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子♥_壬迩亡梓

【我的心愿是...世界和平....】
杂食,但只写all叶
最近变成了玻璃心的删文狂魔
谁没有辣眼睛的过去呢不是

码字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画画,画画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码字。
努力做一个会煲鸡汤和撩妹的暖男)。

【all叶】夜访吸血鬼(下

+吸血鬼老叶,死神伞哥,普通人国家队。

+哎呦这坑我填了

+想表达的东西完全没有表达出来.......设定从一开始就不对.....

+三无且虫害严重。



很久以前 我喜欢过这片天空 那时候你还是我的英雄

————————————————————————

  叶修喂白天鹅喂得不亦乐乎,却看到天鹅群里面竟然有一只黑天鹅。客观来说,黑天鹅长的很好看,和所有的白天鹅一样都是s型的颈部曲线,体态修长羽毛丰满,还有一双好看的紫水晶一样的眼睛。这些特征使它在一群白天鹅中显得鹤立鸡群,可是白天鹅们似乎与他并不是太亲近,于是它只好自己在河中央浮着,没有和其他鹅一起扎堆。此刻这只天鹅正远远地望着叶修,似乎是想要过来但是不敢。

 

  那双紫水晶一般的眸子直直的看上叶修,里面有叶修十分熟悉的某种情绪。好看的黑色羽毛有点暗淡,带着一种莫名其妙的歇斯底里,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被抛弃在荒原上的孩子。深夜里他无助地仰头看向月亮,泪水爬满脸颊湿透地面,月光下的小脸是那么的狰狞,他在哭,但是汹涌而来的情绪没有愤怒,只是......哀伤。

 

  男人修长好看的手忽然就顿住了,从男人手里啄走肉块的天鹅不满的哧吭名叫了一声,甩动脖子想要叼走肉块,但是男人成为雕像一样一动不动。白天鹅疑惑的松嘴抬头,却高声鸣叫了一声连连后退,翅膀颤抖着在水里面扑通出难看杂乱的水波,而远处的黑天鹅还是不动。

 

  那是一双赤红色的眼睛,里面有着漫天的星子,偏偏还有着海潮一般汹涌而来的悲伤。

 

  很矛盾,但很适合这个男人。

 

  叶修回神,发现自己惊飞了一群天鹅。向水面一望,才看见自己眼睛里面的红色正在缓缓消退。男人看着自己的倒影好一会,直到自己眼睛里面的红色消褪了才敢缓缓扭过头去看看国家队的表情。直到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颈椎已经因为过于紧张而僵硬,身后也被汗水沁湿,晚风一吹凉飕飕一片。

 

  身后王杰希依然吃着马卡龙,喻文州端着一杯焦糖玛朵小口小口喝,并没有什么变化。傍晚的风吹过去略微掀起两个人的刘海,放在以小资文艺著称的苏黎世的利马特河边,还真是颇有几分岁月静好的感觉。

 

  叶修转过头,心说文州没看见大概其他几个也都没有发现吧。于是男人看着自己已经完全是个正常人的倒影,咧了咧嘴角,似乎是想笑,但是没有发声。

 

  一旁的张新杰面无表情的推了推眼镜,什么都没有说。

 

 

 

  半夜,国家队驻酒店。

 

  国家队的房间是单人单间,这显然是冯主席的一片好意。而且出于原本酒店某些贴心的安排,每间房的隔音效果是非常只好,好到你在这边叫破喉咙除了没有人根本不会有人去理你。

 

  当然,这也直接导致了房间里面现在的情形。

 

  夜晚的房间没有开灯,巨大的落地窗又被窗帘遮起,一点光都投不进来,于是室内乌黑的像是一团巨大的无机物。叶修抱着头在房间的羊绒地毯上弓着背以一种极其不舒服的姿势蜷缩着,眼睛变成赤红色,长长了很多的指甲已经快要在地板上划出痕迹。在男人弓着的瘦削的脊背上有一双赤红色的骨翼正在冲破皮肤长出来,骨翼是赤红色的,已经出来的部分鲜血淋漓,但可悲的是大脑因为闻见了鲜血叫嚣的更加厉害,以至于叶修整个人都越发地昏昏沉沉。

 

  ——想要血,滚烫的鲜血!体内的声音叫嚣的厉害,苍白瘦削的男人却只是依旧弓着背,手臂因为用力青筋虬结,身下的地毯已经被鲜血染的不成样子。或者说,用烧更加恰当。鲜红炽热的血只要一触碰到地毯就会疯狂地蚕食地毯上面残留下来的属于羊的生命力,仅仅刹那羊绒毯就被烧成一片焦黑。

 

  这是血吗?这他妈就是硫酸!

 

  翅膀终于一寸寸地从肩胛骨上面剥离出来刺破血肉钻出,露出的部分鲜血淋漓。等到终于完全摆脱束缚的时候,巨大的翅膀一瞬间唰地一声展开,带着鲜血几乎撑满了整个房间!

