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子♥_壬迩亡梓

【我的心愿是...世界和平....】
杂食,但只写all叶
最近变成了玻璃心的删文狂魔
谁没有辣眼睛的过去呢不是

码字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画画,画画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码字。
努力做一个会煲鸡汤和撩妹的暖男)。

【韩叶】初恋是一个人的兵荒马乱(下

+最近进入了懒癌晚期

+题目来自张嘉佳同名晚安故事

+三无并且虫害严重

所谓无底深渊,下去,也是前程万里。

————————————————————

  到了第四赛季,嘉世的吴雪峰退役后出国留学,却来了一个叫做苏沐橙的小姑娘。小姑娘长得很漂亮跟叶修关系好的要命,但是韩文清觉得她很面熟,和曾经的一个人长得很像。韩文清没有去问叶修苏沐橙是那人的什么人,他相信自己的直觉,也不愿意去触碰叶修的伤疤。

 

  毕竟伤疤啊,不管过了多久,看见之后心里都会抽一下的。

 

  第四赛季叶修和苏沐橙拿了最佳组合,当然那时的韩文清还不知道,叶修和苏沐橙在以后直到第八赛季的三年里,一直都是最佳组合——现在他只知道,自己带领霸图,推到了嘉世,拿到了第一个冠军。

 

  冠军队的新闻发布会总是排在第二之前的,所以这一次不是抽着烟的叶修看见了姗姗来迟的韩文清,而是韩文清看到了依然在抽烟的叶修。

 

  韩文清觉得,作为被封为叶修的宿敌的男人,自己是完全有理由高兴一下的,但是看见男人指甲袅袅娜娜的白烟,韩文清就没有把自己的高兴表现的太明显。但是对于韩文清这种情商不算很高的人来说,努力表现的不太明显是没有什么作用的。毕竟就算他不说一句话,那平时止小儿夜啼的脸上面还是温和了很多——这差别很大,像叶修这种暗恋韩文清多年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已经算是个男人的人指尖夹着跟烟,火星微弱,连男人的脸都照不亮。“恭喜啊老韩,终于不是哥拿冠军了。”

 

  韩文清的脸还是没有更加舒展,“霸图迟早会有一个冠军。”

 

  “你们队的那个叫张新杰的新人,很有才华,但是霸图不适合他。”叶修叼上了烟,但说话还是那么的清晰,话语间的凌厉使人有点尴尬。

 

  “但他还是选择了霸图。”韩文清觉得自己也许应该笑一笑,但是一向严肃的脸还是没有什么表情。

 

  其实这时候的叶修也才二十一岁,大学没有毕业的年纪,但是在他的身上已经看不到什么锐气了。这不能说是被磨平,而是被更好地隐藏了起来,其实这个男人一直都有点中二有点热血,因为一直有团火焰在他心里熊熊燃烧。想到这里,韩文清还是忍不住勾了勾唇角。

 

  韩文清拿起队服外套,准备从门口出去,在前脚踏出的一瞬间却听见叶修的一句话。男人的声音很小,但是很缓慢很坚定,至少对于韩文清来说拥有很大的让人信服的力量。

 

  “下次冠军还不知道归谁呢。”男人微笑。

 

  “拭目以待。”

 

 

 

  第八赛季,叶修退役了,以他那时的叫做叶秋的名字。

 

  叶秋现在二十五岁,对于一个电竞选手来说,以这个年纪退役的不在少数,但是对于叶秋来说,这就非常的不正常了。何况嘉世现在的现状是从内到外一盘散沙,除了苏沐橙都在排斥叶修。叶修对于嘉世的感情很深,从他这些年来即使被排斥也不转会就可以看出来。在这种赛季过半的情况下,以叶修的性格,肯定不会突然退役的。

 

  韩文清看着本期电竞之家的头条,半晌没有说出一句话。他又想起自己上午时加训的自己单独的训练,从前轻松跳过的关卡现在却变得犹如天险,难上加难。力不从心的感觉越发清晰,但是他比谁都清楚自己还不能走。

 

  可是叶修走了。

 

  叶修当然不是韩文清坚持下去的理由,一个人因为另一个人产生的责任感未免太过可笑,何况两个都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男人。但是韩文清比谁都清楚叶修对嘉世的感情,比谁都清楚叶修的想法,他比大部分人都要了解叶修这个人。

 

  毕竟这是让他最后的一点青春期像春天明媚少女起来的人啊。和自己人生最美好的阶段缝在一起的人,总是要很了解的。

 

  因为你总会有那么几个夜晚为他辗转的。

 

  韩文清这么想着,忽然就坚定起来了。他的直觉告诉他,叶修还会回来的。这个男人执着于最纯粹的胜负和打败强者的快乐,所以他不甘心,他一定会回来。

 

  所以他就等他回来、

 

 

 

  全明星周末,韩文清坐在后台的休息室里,看到了站起来给王杰希鼓掌的叶修。而后,一个龙抬头,所有人都知道,他回来了。

 

  韩文清不知道自己当时的表现是怎么样的,反正也没有人注意他——毕竟一大票职业选手都兴奋地不行。于是韩文清仗着对场地的熟悉,最后还真的在职业选手专用通道的附近找到了叶修。

 

  男人叼着烟懒懒散散的靠着墙,侧分的刘海有点盖住眼睛,显然是很久没有剪了。烟丝充分燃烧后残余的白色小颗粒汇聚成白烟袅袅地从唇边飘出,修长好看的手插在驼色风衣的口袋里,只露出一小截白皙的手腕。选手通道的灯光不是很亮,但是男人的眼睛亮的像是装满了星光。

 

  看见眼睛的时候,韩文清就不准备质问他的退役了。十年的宿敌不是白做的,这个人的眼睛亮成那样都要烧起来了,他不再燃烧几年怎么可能?韩文清知道,这个人其实比谁都燃都中二,只要还有一点力量,他都会相信自己能够走到最后——而且他总是不会食言的。

 

  那么他又怎么会放弃呢?

