,可不是什么素食主义者,看见兔子想吃是正常的。但是叶修有底线,不管有多饿从来不吃人类伤害过的动物。或许是因为心里的伤疤在看到捕兽夹的时候会隐隐作痛,所以叶修总是对受伤与捕兽夹下的动物很有好感。

 

  小家伙看见有了狐狸,马上甩了甩长耳朵后腿发力就要跑,但是刚迈出一步就被叶修叼着耳朵衔了起来。身体腾空的后一瞬间,身下发出巨响,身下又有一个捕兽夹狠狠地合上了自己的獠牙。

 

  惊魂未定的周泽楷吓得连尾巴都僵硬了起来,好半天才从嘴里冒出一句谢谢。

 

  狐狸抖抖耳朵,张开嘴说没关系时的声音低沉的有点吓人。连毛色似乎都随着声音黯淡了下去,以后的周泽楷每次回想这个细节都会心疼不已,但是现在的周泽楷显然还体会不到那种心情,只是依然惊魂未定的看着眼前的狐狸。那只狐狸朝着自己安抚的笑了笑,虽然笑得有点勉强,但是在斑斑点点的光斑的映衬下,还是闪耀的像是神一样。

 

  狐狸叼着周泽楷走到了相对安全的地方,仔细打量这只刚成年的小兔子。

 

  唔,小兔子长得蛮清秀的。皮毛是在森林里很少见的白色,长长的耳朵边缘有一圈黑毛,随着主人的心情没精打采的耷拉着。眼睛湿润水润的,倒是叶修看了十分顺眼的黑色。后腿上面的肌肉线条非常好看,看得出有强劲的爆发力。身后的球球尾巴不停地抖动着,叶修突然就特别想伸出爪子去摸一摸——他还没有摸过活兔子呢。

 

  “好了,我叫叶修,你也看见了,我是只会吃兔子的赤狐。”叶修蹲坐在地上,把尾巴卷过来缠在右腿上“你也是只成年兔子了,自己应该也可以生活。那么就再见了,帅气的兔子。”

 

  叶修还没走几步,又回过头来“你叫什么名字?”

 

  一直沉默的兔子慢慢地开了口,是有点低沉的青年音色“周泽楷。”

 

  “好吧,很好听的名字。再见咯,沉默的小周兔子。”叶修尾巴一甩,迅速消失在灌木丛的深处,变成了一个红点。周泽楷抖了抖长长的兔子耳朵,在心里说道。

 

  再见咯,可爱的叶修狐狸。

 

 

                   (4)

  叶修最近感觉有点无聊,连石头砸鱼这种他平时最喜欢的游戏都失去了兴趣。心情莫名的烦躁啊,难道是因为发情期到了吗?叶修狐一边甩着蓬松的大尾巴一边如是想到。

 

  “啧”叶修闻着自己领地上的其它狐狸的皮毛的味道,有点不满地皱起了眉。一到春天就不得安生,总有别的公狐狸妄图侵犯哥的领地。叶修边想边仔细的嗅那条狐狸留下的皮毛,唔,是只挺健康的狐狸,大概有两岁半的样子,皮毛油光水滑的应该过得不错。不过想要把他咬出自己领地倒也不是特别困难。

 

  叶修最近发现自己的领域边缘自己做记号的地方频频被另一只狐狸光顾,而且这只狐狸还把他做的记号盖上自己的,每天叶修都被一股陌生的狐臭味熏得想吐。

 

  是可忍孰不可忍,看来身为前辈自己理应教他怎么做人,啊不,作狐狸。叶修烦躁的抱着尾巴在草坪上滚来滚去,如是想到。

 

  叶修最后在一片较为开阔的草地上找到了那只狐狸。那也是只赤狐,不过脊背上有一条黑色的花纹,耳廓上也有一圈黑色,以叶修带有极大成见的审美观来说,看起来莫名有点脏。

 

  叶修循着味道找过来的时候那狐狸正在抓一只白色的兔子,那只兔子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被狐狸紧跟着追也没有显出太多的慌张来,反而十分灵活的在灌木丛间蹦跶跳跃,把这只狐狸甩了老远。耳廓间的一圈黑毛倒是十分眼熟,同色的眼睛也十分显眼。

 

  周泽楷放慢了速度,装出跌跌撞撞的样子,但是两只耳朵灵活的四处转动着,听着身后狐狸奔跑的声音判断他的方位。

 

  这只赤狐看起来有些急躁,或许是闻到了叶修的气味急切的想要在对手面前展现自己的实力,毛毛躁躁的就扑了上去,弹出锋利的獠牙刺向周泽楷颈间。然后被周泽楷轻松的一个前跳闪开,然后后腿腾空,线条优美的后腿狠狠地蹬在了狐狸的脸上,带起一道血花。

 

  叶修慢悠悠的小跑上前,尾巴与身体持平,竖起耳朵瞪向被蹬豁了一只耳朵的赤狐。这只赤狐显然也不是太傻,看了看叶修心知自己打不过它,嘴里骂了两句尾巴一甩极其潇洒的狂奔而去。

 

  叶修收了架势看向眼前的兔子,一个月没见就又长大了一圈。眼睛还是黑的像宝石一样,清澈的一看就能望见底,长耳朵一晃一晃显示着主人内心的欣喜,看上去帅的人心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叶修好像看见小道旁的花都开了......

