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子♥_壬迩亡梓

【我的心愿是...世界和平....】
杂食,但只写all叶
最近变成了玻璃心的删文狂魔
谁没有辣眼睛的过去呢不是

码字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画画,画画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码字。
努力做一个会煲鸡汤和撩妹的暖男)。

【喻叶】blue sunshine

关于鱼和猫咪的故事。

我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开了不能回复,我跪下认错(猛虎落地式)

+一个智障的因为没有回复的补档(肤浅的人。

+三无并且虫害严重。

+感觉可以和之前的周叶兔子和狐狸凑一对叫天敌组...

+写这篇文的起因是因为想写你看着一条鱼渐渐地沉下去,但是什么都做不了的无力感,显然我失败了......

+今天抽时间写了下发现并没有写出来想要的感觉于是就end了,刚好人生第一篇be)滚。

我没有酒没有故事没有爱人有的只有心酸

————————————————————

  也许自己一生中最重要的决定就是自己救了一条鱼而且没有吃他,叶修常常这样想。

 

 

  那天叶修正蹲守在垃圾箱旁边准备看看有没有吃的,阳光暖融融的照下来让叶修忍不住躺在地上晒起了太阳。叶修正懒洋洋的眯缝着眼睛,突然就看见一个女人拎着一个里面都是水的塑料袋走了过来。女人看上去脸色很不好,一双高跟鞋踩得咣当咣当响,直震得叶修耳膜疼。

 

  叶修的鼻子告诉他塑料袋里面一点可以吃的东西都没有,但是他还是对塑料袋里面是什么感到非常好奇。他直起身子想看看塑料袋里是什么,只看到里面除了清冽的水之外又摇曳的一抹蓝。

 

  那是什么?叶修很好奇,但是并没有扑上去抓女人一把再叼着袋子跑的想法。他继续趴在地上等女人扔了袋子走人。

 

  但是女人显然非常的生气,而且把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在装着水的塑料袋上。女人站在离垃圾桶五米远的地方就一把把塑料袋朝着垃圾桶甩了过去,表情狰狞手臂用力,但是准头显然不怎么样。塑料袋一路飞一路把晶莹剔透的水珠撒的到处都是,最终一头栽在离垃圾桶很远的地方,剩余的水溅了叶修一身。

 

  暹罗猫好看的皮毛被水粘成一撮一撮的,怎么看怎么邋遢,但是叶修只是无所谓地甩了甩,就心急火燎地往塑料袋里面看去。

 

  塑料袋里面躺着一条蓝色鱼,正半死不活地翕动着鳃企图从塑料袋底部薄薄的一层水里面汲取可以生存的水分。看到叶修过来不会眨的鱼眼翻了翻,似乎觉得自己完蛋了。

 

  这就是两个人糟糕的初见,一点都不浪漫,两个人都是以生命中最狼狈的姿态相见的。整个过程没有一点浪漫主义或是唯美主义的元素,而是充满了狗血的气息。当然,如果硬是要找一个出现在浪漫主义中的词语来概括这场糟糕的初见的话,那就是英雄救美。

 

  天下似乎没有不吃鱼的猫,但是叶修现在还真就没有这吃鱼的心思。他甩了甩尾巴,凑上去舔了舔这条鱼。

 

  舔一条生鱼的感觉糟糕透了,满嘴都是鱼腥味和鱼鳞上粘腻的液体的味道,苦涩的要命。叶修只试探性地舔了一下就感觉自己的食欲完蛋了,暹罗猫像狗一样伸出舌头哈哈地喘气,试图平息这恶心的味道,但是没有任何用处。

 

  蓝色的鱼现在显得非常淡定,鱼嘴翕动着吐出几个泡泡,叶修就听见了他说的话。

 

  并不是什么复杂的话,就算因为缺水吐字不清叶修也能听到这条鱼说了什么。清润的男人的声音在炎热的夏季里面显得格外好听,让人有一种沁在凉水里的舒服感觉。

 

  那条鱼说:“救我。”

 

  一条快要干死的鱼,对一只浑身湿透的猫说:“救我。”

 

