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子♥_壬迩亡梓

【我的心愿是...世界和平....】
杂食,但只写all叶
最近变成了玻璃心的删文狂魔
谁没有辣眼睛的过去呢不是

码字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画画,画画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码字。
努力做一个会煲鸡汤和撩妹的暖男)。

【韩叶】初恋是一个人的兵荒马乱(上

+标题来自张嘉佳《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同名晚安故事

+我不管我补everywhere的大纲都快魔障了我要码傻白甜洗洗眼睛。

+特别怀念以前发东西不分上下的自己

+三无并且虫害严重

 

 你是年少的欢喜。

——————————————

  众所周知,叶修没有手机,平常联系只能靠qq。

 

  还是众所周知,叶修一般打荣耀都会挂上QQ但是一般情况下都是隐身,消息再炸都不会说一句话,这也导致了某个黄姓剑客每次都要气急败坏的刷上一长串消息让叶修一打开消息99+才会罢休。

 

  叶修的隐身可见有两个,一个苏沐橙,一个韩文清。

 

  就是这么简单,反正叶修说他看见韩文清那张钱包脸就心脏砰砰砰地像是要往胸腔外面跳;看见韩文清好看的肌肉线条深小麦色的皮肤就感觉实现已经黏在上面了。男人每一个神经末梢都会兴奋地颤抖,荷尔蒙过多分泌是的心跳再一次加速,整个人都会在失控的边缘。

 

  这种少女到不能行的现象会发生在一向没脸没皮的叶修身上,除了暗恋没有其他更好的解释。

 

  当然了,这是没啥理由的。暗恋嘛,要什么理由。可能是当初韩文清千里迢迢跑来h市找叶修面基的时候叶修看着当时还是少年的韩文风尘仆仆还满脸都是杭州春日里面飞的到处是的柳絮的时候;也许是第一赛季叶修一杆却邪挑落大漠孤烟最后发布会溜走抽烟却在休息室看到韩文清一个人坐在休息室里面满身汗水但却没有一滴泪的样子;也许是第四赛季霸图终结三连冠叶修依然缩在角落抽烟却看见韩文清开完发布会走进来掐了他的烟的样子;再也许,是他退役的时候韩文清说等你回来的时候。

 

  一点点的感情远远不足以长成参天大树,但是绝对足够像一只猫爪一样在你看到他的时候一点一点在心窝处轻轻地挠,挠的你坐卧不安,但是却止不了痒。只要那个人在那里,看到他的一瞬间就会丢盔弃甲。

 

  记得在哪里看过一句话来着?

 

  初恋是一个人的兵荒马乱。

 

  叶修的初恋,不算初中时向他表白的妹子,从他十七岁开始,直到二十七岁都没有结束。整整十年,那个把荣耀搅得腥风血雨的男人,一直在兵荒马乱。

 

  

  韩文清喜欢叶修。哦,这大概没有几个不知道的人,但是偏偏叶修还就真不知道。无论这个一向一往无前的男人怎样明示暗示提示叶修都还是一副老神在在的叶修式懵逼的样子,也不知道是隐晦的拒绝还是真的情商低。

 

  荣耀教科书是情商低的人吗?至少韩文清并不这么想,于是时间一长韩文清也没有了明示暗示提示的心,还是把男人的迟钝当做了不好意思说破的拒绝,任内心的火苗燃烧,整个人都开始沉寂。

 

  可惜了,叶修还真的就是迟钝的人。

 

  但是暗恋的火花不是你想埋就能盖点土埋上的,这点火花没人看管只会越来越大,最后成了燎原之势。

 

  火焰嘛,就是只要你狠不下心去熄灭,就会一直燃烧的东西。

 

 

 

  在荣耀的第一赛季之前,叶修和韩文清面过一次基。那时候是h市的初夏,说是春日大概有点抬举这气候,毕竟那一年h市热的要死柳絮还满天飞,一不留神吸进去肺里一点就要咳嗽一整个夏天。叶修戴了个口罩,在机场等着韩文清。

 

  那时候的叶修还嫩的很,皮肤好的仿佛一掐就能出水,白的站在阳光里有种不太真实的感觉,眼睛黑白分明,一笑整个眸子里面都是荡漾起来的粼粼波光。叶修喝着气泡水,淘宝爆款的t恤和七分裤露出一大片白的过分的肌肤,在一大群穿着防晒衣的男人女人之间尤为显眼。