 

  已经成年的兔子晃着耳朵朝狐狸卖萌眨巴着狐狸最喜欢的黑曜石一样的眼睛“前辈......求收留。”

 

  叶修笑了起来,狭长的狐狸眼微微上挑,笑的眯成一条缝。他咧了咧嘴露出一嘴犬牙,“怎么,不怕哥吃了你吗?我可是狐狸啊。”

 

  周泽楷甩甩耳朵歪歪头,似乎是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下,然后点头“叶修......不会的。”

 

  “好啊,被哥救了以后,你就是哥的兔子了。”名叫叶修的狐狸在哪个暖融融的春日,抱着他的大尾巴蹲坐在地上,摇晃着尖尖的三角耳朵向他伸出了爪子。温暖的米色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洒下的点点碎金刚好到了叶修的眼睛里,狐狸细长上挑的眼睛里面黑白分明,笑意温柔。

 

 

                      (5)

 

  周泽楷兔和叶修狐已经莫名其妙的在一起生活了半个多月了,并没有发生叶修吧周泽楷吃掉之类的事情,两个人的合作非常默契。

 

  每天早上在阳光照进叶修的地洞的时候,周泽楷就会用尾巴挠叶修的鼻子,踩叶修的大尾巴,用兔子牙轻轻咬叶修尖尖的三角耳朵,通过各种方法把叶修叫醒。然后叶修就会揉着烟睡眼惺忪的起来,和周泽楷一起去森林里面找浆果给周泽楷吃。途中叶修总是会叼起一根蕨草或者咬一朵凤凰花,百无聊赖的撩着森林里面的树蛙和百灵鸟这类小动物。

 

  到了快中午的时候两个人就会跑到叶修喝水的小河边,看叶修拿石头砸水里面的细鳞鱼,如果砸不到就跳到水里面去捉,溅得到处是水。然后叶修就会浑身湿漉漉的叼着湿漉漉的鱼从河里面出来,把鱼扔到大青石上面然后往草坪上面一趴,反过来身肚皮朝天卷过来大尾巴晒太阳,让米色的阳光把身体烘烤干。

 

  偶尔周泽楷会看叶修捕食动物开开荤,去抓只糜子什么的吃。奇怪的没有太大的不适感,并没有因为看见他吃食草动物就讨厌这个人。只是单纯的不喜欢这个狐狸满脸血污的样子,单纯的觉得这么脏的东西不适合他,不适合这么耀眼的叶修。

 

  偶尔的偶尔,叶修会带着周泽楷去森林边缘的村落里面玩,不过不干偷鸡的勾当。叶修只是偷偷摸摸的跑到村民的菜地里,用爪子刨几根萝卜给周泽楷吃。然后就会被看家的猎狗发现,于是一兔一狐一起在猎狗的追尾堵截和猎枪的唯独下疲于奔命,以至于好几次叶修一回头发现周泽楷没了又跑回去找周泽楷。

 

  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两个人都十分快速的接受了对方与自己截然不同的生活习惯,慢慢习惯了自己的生活里有对方。

 

 

                    (6)

 

  四月底,狐狸的发情期到了尾声,听着每天都能听见的各种狐狸的求偶叫声,叶修越发的烦躁。

 

  叶修也不是没有撩过妹子,只是每次好不容易把妹子拐到自己的洞穴边,妹子闻到洞穴里面冲天的兔子味道,还是拿看变态的眼神看着叶修,抖抖耳朵甩甩尾巴头也不回的就跑了。

 

   看着头也不回的妹子,叶修只有耸耸肩,继续回去看周泽楷啃胡萝卜。

 

  周泽楷早上一如既往的扯醒了叶修,然后拉着叶修去了一个以前没有去过的地方。

 

  那显然不是叶修的领地,这个地方看上去没有人和动物光顾的痕迹,唯一有的就是各种美丽的小鸟和花间穿梭着的蝴蝶。有一棵巨大的榕树伸展开自己茂密的枝干,密密麻麻的根系一直长到水里面去。

 

  榕树的须根处有一个看上去像是天人形成的树洞,里面很温暖干燥,而且有人非常贴心的铺上了干草。米色的阳光从榕树顶上漏下来一些照进洞里,像是被剪碎了的金子。

 

  周泽楷蹭蹭地窜到榕树顶上,再跳下来的时候已经拿了一个戒指。戒指是禄色的,显然是青草编成的,上面还散发着一股泥土的馨香。小兔子严肃的直起身子,拉过叶修的狐狸爪子,似乎憋了好久才憋出来一句完整的话。

 

  “叶修...喜欢你。在一起吧。”

 

  叶修挑着狐狸眼高深莫测的笑,“这么草率的告白?不换个浪漫一点的吗?”

 

  小兔子委屈的耳朵都耷拉了下来,拉着叶修的狐狸爪子憋了好久才憋出一整句英文“you know you love me.”说出这句话的周泽楷,整只兔子都因为紧张而微微的颤抖着,长耳朵不停的颤动着管都管不住,黑色的眼睛紧张的四处乱转不敢看叶修。

 

  叶修扑哧一声笑了,在依然暖融融的春日,毛色鲜艳的赤狐依然是懒洋洋的蹲坐在地上,尾尖一抹白的蓬松大尾巴翻卷过来缠在大腿上,尖尖的三角耳朵笑得一抖一抖,上挑的狐狸眼也眯成了一条缝,笑意依旧温柔。米色的阳光被剪碎了洒下来,给狐狸漂亮的皮毛镀上了一层金色。鎏金色的狐狸向周泽楷伸出了狐狸爪子,他说

 

  “I know I love you.”

 

  戴了我的戒指,你就是我的狐狸了。

——————————————END——————————————————

评论(2)
热度(69)
©喵子♥_壬迩亡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