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子♥_壬迩亡梓

【我的心愿是...世界和平....】
杂食,但只写all叶
最近变成了玻璃心的删文狂魔
谁没有辣眼睛的过去呢不是

码字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画画,画画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码字。
努力做一个会煲鸡汤和撩妹的暖男)。

【双鬼叶】The empero's new clothes

+我的肝啊!

+那本书就是龙族啦,那几段话真的有触动内心的。

+捉虫草率,欢迎指出

+没逻辑没智商没文笔

+再次比心

用一根火柴烧一座蜃楼、借这场大雨让自己逃走。

——————————————————————————————

【很久很久以前,嗯...久到你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在荣耀大陆上,有一位非常贤明的君主。他是那么的高大威猛,伟岸温柔,他的追求着可以从大陆的东头一直排到西头。】

 

  温柔的男人抱着怀中的孩子,努力的把压低的声音变得温柔起来,带着异域口音的卷翘舌音显得颇有几分缱绻。狭长上挑的眼睛,看着小孩子天真的面容也多了几分柔和。

 

  【那现在那位君主在哪里呢?

 

  哦,亲爱的angle,他当然还在呀。他是那么贤明的一个人,当然还统治着这个大陆咯。

 

  那他就是叶修陛下吗?】小孩子一提到叶修,身体兴奋地坐直,似乎连眼睛都亮了起来。

 

  【当然是啊。】

 

 

  长发的男人闭上眼睛,清秀的脸庞在月色的打磨下显得十分柔和。他的唇角微微的弯起,和上挑的眼线成了同一弧度,神色肉眼可见的温和了起来,似乎在讲述记忆里面的珍宝,在向自己的信仰朝圣。

 

  当时年少,风华正茂。

 

  少年叫吴羽策,拥有华丽的名字却没有足够尊贵的出身。正是年少轻狂的时候却已经被岁月打磨去了所有的棱角,为生存随波逐流,重视在食不饱腹中与梦想背道而驰。圆滑精明的少年就像是传说中的观音泪,看上去温和但谁都知道圆润的外表下是层层叠叠蜂拥不尽的杀意。

 

  后来少年遇上了与自己能力相似,贵族出身却家破人亡的李轩。两个少年有着同样炽热的梦想,张扬的誓言却一次次的淹没在现实中,被生活的大浪击得粉碎。

 

  两个人沉思良久,决定从最底层开始,一步步实现自己的梦想,于是两个人决定参军。

 

  可是参军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两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在军营里面见识透了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每次再战场上不管有多么拼命,军功也是留给那些有后台只是来玩票的少爷们。两个人把两年的时光耗费在最底层的士兵生活中,终日与鲜血和死亡为伍,却活得像阴沟里面的老鼠。

 

  两人命运的转折,是在一个秋天。

 

  那时候已经开始冷了的风裹挟着怀着不甘落下的树叶,声音巨大的像是怨灵在吼叫。李轩和吴羽策奉命来打扫战场,冷不防就被一支名为爱情的剪洞穿了心脏。

 

  那是一支有毒的箭矢,精致的血槽上面的还带着隐隐的蓝光,让人可以一眼看出来那箭矢是有毒的。箭矢朝着李轩的脖子射过来,吴羽策看见后想提醒却似乎为时已晚。离李轩很远的吴羽策只能眼睁睁看着敌军的箭洞穿自己的队友,嘴里发出不甘的吼声,被明媚的阳光反衬的尤为悲壮。

 

  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男人骑着高大的骏马,那把奇形怪状的武器撑开呈伞形,箭矢撞上去就直接成了碎片。那把伞又咔吧咔吧变成枪的形状,对着远方清脆的一声就传来了惨叫,显然是那个射箭的伏兵。

 

  男人对李轩吴羽策伸出双手,笑的阳光灿烂。突然变得温和的风拂过男人的额发,把男人唇角的弧度打磨的更加柔和。整个人都涂上了一层金色的光晕,看上去就上是坐在王座上的耶和华,有种触摸不到的错觉。

