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子♥_壬迩亡梓

【我的心愿是...世界和平....】
杂食,但只写all叶
最近变成了玻璃心的删文狂魔
谁没有辣眼睛的过去呢不是

码字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画画,画画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码字。
努力做一个会煲鸡汤和撩妹的暖男)。

【all叶】medal(一发完

+就是十九岁的叶修看未来25的自己创造荣耀的故事啊

+没文笔没逻辑没智商

+19岁的叶修中心没有感情线...说着就不好意思打all叶tag了...

+谢捉虫么么哒!

回忆烧成薄烟天下深秋始于一叶,英雄到末路也只不过弹指间。

 ————————————————————————————

  当叶修意识回笼的时候,他已经穿着嘉世的夏季队服站在了嘉世俱乐部的楼下。明明应该是夏天,但是他分明看到灯火通明的街上飘得到处是雪花,纷纷扬扬不要命一般往下撒。天地间的一片惨白让他觉得有种葬礼一般的悲凉感,莫名的心头有种英雄末路的无奈。

 

  明明自己刚拿了第一个冠军,为什么会有英雄末路的感觉?

 

  叶修感觉到有一片雪花飘到自己身上,冷的他打了个机灵。于是他瑟缩了一下,裹紧了在自己十九岁还略显瘦小的身上显得非常宽大的队服外套,火红色的枫叶在黑夜中显得尤为鲜明,但是叶修觉得有点嘲讽的味道。

 

  叶修在自己皱巴巴的队服外套里面摸到一盒烟,掏出打火机点了起来,狠吸了一口却被呛得咳嗽起来。当时十九岁还不是个老烟枪的叶修对于烟还没什么瘾,吸烟只是一种发泄;不像几年以后二十五岁的叶修,连打比赛的时候都会叼上一根不点燃的烟,像是为了安抚什么。当然这也可能是因为二十五岁的叶修身边除了苏沐橙连一个能够强制禁他烟的人都没了。

 

  叶修看着嘉世俱乐部明显变得豪华了很多的装横,突如其来的变化使他不敢进去,只好默默地坐在街道边的长椅上看着人来人往的人流。车水马龙的大城市里如今的辉煌也有了嘉世一份,但看着十字路口那边巨大的广告牌上举着一瓶绿茶笑容甜美的苏沐橙,叶修的脑袋还是蒙了一下。

 

  十九岁的少年惊讶的揉了揉眼睛,有点搞不清东南西北的滋味。他抬起头看了看广告牌上的日期:2022/11/14,顿时有种被雷劈了的滋味,6年后的世界,老天爷给自己的生日礼物也太豪华了些。

 

  叶修坐在长椅上看雪,小口小口抽着烟,慢慢的思考这个自己已经看不太懂的世界。但是少年的的直觉却让他无缘无故的有一种悲伤,就像是被世界抛弃一样让人绝望。

 

  嘉世的大门突然开了,一个裹着围巾的男人走出来,回头好像是给里面的什么人挥了挥手,然后就紧了紧围巾朝马路对面走去。

 

  叶修冷得发抖没来得及注意男人的长相,只是听见了男人沙哑低沉的嗓音说出一句莫名让他全身热血沸腾起来的话,嗓音有点熟悉,但是叶修尚且还没有顾上。

 

  男人说:“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叶修跑过去想要问问男人是不是荣耀粉丝,急于知道自己现在处境的叶修跑过去想要拍拍男人的肩,但是却踩到雪滑了一跤,撞到那个男人的背上。

 

  晕头转向的叶修看到男人把自己扶了起来,男人有双修长好看的手,修剪的很好的指甲并没有划破叶修破破烂烂的嘉世队服。叶修感到男人打量着他突然僵了一下,他抬头,看见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真的是一模一样,侧分的黑刘海,高挺的鼻梁有点单薄的唇,只是穿着嘉世队服的叶修看上去要稚嫩一点,虽然一样高但是骨架稍微小一点点,眼睛更加澄澈一点;裹着围巾的叶修看上去要成熟一点,眼眸的颜色更深一点。

 

  但是两个人的眼神那么像,黑的深沉的眼睛里面都永远闪耀着漫天的星光,耀眼的理所当然。

 

  大一点的叶修看上去似乎接受的很快,直接了当的问小一点的叶修“你是第一赛季的叶修?”

