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子♥_壬迩亡梓

【我的心愿是...世界和平....】
杂食,但只写all叶
最近变成了玻璃心的删文狂魔
谁没有辣眼睛的过去呢不是

码字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画画,画画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码字。
努力做一个会煲鸡汤和撩妹的暖男)。

【all叶】夜访吸血鬼(上

+哦我又挖了个坑...

@欣子 介绍一下,这是我爸(滚蛋  这位大爷点的文,代价很沉重......至少我这么觉得...

+带伞哥玩W

+设定是世邀赛期间,国家队全员,吸血鬼叶神和死神伞哥,还有都是普通人的国家队...

+三无而且虫害严重




When ever you need me.I will always be there for you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叶修最近有点忧伤,因为他的血浆没有存货了。

 

  这他妈就很令人伤心了啊。叶修抱着头,看着训练室里面活蹦乱跳的几个人,感觉自己的眼睛都要变红了。

 

  他突然有点想念苏沐秋,然而日理万机的死神大人现在还不知到在哪里忙活呢,现在除了打喷嚏估计不会有任何反应。于是叶修看着窗外的树叶,默默地叹了口气,继续看着训练室里面的人们。天知道看着眼前一大群肥羊却不能吃是怎样一种令人伤心的感觉。

 

  这周比赛国家队轮空,一群不务正业的职业选手决定出去好好玩一圈。某位方姓职业选手对着领队和队长睁大了真诚的双眼,义正言辞的说这一次轮空一定是老天爷的安排,他们应该趁这个机会好好玩一圈,这才对得起老天爷的安排!

 

  喻姓队长没有说话,朝着叶姓领队笑了一下,全听叶修的这句活即使没有说出来也足以让国家队的成员全都看到。喻文州看着叶修眼神温柔神色宠溺,让方锐恨不得扑上去手刃了喻文州。

 

  “方锐同志,我们来苏黎世为国争光,可你却只想着玩乐,你的思想很危险啊。”叶修摇着头,痛心的情绪溢于言表。“而且我们现在是在苏黎世,你不觉得老天爷管不到这里吗?”

 

  “那这一定是上帝的安排。”王杰希非常自然的接下了话,看向叶修的神色温柔笃定地像是在求婚。

 

  “你们这一群思想腐朽的家伙!”黄少天伤心地呵斥到“迷信这些东西是一个生在二十一世纪生在红旗下长在阳光里的好孩子应该做的事情吗?你对得起生你养你的大中华,对得起社会主义吗?”

 

  “巧了,我还真不是生在二十一世纪的。”叶修叼着一根不知道哪里买来的烟,看了一眼黄少天,一脸“这孩子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的表情。

 

  “我靠我靠我靠老叶你几个意思!!”黄少天显然参不透叶修复杂的表情,但是他对于叶修那一眼里面的蔑视可是看的透透彻彻,当时就要一个破空式朝着叶修的脸下来,然后就被张佳乐拉住了。

 

  “黄少天的智商还是这么的让人心疼。”张佳乐一手扯着黄少天,另一只手还是扯着黄少天,如是说道。“叶修显然就只有嫌你烦这一个意思啊。”

 

  “别说了张佳乐,我们去JJC吧。”黄少天很冷酷地说到。

 

  “其实叶神啊,”肖时钦的神色很老实,很严肃,一脸为战队着想的严肃神情,然而机智如李轩早就看穿了他就是想出去浪的真实想法,“我们现在趁着赛程还不是很严峻,稍微放松一下有利于调整状态。”

 

  李轩:呵呵,宝宝都明白,可是宝宝不说。

 

  “是啊叶神,出去玩有利于身心健康啊!”下一秒李轩就附和道。

 

  “想......出去。”荣耀第一男神摇晃着呆毛

 

  “适当放松确实有利于调整状态。”张新杰推了一下眼睛,神情和肖时钦一样严肃。

 

  “啧啧啧张新杰你变了,没想到你也变成这样的人了。”叶修的表情更加痛心疾首了,甚至还捂住了心口。“既然这样——”

 

  “那就玩咯。”

 

  “卧槽!”黄少天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激动地话都少了的少年一下子就扑在了叶修的身上“老叶你今天竟然这么善解人意温柔可亲!真是让我非常欣慰。”

 

  叶修感受到温热的躯体覆盖在自己身上,一头金发的青年毛茸茸的脑袋就放在自己的颈窝处,流淌着滚烫液体的颈动脉停在了一个几乎一抬头就能碰着的距离。叶修感觉自己的大脑好像砰地一声就炸开了,所有的理智都要化成翳粉。眼前的血管轻微的跳动着,只要自己轻轻地一咬,就会迸溅出美味鲜红的液体,填满自己的千肢百骸。

