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子♥_壬迩亡梓

【我的心愿是...世界和平....】
杂食,但只写all叶
最近变成了玻璃心的删文狂魔
谁没有辣眼睛的过去呢不是

码字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画画,画画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码字。
努力做一个会煲鸡汤和撩妹的暖男)。

【平叶】spark(一发完)

+想写了好久的军旅文,学院平x教官叶

+题目和内容没有半毛钱关系

+还没捉虫下星期来了再修文

+没写出想要的感觉啊

+没逻辑没文笔没智商

+么么哒(比心

原物岁月可回头,且以深情共白首

——————————————————————————————

   夏日的阳光毫不留情的烤到人身上,汗水不要钱一样的往下淌,划过眉眼划过鼻梁划过线条锋利的嘴唇。最后顺着小麦色的皮肤滑进颈窝,钻进已经结了一层云彩的迷彩服,消失不见。

 

  广阔的空地上站着一大群端着枪的年轻人,每一个都是神情肃穆,手里端着的86式自动步枪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冷硬的金属光泽,身上的汗已经沁湿了厚实的迷彩服,但是所有人都是一动不动,连呼吸声都均匀的没有任何紊乱。

 

  他们从早上五点到现在,已经站了整整六个小时。固然对军人来说,站军姿是最舒服的训练了,但是一站六个小时,正常的军人也还是会吃不消。眼看时钟渐渐往十二的方向转动,队伍里的大多数人已经开始小幅度的的晃动。

 

  “扑通”一个看上去有点瘦弱的男人第一个倒下了,在一旁的均已满上跑过去,用担架把人抬离。有人用尖利的声音念着这名男子的编号宣布他的失败,惨白的担架上男子的面色是一样的苍白,眼睛里一片灰暗似乎有火光熄灭的声音。

 

  进荣耀,是很多军人的梦想。这个创造传奇的地方有着传奇一般的名字,却也有着残酷到极致的选拔制度,能够走到这最后一关从上千人里面脱颖而出的,无一不是精英。但是荣耀从不缺乏精英,每年注入的少许新鲜血液都会在日后成为一个个光耀史书的名字,使得无数人对这里心驰神往,即使撞得头破血流也要坚持往这堵墙上撞。

 

  今天是荣耀每年考核的最后一天,也是需要过的最后一关。考核内容比起前几天的刁钻,简单的让人惊讶。

 

  ——在广场上站军姿,从早上五点开始,能站多长时间是多长时间,最后留下来的十五个人,可以进入荣耀。

 

  孙哲平站在人海中,和其他所有的考核者一样,身体绷得紧紧的一动不动,却恶狠狠地瞪向前面坐在太师椅上的考官,一副要把他生吞活剥的架势。

 

  坐在太师椅上的男人看上去并没有严肃凛冽的军人气息,看上去整个人的气质平和的就像一汪春水,只是深的看不见底罢了。

 

  男人看上去也就是二十出头,据考过还几次的老人们说这一次的考官真是年轻得很。仔细看上去长相也还算清秀,狭长的眼睛略微有点上挑,眼瞳黑白分明,里面似乎又细碎旳星子在闪烁,薄唇颜色浅淡,总是勾着一个不上不下的弧度,整个人除了眼睛黑白分明其余都有种水墨画一般的韵味。

 

  但是孙哲平和其他许多考核者一样看到男人笑弯好看的眼勾起浅色的唇就气得想杀人。

 

  这个考官的嘴真是贱的人神共愤,第一天考试负重越野,孙哲平他们背着好几公斤重的背包拼死累活的往前冲,这个人坐在军车上冲他们微笑着挥手,手里还端着一杯不知道那里买来的柠檬水。男人笑起来是很好看,如果说的话不那么欠揍的话——

 

  “同志们辛苦了,奖励就是再加一公里。”

 

  第二天早上考近身格斗,男人在食堂里面堂而皇之不紧不慢的吃着同样不知道哪里偷渡来的手抓饼,看着他们一风卷残云的速度吃着比起在原先部队难以下咽的饭菜。还不忘嘲讽两句,气的很多考核者都有了想要打死考官的想法。

 

  孙哲平发誓,要不是看着男人一麦三星的上将军衔,他一定会把这个考官打死。

 

  一边在肚里腹诽这男人,孙哲平一边控制住不让自己晃动,继续恶狠狠地盯着考官,试图让发带来缓解身体上的酸痛感觉。看着看着孙哲平的思路又向危险地地方飘去了,他看着教官有点盖住眼睛的侧分刘海,开始严肃的思考这上将是怎么在部队里面不剪头发的。