 

  “对啊。”小一点的叶修也看上去很淡定的回答了这个问题“你怎么从嘉世出来了?要走了吗?”

 

  “被老陶赶出来了,被迫退役了啊。”大一点的叶修吐了口烟圈。“不过我还不打算走呢,最后不捞个冠军我怎么舍得走。”

 

  小叶修笑笑“那你打算怎么办。”

 

  “不知道,一起吗?”

 

  “好啊。”

 

  “那走吧。”大叶修把自己的围巾给小叶修围上,两个几乎一模一样的背影,融入了漫天白雪的夜色中。

 

 

  C区47号机,小叶修看着大叶修四十多秒把逐烟霞的对手杀掉,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他是清楚地,如果换成自己,恐怕不到三十秒就能解决对手。或许不排除叶修的手冻僵了的缘故,但是经过七年岁月的打磨,曾经多么锋利的英雄,现在也到了迟暮之年了吧。

 

  烈士暮年,壮心不已。叶修想起自己离家出走前背过的诗,有点沧桑的感觉。

 

  他没有问那个叶修被嘉世驱逐的原因,他也没有问与自己形影不离的吴雪峰和其他的队员为什么没有维护他。他非常清楚的记得几个月前陶轩想让他接一款鼠标的代言被他态度坚决的拒绝之后虽然看得出来有点不甘心有点生气但是对自己还是一如既往的好,他也记得他拒绝陶轩改变打法的提议时陶轩有点尴尬的笑声。但是他也还记得沐秋车祸的时候承担了不少医疗费还对崩溃的自己和沐橙好言相劝的陶轩。

 

  人都会成长的,当初不起眼的裂痕,如果不补上,就会在岁月的侵蚀下越放越大,直到让大树不堪重负的倒塌。

 

  反正这些事情,自己都是还要经历一遍的。

 

 

  小叶修坐在大叶修身后,意外的看到他从贴身的口袋里拿出一张荣耀的首版卡,然后给君莫笑办理了转区的手续。

 

  “为什么要用君莫笑?”小叶修有点不解。

 

  “帮他实现他的梦想吧,毕竟这是我最后的几年职业生涯了啊。”大叶修吐出一个眼圈 ,眼睑低垂,神色有点落寞。

 

  “也是啊,这是他的心血。”小叶修突然也落寞起来,记忆中尚还清晰的少年面容映入脑海,清晰地感觉心脏都在一抽一抽的疼。

 

  “虽然没有五十级以后的办法,但是我会找到的。”大叶修叼着烟,这么说道,眸中星光闪烁。

 

  【您确定要将角色君莫笑转入第十区吗?】

 

  叶修鼠标轻点,君莫笑转入第十区。两个叶修都闭上了眼睛,脑海里清晰地传来那么一句话,清清淡淡,但就是拥有会让人浑身烧起来的力量。

 

  “只不过是重头再来罢了。”

 

  重来而已,怕什么。既然握着千机伞,那我就不是一无所有。

 

  零点,网吧里一阵欢呼。第十区开服,新的征程开始。两个叶修似乎听见窗外有岁月轰鸣,这是另一段传奇开始的地方。

 

  小叶修拿着手里求吴雪峰给他买的mp3问大叶修,“听歌吗?听着歌或许不会那就么紧张。”

 

  “好啊。”大叶修拿过一个耳塞,两个叶修毛茸茸的脑袋挤在一个电脑前,通着耳机里流淌的音乐,看着游戏里npc旁边挤得满满当当的人群。

 

  世界不太安静,但是歌曲流淌的声音还算清晰。

 

  “故事开始在 最初的那个梦中

 

  漫天星光 只因为我而闪烁

 

  我看到平凡的的我

 

