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子♥_壬迩亡梓

【我的心愿是...世界和平....】
杂食,但只写all叶
最近变成了玻璃心的删文狂魔
谁没有辣眼睛的过去呢不是

码字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画画,画画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码字。
努力做一个会煲鸡汤和撩妹的暖男)。

【黄叶】关于一个如何虐狗的套路

+七夕贺+生贺

+爱生活爱黄少爱叶修!

+三无且虫害严重.
+讲道理才不到两千字最多算个段子,而无耻如我就说他是个短篇

等一个人还是等一个故事,等一杯酒还是等一次一醉方休。

————————————————————

  叶修是被嘴唇上湿润的触感弄醒的。

 

  男人睁开眼睛就是自家爱人毛茸茸的栗黄色头发,长不大一样的青年咧着嘴露出小虎牙,满脸满足的笑容。眼睛里面细碎的笑意灿烂的可以溢出来,耳朵旁边的耳钉因为阳光的照射把光反射的支离破碎再照入叶修眼里,有点惹眼。

 

  “嗳老叶老叶你醒啦!我跟你讲今天是七夕啊!我以前听粉丝说过在七夕早上的八点整在阳光下亲吻爱人的嘴唇就会永远永远的在一起呢!我跟你讲这些传说有的还是很准的啊!有没有感觉到自己获得的神的祝愿啊!”黄少天显然已经睡醒了,一头黄毛在阳光底下灿烂的不行,闪着光的眸子直直地望向叶修,嘴唇因为刚刚和自己接触过的原因有点红。

 

  “啊对了,早安啊老叶。”

 

  “唔,好吵。”叶修把枕头卷起来盖住耳朵,背对着黄少天翻了个身,变成脸朝下的姿势。男人听着身后人气急败坏的炸毛,唇角在枕头里面缓缓地勾起一抹微笑。男人笑起来真的很好看,天生上翘的嘴角仿佛就是为了微笑而生的,眼睛弯弯地潋滟的水光,说不出的温柔。

 

  “少天啊,”叶修终于肯把枕头从脸上挪开,让阳光照在脸上在睫毛处留下两道阴影。“你还记得我们是在荷兰吗?这里和中国有时差的啊,而且我们那里的天神也管不到这里,这里是耶和华他老人家和真主安拉抢的地盘,懂?”

 

  “不过啊,”男人抬起眼睫,颜色很深的眸子对上黄少天的,“有件事你说对了。”

 

  “啥?”黄少天惊讶于向来与自己打嘴炮打的不亦乐乎的叶修这一次不反驳自己。

 

  “我们会在一起的,一直一直在一起。”男人迎着阳光微笑,侧分的刘海被属于荷兰的有着郁金香气息的微风拂过,眼睛里面有细碎的光。他微笑着,温柔地看向自己的恋人,这么说道。

 

  “早啊,my sunshine.”

 

  黄少天被这个太过耀眼的笑容迷住了,以至于他忘了嘲讽叶修放洋屁以及他们不仅没有拉窗帘也没有拉窗户还有叶修并没有刷牙这些事情就直接吻了上去。

 

  男人的嘴唇太软,触感太好,以至于他亲上去以后就完全忘记了自己要做什么要说什么,他现在只记得操纵自己的舌头舔舐过男人口腔里的每一寸软肉,狠狠地吮吸再细细地研磨,让男人最后分开的时候脸上潮红气喘吁吁喘息着说不出话,让男人的脑海里只有黄少天三个字。

 

  但是讲道理,叶修的脑海里,向来也只有黄少天三个字。

 

 

 

  早餐是一如既往的是面包牛奶果酱,黄少天和叶修一个广州人一个杭州人,都是小吃丰富到不行的城市,早餐吃到一半叶修就开始例行怀念自己的吴山酥油饼和蟹黄汤包,叶修流着口水说的眉飞色舞,最后把黄少天也说的嫌弃起了面包果酱。

 

  “讲道理,玩够了还是要回国住,欧洲国家为什么早餐都是面包果酱啊!记得在苏黎世比赛就是那样,那时候我看见沙拉面包什么的就想吐了!”

 

  “所以说还是哥聪明啊,给老冯打了个电话骗来一个厨师。”

 

  “哎呦,看把你能的。说的跟如果你不把周泽楷搬出来老冯会愿意理你一样,说不来老冯隔着电话就会让你承包他一年的药了。”

 

  “谁说的”叶修表情严肃“我可不会像某位黄姓选手,夏休期放松对自己的严格要求,放任自流,不想着好好为战队出一份力反而和男朋友一起去荷兰领证。”

 

  黄少天一脸不屑“放屁,明明是女朋友。”

 

  “呵呵你说谁是你女朋友?”

 

  “谁昨天没有下床前天晚上哭的死去活来就是谁。”

 

  “少天啊,”叶修的表情很慈祥,“我觉得今天晚上你可以尝试一下打地铺,还有不要去跟房东阿姨哭诉,反正我英语一窍不通,就你那种语法错误多到可以吓死密集恐惧症的人你觉得房东阿姨可以听懂咱俩说啥?”

 

  “可是上一次她来劝你你明明听懂了!”

 

  “那是因为国家队参加世邀赛领队还要负责外交老子恶补了一段时间的英语,现在已经忘得差不多了。”叶修冷漠脸。

 

  “哎我说老叶啊,”黄少天的声音因为含着面包的原因,有点含糊不清,又有点闷闷地“你说老冯知道了咱俩夏休期领了证会不会弄死咱俩啊,你说媒体会怎么乱说啊,这一届世邀赛你还要当领队呢!”

 

  叶修挑挑眉“怎么,少天大大怂了?是谁信誓旦旦地说一定要来领证旅游气死老冯的,反正爹妈都同意了。”

 

  “那粉丝呢?”黄少天咽下一口牛奶,走过来抱住叶修,感受着下颚摩挲着叶修算得上毛茸茸的脑袋,安心地闭上了眼睛。

 

  叶修笑笑,抬起手摸了摸自己头上毛茸茸的脑袋,在黄少天额头上轻轻地弹了一下。“少天大大天不怕地不怕还会怕粉丝啊,你看她们每天在微博底下等互动大叫着发官粮不是也都挺开心地吗?想那么多干什么啊,跟你说一句俗语“凡事走到尽头都必然会是尽善尽美的,若是不够好,就是还没有到尽头。”

 

  “我说少天大大,你觉得我们会走不到尽头吗?”

 

  黄少天没有说话,他只是低下头,吻上了男人柔软的唇。

——————END————————

评论
热度(56)
©喵子♥_壬迩亡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