  这大概是很超现实的一件事,或者说它的周身洋溢着童话的气息,但是它还是没有任何波澜的发生了,以至于叶修现在链反应过来的机会都还没有。

 

  猫咪甩了甩尾巴,蓝灰色的猫眼里面有一种喻文州看不太清的情绪。当然如果他现在不那么缺水的话,会发现那是一种很轻微的惊讶。就好像春风绿过柳叶却碰到一块顽石的感觉,在惊讶当中有着一点点的欣赏,于是就会产生化学反应一样的源源不断的产生兴趣。

 

  猎人对猎物的兴趣。

 

  暹罗猫一身米白色的皮毛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巧克力色的面部以及四肢像是被白雪覆盖住的地表。猫咪非常人性化地挑挑眉,胡须一颤一颤地开口:

 

  “你凭什么觉得我会救你?”

 

  鱼非常淡定,即使身体已经开始缺水。他本来就不怎么灵活的眼睛直直的看着叶修。明明鱼的眼睛都是死板的,可叶修偏偏就在里面看到了数不清的东西翻滚不息。整只眼睛像是某种流光溢彩的宝石,只是看一眼都有一种蛊惑人心的魔力。

 

  “你会的。”

 

  叶修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在那只眼睛之下败下阵来,他只知道自己看着那只湛蓝色的眼睛里面深邃的情绪和时不时擦出星子的智慧大脑一片空白,身体倒是反应的很快,直接就说了好。

 

  叶修任命的向一边的宠物店里面跑去,希望自己可以找到一些能够装水的东西,比如塑料制的用来装鸟食的食槽,或是一些小的鱼缸。叶修进了宠物店,里面的经理正看电视剧看的出神,画面上余罪正趴在床上捏着嗓子拼命叫,旁边一个看书的女人一脸惊悚地看着他。

 

  看上去老天对叶修不薄,叶修刚进店就看见一个装了一半水的小玻璃鱼缸正在店门口放着,里面空空如也什么鱼都没有。叶修大着胆子叼起鱼缸就跑,幸好比灯泡大一点的鱼缸对于暹罗猫来说还是可以叼着跑的物体。叶修叼着鱼缸一路小跑到垃圾箱旁边,小鱼依然在塑料袋里面躺着,但是看上去似乎连动一下鳃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以为你不回来了。”他笑着说,声音是真真正正地气若游丝。

 

  “那你刚刚还那么肯定地说我一定会的。”叶修白了他一眼,轻轻地把他用没有倒刺的舌头背面卷进嘴里,然后小心地吐进鱼缸里面。

 

  身体被自己所熟悉的清澈冰凉的透明液体淹没,小鱼才慢慢地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停止了流逝。他摆了摆鱼鳍甩甩尾巴,逐渐在水里找到了平衡,缓缓地游到鱼缸边,与那双加起来几乎和自己差不多大的猫眼对视。

 

  “我看见你的时候就觉得你肯定会救我。”他轻声说,声音在水里显得模糊不清。

 

  “是吗?”猫咪笑笑“原来我长的这么像好人。”

 

  他对此没有发表意见,而是问了他另一个问题:“我叫喻文州,谢谢你救了我。”

 

  “我叫叶修,”叶修看着眼前的叫做喻文州的蓝色小鱼,似笑非笑“可是我想吃了你。”

 

  喻文州还是显得非常淡定,甚至连声音听起来都是笑着的,“看你一开始舔我之后那副恶心的样子就知道你一定有主人,而且一点都不饿,所以你肯定不会吃我的。”他歪了歪蓝色的脑袋,似乎在思考自己的说法对不对。“至少现在不想。”

 

  这条鱼真是精明的让人讨厌,叶修想。

 

  叶修沉默了半天,似乎骂了一句脏话,然后就直直地盯着喻文州。猫咪的竖瞳让喻文州有点不寒而栗,他马上游到了鱼缸的底部。他承认,在叶修的眼睛里面他看到了杀意。

 

  猫咪目不转睛地盯着鱼缸底部蓝色的小鱼,伸出带着倒刺的猩红舌头舔了舔胡须。

 

