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子♥_壬迩亡梓

【我的心愿是...世界和平....】
杂食,但只写all叶
最近变成了玻璃心的删文狂魔
谁没有辣眼睛的过去呢不是

码字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画画,画画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码字。
努力做一个会煲鸡汤和撩妹的暖男)。

【all叶】且看勿多言

  +老叶第一视角失忆设定

+三无而且虫害严重。

OOC不能看


你曾说为我描绘眉眼的话 可如今为了她戎马天下

——————————————————————

我叫叶修,据说是一个电子竞技职业选手。

 

  根据我醒来的时候身边围着的一大群男人堪称可怕的一串撕逼中所透露的内容,我应该是他们很好的朋友,是一个电竞选手。

 

  我不知道他们叫什么名字,但是我记得他们在我一脸茫然醒来的时候几近崩溃的样子。我那时不知道——现在也依然不感相信自己是什么身份,跟他们什么关系。但是我从他们仿佛死了爹一样的表情可以判断出来,我应该是他们很重要的人吧。

 

  醒来的时候还有一个据说是弟弟的人也守在床边,他那张和我几乎上一模一样的脸让我相信了这套说辞,但是一身阿玛尼高定和医院停车场上的兰博基尼Aventadoer让我有点惊恐。对于我弟弟是一个土豪总裁而我是一个电竞选手这一件事我表示不怎么接受,但是看着那张一模一样的脸我真是不知道有什么理由可以解释这件事情。

 

  难道我是个败家子,那一群男的是我的债主?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了那个叫做叶秋的据说是我弟弟的男人,然后得到了他一个十分想要笑但是还是憋住了的表情。他十分严肃的告诉我我的猜测十分正确,然后嘱咐我那一群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让我离他们远一点。

 

  “那你把你车卖了替我还了钱不就行了?”我对叶秋笑的非常坦诚。

 

  开玩笑我又没有傻,那群人对我那么好肯定不是债主了。对于一群不是我朋友就是我朋友的人,他们又不是孕我避他们干什么?

 

  又来了一个叫做苏沐橙的女孩子,我猜他大概就是黄少天口中那个担心我担心的要死的苏妹子。沐橙——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她的第一眼我就觉得我应该这么叫她——她长的很好看,头发挑染成了亚麻色有两缕编了麻花绕道后面,总之一个相当精致的发型。这没有发型师是绝对做不到的,所以我猜测她是一个公众人物。

 

  沐橙看到我坐在病床上第一眼就哭了,已经不小的姑娘扎到我怀里面哭的很凶,眼泪滚烫的把我白色的病号服打的湿透,身材纤长的女孩子蹲在病床前哭成了很小的一团。这让我有一点点手足无措,我感觉我和她比起恋人更像兄妹。所以我只能一遍一遍的拍她的肩膀说没事了没事了,她的哭声才渐渐小了下来。

 

  沐橙的眼睛很大睫毛很长,现在肿的像兔子眼睛一样,小姑娘眼睛直直地看着我,她说你要是也走了我一个人怎么办。

 

  也?这句话让我有点蒙,心脏突兀地抽痛了那么一下,我的眼前好像闪过了一个穿着白衬衫相貌干净的少年,面孔和沐橙很像,但是我却没有抓住。很简单的两个音节在唇齿间转了一圈,最后有一点点迟疑地吐出。

 

  “沐秋?”

 

  那种感觉非常奇怪,你的大脑对于这个词汇没有一点点印象,但是你就是非常顺畅地没有思考地说了出来。仿佛这个词曾经在你的唇齿见流淌过千百遍,河道即使已经干涸但是只要有一点点水就会顺畅的流过去。

 

  我想我并不是用大脑记住这个词的,我是用嘴唇和舌头记住的。

 

  沐橙捂住了嘴,趴在我的腿上肩膀不停的抽动,过度的悲伤让她已经发不出一点点声音。

 

  那个叫做黄少天的人提着给我买的早餐过来,看见沐橙的样子吓得把手里的蟹黄汤包和吴山酥油饼往桌子上一扔扑上去手忙脚乱地安慰起来。

 

  “苏妹子别哭了别哭了,你看老叶这不是没事吗,医生都说了他只是有一点点记忆受损很快就会恢复过来的。别别别袖子不干净我给你拿纸擦眼泪好不好,没事了真的没事了,老叶命那么大一定会都记起来的......”

 

  有点烦,但是有一种很熟悉的,温暖的感觉。黄少天就像是个小太阳一样,即使是我头一次醒来问他们是谁的时候病房里一片死寂时他也是笑着的。他的笑很好看,嘴咧开会露出来两颗小虎牙。这样的笑容真的很有感染力,让人的心里面都忍不住柔软起来。

 

  沐橙的情绪稳定下来了,黄少天把他买的早餐拿过来,说反正我一个人也吃不了那么多让她也吃点早饭。

 

  “少天你不吃吗?”我想都没想脱口而出。虽然少天这样叫起来有点娘,但是从我的习惯程度来看的确是我一直叫的一个称呼。

 

  少天也愣了一下,随即就笑的更加开心了。“没关系你和苏妹子吃吧我和队长在外面已经吃过了我跟你讲医院再隔一条街那边那一家的虾饺皇真的超级好吃!老叶等你出了院我带你去吃好不好,当然你是要请客的你还欠着我一顿第八赛季的饭没有还呢!”

