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子♥_壬迩亡梓

【我的心愿是...世界和平....】
杂食,但只写all叶
最近变成了玻璃心的删文狂魔
谁没有辣眼睛的过去呢不是

码字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画画,画画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码字。
努力做一个会煲鸡汤和撩妹的暖男)。

【双叶】Still waters run deep(一发完

+双叶皮下的明目张胆苏

+我要三更!(拖着体考完疼到现在的腿这么说道

+即使我很帅体考还是挂了......

+依旧没文笔没逻辑没剧情

+爱你们哦(づ ̄3 ̄)づ╭❤~

由我干枯死亡还你绿树天堂

——————————————————————————————

   叶秋一直不是很能看懂自己的兄长。

 

  毕竟,一个一直手里有大把资金在军政两界都颇有地位的叶总,不怎么能理解一个十五岁就偷了自己行李离家出走,在电竞圈摸爬滚打十余年的哥哥也是人之常情。

 

  但是,他却觉得自己似乎不太懂自己。

 

  他不懂自己对哥哥的感情啊。

 

 

 

  在叶家双子里面,表面上叶修和叶秋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大到相貌小到每次考试的成绩都一模一样,但是叶秋总觉得,自己的哥哥比自己强了那么一点。

 

  叶秋是个典型的好学生,每天上课认认真真听讲兢兢业业记笔记,虽然北京是个即使高考四百分也能进985211的好地方,但是他从来就没有放松过自己。

 

  叶修似乎没有叶修那么认真,上课该睡觉睡觉能逃课逃课。闲着没事认识了一群狐朋狗友,翻墙去上网属于家常便饭的事,可是他的学习始终没有落下过,也让叶秋感到十分的费解。

 

  显然,叶秋并不知道每天晚上叶修还在被窝里面打着灯学习的事情,还在叛逆期的少年有一段时间固执地相信天赋就是一种变态到可以使人无所作为而天差地别的东西,固执的疏远自己的哥哥。

 

  那时他还不懂,叶修其实就像火焰,你以为应该灼热的地方总是平静,而你以为应该平静的的地方总是悄无声息烧的滚烫。

 

 

  叶修的狐朋狗友遍布各个年级,在学校也算是混得风生水起。总是有女生想方设法找人打听叶修是不是找对象,想法设法当面告白或是递情书,然后被叶修彬彬有礼但是不留余地的拒绝。然而叶秋看到还是会非常的生气,当时的他不知道也懒得去想,自己气的是自己的哥哥有那么多女生喜欢,还是那么多女生都喜欢自己哥哥。

 

  学校里面一个认识人挺多的学姐把叶修堵路上当面表白了。留短发烫内扣的女生有将近一米七,当时才一米七出头的叶修因为学姐穿的内增高运动鞋显得矮了一些。

 

  头一次被当面表白的叶修有些羞涩,但是他还是看着学姐的空气刘海下面睫毛忽闪忽闪的眼睛,礼貌的回绝了。

 

  那学姐也是个洒脱的姑娘,看到被拒绝了耸耸肩,还大大方方开了自己一句玩笑,画着咬唇妆的嘴依然愉悦的上翘,留下一句那就做朋友和一群姐妹浩浩荡荡出去玩。

 

  只是学姐洒脱,她的一群追求者可不是洒脱的人,硬是有一个不知抽了什么疯的,扬言要叫人打叶修一顿,只是叶修一口拒绝了打群架,还特别好笑的甩了一句喊打喊杀没前途。

 

  红了眼的追求者可不吃这一套,依然叫了人守在学校后面想把叶修打一顿。但是叶修早早逃课去了网吧,倒是叶秋去找叶修撞上了那群人被那个脑子缺根筋的当成叶修打了一顿。

 

  叶总现在每每想起那次都觉得一阵后怕,似乎记得有人拿了空心的从学校栏杆上拆下来的棍子,抽在身上火辣辣的疼,有种骨头都要被抽断的感觉,他也有打到别人身上几下,只是泥牛入海一般失去踪影。

 

  等到叶修戴着耳机听说这件事的时候,打的人已经走完了。他狂奔到学校后门看着叶秋脸上青了一块心疼的不行,把叶秋扶到一边坐好又去给叶秋买药,然后也懒得管是不是会回家晚一通电话叫了几个平时很铁的狐朋狗友,直接跑到那男生所在的班级去堵人。看到男生一冒头二话不说扯着衣领就带着一大群人去了卫生间。

 

  之后的事情顺理成章,叶修把那男生打的找不着北,然后被叫了家长,回家又挨了叶父一顿军体拳。

 

  叶修回到房间的时候叶秋已经蒙着头睡了,叶修盯着叶秋蒙着被子的影子看了很久,轻轻吐出的话因为夜晚的安静显得异常清晰。

 

  “蠢弟弟,我一直是你哥哥啊。”

 

