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子_壬迩亡梓

杂食性缘更选手/学生狗

两周一天假 /职业失踪

巧克力豆的夏天

作文大赛参赛作品,这会应该可以发了

我就试试我这会是不是被盯上了啥也发不出去



0

  他们两个是装在一个罐子里的巧克力豆。

 

  巧克力豆的命运之路只有一条,就是在罐子里浑浑噩噩地躺着,直到被人吃掉。

 

  反正他是这么觉得的。

1

  他们的认识比这要早上一点,是他们刚刚被制作出来的时候。

 

  “凭什么啊!”一片黑暗里,一个清亮的声音这么说。不大的空间里挤满了巧克力豆,有几个角落里可怜虫已经被挤的变了形。

 

  “唉唉,怎么没有人说话?”声音有点疑惑,“还是说这里只有我一个人会说话?”

 

  空间依然一片死寂,也不知道其他的巧克力豆是真的不会说话还是不愿意搭理他——毕竟他们的生命短的可怜,真正意义上的朝生暮死。

 

  “切。”那个清亮的声音听上去有点沮丧,如果他是小狗的形状那这会恐怕耳朵尾巴都耷拉了下来。

 

   他试探着开了口,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其实我也会说话的。”

 

  “真的?”清亮的声音又雀跃起来了“我们来聊天吧?”

 

  出于礼貌,他答应了,然后就听那个声音叽叽喳喳地聒噪了一路,单方面地跟他交了朋友。

 

  

2

  他终于跑出来了,他一定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巧克力豆!

 

  当然,这句话要是让那位一直跟他聊天的仁兄听见,八成会不搭理他。

 

  也不知道那位仁兄怎么样了,他的心情又低落起来。叫他跟自己一起跑他拒绝,被人吃了怪谁啊。

 

  算了算了,先多看看风景。巧克力的生命就这么长,哪能像那位仁兄一样一身丧气地过呀!

 

  “喂,那边的蝴蝶小姐。”他叫住了从旁经过的一只翅膀五彩斑斓的似乎是昆虫的东西——他之前听那些生产巧克力的工人说那些翅膀五彩斑斓的小东西就是蝴蝶。

 

  “你叫我?”对方有点疑惑。

 

  “对啊。”

 

  蝴蝶小姐噗嗤一声笑了,“我是蜂鸟,而且我是雄性。”

 

  他似乎理解人类说的那种叫做“尴尬”的情绪,半天没接上话。

 

  “行了行了害什么羞啊,”蜂鸟先生扇着翅膀说“有什么事?”

 

  “我想到处看看,你能载我一程吗?”

 

  “好啊。”随着这句话,他飞上了天。

 

  层层叠叠的树叶渐渐到了他身下,过了一会视野全成了大片大片的绿色。蜂鸟先生没有带他飞的太高,他可以看到阳光照耀下大树的叶子里流动着晶莹的液体,鲜花的花粉被风吹起汇成沉默的河流。

 

  真美,他想。

 

3

  他跟其他的巧克力豆一起被装在一个更小的喘不过气的段子里,往不知社么地方运去。

 

  罐子不停地被颠来殿去,如果他有胃的话他一定会吐出来的。大概巧克力不是什么昂贵的东西,又不容易坏,所以才舍得这么草率地运。

 

  满罐子大小形状差不多的巧克力豆争先恐后地撞击,发出不甚清脆的声响。他们也都不会说话,没有人能陪自己聊天,寂寞像根长在心里的野草越发地繁茂,他开始想念那个清脆的声音。

 

  他甚至有点后悔,那个声音兴致勃勃地问他要不要到外面去的的时候他为什么要拒绝呢。

 

  巧克力豆的人生太短了啊,去看看有什么不好的?

 

  可是他就是觉得不好,那么多巧克力豆的人生不都是那么短吗,想那么多做什么?按部就班地过,改什么时候被吃就什么时候被吃,然后变成自然界的一部分,简单明了,多好。

 

  他是这么跟那个清脆的声音说的,对方嘲笑他没有理想。

 

  有理想有什么用啊,生命的长度摆在那呢,还不如赶紧死了下辈子投胎成人。

 

  “你是巧克力啊仁兄,”那个声音这么反驳他,带着揶揄的味道“阎王不收你的。”

 

4

 

  距离他跑出去已经过了好久了,他跟一只老鼠一起溜到了一个人的家里,结果老鼠把他放到阳台上就看见了人家养的宠物狗,把他扔到地上落荒而逃。

 

  他在地上可怜巴巴地滚来滚去,那条狗凑过来嗅了嗅他,显然对他没什么兴趣,一甩尾巴扬长而去。

 

  作为没有长腿的巧克力,他只能在地板上慢慢地以那种乌龟翻身的动作滚动,滚了半天,大概走了人类单位里的五厘米那么长,连一块地板砖的边缘都没有滚到。

 

  他内心充满了绝望,感觉自己巧克力中豪杰的传奇一生要这么终结了。

 

  结果他被一双好看的手拣了起来,扔到了一个桌子上,旁边还有一罐巧克力豆。

 

  “哎仁兄!”他惊喜地叫道“我们又见面了。”

 

5

  他又听到那个聒噪的声音了,他在罐子里,人家在罐子外。

 

  那把清脆的嗓子辨识度很高,正兴冲冲地叫他仁兄。

 

  “嗯?”他回了个单音节。

 

  “我在外面玩的超开心!”没等他问,对面先自报家门了。

 

  “可是我们最后还是要一起死了。”他回答。

 

  “那正好,我前两天看了一本小说,”清脆的声音回答“人这一生,就是要看遍世界上最美丽的风景,然后找一个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死掉。大家都活这么长,我经历了那么多,超开心的。”

 

  “是吗?”他无声地笑了笑,心里有点痒痒的。

 

  “对啊对啊,还有一句话,上坡的路和下坡的路是同一条路,也不是同一条路。你开开心心地过也是一辈子,浑浑噩噩地过也是一辈子。”

 

  “你都是哪里看的这些?”他很疑惑。

 

  “人类的互联网上正盛行一句话呢”,对面不理他,接着摇头晃脑“一家人,就是要死的整整齐齐。”

 

  这次他没憋住,差点笑死。

 

  “我们不会死的,我让老鼠先生来救我们了。”

 

  “嗯。”

 

  “这次咱们俩一起走吧。”

 

  “嗯”

 

  “你答应啦?”

 

  “嗯。”

 

  他敷衍地应者,感觉自己的身体在融化,渐渐失去了意识。

 

  傻瓜,夏天来了啊。


评论
热度(40)
©喵子_壬迩亡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