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子

杂食性缘更选手/学生狗

两周一天假 /职业失踪/接约稿

【All叶】海岛度假的偶遇

叶叶生日快乐!!

趁着课间憋出来的字,很不容易了

感觉总得发点啥,就发半口甜饼吧




1

  黄少天踏进这间房子的时候,忍不住感慨网络也有不骗人的时候。

 

  这栋座落在热带小岛的别墅真的就像房东挂在网上的信息那样好看,阳光通过巨大的落地窗毫不收敛地直射了进来,外面花园里的植物每一个都闪着热带独有的明亮的绿色,在不远处可以清晰地看见海面白色的浪花一层层地打上沙滩,卷起沙子变成一大片金黄色后有迅速地变成澄清的宝石颜色有条不紊的退去。

 

  六月初的热带雨林气候,阳光,沙滩,海浪和仙人掌,只是另一位人类并不是和蔼可亲的老船长——黄少天是个失恋了独自一人度假的可怜鬼。

 

  房东约了他直接在房子里见面,如果他不是一个不守时的混蛋的话那么黄少天将在十分钟之内见到他。

 

  可惜黄少天的乌鸦嘴还是从不失效,这位不守时的混蛋在二十分钟后依然没有出现——他大大咧咧地不给房子上锁,让一位彼此一无所知仅仅知道是个中国人甚至有可能是连环杀人逃犯的男人在房子里等他?天知道黄少天现在完全可以拿走墙上那副梵高的真迹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人,可以像怪盗基德那样留下一张纸条。

 

  “黄先生。”梵高的真迹突然开口说话了。

 

  黄少天不知道怎么应付这张会说话的画,一时间腿有点发软。

 

  “当然不是梵高的真迹在同您说话,我是叶先生的ai管家,我叫君莫笑,很荣幸见到您。”机械声音彬彬有礼,“抱歉给您带来了惊吓,以及我还要更抱歉地通知您,叶先生可能要比跟您约定的时间晚两个小时再到,鉴于他现在正在开一个视频会议,这个时间还有百分之八十五几率会延长。”

 

  “啊,没关系。”黄少天的声音像是被犀牛碾过,干瘪地不像是他自己的声音。热爱的科幻小说和电影桥段不要命一样地像他的脑袋里涌来,他不禁开始幻想或许自己的房东——这位叶先生是钢铁侠的伪装名,他现在正在那个悬崖上的圆形建筑里,他的身下是悬崖和钢铁侠的战甲仓库,有海浪正不紧不慢地向上涌来。

 

  “jarvis——啊我是说君莫笑,你是说你是这个别墅的ai管家?”

 

  “是这样。不过还是要告诉您我和您刚刚叫的jarvis不是一个次元的,以及,我能调动的资源和他显然不是一个数量级的,jarvis是一台能做大功率计算的超级计算机,我只是一个级别较高的安保程序。”

 

  失恋的痛苦一扫而空,黄少天之前想要一边喝酒一边迎着海风大声唱薛之谦苦情歌的想法一瞬间就没了影踪,这简直是太酷了!

 

  “你的程序是你家先生自己写的吗?”

 

  “是的,顺便告诉您,我家先生和钢铁侠一样毕业于MIT。”

 

  ......在北影读书的黄少天头一次感慨自己真是个学渣。

 

  人工智能贴心地带着黄少天参观了一下他未来几天要住的地方,便表示黄少天可以自便了。

 

  今天一定是黄少天话最少的一天,他百无聊赖地躺在沙发上玩起手机,在心里勾画自己房东爸爸大概长什么样子。

 

  不到四十岁,三件套西装,一丝不苟地头发,按照东方人的审美应该不会有胡子,标准的成功人士,上得了厅堂的科技宅。

 

  至于为什么会把这么好的别墅租出一半跟旅人们分享,黄少天猜想他一定是非常寂寞的人,或许他是个作家,热衷于听旅人的一个个夹杂着玻璃渣的故事。

 

  他没有拉严实窗帘,毕竟方圆三百里只有五彩斑斓的小鱼,而这些冷血动物对他的酮体应该兴趣也不大,透过窗帘的缝隙可以看到粼粼的水光和星光,星星落在了水里,大海翻涌在天上,是非常热带风情的场景了,可他的脑子里只剩下了古人的句子。

 

  上下天光,一碧万顷。

 

  还没有轮到黄少天感慨古人的文采,本来已经熄了灯的别墅一下子变得灯火通明,白炽灯一下子晃的黄少天眼泪都出来了,气急败坏地拿枕头挡住自己的头。

 

  “欢迎回来。”机械声从外面响起来,或许还是从梵高的麦田下面传来的。

 

  出于礼貌,黄少天走出去想要打个招呼。其实黄少天内心深处是不想出去的,他应该躺在床上装死,可是他一想到自己的装死动作可能被君莫笑录了起来就忍辱负重地出门打招呼,看到了正给自己倒水喝的叶先生的背影。

 

  腰细腿长,衣着时尚,既不是四十岁的总裁也不是二十岁的小说家。

 

  显然这位房东先生不是开完视频会议后急忙赶过来的——他显然还有时间换一套衣服。跟黄少天脑子里想象的西装三件套完全不同,叶先生穿了条破洞牛仔裤,上身还套了件superemed和路易威登的联名款牛仔外套,脖子上金闪闪地不知道挂了个什么链子,比起有钱人和科技宅更像是他们娱乐圈的艺人。

 

  跑来度假撞见自己圈子里的人,那就有点尴尬了。

 

  他看着叶先生那身有点眼熟的衣服,一时间想不起来自己在哪里见过。

 

  然后叶先生转过身来,他倒是看清了那条金链子是路易威登的打火机,男人黑白分明的眼睛和侧分刘海都一下子使黄少天想起了这套该死的牛仔外套的来历。

 

  他的确没撞见圈里人,只是撞见了圈内纪检委叶总。

 

  叶总不是应该在京城围着王杰希嘘寒问暖完成巧取豪夺的包养大业吗,怎么跑这鸟不拉屎的热带小岛来收房租了?