  那时从被窝里面悄悄探出头的叶秋才发现,原来叶修的眼睛里面是会发光的。光芒不大,星星点点的,但就像是你的整个世界。

 

  有那么一个瞬间,觉得哥哥有那么一点帅。

 

 

 

  后来啊,大家都知道,叶修拿了叶秋的行李离家出走了,遇见了一对同样年少的兄妹,风华正茂的少年野心勃勃的说要创造属于自己的荣耀。

 

  叶秋通过之前删了又加加了又删的叶修的QQ知道,叶修现在在从事游戏方面的工作,在玩一个叫荣耀的游戏,有一个叫做苏沐秋的很好的搭档。他是那个游戏里的高手,所有人都叫他一声大神。

 

  但是他不知道,叶修和苏沐秋苏沐橙每天挤在一个不足五十平米的出租屋里面,终日靠泡面饱腹。

 

  叶修也知道叶秋现在学习一如既往的好,上个月期中考又是校第一。父母已经没有那么担心他了,甚至叶秋最近还收到了小姑娘的情书。

 

  但是他同样也不知道,叶秋和他聊天的时候正因为骨折躺在床上,浑身疼的一动就好像要炸开一样。

 

  然后,两人都十八了。

 

  叶修在为自己的荣耀战斗,叶秋也每天在题海中挣扎。联系渐渐少了。

 

  高考前,叶秋上QQ找叶修聊天,意外发现叶修从一个月前开始每天一句晚安催他好好学习上好大学。不知不觉眼眶就红了,眼泪一滴一滴打湿了胸前的T恤衫。

 

  高考完以后,叶秋默默盘算了一下自己的分数。然后没有和其他同学一样出去浪,而是打开QQ去找唯一分组里面的人。

 

  意外的发现叶修给自己的晚安突然断了,心急火燎的去敲叶修小窗问怎么回事,只是叶修回的极其缓慢,只字不提自己中断晚安的日子。

 

  于是叶秋很久以后才知道,在自己高考的那一天,叶修失去了他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个朋友,而那个朋友在最好的年纪甚至还没有开始自己的荣耀。

 

  ——就已经离开。

 

 后来叶秋去了国外一所不错的大学,学的是金融,准备回国后接受叶氏的企业。叶修和嘉世签了十年长约,成为了真正的荣耀职业选手。

 

  这不是两个人命运差异的开始,但也和两人的人生有很大的关系。基因几乎完全相同的双生子,却有了天差地别的人生。

 

  从此叶秋每天穿着阿玛尼或是古奇的西服,和上流社会的人推杯换盏,开着自己的玛莎拉蒂出没于衣香鬓影的高级会所,每天为了几千几百万的大单子发愁。

 

  而叶修领着不低的工资过着低调寒酸的生活,每天上自己一叶之秋为嘉王朝工会抢枪boss,逢每一周五坐飞机往各个省市赶,比完赛扯上几个关系不错的选手在街边撸串,为最普通的比赛胜负发愁。

 

  两个人唯一相似的癖好,就是每晚定时上QQ去看看唯一分组里的那个人有没有在线,然后叶秋去看嘉世比赛的转播,叶修去看叶氏最近的新闻。

 

  虽然生活的环境天差地别,但是同卵双胞胎骨子里面的东西是不会改变的。

 

  叶秋像是一团火,炽热坚定,有着能够融化一切的温度,偏偏又强大到只能让人仰望。而叶修平平淡淡,温和的像是水一样,但是缓慢的冲击路途上的阻碍,执着的在朝着梦想前进,近在眼前但伸出手却会发现触摸不到。

 

  叶秋表面灼热内心波澜不惊,叶修表面安逸内心波涛汹涌。

 

  所谓静水流深。

 

  两个人有不同,但是都在不同的道路上同样恣意的燃烧,把自己的光和热释放出来。

 

  他们都在温暖世界。

 

 

  然后,在下一个夏季,叶修拿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个冠军,当时还很嫩的叶修捧着奖杯高兴的忘乎所以,但还是坚定的告诉所有队员,以后嘉世会有第二个第三个,甚至第五个冠军。

 

  同一个夏季,叶秋终于控制住了叶氏董事会的高层,拿下了几个利润极大地案子,成为了真正的掌权人,同样年少的小叶总谁见了都会惊叹,他相信在自己的掌控下叶氏会飞的更远。

 

  叶秋二十五岁的时候已经是所有人都会赞一句年轻有为的叶总,庞大的叶氏企业井井有条的运行着,成为商界谁都忌惮的存在,不过,因为董事会高层的失误,叶氏这尊巨兽最近隐隐有了垮台的风险。

 

  同年的叶修,在嘉世也是备受排挤,个人赛发挥依旧妖孽到飞起,但是团队赛指挥全队力不从心,队长身份名存实无,被孤立的意图明显。

 

  然后叶秋靠着铁手腕有惊无险的渡过了一次危机,而叶修还是被驱逐,在一个飘着雪花的冬夜,男人踏进了一所网吧的门,用冻僵的手四十多秒打败了一个路人甲,从此开始了另一段荣耀的旅程。

 

  那一年的二十九叶秋是和叶修一起过的,兄弟俩挤在储物间的小床上,安静的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声,似乎都有点快。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最终扯到了回家的话题上,叶修罕见的沉默了一段时间,然后缓慢的吐出一句。

 

  “再等等吧,让我再拿个冠军,就安安生生回去养老了。”

 

  “是不甘心吗?”