 

  真的太嫩了,看上去一点都不强硬,一点都不像游戏里操作霸道走位风骚行事猥琐的一叶之秋,但是韩文清还是把叶修认出来了——这或许是因为叶修除了一个口罩任何防晒措施都不做显得尤为突出;也或许是因为叶修当时薄荷绿的t恤颜色实在太过鲜艳;但是当事人韩文清觉得,这是因为这个少年的眼睛太过显眼,里面糅杂的东西太过矛盾但是很奇妙的都混合在了一起,这就使得叶修这个人的气质非常的独特,以至于一眼就能认出来。

 

  他的粉丝怎么说来着?

 

  这很叶修。

 

  其实当时的韩文清其实也是挺嫩的,毕竟才十七八的年级,那个少年不是鲜衣怒马满腔热血的?当时的韩文清脸还没有现在这么浩气长存,但是也算不上纯良无害;身材虽然没有现在这么好,但是一米八七的身高已经算是突出;韩文清走下舱门的时候叶修就看见了韩文清,毕竟这个人身上的气质和自己本质上都是很像的——都是一种不轻易服输的倔强,一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可以成为顽固的执着,这大概不算是什么缺点,但是无疑注定他不会有一个太过安逸但平庸的将来。

 

  同类相吸,两个人隔着拥挤的人潮目光相触的那一刻就确定了自己要找的人。

 

  岁月轰鸣,这里是一切开始的地方。

 

 

 

  第二赛季的决赛,即使韩文清再怎么拼尽全力,但是如日中天的嘉世还是拿下了第二个冠军。新闻发布会叶修照例子是不会去的,于是他就在选手休息室里面抽着烟,等着开完发布会吴雪峰来找他。烟头火光闪烁,是那种最普通的到处买得到的红旗渠,火光明灭下处在少年到青年的过渡阶段勉强算是男人的脸淡淡的,看上去挺淡然。

 

  韩文清开完发布会推门进来,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幕。

 

  “哟,老韩。”男人吐了个烟圈,朝着韩文清笑了笑,“不介意抽烟吧?”

 

  韩文清看上去有点疲惫,平日里一直坚实的背脊看上去都有点不那么坚硬了,整个人看上去有点摇摇欲坠。或许连续两次离目标一步之遥却止于一步对于只算半只脚踏出青春期的少年打击有点太大,韩文清现在少见的没有那么坚定,没有那么硬气。坚硬的蚌壳就好像在看到烟头火星明灭的那一刻张开了一个巨大的缺口,这才让人发现原来内力还是有着柔软的部分。

 

  他目光直直地看向抽着烟的男人,突然注意到男人的睫毛有点长,像刷子一样长且密,轻轻的在眼眶一扫像是一只黑色的鸟在舒展翅膀——但是当时的韩文清是无暇顾及这些东西的,他只是凝视着叶修的眼睛,努力让自己说出的话掷地有声一字一顿。

 

  “下一次,把你打爆。”

 

  抽着烟的人突然就笑了,笑的特别放肆特别张扬,至少韩文清最近一年没有见男人笑的这么张扬,像极了最初一叶之秋在一线峡谷爆走他拳套的时候的那股年少轻狂。这个大概不算一个褒义词的成语用在他身上似乎特别的适合,让人无端的想起网游里少年鲜衣怒马一杆却邪挑天下的样子。

 

  “呵呵”他轻笑,听上去不屑的很。韩文清大概是生了气的,因为他感觉伴随着这一声轻笑,自己的心跳突然就有点快。“还真没有被打爆过,你可以下辈子试试。”

 

 “那就试试。”

 

 

  轻狂。

 

  这时候的叶修和韩文清都还是一个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年龄段,退役对于他们来说,还只是个词语,还有大把的时间去轻狂。

 

  那时候意识到自己兵荒马乱的少年,还有不少时间为自己的心跳加速疑惑一下,甚至会想想怎么逃避这件事情。

 

  那时候不知愁滋味的少年还都不知道,他们兵荒马乱了整整十年。

——————————tbc——————————

评论(19)
热度(81)
©喵子♥_壬迩亡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