  “那么我现在想吃你了,毕竟吃不吃你完全在我,我不会损失任何东西。”

 

  喻文州沉默,缩在鱼缸底部绷紧了身体,时刻准备躲闪叶修突然伸进来的猫爪。

 

  “噗嗤。”暹罗猫突然笑了出来,是一种非常看心的笑,尾巴和胡须都一颤一颤地,但是喻文州还是看出了一种无赖的气质。但同时,这只猫眼睛里面的杀意也已经没有了,他现在只是在莫名其妙的笑,似乎在为自己反将了一军而得意。

 

  真是个捉摸不透的猫,喻文州想。

 

  真是条捉摸不透的鱼,叶修想。

 

  夏季黄昏特有的瑰丽阳光折射进水面再折射出就成了浅蓝色,洒在一只猫和一条鱼的身上。

 

  “那你带我走吗?”

  “我想要跟你走。”

 

  然后叶修就成为了养着一条鱼的猫咪,这很不普通,但正好是叶修会做的事。

 

 

  后来叶修就把装着喻文州的鱼缸藏在了一个很安全的地方,每天叶修都会从家里面溜出来陪喻文州聊天,顺便从买金鱼的商店里偷一点喂鱼的饲料给喻文州吃。

 

  喻文州也尝试吃过叶修的猫粮,叶修当然也尝试吃过喻文州的鱼饲料。或许因为种族差距太大吧,喻文州觉得猫粮简直难以下咽,叶修也觉得鱼饲料吃上去就像大便一样恶心到不能再恶心。

 

  觊觎喻文州的野猫也有很多,每次叶修都会看到几只猫在盖着石板的玻璃钢边徘徊。叶修也因为喻文州和这些野猫打了不少架,其中最狠的一次是叶修来的时候看见一只三花已经把石板掀开了,正在用爪子捞喻文州。于是叶修扑上去和这只在附近是老大的三花打了一架,把三花的尾巴咬断了,还豁了他一只耳朵,但是自己的肚皮上也有了一道抓痕。

 

  喻文州只能在浴缸里看着叶修舔着肚皮上的伤口,除了安慰什么都做不了。

 

  毕竟他是条鱼,而他却是只猫。

 

  后来喻文州越长越大,叶修想方设法给他偷了越来越多的大鱼缸,但是喻文州还是在不断地长,长的比叶修还要大,鱼缸怎么样都装不下他了。

 

  叶修最后还是把喻文州放进了附近的西湖里面,那天是一个夜晚。他想方设法一路把喻文州带了进去,最后准备倾斜玻璃钢的瞬间,喻文州问他,声音依然是一样的清润温柔。

 

  “就这样放了我,你不后悔?”

 

  叶修就笑,在喻文州眼里笑的还是那么莫名其妙,依然是笑的胡须尾巴一颤一颤的,蓝灰色的眼睛里面情绪翻涌的吓人,可惜喻文州离得太远,他还是看不清。

 

  “我最多后悔没有吃了你。”

 

  “那为什么不吃了我?”

 

  “一开始是不想,现在啊——”叶修依然在笑,猫咪的脸在月色下面有点模糊不清,月光撒上去显得有点悲伤“是舍不得。”

 

  “再见了喻文州。”叶修吻了吻鱼缸,喻文州也吻了吻鱼缸。猫咪和鱼的嘴隔着一层玻璃吻在一起,到底有没有温度连叶修也不知道。猫咪舔了舔鱼缸上自己刚刚亲过的部分,倾斜鱼缸,把喻文州倒进湖水里面。

 

  一抹干净的蓝色融进了墨绿色的湖水里,耀眼的好像生来就属于这片湖水。微风吹起月色下银色的湖面,荡漾起层层的涟漪,比当年大了很多倍的蓝色大鱼静静浮在水面上,看着岸上的猫。他们都不动。

 

  “你明天会不会来看我?”最终还是喻文州打破了沉默。

 

  叶修好像愣了一下,眼睛里有叫做错愕的情绪,但是很快的消散了。猫咪又开始毫无理由的笑,但至少这一次喻文州非常清楚他因为什么而开心,于是喻文州也笑。

 

