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子♥_壬迩亡梓

【我的心愿是...世界和平....】
杂食,但只写all叶
最近变成了玻璃心的删文狂魔
谁没有辣眼睛的过去呢不是

码字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画画,画画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码字。
努力做一个会煲鸡汤和撩妹的暖男)。

【王叶】一个狗血的道士与狐狸的故事(上

+本来想分上中下最后还是变成了上下,而且下又爆了字数.....于是又把之前的上删了(感觉自己迟早会变成删文狂魔)

+三无且虫害严重

大眼生快么么哒!我愿意当英杰的妈妈!





待君归来时,共饮长生酒。

 ————————————————

  夏季往往是雨多的季节,雨声在蝉鸣中总是显得格外的刺耳。就像现在外面下着的大雨,朦朦胧胧的把整块天幕染成淋漓的墨色,水色浓郁到仿佛下一刻天空就会融化掉塌下来。

 

  天幕下面是一片翠色,望不到边的翠竹林间是一间颜色浅淡的茅屋。屋内点着和破败茅屋的外表截然不同的奇楠香,这种一克千金的香料怎么样都可以盖一座危楼,可是却偏偏然在这座茅屋里面。

 

  王杰希就着摇曳的烛火看一本古籍,依稀看得出是失传已久的《皇帝外经》。茅屋虽然残破,却一滴雨都漏不进来,连风刮到附近都好像被无形的结界弹开了一样,咆哮着走远。整个茅屋安静的矗立着,有种不在尘世之中的疏离感。

 

  忽然王杰希听到外面一声沉重的物体倒地的声音,虽然在雨声中不算太清晰,但是有内力加持的王杰希还是坚信自己没有听错。况且,对于一个很有可能垂死的病人,在屋子里坐着看书绝对不是一个医生的作为。

 

  王杰希阖了书走出去,一身白袍在黑夜里纤尘不染。门口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倒在泥泞中,身上没有一处是干净的。男子的身体因为疼痛蜷缩起来,身后一条尾巴和头上的一对尖尖耳朵清晰可见。

 

  狐妖?王杰希心里有点疑惑,狐妖一族能化人形的都是天赋异禀之辈。多年以来狐妖一直在与世隔绝的青丘一带与人类过着互不侵犯的生活,这么多年来没有听说过那只狐妖出世。毕竟九尾天狐是上古神兽,每逢出世一定会天降异象。今天雨是大了点,但是要说是异象还是夸大其词了......

 

  救还是不救,这是一个问题。

 

  王杰希没有思考的闲工夫,不假思索把地上躺着的男人一把抱起来,走进了草屋。

 

  很多年以后王杰希总是被调侃,那人一身邋里邋遢的衣衫,嘴里叼一根草,懒洋洋地靠在他身上。“我说大眼,你知不知道很多孽缘都是从在雨天认识半死不活的人开始的,比如白娘子和许仙,再比如......”

 

 

  叶修醒来的时候天已经晴到不能再晴。太阳挂在天上把整个茅屋都照成金色的,男人在床上以一个极其不雅的睡姿躺着:早已被人换过的天青色中衣已经被蹭的皱巴巴的,领口大敞露出白皙的胸膛。一截大尾巴从身后伸出来毛茸茸的卷在前面被抱住,头上三角形的尖尖耳朵也精神抖擞的立着,任谁一看都知道是只狐妖。

 

  他干咳一声,连忙运转内力想要把耳朵和尾巴缩回去。结果他悲哀的发现,体内的灵气因为昨天的围剿已经耗尽了,根本一丝一毫的灵力都没有——要不是九尾天狐化形之后就不会变回兽体,说不定现在叶修已经是一直毛茸茸的白色九尾狐了。

 

  确认了体内一丝一毫的灵力都没有以后,叶修才发现自己那身破破烂烂全是血污的黑色窄袖短衫已经被换下来了,自己穿着不知道是谁的亵衣还有中衣。

 

  这个可怕的认知让叶修浑身瑟缩了一下,虽然他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贞操可言,但是他的确知道狐族中有因为天资不够而走了吸人精气这条邪路的。记得自己五六年前刚出世的时候就遇见过一个狐族,还顺道救了一个双眼大小不太一样的毛头小子。说起来那个小子也蛮有意思,明明学的是医术和占卜,却在听说有狐妖作祟的时候提着剑就上了......

