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子♥_壬迩亡梓

【我的心愿是...世界和平....】
杂食,但只写all叶
最近变成了玻璃心的删文狂魔
谁没有辣眼睛的过去呢不是

码字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画画,画画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码字。
努力做一个会煲鸡汤和撩妹的暖男)。

【王叶】一个狗血的道士与狐狸的故事(下)

+三无而且虫害严重

大眼生日快乐我是英杰他妈!!



最美不过膝下双子,与你共赴杯酒人家。

————————————————————

若是现在的王杰希,就算是往洞里灌水也会把妖物逼出来,而不是深入别人的洞穴与人搏斗——况且现在的王杰希剑法也是一顶一的——但是当时的王杰希显然还是个没有多少实战经验的愣头青,以至于他根本没有太多思考就一头扎进了洞穴。全然没有考虑以自己这种虽然灵力充沛但是连佩剑都控制不好的人面对吸食了这么多魂魄的妖物连塞牙缝都不够。

 

  王杰希把灵力凝聚在手心,绿意盎然的手心似乎是提了一盏灯,照的山洞里亮堂堂的。他踩着碎石往里走,看着沿路逐渐有了钟乳石,心道竟然还是个天然的溶洞。

 

  走了不多时,便发现这洞里头越往里走竟有了些积水。用灵力探测了一下水里面没有其他的生物,就硬着头皮继续往里走。年少成名的神医极少的有了害怕的情绪,少年还显稚嫩的脸上有种掩饰不住的恐慌之感。

 

  木系的灵力对生命最是敏感,但是王杰希自进洞以来就感觉不到任何的生命气息。并不是他学识不够,只能是洞里面真的没有活物,或是他的感知被人为的屏蔽了。

 

  集天地之灵秀的溶洞里面没有生命是不可能的,在这种得天独厚的环境中,是只苍蝇都能够修炼出人形;若是他的感知被人为割断了......那这个人的实力一定在王杰希的之上,甚至是可以碾压王杰希!

 

  王杰希意识到这一点就连忙运转起灵力防身,但是显然是没有机会了,一个强大的力量注入了自己的身体,灵魂似乎被撕扯着要剥离开自己的肉体。来自灵魂的刺痛没有人愿意去尝试一下,王杰希已经被疼痛掌控了所有意识,本来就要被剥离灵魂的躯体更加的无力回天。

 

  意识开始渐渐模糊,痛感越来越弱......

 

  一代神医就要在最意气风发的时候死在一个连人影都没有的溶洞里了,也不知道林杰前辈是不是可以找到他给他报仇......

 

  痛苦戛然而止,王杰希在那一瞬间以为自己的灵魂是不是已经被抽离出去了,可是随机他就发现自己依然还有意识。

 

  是谁救了自己吗?王杰希扭头往四周寻找,不扭头还好,一扭头看见一张带了一个面具只露出嘴的脸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王杰希差点吓飞半条命。

 

  “哟,这不是老林家的小朋友嘛。是叫王大眼儿?”男人依旧看着他嘴角弯弯,声音带着一股烟草味有点沙哑,但是并不难听还隐隐的透着点少年音色。男人手里拿着一杆几乎是标志性的通体黝黑的战矛,脸上戴着被无数人死死记住的银色面具,给他的感觉强大到无可撼动。

 

  “叶秋......前辈?”王杰希迟疑着叫了叶秋前辈,虽然根据自家的两个前辈气急败坏的叙述,叶秋虽然作恶多端嘴贱的不行,但是最多比他大两岁,不过既然救了他,叫声前辈还是应该的。

 

  这句活显然很受叶秋的青睐,王杰希都能猜到面具底下那双眼睛已经笑弯了。“不错不错,这小子有前途。”王杰希听着叶秋的赞美,突然感觉这个人似乎不太靠谱。

 

  不过这显然只是个错觉,叶秋在王杰希身上设置了一个保护结界,就接着拖着王杰希小心翼翼往洞穴里面走。一边走一边给王杰希讲解一下情况。

 

  “你好好的出来历练,怎么就跑到这么个鬼地方。这里有能够隔绝感知的结界,这会儿方士谦感知不到你了估计正抱着林杰哭呢。”男人说到这一句又笑出了声,王杰希发现男人非常爱笑,每一次一笑整双眼睛里面都会潋滟开一种温柔。就像夏季微风拂过波光粼粼的湖面,漫不经心之间就能让人沉迷进去。

 

  要不是知道叶秋是嘉王朝的首领,王杰希都要觉得他是只狐狸了——虽然很久以后他才知道自己的猜测十分的正确——现在王杰希看着男人形状美好的唇线就有一种想啃上去的感觉。他只好讪讪的收回目光不再去看男人,心里念起了自创的蓝雨版清心咒。

 

  为什么是蓝雨版呢?因为只有没有姑娘的蓝雨才会念清心咒来抵抗男人的魅力啊。

 

  叶秋显然不知道王杰希内心乱七八糟的想法,他自顾自地接着说“这里头可不是什么吸魂的恶鬼,里面是一只狐妖。”

 

  “狐妖?”王杰希被男人的话吓了一跳,总所周知狐妖本身就天赋异禀,而且灵魂对狐妖来说并没有太大用处。

 

  男人一定看出了王杰希的想法,笑了笑解释到“这个可不是一般的靠吸人精气的狐狸精,你说你小小年纪满脑子什么肮脏思想,嗯?”