 

  黄少天现在显然是看不到的,但是距离他们很近的王杰希却看的很清楚,就在黄少天的脖颈触碰到叶修嘴唇的一瞬间,男人的唇马上就张开了一点,张开一点原本是看不到牙齿的,可是王杰希却可以清楚地看到原本很整齐的牙齿却有四根长度已经清晰可见。男人的眼睛似乎在刹那之间红了一下,然后他就非常迅速地推开了黄少天,连一句解释的话都没有说,就逃也是地去了卫生间。

 

  王杰希把眼底的惊愕很好的收了回去,淡淡地收回目光,看向黄少天时却刚好装上喻文州的。两个人的眼睛里都有一丝惊恐,彼此交换一下眼神,就心照不宣的没有多说什么。

 

  而被留在原地的当事人黄少天则有点手足无措,呆呆地站在原地什么都说不出来。显然青年也没有想到这么一个经常做的动作会引起叶修这么大的反应,目光呆滞地望向叶修走掉的方向连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喻文州叹了口气,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试图安抚他的情绪,却感受到手下的身体有点颤抖。

 

  他没有想到会是这样啊......真的没有。

 

 

 

  酒店的房间里面,叶修对着镜子观察自己。四根牙齿已经比原来长了很多,虽然还没到狰狞地突出那种地步,但是嘴里面有尖利到可以当凶器的东西的感觉着实也算不上好受;耳朵似乎也比原来尖了一点,眼睛的变化倒是已经停止了,眸子又变成了原来的黑色。

 

  至少如果不张嘴的话还是个人,叶修理了理自己的刘海,努力让自己看上去精神一点,把那种阴森森的违和感压下去,然后才打开了房门。

 

  反正他是打死都不会伤人的,他向别人保证过。

 

 

 

  国家队十几号人一天下来玩的很嗨,黄少天的事情叶修随便扯了个理由就蒙混过去了,所幸几个心脏也不想逼他,他才能够蒙混过关。黄少天依旧和叶修嘴炮,只是刻意地控制自己不再和叶修勾肩搭背,青年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抿紧了唇,神情有点深沉。

 

  一群人在苏沐橙和楚云秀的带领下,浩浩荡荡地去参观了现在属于苏黎世神学院的格罗斯大教堂。苏黎世的空气质量一向都很好,至少比起B市糟糕的空气质量好了很多。湛蓝的天幕下罗马式建筑的几个尖顶显得分外显眼,宏伟的气势真的让人眼前一亮。

 

  叶修虽然不喜欢教堂那地方,但是讲真吸血鬼对于十字架一类的东西还没有害怕到避之不及的地步。这种他们有点讨厌的东西其实对他们造不成什么伤害,但还是有许多人把它们和大蒜都当做对付吸血鬼的利器,这让叶修表示十分的不理解。

 

  格罗斯大教堂的视野很好,站在上面甚至可以看到苏黎世湖和立马特河,河面上似乎又一些白色的物体,想来应该是天鹅。

 

  晚上一群人去吃了瑞士特色的奶酪火锅,因为赛程结束还早,而职业选手又不能沾酒,于是他们只好点了红茶。看着奶酪在抹了一层大蒜的锅里面慢慢地融化真的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如果忽略叶修不太喜欢大蒜的话。

 

  当然,大蒜的味道很快就被奶酪融化带来的奶香掩盖掉了,一群人围在一起把面包蘸着融化的奶酪吃,对于苏黎世的美食很是赞叹。

 

  晚上他们坐在立马特河边,叶修抱着不知道从哪里买来的kebab坐在湖边津津有味的啃,使得河里面的天鹅一个个都围了上来。叶修见怎么赶也赶不走就只好喂了这些雪白的大鸟一些肉,于是吸引过来更多的天鹅围着叶修游曳。

 

  喻文州看着叶修伸长胳膊喂天鹅的样子弯起了嘴角,男人身边围着一大群雪白的大鸟,这些天鹅也不怎么怕人,伸长了s型的脖颈就去从叶修手里面抢肉吃。苏黎世的夜晚灯火通明,灿烂的街灯倒映进河水里灿烂气一圈一圈的涟漪,男人好看的眼睛里也带上了星光。

 

  喻文州看向王杰希,耸了耸肩。对方挑了挑眉,咬了一口刚刚在巧克力店里面买的马卡龙,继续看着叶修不说话。

 

  什么怀疑都懒得想了,大脑里就剩下男人的微笑。

 

  一个微笑就打败了一辈子啊。

___________TBC_______________

评论(18)
热度(211)
©喵子♥_壬迩亡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