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子♥_壬迩亡梓

【我的心愿是...世界和平....】
杂食,但只写all叶
最近变成了玻璃心的删文狂魔
谁没有辣眼睛的过去呢不是

码字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画画,画画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码字。
努力做一个会煲鸡汤和撩妹的暖男)。

【魏叶】白令海峡(重发)

酒吧老板X钢管舞者

+ヾ(。`Д´。)LOF最近越来越6了又看了一下竟然他妈的被删了......

+宝宝明天体考,恬不知耻的求安慰QAQ

 +再看一遍OOC到飞起
+酒吧高尔夫的梗来自张嘉佳《从你的全世界路过》里的摆渡人
+文已修过捉虫并且修改了BUG
+祝使用愉快♥

愿你以后每个春夏秋冬无论是否孤独都不会被辜负。

 ————————————————————————

  魏琛叼着一根烟,看着眼前拎着行李的少年,表面一脸淡定,实际上他听着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声差点没有咬上一嘴烟丝。

 

  魏琛,芳龄26,酒吧蓝溪阁的老板。在他长达二十六年的人生里,头一次遇见了那个让他脸红心跳的人。

 

  虽然这个人生的春天来的是晚了点,但谁知道这不是魏琛年轻时勾搭的小姑娘太多导致夏天先来了的缘故呢?总之魏琛眯着眼打量面前穿着白衬衫牛仔裤的少年,怎么看怎么喜欢,看了半天没看出朵花来倒是看着少年解开的头两颗扣子露出的锁骨流了一地鼻血。

 

  少年长得还算清秀,五官柔和带着股江南风情,听说话倒是地道的京片子。看不出牌子的白衬衫牛仔裤硬是穿出一股逼人的贵气,头发的刘海虽然有些过长但还是看得出是有好好打理过的,手里提的开司米色手袋刚才似乎在旁边看见一个PRADA的LOGO?

 

  ——怎么看都是有钱人,这小子该不会是什么离家出走的小少爷吧...据说偶像剧里都这么演的啊。

 

  可是有钱人家的少爷,怎么会来跳钢管舞呢?

 

  没有等魏琛细想,少年又开了口,入耳是有点沙哑的声音,但是还是带有少年所特有的朝气:“我说老板啊,你看我混饭吃不容易,就收留我几天呗。”

 

  魏琛看着少年的眼睛明亮,眼底闪烁着一种叫做梦想的星光,心底莫名一颤。大脑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体就先给出了点头的反映。

 

  “好啊,今天开始你就在这里当调酒师兼舞者吧。你叫叶修是吧,我叫魏琛。”

 

 

  叶修来酒吧的第一天晚上因为没有道具所以不能去表演钢管舞,于是就窝在吧台上听酒吧的另一个调酒师教他调酒。

 

  不得不说叶修在调酒方面还是有那么点智商的——比他的厨艺好了太多。在学习了一个晚上之后,除了头几次切青柠檬的时候切到了手指,叶修已经可以自己倒腾出一杯色泽过得去的鸡尾酒了。

 

  于是当天晚上,就可以看见叶修举着一杯自己调的龙舌兰日出追着魏琛满酒吧跑,非要魏琛尝一尝自己有没有把比例弄对。

 

  最后魏琛忍无可忍,抿了一口龙舌兰日出然后把剩下的一杯全灌到了叶修嘴里。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这也算是间接接吻或者注意到叶修被水淋湿的白衬衫下若隐若现的诱人肌肤,叶修就软在了一旁的沙发上不省人事。

 

  差点被吓趴下的魏琛连忙过去探叶修的鼻息,观察了半天得到了一个叶修只是睡着了的可怕结论,于是魏琛只能认命的把叶修提溜到酒吧二楼他的房间去休息。一边抱着叶修还一边叹气,一个一杯倒得的酒吧舞者,该怎么混下去啊......