 

  挑战赛上,叶修带着一支拉拉扯扯凑起来的队伍打败了有肖时钦的嘉世。这是不被人看好的,但是他就是赢了,赢得相当艰难,相当不体面,但是他就是赢了。在记者的长枪短炮和粉丝的一片唾骂中赢了,赢得十分决绝,以最高的姿态和自己的老东家在公众面前决裂。

 

  看看,他说什么来着?这个人说回来,就是一定会回来的。

 

  他还真的没有食言过。

 

  兴欣通过挑战赛,进入联盟开始了职业生涯,叶修对着汹涌而来的记者,笑着宣布。

 

  “我回来了!”

 

  他说等他回来,所以他就告诉他,自己回来了。都是老将,说不定谁能蹦跶过谁呢。

 

  叶修这么想着,红了一张老练。感觉自己整个人的智商都下降了,暗恋真他妈是个可怕的东西。

 

 

 

 

  第十赛季总决赛,韩文清坐在观众席上,看着叶修最后6.5秒解决轮回的三个人。764的APM,这是一个职业生涯末年的人打出的成绩。

 

  叶修坐在比赛席上,摘下耳机,想要享受一下久违的宁静。他的双手颤抖的厉害,几乎连耳机都握不住,于是他也没有了点上一根烟的欲望。

 

  世界特别的安静,这是他退役一来最安静的时候。从退役给君莫笑办理了转区开始,他都在一刻不停的书写这个新的传奇,忙碌到现在才真的有了一种想要虚脱的感觉。其实自己一直没有感觉到自己这么累的,但是身体瘫软在座椅上的感觉诚实的吓人。

 

  不过没关系,反正自己马上就要走了,肯定也不会再这么累了。叶修的手指穿过柔软的发丝,勾起唇角轻轻地那么笑了笑,忽然就想起来某一个头发比自己硬很多的人。

 

  他打算什么时候走?以他的性格来说恐怕还要等一两年吧,那个家伙可是比他要强硬太多太多了,所以宁折不弯肯定不会轻易的退役的。嗯......大概要等到被哪一个新人打败了才会走人吧,说不定还会在电竞总局捞一份不错的工作呢,记得老冯可喜欢老韩了......

 

  哎呀,一想起来就没玩没了,暗恋真是个可怕的东西。说起来以后很可能就见不到了,要不要赌一把?

 

  赌一把吧?

 

  瘫在座椅上的男人正是职业生涯最后辉煌的时候,于是他趁着自己此时非常激动非常不冷静的时候,做了一个非常不理智非常智障自己可能会后悔但是绝对不会惋惜的决定。

 

  反正将来都是要后悔的,现在做决定多好。

 

 

 

  韩文清看着风尘仆仆从飞机上下来以后马不停蹄直接扯自己去了一个海滨浴场的叶修,半晌没有说一句话。

 

  男人今天竟然穿了一身正装,虽然大概是借他弟弟的但是兄弟俩身量差不多还是非常合身,只是黑西装白衬衫怎么看都像是要结婚。下一秒叶修就掏出尾戒笑嘻嘻地问韩文清打不打算跟自己在一起。

 

  G市的风总是有一点大海的味道,裹挟着一丝丝的盐味,所以这并不能说是因为叶修或韩文清哭了才会觉得眼睛有点涩。海风把叶修的头发吹的乱七八糟,一根一根的往上翘,男人的唇角也往上翘,弧度精致的像是反射着阳光的戒指,上面有金光闪闪的荣耀LOGO,是第十赛季的冠军戒指。

 

  韩文清突然就想起来两个人第一次面基的时候,叶修喝着气泡水头发四处乱翘。其实两个人都还没有怎么变,至少十年以前的热爱现在都没有变质,十年以前的对手一直做到现在,十年前开始的兵荒马乱的糟糕的初次暗恋,也一直持续到现在都没有结束。

 

  哦,这次是叶修来找他,刚好扯平了。

 

  这充满了小言风格的告白大概是苏沐橙的手笔,但是叶修和韩文清纠缠了十年的两个人往这里一站还就是不一样。毕竟真真正正在对方的青春里走到现在,而且都在最重要的地方埋了整整十年。

 

  你不管怎么样,还能说自己的青春不好么?那可是自己再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刻在记忆力烙在骨髓里面的东西。总会有几个没有荣耀的晚上是靠着辗转反侧的思考度过的,大概思考的十有八九就是他的脸。

 

  初恋是一个人的兵荒马乱,一点不过分。

 

  韩文清没有说话,直接揽过叶修吻了上去。

————————END————————

评论(7)
热度(63)
©喵子♥_壬迩亡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