 

  男人还没说完,倒是又开始调笑王杰希。王杰希虽然知道男人只是调侃一下他,但血气方刚的少年还是红了一张脸。王杰希从心里哼了一声,不忿的不行,他分明没有往那一方面想的.....

 

  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王杰希把自己所想的一股脑倒了出来“这只狐狸肯定是天赋异禀一早就有了灵智,但是肯定早了什么变故灵气尽失,又急功近利,所以只能用了噬魂的方法来修炼。”

 

  叶秋惊讶地看了一眼王杰希,“哎你这小子不错,老方和老林真没有白教你。那你不如猜猜看,你的金主身上的恶诅痕是哪里来的?”

 

  这一问突然把王杰希问蒙了,这个问题再过尖锐,而且没有丝毫缘由。按道理说那位公子家境殷实,为人又善良,按道理说不应该与这妖物结仇。而且这狐妖既然能够看到吸魂的功法,来头恐怕不简单,应该与那公子没什么接触才对。

 

  “蒙了吧。”叶秋笑道“这狐狸应该一开始修的是双修的功法,而且恐怕啊——”男人意味深长的弯了弯唇角,普通的动作硬是被做出了一分温柔缱绻,王杰希又开始魂飞天外。

 

  “双修的对象就是你的金主。”

 

  王杰希着魔一般盯着男人好看的唇开开阖阖,吐出事情的真相。“这狐妖估计是一开始下山的时候受了伤,被那个公子救了,然后估计也就看上那位公子了。两人情到深处要双修,但是这狐妖体质在这里摆着,一双修那公子身上的精气就会被吸走。这样往复了几次以后显然那公子就会非常虚弱,公子没有办法,决定雇人围剿这狐妖。

 

  

  狐妖被逼到不行开始用与双修同源但是恶毒很多的吸魂功法修炼,但是这吸魂不是一般人可以修炼的,她会控制不住自己。所以在被蛊惑的情况下,短短一个月疯了半个村子的人,这些人的魂魄肯定都成了狐妖的食物,而这狐妖肯定实力大增。”

 

  男人喘了口气,似乎说了这么多让他很是疲惫,然后他喝了口水又接着说。“这恶诅痕应该是狐妖驱使那个鬼魂去下的,而现下那个鬼魂肯定没有被吃掉,应该在洞穴的那个角落。”

 

  王杰希还没有完全消化完这一长段话,男人凭空推导出来的故事让王杰希整个人懵了一下。男人是如何从有限的线索里面推导出这么多的?是因为经验?还是比自己细致的观察能力?还是比自己多出一截的修为?

 

  叶秋又一眼看穿了王杰希的想法,“多留意身边的小事,大胆去猜,往往最不可能的才是正确答案。”

 

  换了现在的王杰希肯定会对于这句话嗤之以鼻,但是当时还是粉嫩粉嫩的刚出山的新人的王杰希就显然是给叶修唬住了。果然应了一声没有再多说什么,垂下头开始思考自己错过了什么细节。

 

  但是现象的情况容不得王杰希思考,叶秋已经提高了声音往洞里面问道“这位姑娘,我说的对不对?”

 

  一个挺清脆的声音从洞穴深处传出来,声音不大但是显然里面灌注了灵气,在场的王杰希和叶秋都听得一清二楚。

 

  “所的都对,所以你们觉得自己还能出去吗?”

 

  几乎是眨眼间的功夫王杰希就发现自己和叶秋已经到了洞穴深处,在深处可以看到一张石床,而一身红衣的女人坐在里面盘着腿修炼。本来应该是一副挺美丽的场景,可是洞穴深处翻涌着的死灵硬是让这场景狰狞了起来,一身红衣的女人妖艳的容貌也显得狰狞了起来。

 

  “怎么就不能出去了?能进来自然就能出去。”刚才还调戏他的男人声音淡淡的,透着一股不怒自威。

 

  “那你倒是掂量掂量自己的本事。”一句话还没有落地,一条大红的缎带就直直冲着王杰希刺过来,却在半路上就被那杆漆黑的战矛挡住。叶秋全身的灵气都与战矛融会贯通一起运转,战矛上开始闪烁红色的纹路。

 

  这时王杰希才彻彻底底地感受到男人的强大就像面前的战矛,平日里并不是什么起眼的东西。但是这只是铅华洗尽的圆润,绝对不是平庸。到了真正危机的时候,眼前的男人比任何人都可靠。就好像温和的水在低温下会冻成坚固的冰凌,看似晶莹剔透却足够将不知死活的人开膛剖腹!