  也会有一刻  不普通。”

 

  两个叶修挤在一个座位上,小的叶修努力地和大叶修争抢键盘和鼠标的控制权。两个人一人键盘一人鼠标,再拥挤得水泄不通的人群中配合的天衣无缝。两个人的眼睛里面映着屏幕上面的两个叫做荣耀的字,满天星晨洒在眼睛里闪闪发光。

 

  本来就是一个人,自然是浑然难分的一体,就想水溶于水中那样。

 

 

  小的叶修就和大叶修一起,把君莫笑从一级开始练起。在第十区到处坑材料,所过之处腥风血雨寸草不生。陈果对于小叶修是大叶修弟弟的说法显然十分接受,而苏沐橙则十分欣喜地接受了这个奇葩的设定并且在叫哥哥还是弟弟之间幸福又痛苦的纠结。两个叶修的日子过的非常滋润,知道黄少天来的那天。

 

  裹得像个粽子的黄少天鬼鬼祟祟的进来的时候就被吓得连鸭舌帽都掉了——他看见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叶修开着两个魔道学者的小号打的正HAI。两个叶修长相除了一个比较熟悉而一个嫩一点意外并没有什么区别,就连操作都一样猛的飞起。已经飙到能看见残影的手速让黄少天只剩下捡帽子的份了。

 

  最后赢得竟然是黄少天眼中的六耳猕猴,也就是嫩一点的叶修。大叶修最后显然是手速跟不上了,在小叶修犀利的攻势之下被扫把扫了一个浮空然后直接被星星射线轰走了最后一点血皮,被干脆利落的带走。

 

  大叶修甩了甩手,小叶修立刻把手扯过来帮大叶修揉着做手操。大叶修大爷一样的倚在沙发上说“还是老了,要不是你对于魔道不熟,恐怕我输得更快。”黄少天明明白白的看见,叶修的眼睛里闪过一丝落寞。但也就是一丝而已,落寞的情绪只是露了一下脸就被眼中的星芒给掩盖掉了,那双眼依然璀璨的不像话。

 

  小一点的叶修默不作声,张了张嘴想安慰但好像也说不出安慰的话。只能憋出干巴巴的一句“你的意识很强啊。”便再没有了下文。

 

  大叶修很豁达的笑了笑“你安慰我干什么,等你回去这些你都要经历的。那时候可不一定有人安慰你啊。”

 

  小叶修低着头伤春悲秋,大叶修扭头看见了一脸蒙逼的黄少天。于是他起身把依然蒙逼着的黄少天扯过来,对着小叶修介绍“黄少天,我的...哦,也是你的手下败将。第四赛季出道,你的后辈。”

 

  黄少天基本上是条件反射的就反驳“我靠老叶你什么意思啊,这一看就刚成年的小孩也算我的前辈你蒙虚空双鬼呢!还手下败将,老叶你怎么不说当年我还是粉嫩粉嫩的小新人的时候你就把我虐哭过千百遍我都有心理阴影了你知道吗!”

 

  大叶修完全不甩黄少天,而段数不比大叶修低多少的小叶修则十分上道的握住黄少天的手,一脸浮夸的热泪盈眶“小黄同志啊,党和国家的未来就寄托在你身上了啊!”

 

  “妈的六耳猕猴你谁来竞技场pkpkpkpk啊!”黄少天气急败坏,以至于忘记了刚才目睹的一切。

 

  二十分钟后,黄少天叼着榨菜,一脸悲愤得看着叶修屏幕上的荣耀,内心几欲崩溃。刚才大叶修对他的解释已经给他彻彻底底的刷新了三观,现在看着小叶修除了感叹还好不是这个世界的就是感叹不愧是叶修年轻的时候。

 

  在暗恋叶修多年的黄少天眼里,两个叶修的区别还是很明显的。就拿荣耀来说,小叶修的战术虽然也很灵活,但是还是以强攻为主,手速蹭蹭的往上飚,不管你经验多丰富手速不够用还是被吊打的命;而大叶修已经没有那么急躁,垃圾话埋伏偷袭无所不用,经验和意识已经成了比手速还重要的东西,支撑着这个早已不是巅峰的男人。