 

  “唔,少天?”叶总眯起眼,试探着问了那么几句。

 

  “啊,真巧。”

 

  黄少天由衷地希望叶总这真的只是一个巧合,不是来泡他的。

 

 

2

  叶总姓叶名修,性别男爱好活人括弧最近爱好是王杰希括弧。

 

  叶修是叶家大少爷,从小在美国那边长大,连叛逆期的时候都没有爹妈在身边供他叛逆的。不过好在优秀的人的叛逆期都很短暂,而叶修的叛逆期就表现在他不学经管也没去华尔街,而是考了麻省理工称为了一名光荣的工科男。

 

  不过也没关系,几十个亿的家产还有他弟继承。

 

  叶总的人生在黄少天眼里就是一个传奇,跟他这种好好学习拼死拼活才考上北影好不容易找到个女朋友结果被骂抱大腿分手之后才发现原来自己在女朋友眼里也真是是抱大腿的小奶狗的傻逼不是一个物种。

 

  黄少天和女友的分手非常平淡,没有撕逼,没有铁锤,只有粉丝单方面的碾压。

 

  黄少天现在还是一个连粉丝后援会都没有的新的滴水的新人,他前女友是他娘的是最近风头正劲的小花旦,女星的粉丝战斗力普遍牛批,谁会挨骂简直不用考虑。

 

 前女友拉黑他的前一句话是:“你也太奶了点。”

 

  黄少天差点摔了手机,女人真是虚伪的东西,口口声声说自己喜欢小奶狗小狼狗在微博上看韩剧一个个鬼哭狼嚎转锦鲤哭着求着要犬系男友,可是真的有小男孩小心翼翼地无微不至地时候,心里除了烦人没有别的想法。

 

  毕竟他们俩都太忙了,黄少天忙着拍广告的时候她在巴黎时装周,黄少天好不容易接到综艺跟她说的时候她在剧组里因为一句台词绞尽脑汁,厌烦和愁苦都发泄在了一天响几十次的微信提示音上,网恋大抵都是这样。

 

  都忙到连架都懒得吵了,死耗着有什么意思。

 

  于是黄少天就卸了微博,在一片骂声里来度假了。

 

  至于认识叶修是在节目里的事了。

 

  王杰希跟黄少天是一个公司的,公司看他科班出身长相演技都不错,而且话题度也很高,就让王杰希带他上了一个综艺。

 

  录节目的时候,叶修就在他旁边坐着,漫不经心的样子,像是哪家不太懂规矩的小新人。黄少天抛了几个梗给他的时候接的倒是很顺畅,只是其他人看黄少天的眼神都有点惊悚。

 

  录完节目黄少天才知道这位小新人是金主爸爸,据说是冲着王杰希来的。

 

  他看着疑似被金主爸爸包养的王杰希走过来朝叶修淡淡的一笑,伸出手摸了摸金主爸爸的头,内心如同五雷轰顶。这好像不是一个霸道总裁睡遍娱乐圈狂霸酷拽叼的剧本,宠人的和被宠的好像反过来了?

 

  黄少天又看了看正就着王杰希的手喝饮料的叶修毛茸茸地且比王杰希低那么一点点的发顶,感觉这样的剧本似乎也挺带感的。

 

  可是叶修并不像传言中的那样对王杰希死缠烂打不依不饶,恰恰相反,叶修十分淡然,甚至拒绝了王杰希共进晚餐的邀请问他要不要去吃小龙虾。

 

  黄少天的理智告诉他如果他还想在王杰希手底下混的话他就该义正言辞的拒绝,奈何小龙虾总是有控制人的思想的能力,他几乎是迫不及待地答应了下来,然后他还没来得及在王杰希大小不一的目光下瑟瑟发抖,就被叶修拖走了。

 

  一顿小龙虾下来,他和叶总的关系并没有升华半分,因为被辣的晕头转向的叶修把他的啤酒当水灌了一口,然后就一头栽倒在了桌子上。

 

  黄少天差点吓死,后来他眼泪汪汪地摇叶修胳膊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这祖宗是睡着了。

 

  最后他给唯二认识的方锐打电话把叶修抗走了。

 

  不过没想到的是,这顿饭还是被狗仔拍到了。小视频在微博上再一次被顶上了热搜榜,黄少天从此有了一个“叶修圈内最不红好友的名声”。黄少天不知道应该先反驳他还是有一点点红还是先反驳他和叶修还没到朋友关系,最后安静如鸡。



——————————TBC————————

评论(3)
热度(172)
©喵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