  可是鱼在水里面是没有办法笑的,喻文州想要像叶修一样笑的眉眼弯弯,可是他没有眼睑;喻文州想要和叶修一样笑的露出牙齿,可是他一张嘴只能吐出大朵大朵的气泡;喻文州想要像叶修一样笑的浑身颤抖,可是他在水里面一颤抖就会连身体平衡都把握不住......于是他就不能笑,只能睁着不能闭上的眼睛看着叶修。

 

  但是我还是很开心的,他这样对自己说。

 

  “你明天想吃什么样的鱼饲料?”叶修问。

 

  于是叶修就看着那一抹灵动鲜活的蓝色渐渐地从水面上沉下去,直到看不见。喻文州就看着猫咪的脸在一层层水波的阻隔下越来越模糊,直到视线中只有漆黑的水。

 

  叶修在岸边晒着月光趴了很久,喻文州在水里那个看不到叶修的地方停了很久。月光是蓝色的,照在两个人身上。两个人互相都看不见,也不知道对方在不在,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沐浴在同一片皎洁的月光下面。

 

 

 

  以后叶修从一直养鱼的猫咪变成了一只每天去西湖的猫咪。

 

  他每天一大早都会叼着一包鱼饲料跑到西湖边上一个固定的地方,等水里面有一抹蓝色的影子浮上来。然后他会把鱼饲料倒进去,看喻文州吃完,然后和他聊很久,一直到太阳落下去才离开。

 

  后来有一天,叶修依旧叼着一包饲料来看喻文州,他甚至都准备好了今天两个人聊什么,但是他从早晨一直等到天都黑透了,那一抹蓝还是没有出现。

 

  第二天,叶修又来了,那抹蓝色还没有出现。

 

  第三天,还是没有。

 

  叶修还是每天早上叼着饲料来那个地方,静静的一趴就是一天。那边一个大石头的后面饲料已经堆了很高,一袋都没有少过。

 

  喻文州还是没有来。

 

  显然叶修是不知道的,有多少次等到他走远水里面才会浮现出他朝思暮想的一抹蓝色的身影。喻文州总是默默在水面上看着他的背影渐渐被夜色吞没,消失不见。

 

  一条鱼和一只猫肯定是没有什么结果的对不对?喻文州这样对自己说,但每一次还是默默目送叶修远去。

 

  叶修不傻,作为一只猫他能够感觉到在他走的时候水里面有东西再看自己。那眼神太炽热,以至于冰冷的层层湖水都不能阻隔它的温度,烧的叶修连胸口都发烫。暹罗猫一甩尾巴,猛的回头看去,但是平静的湖面上只是好像有那么一丝蓝色。狂奔过去的时候,什么也没有了,湖面还是被月光照成蓝色的,平静的没有一丝波纹。

 

  叶修叹了口气,把岩石底下的鱼饲料撒进湖里,看着饲料在湖里面一层一层地漾开。湖里面的鱼都在附近徘徊,但是看见有猫都不敢过来,只是远远地在岸边扎堆。叶修把这几天堆下来了几袋饲料都喂完了,因为饿而不怕死来扎堆的鱼已经多到连水面原来的颜色都看不出来了。叶修细细地看过去,入目全都是金色红色白色黑色,没有一点点蓝色。

 

  也或许是有的,但是只是露了一下头就沉到了水底,连说一句再见的机会都不给猫。叶修又看了半天,过来的鱼又多了不少。叶修低下头,轻轻地舔了一下浮着饲料的水面。嗯,味道恶心的一如既往,他应该吃的很开心。

 

  猫咪看了一下湖水的深处,或者说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看那里。半晌,猫嘴里冒出一句话,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他说“再见。”

 

  以后就再也没有来过。

 

  很久很久以后,叶修变成一只老猫;喻文州变成一只嗯......老鱼的时候。回忆起往事,他们会这么说。

 

  “我没有喝过最烈的酒,但是我放弃过最爱的人。”

————————end——————————

最后写一句昨天看大鱼的时候听到的话,有的鱼是关不住的,因为他们生来就属于天际啊。

评论(27)
热度(114)
©喵子♥_壬迩亡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