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子

杂食性缘更选手/学生狗

两周一天假 /职业失踪/接约稿

【All叶】鬼王没有休息日

+本章有双叶和喻黄叶

+啊  把叶叶写的苏上天使我快乐




  “呃,叶总?”叶修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嗯?”叶秋没有回答女秘书的意思,拉着她的胳膊往老板椅上一拽,然后整个身体压了下去。当他和叶修假扮的女秘书呼吸纠缠的时候,他从胸腔里低低地嗯了一声。

 

  “我喜欢你这么叫,当然最好用你原来的声线。”叶秋笑笑。

 

  女秘书微笑:“操。”这时叶修用回了自己的声音。

 

  叶修一瞬间就变了回来,叶秋感觉到自己身下柔软的身躯变得更加修长有力了,一模一样的脸正懒洋洋地对自己笑着,胜券在握的样子像是他把叶秋压在了下面似得。

 

  “混账哥哥你很嚣张嘛。”叶秋借着这个姿势,整个脑袋埋在了叶修的脖颈间,叼住了哥哥藏在有点长的头发中的小巧耳垂,报复性地用牙齿磨了几下。

 

  身下的身体明显抖了一下,甚至有那么一瞬间叶秋感觉那双长腿想要像以往无数次那样缠上他的腰。然后叶秋就被看不见的力量从叶修身上掀了起来磕到办公桌上,撞翻了一堆文件。

 

  “没大没小。”叶修从椅子上慢悠悠起来,翻了个白眼。

 

  “切。”叶秋从一片狼藉的办公桌上起身,慢慢整理自己身上本来没有一丝褶皱的prada,他抬起手扣好袖口,小臂流畅的线条在西装外套的修饰下格外明显。  

 

  叶修有点想吹口哨,他始终不明白为什么弟弟的肌肉线条会比他明显,明明他才是更能打的那个。

 

  对此叶秋也早早给出了解释,严格来讲叶修是个从不锻炼的法师,而他做总裁的日子里每周都去健身房。

 

  成熟男人扣袖口的动作总是有点诱惑的感觉,尤其叶秋脱人衣服的时候也是这副性冷淡表情,冷淡的眉眼冷淡的唇,只有胯下巨大滚烫。

 

  叶修腰有点软。

 

  他笑嘻嘻地凑上去,修长好看的手指不由分说地把叶秋正在整理领带的手拿开,把叶秋压在了刚才他被压的椅子上,略略俯身。

 

  叶秋就只能看见男人毛茸茸的脑袋在他鼻子上蹭,叶修泛着水光的舌尖在他喉结处蹭了一下,然后脖子上一丝不苟的温莎结被扯开,男人的呼吸喷洒在衬衫的第一颗扣子上。

 

  叶修抬眼,带着潋滟水光的眼尾有一抹薄红。然后接着俯身,牙齿灵巧地解开衬衫扣子。

 

  不过他的动作没有再继续下去,叶秋滚烫的手拽住了他的头发,他扬起头来,两张一模一样地脸之间交换了一个赤裸的亲吻。

 

 

 

  当兄弟两人终于都坐好且没有动手动脚的想法之后,他们才开始好好地谈正经事。叶修表示因为地下世界常年不见阳光而他想要长个子于是他认为自己应该来人间晒晒太阳,叶秋表示这是无稽之谈而且叶修想换个身体随时都能换但是还始终用原来的身体就是因为迷恋这张跟他的孪生弟弟一模一样的脸。

 

  叶修惊呆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厚颜无耻的言论。

 

 “反正就是这样,我已经上来了,吴雪峰会替我处理事务,什么时候回去看我心情——应该是下面再有人想要找我打架的时候了。”

 

  “所以你只是通知我对吧。”

 

  “不,我是在友好地表达想要和你非法同居的意愿。”

 

  这次叶秋也惊呆了,总裁大人的脸涨得通红,可爱到叶修忍不住想要捏一把。

 

  趁着叶秋没有回话,叶修接着说:“最近滞留人间的鬼明显多了,恐怕非科学案件会越来越多,我上来正好也帮少天他们处理一下这些没有登记到处作恶的新鬼。”

 

  “以及,我需要证件,合法的,可以坐高铁的那种。”

 

  “呃,那个,”叶秋看着叶修在他眼前泛着水光的薄唇,努力克制住自己腹下三寸的冲动,为了公司的名誉,他想,在办公室做那种事是不对的。“你是不是需要一张写我们俩名字的房产证?”

 

  ......你开心就好。

 

 

 

  北京某著名凶宅

 

  一声尖叫把浓的不见底的黑夜划破一个口子。

 

  “不不不不不要过来啊啊啊啊啊!!”