 

  魏琛把叶修摔在床上,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神色。他看见叶修四仰八叉的瘫在床上,两手摸索着把被子团到怀里去,眼尾被酒气熏得染上一抹胭脂色,脸颊上也飞上潮红,微微掀起一条缝的眼皮泛着水色,望进去尽是潋滟的水光,薄唇是淫—靡的红色,舌尖带着水光微微伸出,带起一条银丝。

 

  “妈的,”魏琛骂了一声,感觉一股热流冲向小腹,底下沉甸甸的物件隐隐有些发烫。他伸手揉了揉自己通红的脸颊,觉得自己这辈子算是栽了。

 

  栽在这颗叫叶修的歪脖子树上。

 

  最终魏琛还是靠着意志力硬忍过了下腹的冲动,任命的抱着叶修去洗澡,哗哗的流水声中,魏琛一脸复杂的坐在马桶上,侧头看着一旁好不容易扒干净扔进浴缸的人,陷入了人生的思考中。

 

  他,一个生在红旗下长在阳光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好青年。从未干过除了和妹子早恋么么哒啪啪啪以外的事情,也没有乱搞男男关系的习惯,可谓是十号青年——可是他就是没有一点点防备的弯了,对着一个小他五岁的孩子!

 

  小五岁是什么概念?就是你刚刚脱离开裆裤走进一年级的时候,人家已经可以满校园勾搭小女生早恋了;你还在为怎么追喜欢的小女孩苦恼的时候 ,人家已经可以看着AVGV干一些羞羞的事情了;当你终于进入中二时期说一些看似老司机实则纯情到不行的话的时候,人家已经成年说不定已经啪啪啪过了呢。

 

  也就是说,叶修和魏琛之间,隔得显然不是代沟,而是太平洋。

 

  渡过太平洋似乎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呢......魏琛看着浴缸里的叶修,继续托着腮沉思。甚至忽略了胯下昂扬这的某个东西。

 

  当魏琛终于把叶修扔到床上的时候,他的眼睛几乎是赤红的,胯下的玩意儿涨的生疼,耀武扬威的立在那里扎着魏琛的眼。他捂住烧得通红的脸,忍不住回忆起刚在在浴室里的场景。

 

 

  叶修的身材很好,或许因为练钢管舞的原因吧,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有些苍白的皮肤上是线条优美而并不突兀的隆起,薄薄的一层覆盖在皮肤上,充满着少年特有的张力。醉了酒的缘故整个身体上都染上一层不健康的潮红,蜷曲这身体像煮熟了的虾子一样,让人有种把他强力的伸展开的感觉。魏琛有点冰凉的双手刚一碰到叶修后者就被凉的一个激灵,随即像是只不知餍足的野猫,扭动着往魏琛身上蹭寻求更多的凉爽。

 

  魏琛当时就被蹭的起了反应,要不是对方是自己的员工恐怕早就把这人办了。但是魏琛还是强行克制住了自己,把目光从叶修身上移开,打开了花洒,让水浇下来。

 

 

  魏琛看着叶修意外安静的睡颜叹了口气,拿出手机对准叶修卡擦卡擦拍了好几张,又压到人身上亲了叶修光洁的额头一下,才溜着依旧昂扬的东西去了洗手间。

 

  还是忍忍吧,太平洋可不是说跨就能跨过去的,至少要先找到直达的白令海峡在哪里不是吗?

 

 

  第二天叶修起来发现头有点疼,马上就回想起来自己昨天晚上被一杯龙舌兰日出撂倒的事实。于是少见有些惶恐的叶修还是收起自己的嘲讽脸跑到魏琛那里说明自己一杯倒的体质,然后十分浮夸的道了歉。

 

  魏琛也不和他多说什么,只顾着对着手机傻笑——用叶修的话来说就是淫笑。头也不抬的敷衍说好好好原谅你了以后坐班别喝酒啊就继续低头看着裆部,一脸猥—琐。

 

  叶修乐了,凑上去一副哥俩好的样子去勾魏琛的肩“哟老魏,对着手机傻笑什么了?看上哪个姑娘把照片让哥看看呗。”

 

  魏琛没有避开叶修的爪子,大大方方把手机里面穿着渔网袜的兔耳女郎给叶修看“要看吗?回头把资源发给你?”然后一脸好笑的看着叶修瞬间涨得通红的脸,看着少年头也不回的绝尘而去。

 

  魏琛心情大好的勾勾唇,又看了一眼叶修的背影。随即滑动到手机的下一张图,图中是叶修意外安静的睡颜,台灯的柔光把整个人的线条都打磨旳十分温和,脸颊上泛着点粉色,显得分外好捏。

 