 

  李轩也忘了当时自己想的是什么,直接脱口而出问男人的姓名。男人似乎是楞了一下,随机他别开心的笑了,唇角的温度灿烂的能融化吼叫着的狂风。男人轻轻张开薄唇,整齐的牙齿随着简单了两个音节若隐若现。

 

  “叶修。”这个与相遇季节十分吻合的字眼,是他的名字。李轩当时已经隐隐的可以感受到,这个名字,将会填满他和吴羽策的房间。

 

  那是照进两人生活的第一缕曙光。

 

 

  后来一切的一切都那么顺理成章,那个叫叶秋的男人就是有让人一见钟情不可自拔的魅力。李轩在第一次梦遗惊悚的发现对象是那个对自己伸出手的男人而怀疑自己性取向没过多久也发现挚友吴羽策满书桌都是叶修的名字,于是两个少年在同一时间确定自己对着同一个人弯了。

 

  那么说彼此也就是情敌关系了?两个人都这么想,于是更加努力的挤兑自己的搭档。

 

 

  自从两人被叶修救了之后可谓是平步青云,军功一件件不要命似的往身上叠,两个人很快就混到了准尉的位置上。虚空双鬼的名号已经日渐响亮,两个人冲锋陷阵的英勇也是让很多士兵仰望。

 

  有时候在别的军营来借人的时候会看到叶修,当然别人都叫他叶秋。两个人就对着叶秋笑,叶秋也冲他们挤挤眼睛,整个人似乎都很开心。

 

  就这而已。

 

  其实这些年来往两个人床上送人的也不少,不仅有妩媚的女人也不乏清秀的少年,但是两个人都木头似的无动于衷。态度坚决的几乎让人怀疑他们两个是一对。

 

  当然事实显然与人们的想象背道而驰,两个人非但不是恩恩爱爱的一对,还是你死我活的情敌,窝里斗的情绪比任何人都高。

 

  “我长得比你帅。”吴羽策显得无比高冷。

 

  “所以叶秋不会想被你上,他只会想上你。”李轩十分冷酷无情。“而我,显而易见比你更男人一点。”

 

  “你无非是嫉妒我长得比你帅。”吴羽策一语道破天机。

 

  “可你连叶秋的身份都不知道。”

  

  “说得好像你知道一样。”

 

  “那又如何,我是你的上司。”李轩变得更加冷漠。

 

  “上司殴打手下军官也是违反军纪的。”

 

  “那上司命令你去给上司倒水。”

 

  吴羽策面无表情的泡了一杯热红茶然后泼了李轩一脸。

 

  “妈的吴羽策jjc走起,今天老子不让你知道怎么尊敬领导老子就不是你爸!”虚空营长对副官的嘶吼让整个军营里听着温文尔雅的营长传说长大的人怀疑起了人生。

 

 

 

  某一天,李轩和吴羽策得到消息,嘉世营长叶秋,因为在一次战争中不幸被毒箭所伤,因病去世。

 

  李轩不说话,吴羽策也不说话。两个人抱来一桶酒,开始痛饮,喝着喝着就觉得酒液有点咸,不知不觉两个男人眼泪流了满脸。

 

  那天喝了多少酒是没人记得了,但是说的话却清晰的历历在目,犹如镌刻在心上一般。

 

  那晚的月亮似乎特别的昏暗,整个军帐里面就剩着昏黄的烛火不停地摇曳着。吴羽策抱着一桶酒,喝的整个人都在地上软成一滩烂泥。他抬起看起来明亮的有些渗人的双眼,声音都因为悲伤有点沙哑。

 

  “你是怎么喜欢上他的?”不用提名字,两个人心中都清楚是谁。

 

  “我啊,”同样软在地上的李轩眼睛再提起叶秋的时候都亮了起来,闪着光芒。“就是他在战场上骑着那匹柏布马对我们伸出手来的时候啊。”

 