 

  叶修想着想着就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男人的笑容在阳光下显得特别柔和,使男人水墨画一般的眉眼都潋滟起来。像是拖着露珠的荷叶,温柔又可靠。也不知道方士谦和林杰这俩人精怎么看上王杰希这种混小子,明明练剑都没怎么摸过就直接拎着林杰的仙剑上了。一点都意识不到拿着仙剑的自己就是个活靶子,驾驭不了就只有死路一条。

 

  不过老方想必对这小子很满意,毕竟这小子对于一个医者的信仰一直看的比什么都重要......

 

  “嗤,”叶修想着想着就又笑出了声,但是他很快就收敛了笑意,因为端着中药的王杰希已经从屏风外面走了进来,一双大小不一的眼睛里面都是“此人多半有病”的情绪。

 

  果然背后不能乱说人,自己竟然被这人救了。叶修心里暗暗的想,不过看来自己最后随便瞬移的地方还是非常正确的,毕竟中草堂堂主的清修之地应该没什么人赶来打搅,刘皓陶轩也没胆子来搜人。

 

  叶修抬头看向王杰希,这个人已经不是五年前毛头小子的样子了,鸦青色的泼墨山水袍衬得男人格外的出尘,长发懒得竖起干脆披散着,倒是有种仙风道骨的感觉。比起五年前那个拎起剑就上的毛头小子,这个王杰希一看就是可以撑起中草堂的人了。他正想打个招呼,看见王杰希一脸戒备的神色才发现对方根本不认识自己。

 

  都怪自己一直戴着面具,现在哭都没地方哭去。

 

  “在下叶修,多谢神医相救,他日必定涌泉相报。”叶修双手抱拳,说出口义正言辞的话连自己都被恶心了一把。

 

  王杰希倒是两袖清风,仙风道骨的挥挥手“不必,你在这里在住一段时日。待身体无恙了即可离去。你现在灵气尽失,身上的伤也很严重,恐怕需要一段时日才能养好。”

 

  “你难道不怕我这只狐狸精害你?比如说半夜趁你不备爬上你的床吸你精气?”叶修存心要撩王杰希,把中衣又扯开一点露出大片白晃晃的皮肉,还伸出舌尖舔舔嘴唇。

 

  男人猩红的舌尖舔过薄唇的杀伤力实在太大,看的王杰希都呆了呆,但随即就定了神。“不论是什么生物,既然受了伤,为医者就不能坐视不理。”王杰希看着叶修突然眼睛一眯,在屋子另一端挂着的仙剑带着凛冽的剑气就出了鞘,绿意盎然的灵力泛着生机,却跟闪着寒光的剑融合的天衣无缝。

 

  “但你要是乱来,别怪刀剑无眼。”

 

  气氛很严肃,甚至应该跌到冰点,但是叶修还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在灭绝星辰这种绝世神兵的威压下一副没事人的样子,抱着臂看着王杰希笑的几乎岔气。

 

  “哈哈哈哈神医这么严肃可是有心仪之人了哈哈哈哈哈。”

 

  “正是。”

 

  叶修的笑声一下子止住了,他像是有点无奈的耸了耸肩,再没笑出声。

 

  王杰希没有注意到叶修情绪不对,他现在一直在回想少年时候自己第一次独自除妖是遇到的叶秋,那个男人跟眼前这个有一种相同的气质。不论是不是强大都能够淡然处之的气质,就算从云端跌下去也能够拍拍身上的灰尘从头再来的淡然,当然还有自己始终跟不上的脑回路......