  我手机里的照片,除了最爱的兔—女—郎,典藏的可都是你的画面呢。

 

 

  到了晚上,叶修懒散的窝在吧台上,无聊的把玩着手里面的酒吧匙,酒吧颜色纷杂的冷光灯照在白净的脸上显得有些诱惑,衬衫口随意的解开两颗扣子,露出精致的锁骨;小臂处的衬衫袖口挽起来,露出线条优美却依旧结实的肌肉线条;男人面前放着一杯颜色靓丽的玛格丽特,不过仅仅起到一个装饰作用,杯沿上分毫未动的盐霜显示这个酒杯没有被动过一口。

 

  很美,不是那种美到雌雄莫辨的漂亮,而是一种有着侵略性的雄性美感。慵懒的窝着的男人有着一股逼人的贵气,让你想到懒洋洋的窝在沙发上吃鱼子酱的波斯猫,莫名让人移不开眼。

 

  叶修依然把玩着酒吧匙,薄唇微微勾起,泛着水色的眼睛盯着地面兀自出神,不知道有没有感觉到四周灼热的目光。

 

  魏琛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叶修不知道他还是知道的,自己的蓝溪阁因为自己这个老板常年单身又喜欢浪,已经成为这里最大的GAY吧,约炮之类的事情在这里屡见不鲜。像叶修这样够味的少年,则是几乎上合所有人口味的存在。

 

  万一刚养起来的白菜被猪拱了,你就哭去吧!魏琛如此告诫着自己,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吧台那边。

 

  很快就有搭讪者凑上来了,一个一身西装看上去文质彬彬的男人不紧不慢走到吧台前面坐下“两杯琴费士,一杯给我,另一杯是送给您的。”

 

  酒吧里一半以上的人扭过头来,看着这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会得到什么样的结果。

 

  叶修没有注意酒吧里骤然安静的人群,他只是淡淡的朝一身西装的男人笑了笑,眼睛里面写满了防备“谢谢您的好意,不过先生,我不喝酒的。”

 

  碰了钉子的男人在一群人不怀好意地注视下有点尴尬,他咳嗽了两声,不声不响的端着自己的琴费士溜了回去,没再说话。

 

  陆陆续续来搭讪的人越来越多,甚至还有几个不老实的甚至直接隔着吧台就和人动起手来,只可惜手刚摸到人劲瘦的腰就被一双好看的手抓住了,修长的手指在麻筋处轻轻一捏,那个人就瓷牙咧嘴的捂着胳膊撤了手。

 

  但即使叶修再怎么样眼明手快,在一群人围攻之下还是被灌了一杯酒。一旁的魏琛一见大事不好,就赶紧甩下一句今晚酒水畅饮,便背着自家白菜上二楼去了。只留下一群猪的调侃声。

 

  “魏老大你醉卧美人膝那么多年果然还是弯了啊。”

 

  是啊,弯了,弯的彻彻底底。魏琛一边给叶修洗澡一边这么想着。

 

  又是一个需要冲冷水澡的夜晚啊......

  叶修在床上睁开眼睛,脸上的潮红不知道是害羞还是酒气熏的。他把脸埋在被子里,像是恨不得钻进去。

 
  在喜欢的人面前丢脸是很严肃的事情啊......

 

  这几天叶修趁着装钢管在吧台坐了几天班,算是招来了无数心心念念这把肉吃到嘴里的狼。气的魏琛简直想撞墙,可是生气什么用都没有,每每看着叶修坐在吧台上身边围着一群觊觎自家白菜的猪,魏琛就恨不得把叶修抱过来当着所有人的面亲吻他,给他打上属于自己的烙印......

 

  可是他不能,他看不清楚叶修的态度,他只知道自己距离白令海峡还有一段很远的距离。而那段距离,可能是他自己倾尽一生都走不到的世界尽头。

 

  但是再远也要义无反顾的走下去,因为路的尽头有你爱的人。

 

 

  魏琛窝在自己酒吧的沙发上,看向远处舞台上的钢管,以及刚刚打开的聚光灯。酒吧里面人声鼎沸,他们都听说蓝溪阁最近请到一个钢管舞娘,以后要在酒吧跳舞。虽然蓝溪阁有的是GAY,但是对美女有兴趣的人也不在少数。

 