 

  小叶修相比起来性格还是比大叶修急躁一点,心也还没有脏的那么厉害。比起大叶修一副什么都不关心什么都捂不热的样要张扬的多。风华正茂年少轻狂这几个字扣在小叶修的身上倒是意外的适合,而大叶修看上去则是成熟的有点让人心疼。

 

  可是这个少年将来在副队走了之后还是要学着把一切扛在肩上去经历愿意经历的不愿意经历的一切然后变成大叶修现在这种一切都淡的不真实的样子,再和大叶修一样一如既往的继续他的荣耀。

 

  这是你无能为力的事情,因为这是属于他自己的成长,你没有插手的理由,也没有插手的权利。

 

 

  小叶修一直陪着大叶修,他看着叶修身边的人逐渐多了起来,这些人每一个都是叶修自己从网游里发掘出来的,叶修对这个游戏的了解,比任何人想象的都要高。叶修对这个游戏的热爱,两个叶修都很了解,但是也从不敢说具体有多爱到那种程度。

 

  人说三年之痛七年之痒,其实没有那么可怕。当你深爱的东西在漫长的岁月中抄袭相对已经成了一种习惯的时候,即使激情已经不再,但也会有新的更加牢固的感情。因为那已经是你生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是你肉体的延伸,是你灵魂的底盘。

 

  对于哪一个叶修来说都是这样,对于他来说爱荣耀已经是一个习惯,而且每一天都要比前一天再爱一点。

 

  因为那是他的荣耀,那是他们的荣耀。

 

 

  挑战赛决赛,兴欣获胜。

 

  没有人对这支称得上嚣张的新队寄予希望,除了从第十区一路跟着叶修的伞尖走过来的兄弟。小叶修带着用来伪装的黑框眼镜鸭舌帽我在兴欣看台上,看着虽然豪华了不少但是也苍老了不少的萧山体育馆。想起之前自己带着嘉世拿下第一个冠军的时候,那时候荣耀粉丝还没有这么多,自己扯着队员在街边撸串都没几个人认得出来。

 

  那时候给自己摇旗呐喊的粉丝似乎也就比这多一点点吧,叶修想着又看了看对面嘉世黑压压的粉丝一个个绝望到哭的撕心裂肺的模样,心里还是有点心疼。

 

  嘉世还是要垮了啊,对于小叶修来说这是有点残酷的。毕竟在自己的世界他才带着这只自己深深爱着的队伍拿了第一个冠军,在这里自己就要亲手把他推向灭亡。

 

  不舍也没用,他不是不懂道理。毕竟这个庞然大物的内核已经腐朽的支撑不住地面上的庞然大物,除了倒塌别无选择。

 

  岁月走得太快,没有时间缅怀。

 

 

  小叶修在微博上看到了方锐的累感不爱,招呼大叶修来忽悠方锐。只是一样心脏的两个人心知肚明,现在的兴欣养不起这尊大神,还是忽悠别的气功师靠谱点。

 

  但是无奈的是,似乎没有气功师愿意放弃大好前途来除了叶修什么都没有的兴欣,两个人只好抱着瞎猫撞死耗子的心情去忽悠方锐。但没想到死耗子方锐还真的上钩了。

 

  饭局上,按照惯例大小叶修轮流跟方锐来了一盘作为见面礼。小叶修依然上道的很,笑眯眯的问大叶修“这个也是手下败将吧?”