 

  “对啊,可不敢信了。”叶修的脸上扯出一个有点嘲讽的笑,莫名的让叶秋觉得苦涩,他只能僵硬的点点头,不再说什么。

 

 

  再后来啊,叶修身边聚集了很多和他一样爱荣耀的人,他们一起推翻了已经腐朽的嘉世。叶修每天完成自己的训练,做战术安排,在公会帮忙抢千机伞升级用的材料,在技术部和关榕飞一起讨论千机伞的七十级升级路线,和陈果一起想应付电竞之家的方法,甚至要为柴米油盐发愁。

 

  本来快要枯竭了的水显然变浅了很多,但是却因为量少了而更易沸腾起来,蒸发的少许水蒸气并不会影响水的炽热疯狂。

 

  他在加速的燃烧自己的职业生涯,为了自己的荣耀。

 

 

 

  叶秋第二次去找叶修过年的时候,叶修的烟瘾变得严重了很多,整个人也瘦了下来,虚胖脸和小肚子都不见了,整个人似乎又回到了年少时锐利的状态,但是又有点不同。

 

  那时的叶修是火,无所畏惧恣意的燃烧,拥有的武器是纯粹的强大。

 

  现在的叶修是水,表面上的平静已经压不住里面的暗潮汹涌,经验已经足够碾压大多数人。

 

  那天晚上抱着叶修的叶秋罕见的失眠了,想起来倒杯水牛奶却在床头柜里面看见了安眠药,心头狠狠一颤,一种难以言喻的心疼涌上心头。是不是很多个这样的夜晚,叶修自己坐在床上看着窗外不属于自己的喧嚣,苦笑一下依然做着自己的战术安排,到最后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就着水吞颗安眠药了事。

 

  叶秋又回去,抱着哥哥瘦了一圈的腰,看着叶修的脸继续失眠。

 

 

 

  再后来,叶修终于获得了人生的第四个冠军,一支草根新队,实现了彻头彻尾的逆袭。

 

  决赛那晚,叶秋推了一个大案子给秘书,自己坐在办公室里面抱着叶修代言的笔记本看直播,他看到最后叶修一挑三的时候已经准备给陈果打电话安慰叶修了,然而等他摸出手机,无浪已经倒下了。

 

  三点五秒,764的APM,从无浪被秒到一叶之秋挂掉似乎只是一晃神的问题,但叶秋却觉得像一个世纪一样漫长,他似乎看到叶修沸腾了这么久所积攒的能量,在一瞬间全部爆发了出来,沉寂了这么久的水面,沸腾的张扬。

 

  最后叶修还是赢了,即使他手抖得连奖杯都抱不住,但他还是赢了,这是别人不能替代的荣耀。

 

  他的荣耀。

 

  隔着屏幕叶秋都能看见叶修眼里格外明亮的光,眼底的平静似乎和他的手一样颤抖起来沸腾起来,化成了细碎的星辰融入到了男人的双眼里面,熠熠地发着光,温暖的像是太阳,又浩瀚如烟海。

 

  他总是在发光。

 

  叶修宣布退役的时候,说该回家看看了,叶秋整个人激动地连手机都拿不住,路过的销售经理看着总裁一脸激动的看着屏幕上自己的照片傻笑,一边笑还一边流泪,吓得差点打120.

 

  

 

  叶氏今天是招聘秘书面试的日子,每一个踌躇满志的姑娘都恨不得把领口开到小腹把裙子短到腰上,蹬着十几厘米的高跟鞋画着浓妆处心积虑的要发展一段办公室恋情。

 

  叶秋愣着一张脸看着一个个长着差不多的脸的应聘者,一个一个冷着脸拒绝,直到最后从办公室里走进来一个男人。

 

  男人今天似乎终于肯好好打理一下了,一身西服虽然入不了每天穿阿玛尼的叶秋的眼但好歹也算是有了精英范,薄唇依旧好死不死勾着那种被称为嘲讽的叶秋一见就想吃药的笑容,高挺的鼻梁上面侧分的刘海有点遮住眼睛,但是还是可以看见里面细碎的星辰。

 

  “听说叶总裁在招秘书啊,我是来应聘的。”

 

  男人笑着给了叶秋一个拥抱,水与火交融中,叶秋听见这么一句。

 

  炙热的火焰就这么甘愿熄灭在静水流深之中。

——————————♥FIN♥——————————

评论(4)
热度(133)
©喵子♥_壬迩亡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