 

  现在想他有什么用呢?王杰希神色有点黯然,你连他长什么样子都没有见过,连他什么时候开始被嘉世排挤都不知道,直到陶轩刘皓硬说他是妖物展开围剿的时候你才得到消息想去去帮他,可是刘皓已经昭告天下叶修已经形神俱灭了.....

 

  爱他到刻骨铭心,可是连他死了埋在那里都不知道。

 

 

 

五年前  苏州

  王杰希穿着微草的内门弟子制服,天青色的衣袍上有着繁复的花纹,腰间配着宝剑,一派少年的意气风发之色。从长安到苏州,一路上行医救人不取分文,把方士谦教他的所谓悬壶济世时时刻刻铭记在心。江湖上出了个大小眼的神医这条消息已经被传的沸沸扬扬,靠着良好的风评王杰希走到哪里都有人称赞。

 

  少年成名难免会有点狂傲,但是王杰希显然把狂傲掩饰的很好。对于他来说自己的傲气和济世救人一样,都是不可分割的东西,是理所应当存在并遵循的。

 

  鲜衣怒马的少年,狂傲一点才不负时光。

 

  这天王杰希走在街上,一位衣着华美的贵妇人拦住王杰希说自己儿子被蛊惑了。最近几天一直都是一副病恹恹的样子,而且像是被放了气的气球一样迅速的干蔫了下去,一副被吸食了精气的样子。

 

  王杰希虽然不太看得惯浑身珠光宝气的妇人,但是一个生命的安危显然比他的看不上重要太多,于是王杰希决定到夫人家去看一下究竟。

 

  一推开房门看见妇人的儿子的时候,王杰希被吓了一跳。一个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少年躺在床上,已经瘦的一点都不像是人类。凸起的眼球滴溜溜的转动,看起来有点可怕。少年见到妇人来了马上从床上坐起来,嗓子里面发出嘶嘶的气音却说不出一句话。

 

  这已经完全不像是人了......

 

  王杰希打量了一下少年,又简单的切了切脉,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这个人脉象已经虚弱到几乎没有,体内气息紊乱到一定程度。理论上早应该躺进棺材而不是躺在床上,而且连体温都低的吓人。

 

  王杰希收回手,缓缓的开了口:“夫人,您的儿子并不像是被妖物所伤。更像是有恶鬼作祟。”

 

  这话着实不假,那少年浑身布满了青紫色的印记。若不是天生的大片印记,就只能是恶鬼留下的印记了。眼下看着痕迹的分布面积,怕是这少年与恶鬼相处已久,若不将恶鬼杀死,恐怕这小子连神仙都救不回来了。

 

  王杰希询问少年是否有恶鬼与他接触,这死小子支支吾吾硬是一句话憋不出来。但是这少年身上有很多股鬼气——少年现在已是濒死状态,有大大小小的鬼打着主意来光顾实属正常,所以要分辨出那个才是加害少年的鬼是非常困难的——至少一直主修中医的王杰希是不太在行。

 

  不过虽然并不是一个鬼身上的,但是凭着气息追踪一个个排除还是可以的。王杰希现在也只有用这种最笨的办法去捉鬼。好在中草堂对于未来门主出去历练的随身灵气倒是很慷慨,可以追踪气息的罗盘一抓一大把,不然王杰希只有找个角落蹲着哭了。

 

  不过即使有了罗盘他最后还是蹲在墙角哭了......当然这是后话。

 

  王杰希又简单的安慰了一下妇人,开了几味固本培元的中药,先在这里歇下照顾了少年一宿,决定第二天再用气息追踪那恶鬼。

 

  不过在这一天中王杰希倒是发现,这少年是个很好的人。心地善良,还总是收留一些无家可归的小动物。至少王杰希就看见他指示侍女把一些吃食糕点送到宅邸一角,过了一会儿果然来了一只断了尾巴的花猫把糕点吃的一干二净。

 

  这么好的一个人,没有道理会招惹厉鬼啊......王杰希百思不得其解。

 

 

  第二天一早王杰希就拿着罗盘开始寻找,一直到傍晚走到筋疲力尽,还是一个鬼影子都没看见。却发现这荒山附近干净的要命,除了极个别的几只微弱到不行的小鬼的气息以外,剩下的气息都在同一处诡异的消失不见。就好像......有什么东西,把他们吃掉了!