  聚光灯下,缓缓走出一个人影。人影看上去有点纤细,但绝对算不上瘦削。线条优美的肌肉线条覆盖着全身,因为穿着而一览无余。

 

  钢管舞因为要求舞者的身体与钢管产生一个摩擦力,所以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必须穿着短裤,露出大腿的肌肤,而胳膊和腰处的肌肤显然也是必须要和钢管摩擦的部位。这就造成了叶修现在上身只是穿了一件长度到第三根肋骨的皮夹克,而下身是露出线条优美大腿的热裤。膝盖往下是漆皮的高跟长靴,这也属于钢管舞的标配——漆皮起摩擦作用,高跟鞋则是防具。

 

 围观的人群显然也是出于一种被刷新三观的状态里面,目瞪口呆的看着聚光灯下的男性舞者,好久才想起这是昨天之前一直在酒吧吧台坐班的那个叶修。

 

  叶修的身体随着音乐节拍的起伏缓缓的动作了起来,少年纤细的腰扭动起来柔韧性看起来并不比多少女人差。想来在床上也是可以随意弯折成各种体位的,大腿优美的曲线往下延伸一直没入黑色的漆皮裤,让人开始联想这双长腿夹在身上摆动的时候会是怎样的场景,少年特有的青涩加上钢管舞奔放的动作,说不尽的诱惑。

 

  但魏琛的眼睛并没有盯着少年的身体,他的全部精力都专注在少年的眼睛。少年深色的眼睛此刻似乎在放射出光芒,或许是聚光灯的映衬,他觉得灯下的少年眼底有星星点点的光芒,像是承载了整个宇宙。

 

  当真正喜欢一样东西的时候,眼睛才会放光的。

 

  节奏感强烈的歌词依旧继续,叶修也继续燃烧着他的激情,继续在舞台上跳舞。炙热的肌肤和冰冷的钢管接触,偏偏擦出了属于激情的火花,那是每一个有梦的人都会擦出的火花,仅仅属于风华正茂的年少。

 

   My soul my heart我的灵魂, 我的心 

 

  If you\'re near if you\'re far如果你靠近或远离 

 

  My life my love我的生活, 我的爱 

 

  You can have it all....ooohaaaah.你便能拥有全部 

 

  Oh when the night falls哦 当夜晚降临 

 

  And your all alone你所有的孤独也降临 

 

  In your deepest sleep what在你沉沉的睡眠之中 

 

  Are you dreaming of你正在梦到什么

 

  少年的身体依旧随着节拍摆动,晶莹的汗水从额际滴下来,打湿了刘海,淌过锁骨淌过胸膛最终流过人鱼线,没入黑色的皮裤不见踪影。

  看到出来因为高强度的舞蹈动作叶修的身体也有了很大负荷啪,叶修脸颊上有汗水不断的流下来,不要命一般的流。手臂似乎有点麻木了呢,大腿上的皮肤摩擦的也有点疼。但即便如此,叶修的眼睛依然熠熠生辉,像是夜晚的霓虹灯。

  叶修的脸颊有些僵,但他还是努力的保持微笑。不管在别人眼里这职业怎么样,对于叶修来说都不能阻拦他通往自己梦想的脚步。这片他为之挥洒汗水的舞台是承载他梦想的地方,所有的掌声都是属于他的荣耀!

  这就是他最简单的荣耀。
 

  If your the rock I\'ll crush against如果你是岩石,我将打碎它

 

  歌曲的最后一句落下,叶修用大腿勾住钢管,松开双手转了个圈,然后双手抓住钢管,转了个圈缓缓滑下。他理了理刘海,缓缓鞠了一躬。想了想又抛了个飞吻,这才慢慢地走入后台...

 

  魏琛看着叶修朝自己飞的那个吻感觉自己的心跳有点不太好。

  舞台上的叶修太耀眼,耀眼到不太真实。但在魏琛眼里叶修的汗水都是闪着光的——他整个人都是闪着光的。叶修在追逐属于自己的荣耀,但对于魏琛而言这个在追逐荣耀的人就是自己的荣耀。

  他的爱人会发光的啊。

 

  叶修钢管换好衣服出来,就看见一个男人端了一杯酒朝他走过来,脸上挂着让他恶心的虚伪的笑“来喝一杯吗?”