  他伸手挠挠头,继续说道“他们都说喜欢一个人是不需要理由的,我喜欢他,因为他就是叶修啊。他当年发着光向我伸手,整个人趁着阳光那么美好。所以我就喜欢他咯。”

 

  “啧”吴羽策对这个答案似乎不太满意,我还以为你有喜欢他的正经理由呢,真他妈糟心。男人狭长的眼睛又变得柔和下来,“我的理由跟你差不多啊,当初我们两个在黑暗里面相知阴沟里的老鼠,没人理睬,没人靠近,浑身都是腐烂的臭味。只有那个男人,闪着光一样对我伸手,所以心就跟着他跑了咯。”

 

  男人在地上翻了个身,接着说“有人说你在世上可能会有两万个可以一见钟情的人,但是一生里面说不定一个都遇不到。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还有19999个,我也懒得找。我只知道我抱紧那个闪着光的男人就不会再松手了。”

 

  李轩想起还小的时候看过的一本小说,里面也有类似的内容。

 

  少年在穷困潦倒的时候在草原上遇到骑着红马的女孩,女孩笑着对他伸出手,问他要不要跟自己走。以后男孩长大了牛逼了,各路妹子向他献殷勤,但是他的心里就只有那个骑红马的女孩。因为遇到他的时候他什么都不是,而她向你伸出了手。

 

  然后你就成为一只傻猴子跟他走了呗,不管你是不是到哪里都能活好的聪明猴子,你都执着的跟着她的脚步向前。

 

  因为那是你的信仰,

 

  你的光。

 

 

 

  后来,李轩和吴羽策依旧坐着营长,管理着很多或年轻或年老的士兵冲锋在最前线,算不上浑浑噩噩的过着日子,为国家的安全拼搏。直到很久之后才知道城墙内的百姓经历了一场变革后有了新的君主,君主的名字叫做叶修。

 

  两人对视一眼,有点惊讶。心里好像有什么枯萎的东西又发芽了。

 

 

 

  叶修坐在王座上,百无聊赖的享受百姓的参拜。身上过于华丽的礼服上面繁复的花纹照的眼前的金光更加明亮,不管怎么样,他总是会把这个自己倾尽心血的国家治理好的...

 

  修长的手翻阅着面前的文件,男人看到虚空军团的副官和营长的照片时嘴唇立刻勾了起来,眼睛里面潋滟出水光,显得莫名的温柔。

 

  这不是被自己救了以后偷偷提拔起来的小鬼吗?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什么时候平息了战乱让他们回来呗。

 

  “虚空军营的营长和副官是谁?”

 

  “是盖才捷和李迅,前任李轩和吴羽策于一个月前宣布退役了。”

 

  “哦?”男人笑的高深莫测,瞳孔里却盛满了温柔。

 

  是春天,百花盛开。

 

 

 

  【叶修陛下的故事呢,叔叔你怎么不讲了呀!】小孩子气急败坏的声音吵醒了吴羽策的思绪,男人的嘴角依然温和的勾起。

 

  【好啊我继续讲,有一天啊,来了两个裁缝,一个叫李轩,一个叫吴羽策,他们说可以给叶修陛下做出最好看的衣服。

 

  于是陛下啊就允许了这种行为。】

 

  叶修在王座上懒洋洋坐着,听着侍卫说有两个平民裁缝想要觐见,扬言说可以给陛下做出最美的衣服。

 

  叶修好笑的抬了抬眼,瞄了一眼侍卫“这种人还用禀报,赶出去不就得了?”