 

  叶修脱力地倒在床上,男人在月色下面呼哧呼哧地大口喘息着。男人单薄的胸膛剧烈起伏,汗水流进后背上肩胛处翅膀长出的地方竟然没有一丝疼痛——吸血鬼的愈合机制早已帮助叶修把伤口修复!随着男人虚弱但是并不涣散的目光看去巨大的落地窗外面是一轮月亮,赫然是满月。

 

  因为吸血鬼化的完成男人身上的疼痛稍稍平息了一下,于是男人还有力气勾起唇角笑上一笑,只是喉咙里似乎有一点点腥甜的味道堵着使男人依然笑不出声音。

 

  身体里面的血液又有了沸腾的感觉,恐怕发狂已经迫在眉睫。

 

  苏沐秋还是联系不上,恐怕出了什么事情。

 

  现在想要活下去,方法不多。要么出去随便找一个人吸血,死一个人让自己活下来;要么想办法在发狂之前回到叶家,那里有可以让吸血鬼使用的不新鲜的处理人血;再要么,等着苏沐秋回来。

 

  第一种不多说,打死叶修他都不会干,感觉到带有别人生命别人味道的液体被自己送进肠胃对叶修来说不如杀了他,他从来都不想用别人的命去换自己的命。第二种,叶修现在浑身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血,如果飞去叶宅就算吸血鬼速度再快恐怕也要飞上一天,如果脱力叶修会更早发狂。第三种,苏沐秋能救他没错,但是这一次叶修三番五次失控恐怕苏沐秋也无力回天。毕竟死神掌管死物是不错,可吸血鬼只是怪物,连死物都不要他们。他们是游离于生死边缘的种族,向死而生。

 

  说起来自己近来似乎对于处理血液产生了什么古怪的抗体,饮用间隔越发的短。要不然血浆存货这种人命关天事情叶修怎么可能会忘记,还不是他错估了自己对血浆的需求程度,自己现在喝处理血已经没有什么作用,想法,活人的诱惑越来越大。

 

  传说还真是没有错,每一个吸血鬼都不会根据自己不老不死的特征真正的长生,他们往往都是年级轻轻就死于非命,死在血猎的枪口或是自己的手下。

  

  “沐秋啊,哥可真的要趁你不在跑路了。”男人在漫无目的黑暗里,轻声说。

 

  黑暗里面,任何负面情绪都会被放大,叶修现在就深切的感受到了这一点。这么多年来看着别人在阳光下在阴影里面都可以笑的灿烂的小小不满种子一样埋在心里面,等到发现的时候已经长成了树,一种叫做孤独的情绪海潮一般的打进来,湮没了所有的神智。

 

  世界不要你了啊。

 

  “可是就算世界不爱我,也有还是人爱我的。”男人轻声说,说出的话像是什么热血中二的小说,又像再念什么编剧智商不太够的扯淡台词,一句一点逻辑都没有的话,说出来的时候屋子却仿佛亮了一点。

 

  男人打开落地窗,朝着接到看了看,夜晚的苏黎世依然灯火通明,他们住的酒店对面就是那家苏黎世的招牌巧克力店,即使是晚上也还是有不少人在排队。店里面的顾客大多是情侣,也有一些带着孩子的夫妇。浅色人种大多长的都好看,形形色色的人吃着店里的马卡龙或是巧克力,喝着拉花的咖啡,就是一道风景。

 

  “他们都应该幸福的。”

 

  男人无声的笑笑,却又叹了口气。

 

  他自己都想不到,自己一个身份有点特殊的死宅男,会死在世界和平这种事情上。这算不算犯贱?沐橙和自己那群小姑娘居多的粉丝听说自己自杀会不会哭?外人听见中国队领队自杀会怎么想?

 

  这都不重要,这么严肃的事情不用他想。他这么做很简单,理由也很自私,害怕今天真的杀了那个人,以后每一天都会梦着那个人的脸后悔。

 

  从知道自己靠什么为生的时候,叶修就知道,自己注定一路走到黑。

 

  男人笑笑,从自己乱糟糟行李箱的夹层里取出一把精致的银质小刀,刺入心脏。

 

  ——鲜血溅了满地。

 

  这男人一直这样,是个宅男,整天就是打游戏,有点颓废有点二有点贱,但是绝对不怂。他在自己的领域里面也会光芒四射,叼根烟笑笑说从头来过。他平时总是一副谁都捂不热的狗样,因为真的有了事他不拉队友叹口气就上了。所以这男人没准真的会为了世界和平这种有点智障的理由,为了让自己人都不认识的人幸福牺牲自己。

 

  很温柔,不是吗?

 

  这有点中二,有点搞笑,有点扯淡。

 

  但是这真的,很叶修。

 

 

 

 

  叶修再睁开眼看见的就是苏沐秋气急败坏的脸,死神气的差点拿镰刀把他给阉了,看见自己睁眼好看的脸梨花带雨指着自己硬是说不出来一句话,好不容易回了神就是一顿骂。他指着叶修的鼻子说你是不是智障,为人类牺牲这种伟大的事能轮到你?你知不知道我要是晚来一点就算我是死神我也救不了你?

 

  再一抬头,就是张佳乐带着眼泪的脸,国家队全员一个不少的站在病床边。为首的队长喻文州笑的依然是如沐春风,但是叶修还是看见了喻文州像是刚刚洗过脸,神色有点苍白。他说前辈不用解释,人没事就好了。

 

  叶修勾唇,这次是真的笑出了声。男人的眼眸已经荡漾成了一汪春水,灿烂的不行。

 

  一条路走到黑?这也不是很黑。*

——————end————————

星号句子来自魔道祖师,强推!!!

评论(27)
热度(217)
©喵子♥_壬迩亡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