 

  禁烟中的大叶修叼着一根pocky说话显得含混不清,但还是十分有魄力的点点头。然后伸出手揉了揉小叶修已经乱糟糟的头。小叶修显然是非常不忿的,于是他也伸出手去揉大叶修的头。在揉了两次未果之后还拿出苏沐橙给的软中华大摇大摆叼在嘴里,任叶修看着干瞪眼卖萌撒娇撒泼都不动如山。

 

  两个叶修的发丝都软的不像话,小一点的勾着嘴角拿着一包烟笑的像是一只偷了腥的猫。嘴唇颜色浅浅的看着就很软。大一点的努力嘟着嘴眨巴着不算小的眼睛,很长却算不上密的睫毛在脸上投下一篇阴影。

 

  方锐坐在一边看着两个并没有黄少天说得那么可恶的叶修,突然感觉就在兴欣似乎也挺好。

 

  然后在他答应的一个小时候被大小叶修按在竞技场轮流虐的时候就深深的后悔了自己的见色起意。

 

 

  第十赛季总决赛,兴欣对轮回。

 

  小叶修昨天晚上和大叶修通宵做了战术讨论,这时候他突然想起自己在这个不属于自己的世界已经有两年了。但是看了看大叶修一根接一根的抽烟和颜色深得吓人的黑眼圈,小叶修还是觉得自己理所当然的应该在这里多呆两天。

 

  毕竟这个世界的自己已经把一切都扛在肩上了,而那个世界的自己尚还可以年少轻狂。

 

  不管是年少轻狂鲜衣怒马的叶修还是平静无波但静水流深的叶修都有着一样对荣耀的爱,都一样在为自己的信仰奋斗。

 

  他相信每个自己,所以他相信冠军会是看上去不太靠谱的兴欣。

 

  最后的最后他看着这两年中朝夕相处的君莫笑6.5秒把轮回三人一波带走,其中有着自己曾经紧紧握在手里的一叶知秋。他突然就觉得脸颊热了一下,然后衣服就湿了。

 

  他感觉得到另一个自己正瘫在椅子上,手可能正在不停的颤抖。但是他知道自己是笑着的,因为那是自己的荣耀。

 

  小叶修或许不理解大叶修的深沉,毕竟他还没有经历这一切。但是他对荣耀的热爱是一开始就定格的,所以他理解他叶修的拼命,理解他近乎在燃烧生命的行为。两年来大叶修不让他插手任何事情,因为他只能是一个旁观者。看着自己未来的旁观者。

 

  身为一个旁观者,就更能看到叶修深夜在每一个没有人注意的角落忙碌。小叶修能做的除了泡一杯咖啡没有其他。他不担心也休会崩溃,他也知道也休不会累垮自己,因为那是叶修,他相信自己。

 

  第十赛季,冠军兴欣!

 

  从此,这个叫叶修的名字,就是一种荣耀!

 

  被小叶修揉着手的大叶修突然想起小叶修来的第一天听得那首歌,有种浑身沸腾的力量。

 

  【可我会像奥德修斯一样

 

  朝着心中 的方向

 

  哪怕诸神会在彼岸阻挡

 

  当我需要独自站在

 

  远方 的沙场

 

  武器就是我紧握的梦想

 

  而我受过的伤

 

  就是我的勋章。】

 

 

 

  第十赛季结束以后,大叶修宣布退役。最后赖在上林苑的时候半夜突然要求小叶修跟他打一场,小叶修答应了。显然双方打得酣畅淋漓,毫无顾忌的飚着可以飚的东西,不用想战术不用想后果,因为对方和自己一样,他们完完全全的了解彼此。

 

  最后还是小叶修赢了,比赛完的小叶修躺在上林苑的沙发上睡着了,还搂着同样累成狗的大叶修。

 

 

 

  等叶修醒来的时候,身边就是微笑的吴雪峰。吴雪峰冷酷的告诉他要是在熬夜熬着熬着在电脑跟前睡着了就禁了他所有的烟。叶修习惯性的哀嚎,与另一个叶修一个样。

 

  “好了。”笑容温和的副队端来一个巨大的蛋糕。“小队长,生日快乐。”

 

 

  后来啊,小叶修也学会了把所有东西扛在肩上,和大叶修一样有点突兀的成长。

 

  麦子与麦子总会长在一起,河流与河流总会同归一处。

 

————————END——————————

评论(10)
热度(176)
  1. zzfhqsm喵子♥_壬迩亡梓 转载了此文字
©喵子♥_壬迩亡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