 

  “可是这两个人说陛下见过他们以后一定会允许的。”

 

  “那就让他们进来吧。”

 

  像这种事情,叶修本来以为是王杰希扯着高英杰来恶心他的,没想到进来的两个人一身的裁缝装扮,一个长发及腰一个短发利落,竟然是李轩和吴羽策。

 

  “两位有什么事?”叶修看着比当初成熟了很多的脸,莫名有种沧桑感。

 

  李轩端着手里的布匹一本正经的说话“在下是城里的裁缝,想要为陛下做一件礼服。”

 

  “请陛下相信我们两人的技术,十天之内,一定会让陛下满意的。”吴羽策扶了一下快掉下来的帽子,神色严肃。

 

  “好吧。”叶修想都不想就答应了。

 

 

 

  第一天,叶修通过门缝往里看,看见李轩和吴羽策在金银财宝成山的房间里睡得心安理得,针线是一点没动。

 

  第二天,叶修又通过门缝往里看,看到了属于轻敌的吵架。

 

  李轩拿着银针大有把吴羽策钉在墙上的架势,而吴羽策虽然面无表情但是总觉得他把手里的刀扔了会比较有说服力一点。两个人剑拔弩张,似乎可以看见星星点点的火花冒出来。

 

  “你是不是傻,昨天我起来的时候看见你留了一地口水”吴羽策依然面无表情。

 

  “睡着觉抱着一对布匹叫叶修的人别跟我说话。”李轩依然冷酷。

 

  “说的跟你没有抱着老子胳膊往上面蹭一堆鼻涕眼泪说叶修别走似的。”

 

  “可是我还记得有人以为叶修死了那天扯着我边哭边醉的一踏糊涂”

 

  “可是扯着我去喝酒那个人那天晚上吐了一地。”

 

  “别说了吴羽策,来打架吧。”于是乒乒乓乓的声音又响成一团,叶修有点心疼他的皇宫。

 

  妈的智障,叶修都不知道是该先怀疑自己是不是弯仔码头还是先怀疑友谊的小床说塌就塌,或者是担心自己的皇宫。于是非常方的叶修不小心发出了笑声,于是里面的双鬼马上停止了打架,齐心协力把叶修拎到房间里面。

 

  李轩手里拿着不知哪里来的戒指,眼睛温柔的盯着面前男人蕴含着星光的眼,温和的试探叶修是不是打算跟自己在一起。

 

  吴羽策手里拿着铂金项链,上面的猫眼石闪着魅惑的光。就像这个男人一样漂亮的要命,又像毒品一样让人上瘾。

 

  两个男人的声音都因为压低显的缱绻动人,说出来的话也意外一致。

 

  “叶修,我想跟你走。你带我走吗?”

 

  “妈的!”两个人同时骂了一句,又朝对方瞪了一眼,发现动作一致后又非常一致的扭过头去,连嫌弃的表情都差不多。

 

  “我说。”叶修挑挑眉“你们俩凑合凑合过吧,来祸害哥干嘛?”

 

  于是两个人又开始打架,叶修的皇宫再次有了崩塌的危险。

 

  “好了,”叶修突然笑了,唇角的笑意一点一点灿烂开来,和那个秋天的笑容一样,他再次向两个男人伸出双手,敞开胸腔。

 

  “跟哥走吗?哥带你们飞。”

 

  之后的几天,叶修只要一踏进两人的房间,就会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拖回去,然后屋子里面就会传来嗯嗯啊啊的声音,听的侍卫脸红心跳。以致于有两天没有接受觐见,捂着腰瘫在寝宫里。

 

 

 

  第十天,叶修一脸扭曲的看着两个男人举着的黑色的女士内衣,有种想拿千机伞的冲动。

 

  “这他妈就是你们两个的礼服!?欺君之罪是要砍头示众的懂吗?” 

 

  “不懂啊,要不陛下身体力行的教教我们?”两个人笑得一脸无知。 

 

  叶修面无表情的举起千机伞。

 

 

  【后来呢?】小孩子看着面前一个人笑的温和的不认识的叔叔,有些急切的问道。

 

  【这个就不能告诉你了哟,这种事情小孩子不知道会比较好的。

 

  睡吧my angle 】吴羽策俯下身吻了吻孩子的额头,微笑着从窗户跃进夜色中,向国王的寝宫飞去。
——————————FIN——————————

评论(7)
热度(104)
©喵子♥_壬迩亡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