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子♥_壬迩亡梓

【我的心愿是...世界和平....】
杂食,但只写all叶
最近变成了玻璃心的删文狂魔
谁没有辣眼睛的过去呢不是

码字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画画,画画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码字。
努力做一个会煲鸡汤和撩妹的暖男)。

【喻叶】我还是很喜欢你(上

 @神说 宝宝点的喻叶暗恋梗,文州直男

+时间上是叶修表白被拒从g市回来

+大概很虐

+三无并且虫害严重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

  叶修叶修,苏沐橙举起手机让叶修看,你看这个热门微博,这个句子好美啊,评论也好美。

 

  “啊?哦。”叶修打着瞌睡心不在焉,修长好看的手里面夹了根香烟,白色的小颗粒汇成肉眼可见的河流袅袅升起,男人的神色在烟尘中变得模糊不清,男人头发一绺一绺乱翘,眼神飘忽一看就没有好好听讲。

 

  苏沐橙看了眼叶修,撇了撇嘴,“我说叶修哥,就算被拒绝了你消沉什么呀?比他好的男人多了去了不是吗,何必强求一个直男?好男人那么多,就算联盟里面的,论颜值周泽楷黄少天孙翔那个不是帅的一逼?论身材韩文清孙翔孙哲平那个不是露一点肉粉丝一个个喊着老公上我,叶修个你到底有什么想不开的?”

 

  叶修把手指凑到嘴巴,深深吸了一口,浑浊的烟尘扑到苏沐橙脸上,呛得人眼睛疼。少女咬了咬嘴唇,没有像以往一样去禁男人的烟,她想了想,还是选择了沉默。

 

  窒息的安静像潮水一样席卷了两个人,苦涩粘稠的可以让人窒息。两人坐在从G市到H市的火车上,没有人说话,叶修依旧大口大口吞云吐雾,苏沐橙依旧思考着什么,好几次张了张嘴又闭上了。

 

  本来也是,这种事情又可以安慰什么呢?

 

  跟他说找个别人喜欢?喜欢了六年的人放弃了就像从心里剜掉一块肉一样,已经说不出来疼了,就是空落落的。或者跟他说那个人不值得喜欢?整整六年的时间为一个人辗转反侧,你究竟是在否定那个人还是在否定男人整整六年的记忆呢?告诉他早点振作起来?这可是只剩一张空的账号卡都可以重头再来的人,他怎么会振作不起来,需要你提醒?

 

  苏沐橙突然有点后悔高考过后没有去边上大学边当职业选手了,她头一次感觉自己的语言如此匮乏,匮乏到根本不足以安慰这个像是什么受了伤的野兽独自舔着伤口的样子的男人。

 

  过了很久,叶修笑了一下,抬头问苏沐橙:“你说的那个微博呢?给我看看。”

 

  苏沐橙看着男人与以往没有什么差别的笑容,只好把手机递给他。

 

  呐,应该不会发生言情小说里面写的那种男主扔手机的情节吧......

 

 

 

  这条微博其实很普通,就是总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流行起来的文艺仿句。说实话,叶修也不是张佳乐那种浑身忧郁的文青,虽然不讨厌这种艺术形式,但是也谈不上多么喜欢。平常看见大多也就是一笑而过,要么感慨一下原po文笔真好。

 

  但是,叶修这次看着屏幕,很久没有说话。他不知道自己的眼眶有没有变得很热而且湿润,铺天盖地的回忆随着句子席卷而来,淹没了男人本就不大的内心。

 

 

 

 (1)我还是很喜欢你,像云填满整片蓝天,一眼万年。

 

  叶修第一次见到喻文州大概是在第二赛季,那时候联盟的人连现在的一半都没有,赛程相对来说也轻松的多。叶修趁着这次比赛是蓝雨主场,大早上地跟在魏晨屁股后面在蓝雨训练营里面乱晃悠,蓝雨训练营里面的孩子对于这个比他们中的一些人还小些的斗神也都热情的很,纷纷掏出账号卡轮流往一叶之秋身上招呼。

 

  不得不说,脸的重要性还是很大的,毕竟叶修那时候看上去还很嫩,也不虚胖也不是很宅,发丝很软皮肤很白,偶尔穿一两件看得过去的衣服也像是可以出道的。要是换上叶修现在的脸,虽然还说得上清秀但是那种藏在骨子里的自恋的气息是死活改不了的,所以魏琛说不定早就一拳头招呼上去了。

 

  当时还不是那么沉稳的叶修也是个坐不住的主,在训练营里东转转西转转,最终也不知道怎么眼睛一歪,就看见了自己在一个角落里面训练的喻文州。少年看着屏幕的眼神太过专注与温柔,亲昵的就像是在与恋人低语,叶修莫名其妙地就红了一张脸。

 

  少年拿着账号卡大大咧咧凑上去,看着少年逆着光的剪影突然就有点不忍心打扰,但最后还是厚着脸皮要求来一场。

 

  那人沉着应战,看得出来意识非常好,但是操作也是真的跟不上,最后输的非常毫无悬念。

 

  叶修也不说假话,直截了当地告诉他“你的意识和战术都很好,可惜你的手速真的不行,不过啊——”少年迎着阳光冲着喻文州来了一个大大的微笑“今年里约穷成那样子都可以办奥运会,你没有手速凭什么不能成为一个很好的职业选手,是吧?”