 

  时间开始接近下午一点,场上的人只剩下了十七个。随着又一声噗通,第十六和十七个人相继倒下被担架抬走,在有人宣布比赛结束的时候,十五个人一起半死不活的瘫痪在地上,揉着身体的各个部位连说话的劲都没有。

 

  之前一直老神在在坐在太师椅上喝柠檬水的男人站立起来,眼睛里似乎突然迸发出强烈的光芒。男人首次在这批新人面前站直了身躯,整个人似乎都没有了前些日子颓废的气场,变得像一把出鞘的宝剑。男人的声音低沉,有点长年抽烟的沙哑,声音不大却足够每个人听见。

 

  “欢迎各位菜鸟通过考核进入荣耀,我今后就是你们的教官,叶修。”

 

  “是!”十五个年轻人一起欢呼,属于梦想的热血在这些人最风华正茂的年纪尽情的肆意的燃烧,在血气方刚的年纪所有的激情都被释放出来。青年们拼命的喊着,在自己还能咆哮的时候让世界听见自己的声音。

 

  开始创造属于自己的荣耀。

 

 

 

  叶修觉得自己药丸,不,是要弯。

 

  身为荣耀军区兴欣特种作战部队的队长,叶修更是手里有四个冠军号称斗神的男人,对外的传说中一直都是狂霸酷拽邪魅娟狂的主,但是他就这么措不及防的,对着自己手下的一个小菜鸟完了,弯的彻彻底底。

 

  妈的,叶修想着想着又想叹气了。自己是怎么看上一个乍一看挺霸道总裁内心就是个死小孩的人的,何况那个死小孩还是自己手里的新兵蛋子,整天被自己虐。

 

  可能是因为是每天训练结束以后那小子来找自己加训的时候眼睛里面似乎烧起来的火焰;也可能是因为那小子打自动靶的时候身手矫健成绩可人,有汗水从额头上顺着肌肉线条一直滑进胸膛的时候;或者说是那小子第一次考核成绩是队里第一的时候虽然还是努力绷着一张脸但是掩饰不住的欣喜表情。

 

  那种懒得掩饰的锐利,让叶修沉迷。

 

  孙哲平情商不低,还是可以察觉出异样的。

 

  每一次只要是双人配合训练,因为人数是十五个的单数,叶教官就会一脸大义凛然得让孙哲平和他一组,还总是笑的像只偷腥成功的猫,好看的唇角勾起来,黑白分明的瞳仁里都是剪碎的笑意。讲道理,那个时候孙哲平是愣了一下的。

 

  孙哲平对于两个男人也是比较接受的,但是像是部队这种地方,女性少得可怜。本来好好的直男最后生生的逼弯这种事已经屡见不鲜,很多军人之间都有些关系,但仅仅是炮友而已,上了战场还是可以挨刀的兄弟,感情不会有任何变化。

 

  他怎么知道这叶教官对自己是哪个个意思?

 

  叶修喜欢孙哲平的事情,在兴欣这群教官内部也不是什么秘密。起因是方锐翻叶修假公济私偷渡进来的手机相册竟然看到了孙哲平的照片,联系最近叶修有事没事去找孙哲平搭话,一切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然后顺理成章的,苏沐橙知道了,魏琛知道了,整个兴欣的教官都知道了。

 

  于是,非常简单的,叶修在苏沐橙的煽动之下,告白了。

 

  孙哲平非常清晰的记得,那是一个很美的月夜,似乎还有雨。在他日常找叶修加训之后,叶修一脸猥琐的扯着孙哲平跑到军区最边缘的地方,那里有葡萄架,种着一株茂盛的葡萄树。心形的叶子把月光剪得支离破碎,斑斑驳驳的洒下来,潋滟成闪着光的星子。

 

  叶修把他按在藤椅上,让他闭上眼睛,自己顺着葡萄的树干动作利落的往上爬。等到孙哲平睁开了眼睛,眼前已经有了一片心形的葡萄叶,叶子中间静静地躺着一枚镶黑曜石的耳钉。

 

  “我喜欢你,在一起吗?”