 

  我笑着点点头,外面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撒进我病房里面那群人送过来的各种各样的花上面,令人眼花缭乱的颜色映入眼睛里,心里都软了一块。

 

  黄少天看着眼前的人,笑容不自觉的又深了几分。这样的在日光和鲜花下面的叶修,莫名其妙地让人移不开眼。

 

  看到你时感觉阳光都温柔了起来。

  花木郁郁,

  而你只是轻轻一个目光,

  就暗淡了风光。

 

 

 

  张新杰来看我的时候拿来一张据说是我的账号卡的首版卡,我摩挲着账号卡,感觉非常熟悉。脑海里面有什么东西要出来,感觉很奇妙。用我这几天在微博上面看到的句子来形容,就像终于等来故人的老城门,就像是终于溶于水中的水,我想我们一起度过的时光一定很久。

 

  我已经不再怀疑自己职业选手的身份了,毕竟我的手只要碰到键盘不用考虑就会操作角色做出一些在我看来几近本能但是让他们大呼变态的动作。键盘和我的手指契合的超乎我的想象,像是我肢体的延伸,灵魂的底盘。

 

  我看了大眼拿给我的据说是我的人生履历的东西,但是我感觉这个东西丝毫不走心,就像是百度百科上面搜索一个明星的时候看到的标准迷弟迷妹编辑的词条上面堪比日天良辰的履历。而且还在走起点小说的标准路线,只是一开始就狂霸酷拽叼没有逆袭的过程而已。

 

  三连冠嘉世王朝,被排挤之后拒绝陪练解约,自组战队杀回职业圈,兴欣冠军。

 

  我叼着棒棒糖——乐乐方锐这些阴险的人严禁我抽烟——看着电脑上的百科词条,看着嘉世的介绍,看着兴欣夺冠的时候电竞之家的头条,看着荣耀世邀赛冠军队大大的领队叶修二字,一时间无所适从。

 

  我突然想起来我走进兴欣网吧的那个雪夜,想起来自己用冻僵的手帮老板娘竞技场打败一个对手时老板娘惊讶的目光。想起来小唐那个有天赋努力不服输的姑娘,想起来喜欢玩板砖一米八八却叫我老大的包子,想起来安静但是从来不辜负别人期望的一帆,想起来不怎么说话的莫凡,我们的暴力牧师安文逸,还有我半死不活用半条命拐来的方锐大大,同样拐来的老魏,还有亲妹妹一样的沐橙。

 

  我想起来了兴欣夺冠那一天晚上我拿不住奖杯的手,小周二翔小江都真的很强,但是我是一个燃烧自己最后的职业生涯和他们死磕的不服输的老家伙啊。中二的时候鲜衣怒马都可以拿三个冠军,当然要给自己画一个圆满的句号。

 

  那一天我醒来的时候病房里面的每一个人都在我脑海里面清晰了起来,我回忆起来了和每一个人相处的脉络。回忆回归的过程并不像沐橙和云袖常看的电视剧里面一样会头疼欲裂,相反,这是一个非常平静的过程。水到渠成一般,所有的细节就都充实进了脑海。

 

  本来就是我的东西,怎么可能忘了呢。

 

  那个粉丝看我像是杀父仇人一样什么东西都要扔我的,有一群老东西却硬是要拿一个冠军不愿意退休的霸图。十年风里雨里还是走过来的老韩,还是决定离开的老林,已经拿到一个世界冠军的乐乐,正是当打之年的暴力奶新杰,霸图的未来奇英......

 

  那个被我断送了王朝估计以后粉丝也会朝我扔东西的,粉丝里面周粉占一半大部分是妹子基佬的轮回。不怎么说话一言不合就动枪的小周,现在已经没有那么欠打的二翔翔,如果上了大学一定是语言专业的小江,对我们唐柔显然有意思但是不知道怎么说的杜明......

 

  那个也有两个冠军但是中间被拦腰斩去一个,粉丝画风像队长眼睛一样蜜汁魔性的,在北京有钱任性的微草。为了战队里面的小朋友付出了很多但是显然有点惯坏孩子的大眼,以后一定会有一番作为的英杰,打的比张佳乐好不准但是手速很高的小别......

 

  那个在G市从来都没有穿过两层的,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一个妹子的被粉丝戏称为和尚庙的蓝雨。那里有一个心脏和一个话唠,虽然作为对手真的难缠的要命让你想打他,但是作为朋友少天会给你带早饭文州会告诉你饮食注意......

 

  那个穷的一逼的,可以对队长笑着说欢迎回来的雷霆......

 

  那个有一个女队长但是并不是什么用来惊叹的话题的,已经开始改变的烟雨......

 

  还有十几年以来从未远离的荣耀。

 

  我可是职业选手,你以为呢。

——————————FIN——————————

晚安

评论(11)
热度(240)
©喵子♥_壬迩亡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