 

  这是开始,那个叫喻文州的少年或许把他当做是一个人生中不多的鸡汤,可是对叶修来说,这是一场错误的开始,后果严重到,万劫不复。

 

  只道一眼万年,谁知是劫是缘?

 

 

 

(2)我还是很喜欢你,想鸟雀迷途于荒漠,不知归栖。

 

  叶修发现自己喜欢喻文州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情了,那时候已经不算是少年的男人第四赛季被霸图舍命一击没有拿到冠军之后一个人窝在角落里面抽烟,突然就想起来那个少年当年安静的脸。

 

  就说他会有出息的,果然成为了蓝雨最坚固的基石,手残的心机术士也是一个不错的人设啊,大概会很招女孩子喜欢吧......

 

  想着想着思绪就跑远了,叶修想了好久发现自己一直到睡觉的时候脑子里面都是当年蓝雨昏暗的训练营里面少年逆着光的剪影。当时的是傍晚,蓝雨的训练营呈一个灰色调,但是喻文州坐的角落偏偏就邻着窗户,暖色的阳光在少年身上打出一个柔和的光晕,让少年的整个人都发起了光。

 

  妈的,叶修把头埋进被子里面,脸有点烫。

 

  自己还能好吗?

 

  现在的叶修有点后悔自己那时候没有扇自己一巴掌忏悔自己怎么就弯了,而是放任自己继续痴汉下去,否则现在他就不会一个人抽着烟发呆了,怎么看怎么像是一条狗。

 

  从开始喜欢他就像是走进了一个遍地沙土寸草不生的迷宫,小鸟拍打着翅膀飞进来想要逗留一会,满心以为自己可以出去,可是直到最后几乎撞破脑袋也没有找到出去的路,只好在荒无人烟的沙漠里面感受什么叫做绝望。

 

  其实叶修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不想出去,反正他意识到自己被困住的时候,他就已经出不去了。

 

 

 

(3)我还是很喜欢你,像鲸鱼窒息于六千四百米的深海,乐此不疲。

 

  国家队在苏黎世住的是双人间,按照编号排序,叶修和喻文州一间。

 

  别人和喜欢的人住在一起是什么感觉叶修不是很清楚,但是至少,他的这一个月,每一分每一秒都像是煎熬。

 

  叶修不止一次躺在床上听着卫生间里面的水声,想象水珠顺着花洒留下来,打湿喻文州的头发,顺着发丝流下来,流过光洁的额头,流过高挺的鼻梁,流过大概很软的嘴唇,流进脖颈,流过深的能盛水的锁骨,流过腹部美好的肌肉线条,流进形状美好的人鱼线,流过肌肉均匀的大腿小腿又流过脚髁,最后没入地面。

 

  他有时候非常希望自己就是那颗花洒里面的水珠,但有时候听着浴室里的声音想入非非就会骂自己智障,毕竟一个大男人,都和喜欢的人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了竟然只有胆子偷听别人洗澡。连偷看的胆子都没有更别说正大光明走进去壁咚了。

 

  可是叶修就是很怂,他甚至不敢去看一眼洗过澡出来的喻文州,只能低着头装作看刚买的手机。

 

  手机真是可以缓解尴尬的好东西啊。

 

  叶修有时候会想,喻文州就像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水坑,你看上去很小,其实跳进去就会发现,那是大海。你跳进去就不用想象着上来了,那是比吸毒还要可怕的瘾,一旦沾上除了无药可救也没有什么办法了。.

 

  说着离远点,叶修还是跳进来了。

 

  他说,如果喻文州是大海,那他就好像海底的一条鲸鱼,一次次地想要溺毙在海底,而且啊——

 

  甘之如饴。

——————————TBC——————————

那啥,今天二刷了盗笔,准备写长评,不出意外肯定发空间辣,有没有小天使扩列帮k说说啥的【恬不知耻】?空间主盗笔,立志做一个段子手......

晚安

评论(9)
热度(70)
  1. 有钱任性就是不买韩货的李小草喵子♥_壬迩亡梓 转载了此文字
©喵子♥_壬迩亡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