 

  王杰希看着转瞬间就开始的战场有一点呆滞,但是还是目不转睛的看着两人的打斗。这种顶尖强者的打斗过程,随便在哪里都是弥足珍贵的经验,何况是被称为“斗神”的叶秋。

 

  闪烁着红色纹路的战矛毫不留情地刺向女人手里的软剑,本来刚柔并济的软剑就适合暗杀而非正面格斗,叶修又是少见的战斗经验极其丰富的人,女人虽然修为与叶修在伯仲之间但还是节节败退。每一次长矛与软剑的相撞王杰希都可以清晰地看到女人的身体颤抖了一下。

 

  王杰希正看得兴起,叶秋却传音给他。“愣什么?看见结界里面的那几个小鬼了没有?里面肯定有你的金主身上恶诅痕的来源,把那几个小鬼都处理了。”

 

  王杰希不敢怠慢,马上拿起灭绝星辰往结界上招呼。这结界倒是十分的坚固,灭绝星辰这种级别的仙剑几剑下来竟然是一点要破裂的迹象都没有。

 

  王杰希横下一条心,把灵力灌注进灭绝星辰继续砍着。谁想竟然一下子就把结界砍破了,结界破的没有征兆,王杰希还没有准备好应对鬼魂。结果里面的鬼魂一个个尖叫着朝着王杰希就冲了过来,一口就冲着王杰希的胸膛咬上去。

 

  王杰希下意识用灭绝星辰抵挡了一下,却发现这没有实体的东西灭绝星辰根本挡不住。那个最大的鬼魂依旧是朝着胸口咬过来——

 

  然后他就被人推开了,抬头一看还没有自己高的男人硬生生挨了这一口,同时一个天击解决了鬼魂。然后继续和狐妖缠斗。

 

 

  等到王杰希回过神来的时候叶修已经坐在山洞的一边处理伤口,胸前被鬼魂咬的那个尤为严重,伤口附近还冒着一些丝丝缕缕的黑气。

 

  王杰希从小都是心比天高的,像今天这样被一个第一次见面就先把他救了又帮他挡了伤害的人还真有点不知道怎么面对。

 

  叶秋还是一眼看穿了王杰希在想什么,男人唇角勾了勾——即便在这时候男人也不摘他的面具。

 

  “我说大眼儿啊,不用太感谢哥,只是要是不帮你挡一下你这会说不定就被夺舍了,回去你家林杰和方士谦还不把我剥了。”

 

  说的挺轻松,但是这份恩情重点王杰希承受不了。现在有点手足无措的少年只能蹲到男人身边,三下五除二扒了衣服想要检查一下伤口。

 

  没有理会男人嘴里面“哎哎怎么扒哥衣服”的叫嚷,王杰希把自己的灵力灌进去一些用于清洗伤口周围的怨气,用从自己拿来的锦囊里取出一些止血的中药给男人抹上去。伤口很深,而且还往外翻着露出白色肌腱,还汩汩的往外冒着血,上药过程中疼的男人嘴里一直发出嘶嘶的气音。

 

  疼还逞英雄,这男人是有英雄病吧。王杰希想着,不自觉弯了弯嘴角。

 

  然后第二天男人就不知所踪,大抵是回了临安嘉世。而王杰希就回了燕京中草堂,天下人都知道王杰希于风华正茂只是就杀了一只作恶多端的狐妖从此名满天下,于是他也顺顺利利地当上了门主。两人以后只是泛泛之交,直到叶秋被陶轩扣上一个妖孽的帽子围剿形神俱灭,两个人都没有再见过。

 

  或许叶秋心口上的疤痕到了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会痛一痛,或许不会,谁知道呢?芸芸众生之间两人连接的线或许早就断了。

 

  最后还是江南江北陌路寒。

 

 

 

 

  王杰希从回忆中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手里的《黄帝外经》拿倒了,身边的碧螺春也已经凉的透彻。王杰希神情还有点怔,许久之后,缓缓叹出一口气。王杰希把书合上,接着发呆,却突然想起自己的病号。便起身决定去看看。

 

  到了叶修歇息的病床上,叶修又睡下了,不太雅观的睡姿让男人露出了胸膛,以王杰希的视角刚好能看见大片白皙的皮肉,还有——胸前一个狰狞的疤痕。

 

  不偏不倚,正好在胸口上。

 

  “啪嗒”一声,王杰希手里面的茶盏掉到了地上,摔的粉碎。

 

  王杰希也懒得多说,一把把正在睡觉的人捞起来,径自亲了上去。吻到男人被缺氧憋醒的时候已经眼角眉梢都泛着春色,连眼睛里面都泛起了水光。

 

  管他怎么想,反正自己是等不起了。

 

  叶修回过神才发现王杰希的舌头还在自己嘴里面,差一点没有咬下去。又愣了半天还是没有理解这是什么状况,他倒是想问,只是一开口全是呜呜的呻吟,甜腻到他都想把自己的舌头拔了。

 

  男人考虑了半天,最终还是把手臂环绕上王杰希的脖子,加深了这个吻。

 

  红尘三百场,终究与你共度。

——————TBC——————

评论(12)
热度(72)
©喵子♥_壬迩亡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