 

  我就说叶教官怎么冒着被冯主席骂一顿的风险戴了一个耳钉。孙哲平挑挑眉,不动声色的想。

 

  “叶教官,军区规定,不能佩戴耳钉,所以我只能拒绝。”

 

  “好吧,”男人有点失望的挑眉,不过显然已经预料到了结果。“那你就是拒绝咯?”男人的眼睛里面分明已经晕开了一层水光,却依然勾着唇角笑着,眼睛里面星光璀然。叶修垂下头,显得有点委屈。孙哲平头一次发现,原来教官的脊背这么单薄,单薄的像是要被兴欣压垮一样。

 

  突然有点心疼的孙哲平伸出手摸了摸这位上将的头,意外的不像自己的头发那样扎手,柔软的发丝有着一股葡萄叶的清香,挠的手心痒痒的,心里似乎也痒痒的。

 

  随之而来的是教官扣住自己的脖子突如其来的一个吻,不激烈,不做作,只是一个浅尝即止的吻。男人柔软的唇瓣因为淋了雨湿漉漉的,还有这葡萄叶的清香。待男人的手抽走后,孙哲平抬头看着自己的首长,却看见男人勾着嘴唇笑完了眼,开心的像是只偷了腥的猫,眼睛里面含着细碎的光,温柔的像一汪春水。

 

  “那就允许我追你吧,编号03。”男人甩下一句带着笑意和葡萄叶气息的话,眨眼就没了踪影。

 

  这个时间是回不成宿舍了,孙哲平继续坐在藤椅上,看着银色的雨滴敲打在葡萄架上,碎成细碎的钻石掉下来,落到地下又变成了柔和的水珠,面前的水槽里汇聚成一个藏着星光的缎带,就像是一条银河——叶修在那头,而他在这头。

 

  眼前浮现男人温和的笑,孙哲平的嘴角也有些勾起。

 

 

  显然这个计划以外的告白并没有对孙哲平的生活造成影响,只是男人晚上睡觉辗转反侧的次数变多了,梦到另一个笑着的男人的时候也变多了——当然这并不影响孙哲平的正常训练,只是偶尔会有那么一两片心形的葡萄叶子夹在他的军服口袋里,上面是叶上将跟娟秀扯不上关系的字,有时候是一些文艺小清新的话,有时候是单纯的问候。

 

  孙哲平渐渐养成了习惯,每天早上先查看军服的口袋,如果里面有葡萄叶,就把上面的字看一遍,然后夹到自己用来记笔记的本子里面——里面基本上都是大小不一的葡萄叶。叶教官扒在寝室的房顶上看孙哲平做这些事,唇角的弧度悦勾越大。

 

 

  孙哲平第一次参加任务是去中东地区,追踪一个逃去耶路撒冷的贩毒团伙。整个兴欣教官倾巢出动,顺便还捎上了在菜鸟中能力突出的孙哲平,根据叶修教官义正言辞的说法,那是叫他见见血。

 

  当然,叶修没有想到孙哲平是真的见了血的,而且还是孙哲平自己的血。

 

  那天三个人一组伪装成游客拎着单反去打探毒枭的行踪,得到的线索十分喜人,叶修方锐略一商量,决定通知其他人不要动,叶修的三人小队先跟着线索去找藏毒的地点。

 

  三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大晚上的拎着单反也不拍摄,只是无头苍蝇似的在旧城区乱转,想不引人注意都很难。最后的结果就是叶修有了眉目准备打道回府,却在酒店附近被人堵了。

 

  枪响声不大,显然是装了消音器,但是子弹穿破墙壁的声音在黑夜里显得尤为清晰。叶修扭头看向方锐,得到了对方的一个苦笑。眼角的余光又扫到了孙哲平,男人棱角分明的脸庞上有掩饰不住的兴奋。

 

  真是当时年少不知愁滋味啊,叶修感慨着。但是他就是喜欢孙哲平那股不加掩饰的锐利,即使不年少也依然的轻狂。

 

  不狂的孙哲平,还叫孙哲平吗?