 

  王杰希连忙走访邻里,问最近有没有人突然疯了的事情发生,结果却刚好撞上一个准备搬迁的夫人,一打听才知道,短短一个月,这一个村子里总是有人莫名其妙的疯了,一个月之内,全村疯了一半人。

 

  难道真的又有了吸魂修炼的妖物?

 

  这个想法让王杰希心里一惊,他倒是听说过有妖魔依靠人的魂魄修炼。可是在中草堂的记载中,这种方法风险极大,一不留神就会脑浆炸裂而亡。除非有极大野心又因为某种原因资质很差,否则一般不会有人铤而走险走这条路的。

 

  ——但是再说回来,如果是一般的散修也不会知道这种罕见的法门,世家弟子又都有仙家血脉,所以在中草堂的历史记载中只出现过两次。一个人最后爆体而亡,另一个被围剿致死。

 

  这穷乡僻壤的,应该不会有这种人吧......王杰希又最后打量了一下这个荒凉的山洞。一边暗暗想着,一边往回走着,记下地形准备好好研究一下。

 

  荒山野岭上除了枯枝败叶别无他物,倒是群山似一群黑色的怪物连绵到很远。黄昏的风吹过王杰希象征微草亲传弟子身份的天青色衣袍,引起呼啦啦的一阵响。少年衣袍翻飞,上面可以辟邪的金色花纹毫无征兆的亮了一下,然后似乎被什么压抑了一样,又黯淡了下去。

 

  很多事情就是这样,你想等,事情可不会给你等的机会。等到王杰希回家,少年的病情又恶化了。这个少年浑身的痕迹已经蔓延到了全身,看上去浑身都成一种诡异的青黑色。依然是瘦的皮包骨头五官凹陷,看了都让人心里发毛。

 

  最主要的是,走时还能挣扎着起来给他作个揖的少年,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了自我意识,翻着白眼躺在床上什么话都听不见。妇人已经伤心过度昏厥了过去,此时正木讷的坐在一旁,有一个侍女正在照顾她。

 

  痕迹蔓布全身,恐怕今晚子时之前就会被那恶鬼收走魂魄。事情已经到了火烧眉毛的地步,若是再不做反击恐怕这少年就要葬送在这恶鬼手里了!

 

  王杰希叹了口气。自己不是主修格斗的门生,闻名天下的也是治病救人而不是驱魔除妖,但是既然有一条生命要在眼前流逝就不能坐视不理,拼上自己的所有也要与那恶鬼斗上一斗!

 

  一心赴救,无作功夫形迹之心,这是一个医者的信仰。

 

  王杰希拿起微草给他炼制的宝剑“灭绝星辰”,又收拾了一下随身携带的驱邪的符纂,又向那座荒山上找去。

 

  荒山依然还是那座荒山,一如两个时辰之前的破败荒凉。四周的山脉因为光线比之前来的时候更暗了一些,显得这座山脉就更加的阴森。

 

  他倒是没有害怕的情绪,只是这氛围让人莫名的不安。他拿起罗盘,开始在气息消失的地方一寸一寸的寻找。

 

  既然被称为中草堂的下一任门主,王杰希即使是不善搏斗但也不会比寻常外门弟子差到那里去——只是对上其他的世家内门弟子胜率就只能一边倒——而且对于微草的藏书也一清二楚,基本上遇上的妖物都能叫出名字来。所以说少年对于自己还是充满自信的,虽然这种莫名的自信也许会害苦他,但是也并不完全都是坏处。

 

  找到气息消失的准确位置意外地并不困难,王杰希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在大脑中搜寻出有没有其它靠吸魂修炼的妖物,他就看到了在一丛茅草下面若隐若现的洞口,正黑黢黢的看着他。

 


————————TBC——————

评论(3)
热度(58)
©喵子♥_壬迩亡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