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子♥_壬迩亡梓

【我的心愿是...世界和平....】
杂食,但只写all叶
最近变成了玻璃心的删文狂魔
谁没有辣眼睛的过去呢不是

码字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画画,画画的时候恨自己不会码字。
努力做一个会煲鸡汤和撩妹的暖男)。

【ALL叶】一觉醒来变成抱枕的异世界生活

+啊那什么祝您鸡年大吉吧,能不能大看您造化吧

+三无且虫害严重

+梗是说老叶一觉醒来变成抱枕在那群基佬家里看到了一些不堪入目的东西

+凑合看吧,复健中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


  荣耀出了一款冠军专属限量半身抱枕,上面的叶修穿着君莫笑的服装扛着伞还露着一部分皮肤,经过滤镜和淡妆的打理莫名诱人。


  然后结果是十分残酷并且正常的,守在淘宝地址的叶粉没几个抢到的,但是某个职业选手群里面却发生了一个人好几个一个放宿舍一个放家里一个对着撸的情况。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惨状让一些群里的新人开始怀疑整个电竞圈的残酷,继而加入了黑恶势力。


  表情包告诉我们,不能把黑恶势力干翻,就只能和黑恶势力一起做五三——啊不,是嫖【富强】一夜。


  而当事人叶先生,依然过着退休后混吃等死的生活。每天抢枪boss溜溜粉,决定做一位啃不了老就啃弟的社会败类。


  但是依然没有人敢于嘲讽他。


  事实证明,神明是公平的,他总有别的办法可以惩罚你。



  被神明惩罚的叶修一觉醒来,入眼就是一个自己眼熟但是又不熟悉的房间。

 

  素色的壁纸和简单却不失格调的摆设,甚至床头还有插着绿色植物的花瓶,床对面的小桌上面放着一本翻开的书。这些小清新又不显娘的东西和墙壁上黑红两色力道强劲的BATU四个字母相映成辉......看着像是傻逼一样。

 

  叶修还没睡醒的已经二十七岁高龄的大脑显然经过昨晚熬夜抢boss的摧残已经高位截肢行动迟缓了,他迷瞪瞪地静止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自己应该站起来看看这是什么书或者书上面有没有写名字。他把力量集中在后腰准备来一个漂亮的仰卧起坐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没有任何知觉,隶属于大脑神经中枢的各个神经元似乎都与大脑断开了连接。

 

  讲的直白一点:叶修发现自己动不了了。

 

  男人的内心翻江倒海可是他连表面不动声色都做不到——毕竟他感觉不到自己有脸这种东西存在。他大概浑身上下只有眼睛能够——不知道是不是转动——和大脑能够思考。

 

  如果世界上真的有佛祖耶稣安拉之类的神是管叶修这片儿的,又如果叶修现在能控制自己的嘴巴,他一定要把这句妈卖批怼到这位神灵的脸上。

 

  叶修感到在自己的眼睛没有活动的情况下他的视角发生了变化,就是那种被举起来的感觉,然后视角开始横向旋转又开始变低——嚯,被翻了个个。叶修正在心里呵呵的时候,他对上了一张熟悉的,清秀的脸。

 

  挑染成酒红色的刘海被主人不老实的睡姿拱的翘上了天,不算小的眼睛正对着叶修。叶修下意识张了张嘴然后他就意识到自己现在没有嘴这个东西大概也没有声带,再然后,他就听到了布料移动的摩挲声,张佳乐的眼睛带着刚睡醒的水汽和嘴巴一起冲着叶修的眼睛快速的怼了过去。

 

  对,由于叶修一直坚定的认为自己是一个典型性直男且没有直男癌,所以对这种突发状况我们要用怼这个字。

 

  嘴巴越凑越近然后就到了叶修再怎么把眼睛往下也看不到的地方,发出了“啾”的一声。

 

  妈的,叶修在心里默默的捂住了自己的脸,然后才想起来原来自己还有听觉。

 

  嗯,嘴和布料摩擦的声音,所以自己现在是个长着眼睛和耳朵的抱枕?

 

  于是他就听见了敲门声。

 

  张佳乐听见这个声音像是兔子看见鹰老鼠看见蛇黄少天看见喻文州一样把叶修以一个极快的速度把叶修冲着他的被子怼过去。叶修就看到布料在自己的眼睛里越放越大最后一片漆黑,不出意料的没有任何感觉,与布料摩擦的声音像是放大了几百倍鼓噪在耳边让叶修眼睛发黑。

 

  依稀听得见外面的声音,“张佳乐,起床。”

 

  “哦......可以再睡十分钟吗?”

 

  “不行”

 

  听上去就没有性生活的声音,而且大早上像宿管阿姨一样查房的不是张新杰还能是谁,叶修在心里替张佳乐点了一柱香,然后想象自己笑的花枝乱颤。

 

  张佳乐大概是没有叠被子的习惯,掀开被子直接就下床洗漱。在叶修的视角里就是眼前猛然亮了一下然后又暗下去了,水声哗啦啦一阵之后就没了动静。叶修在黑暗里浑浑噩噩地瞎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睡了过去。

 

 

  再睁开眼就是蓝雨黄少天的宿舍,叶修对于黄少天宿舍的辨认之快除了归功于他刚刚上线的大脑还归功于每赛季夏休期黄少天都软磨硬泡让他来的恬不知耻。

 

  眼睛往旁边斜了斜,是毛茸茸的栗黄色头发和小麦色有好看肌肉线条的胳膊。青年大概是快醒了,毛茸茸的脑袋在枕头里拱了拱然后手摸索着往叶修的方向像是要抓什么东西。

 

  没等叶修思考黄少天要拿什么东西,他就在一阵天旋地转中被抓了过去。然后黄少天还沾着口水的嘴就凑了过来,叶修顾不上嫌弃就被移动着的栗黄色头发包围了——这人还没睡醒把他当被子擦嘴呢。

 

  已经莫名自然地接受了自己是抱枕的叶修开始思考黄少天有没有爱豆是男的还是女的什么时候买的这个抱枕,但是脑海里过了一遍好像黄少天也没有能够印在抱枕上抱着睡觉的女神,叶修的大脑用抢boss时的速度飞速运转,试图找出自己附身的这个抱枕上面印的是谁,以至于他没有察觉到黄少天已经醒了。

 

  黄少天揉着眼睛坐了起来,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之后把抱枕举起来狠狠亲了一口,眼睛笑弯成一条桥。

 

  “老叶我去训练啦。”

 

  嗯好好好赶紧去吧也不知道你现在说话有没有口臭啊,叶修在心里呵呵,然后突然反应过来黄少天喊得是自己的名字。

 

  按照自己的推论,黄少天的抱枕上没印别人,印的是他娘的自己?

——————————TBC————————————

评论(22)
热度(220)
©喵子♥_壬迩亡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