 

  叶修看着孙哲平从腰间抽出西部守望,满脸的志在必得。他抽出自己的沙漠之鹰,向着听到声音的地方开枪。

 

  后坐力极强的左轮手枪发出轰鸣,这种可以轰碎野牛脑袋的子弹把墙壁轰的支离破碎,似乎有一声惨叫,硝烟散去的时候已经有人倒在血泊里。子弹纷飞之中,入目皆是断壁残垣。

 

  有人的子弹擦过了叶修的胳膊,枥出一道深深的血槽,鲜血喷涌而出。叶修瞄了一眼手臂上的伤,胳膊抖都不抖得继续双手沙漠之鹰射击。站在火力集中的地方为两个人分担大多数子弹的叶修是大多数人的目标,没过多久大腿又中一弹。孙哲平看着叶修近乎自残的行为,发现自己竟然联手都有点软。

 

  叶修竟然这时候还有心情调侃他,男人的烟嗓使得孙哲平一下子冷静下来“编号03的菜鸟啊,就跟你说了上过战场见过血是不一样的,体会到了吗。”

 

  孙哲平再次端着西部守望射击,一声不吭,

 

  不知哪个垂死挣扎的人,拿了一包TNT点燃火线扔了过来。炸药带着点燃引线的嘶嘶声呼啸而来,火光映着三个人惨白的脸。

 

  好像是方锐喊了一声跑,然后扯了一把愣着的叶修。随即三个人以逃命般的速度往前跑,但是最终还是堪堪在炸药的爆炸范围内。火光乍起,地面轰鸣,孙哲平看着叶修因为失血过多惨白的脸色,心里有点疼。

 

  最后的时刻,孙哲平就像之前无数次训练中叶修对自己做的那样。把叶修压在自己身下,伸手护住叶修的头。男人的声音在爆炸的火光中听不太清。

 

  “这次活着,我就答应你。”

 

  “好。”

 

 

 

  孙哲平是在一片惨白的病房里醒来的,别扭的用干涩的英语询问护士有没有和自己一起送过来的病人,却没有得到回答。看着护士小姐为难的表情,孙哲平的一颗心沉到了谷底。他想着最后男人在他怀里脆弱的样子,就不敢再往下想。

 

  孙哲平突然想起中二时期看过的一句话:爱情就是一个臭不要脸一个假装矜持,等到臭不要脸的走了,假装矜持的才哭了。

 

  妈的,说走就走啊。

 

  孙哲平看着窗外可以看见的圆顶清真寺,望着飞过的鸽子,心情有些抑郁。他想着那个有着雨水和葡萄叶气息的吻,唇角像是要勾起,但是最终还是垂下。

 

  病房响起起敲门声,叶修拎着一束黄色的玫瑰花进来。满意的看着孙哲平下巴都要掉了的表情,依然笑的像是只偷了腥的猫。叶修把玫瑰放在床边,俯下身拍了拍孙哲平的脸颊,手感意外的舒服。

 

  男人俯视着孙哲平,呼吸喷洒在孙哲平的颈间,懒洋洋的开口“这么想我啊编号03。”

 

 “是啊,”孙哲平扯开嘴角笑了“想干死你。”

 

 

         尾声

 

  任务结束后,冯主席破天荒放了兴欣全员半个月的假。从来没有享受过这么长假期的的魏琛和方锐简直开心的要炸成烟花。方锐小心翼翼的看着自己老神在在的头,用小心翼翼的语气问他假期干点什么。

 

  “愿意干啥干啥,不打扰我怎么都行。”

 

  “卧槽!”方锐和魏琛简直要跳起来“咱们去哪玩?”

 

  “今天在这里住一天明天早上八点走人,随便去哪玩。”叶修一改压迫人民的作风,方锐和魏琛简直要跪下说吾皇万岁。

 

  “好了好了,”叶修挥挥手“无事退朝。”

 

 

  叶修和孙哲平漫步在圆顶清真寺,看着在阳光下折射出耀眼光芒的金顶,使人有一种沐浴在圣光下的错觉。孙哲平看看旁边的叶修,卡其色的裤子把裤脚挽起来,露出纤细的脚踝和形状优美的髁骨。鸭舌帽下面是一副拿来装逼的平光眼镜,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刚从大学出来一样年轻。

 

  金顶的光照进叶修眼睛里,潋滟的水光底部有了圈圈点点的金色,细碎的像是男人唇边的微笑。

 

  “嗳,老孙啊。”叶修看着孙哲平笑“你那天说的话算数吗?”

 

  孙哲平看着叶修挑挑眉,目光有点火热的扫过刻意撩到叶修而后的一绺头发——那后面是昨天晚上留下的吻痕。“该干的不该干的都干了,你说算不算数?”

 

  “不算。”叶修严肃的否决他。

 

  “哦”孙哲平拉过叶修得手,虔诚的烙下一个亲吻,“我同意了。”

 

  两个人漫步在夕阳下继续向前走,左右耳朵上款式相同的黑色耳钉闪闪发光。

———————————————END—————————————

   

评论(8)
热度(94)
©喵子♥_壬迩亡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