 

  “不了,谢谢。”叶修有点疲惫的挥挥手,径直跨过男人走过去。

 

  “别这样啊,喝一杯呗。”男人死皮赖脸的缠上来,一副轻浮的面孔看的叶修一阵反胃,本来已经累到失去耐心的叶修不耐烦的拍开男人的手,却没想到男人一下子就变了脸色。

 

  “给脸还不要脸了是吧?一个跳%艳%舞出%来%卖的,装什么清高?”男人尖着声音,高声叫道,马上呼啦啦围了一大群人。

 

  叶修的脸色一下子冷了下来,他扯着男人的领子把他扯到跟前,眼神冷的泛着寒光“你他妈再给我说一遍?”

 

  男人也不示弱,梗着脖子就回骂:“不是吗?说你不是出来卖的有人相信吗?你他妈跟这里的老板魏琛也是有一腿吧,要不然那天怎么会抱你上去呢?”

 

  男人的话显然错到了叶修的痛楚,被踩了尾巴的猫也懒得管会有什么后果,直接抓着男人的胳膊使了个巧劲,男人嗷的一声捂着差点脱臼的胳膊瘫在地上疼的抽搐,嘴里还不忘骂“你他妈有什么好恼羞成怒呢?明摆着的事实谁都知道!”

 

  叶修也不多说,走上前去打算上脚,被一双手揽住了肩膀。

 

  扭头,魏琛胡子拉碴的,笑得一如既往的猥琐,只是眸子里隐隐有点冷。

 

  “咱们也别多说,叶修本来就是老子男朋友,也没打算藏着掖着,你泡了老子对象老子也就不打你了。按这里的规矩来,酒吧高尔夫,九洞的,来吗?”

 

  “来就来!”男人色厉内荏的报上一串酒吧名,魏琛点点头,两个人就各自坐上车绝尘而去。

 

  所谓酒吧高尔夫,就是一个酒吧算一洞,每到一个酒吧一瓶洋的一瓶啤的,一口干完直接走人,算一洞。而按照这里的规矩,则是每个酒吧一杯烈性鸡尾酒,谁先喝完谁赢。

 

 

  叶修开着车,看着副驾驶上的魏琛,老家伙依旧咧着嘴笑的猥琐的很,透过那双眼睛你就是看不透里面有没有自己。他看着魏琛脸上的胡茬在月光下泛起一层银光,乍一看竟然俊美如神祇。

 

  突然想起日本作家那个表白的梗,于是没头没脑的冒出来一句“今晚月色很好啊。”

 

  “是啊,毕竟是我们两个一起啊。”魏琛叼着烟,嬉皮笑脸。

 

  叶修点燃手里的香烟也笑的眉眼舒展,他想他突然理解了那个作家的意境。不用说太多没有用的话语,一句今晚月色很好,就够了。

 

  比月色更好的是你,就够了。

 

  窗前白月光,心口朱砂痣,你正坐在我身边就够了。

 

  第一杯酒长岛冰茶,魏琛一口灌完神色如常,照常和叶修插科打诨;

 

  第二杯是马天尼,魏琛一手细盐一手柠檬依旧神色如常;

 

  第三杯恶魔坟场......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叶修感觉魏琛每喝一杯酒,眼睛就会亮上一点,里面的光芒越来越清晰,甚至可以看得到里面满满的柔情,以及清晰的叶修两个字。

 

  魏琛说,他这辈子很少有的,在那个晚上,有一种即使是为叶修去死也无所谓的冲动——很无厘头的感觉,而且为一个人去死也并不容易,但这种冲动就是那么简单明了,爆发在魏琛的心底。

 

  最后的酒是今夜别回家,当魏琛用吸管将颜色通透的温热液体一饮而尽的时候。眼睛已经亮的快要炸裂,同时他感觉酒精助燃了身体里的火焰,体内的欲望已经要烧起来。他回到车里,得到消息说那男人第五洞就不行了,已经吐着回家了。开心的勾勾唇角,在车里吻上叶修的唇。

 

  “酒的名字叫今晚别回家,你也别回家了。‘

 

  在那一瞬间,他跨越了白令海峡,找到了世界另一端的恋人。

 

  他跋涉到了世界尽头,找到了星河彼端的恋人。

                                      END


评论(19)
热度(81)
©喵子♥_壬迩亡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