 

  张小姐瑟缩在房间里的一个角落里,眼神根本不敢看着眼前面部狰狞的男人。

 

  看男人的面相,显然不是死的十分舒服的鬼——应该是被勒死的。男人面容扭曲眼球突出,合不上的嘴唇下可以清楚地看出牙根部分沁出的血色,他的喉咙里也不断冒着血沫,断掉半根的舌头在口腔外面晃荡,而她该死地竟然能听到这鬼说话。

 

  她不是那些闲着没事干的凶宅探险爱好者,她属于纯粹被中介坑了的可怜人。

 

  她是做it行业的,刚刚参与创作了一个将来应该会火爆的游戏,——准确来说是参与思考。

 

  她的创意被人剽窃了,那人仅仅比她快了一步,却抢走了她全部的精神支柱。本来跟她已经谈好价格的经理遗憾地告诉她他们发现市面上有了跟她一模一样的产品,而显然对方的产品比她更完善一些。

 

  “虽然你可能觉得这不公平,但互联网行业就是这样姑娘。你的想法和创意是不值钱的东西,你的这个创意可能同时有一千人想到,而其中的大部分人想想就算了,少部分人选择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再做,只有极个别人才会选择马上去做,而这极个别人中最快的那个才能获得所有的利益。”

 

  “行动力,姑娘,这才是最重要的。”

 

  “可是——”

 

  “别可是了姑娘,我跟你说这段话已经浪费了我两分钟时间,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对不对?谈话就到这里结束了,希望你能够给我再次联系你的机会。”

 

  她对着那头的忙音愣了三秒,才想起来哭。

 

  她已经辞去了原先的工作等着经理让她去开发部报道;她甚至已经在梦中描绘出了自己梦中的美好蓝图;她买了机票千里迢迢地飞到北京,用为数不多的钱在接近公司的地方租了这座便宜的吓人的房子,她以为她是来面试自己的梦想的,没想到看到的是冰冷的拒绝。

 

  她哭的有些精神恍惚,以至于似乎听见有人在和自己说话。

 

  “你看,生活抛弃了你。”看不见的恶鬼伏在她耳边说。

 

  大脑像是被放入了冰冷的水缸中,狰狞扭曲的脸离她越来越近,她的四肢已经不受大脑控制,如果她有上帝视角她就会看到,她正用一个人类做不出来的扭曲姿势爬到了落地窗前。

 

  额头抵在冰冷的玻璃上,她看到的不是自己因惊吓而扭曲的泪水连连的脸,而是那张缠绕了自己的梦境好几天,青白腐烂的吊死鬼脸。

 

  “跳下去吧。”腐烂的嘴唇诡异地一张一合,被勒断的舌头随着血水掉到地上。

 

  她鬼神使差地往地下去看舌头,只看到一堆虬结在一起的白白胖胖的挂着绿色液体的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恐惧使她的声音扭曲破音,像是地底下恶鬼打着卷的长指甲划过地面。

 

  她闭上眼睛,狠狠地朝着落地窗的玻璃撞了上去。

 

  没有疼痛没有声音,她只听到有人用开关开灯的声音。

 

  有一双温暖的手把她扶起来,那双手骨节分明,散发着一股芝士味,香醇的味道很是能安抚人的神经。姑娘的意识被这股子奶味拉近了一片温暖的海,眼前有光突然炸开。

 

  安全感使她脱力,软绵绵地晕了过去。

 

  看到姑娘因为终于睡了过去,黄少天松了口气,喻文州在姑娘身上下了一个防恶鬼的禁制清除了记忆之后就把被吓得不轻的姑娘放在了床上。幸好他这次赶来的还算及时,要不然等姑娘在钢化玻璃上把脑浆都撞出来之后,这鬼就彻底不好对付了。

 

  吸收了一个带着恐惧和绝望死亡的新鬼,这厉鬼的实力肯定会暴涨,那时候免不了打一场恶仗,搞不好还会把这房子搞得千疮百孔怨气压都压不住。

 

  抓鬼事小,被他那总是摆不正自己小舅子身份的情敌扣了工资他日子就没法过了,黄少天想着撇了撇嘴,令普通恶鬼闻风丧胆的无常也只是普通的工薪阶层啊,每天都在被万恶的资本主义压榨。

 

  他们这些可怜的无产阶级之所以叫“黑白无常”是因为经常双人搭档一起处理那些滞留人界为非作歹的厉鬼,黑无常都是黄少天这样皮厚还能打的坦克,白无常多是喻文州这样偶尔兼职奶妈的法师。黑白无常的组合很多,都在叶秋的直接管理之下,不吃不喝不睡,多么理想的廉价劳动力,黄少天和喻文州就是其中最为优秀的几组之一。

 

  也是和地下那位鬼王关系最好括弧睡得最多的括弧。

 

  开了灯的房间里,黄少天只感觉得到森森鬼气,刚才还张牙舞爪差点杀人的鬼却早就没了影子。

 

  喻文州正在试图从屋子里鬼气的流向判断那鬼东西逃去了哪个地方,这会闭着眼蹙着眉,看样子情况也是不容乐观。

 

  黄少天又看了看缩在床上因为喻文州的法术睡得挺香的女孩,感慨大家都是可怜的无产阶级,今天她失业或许明天就是我失业了,这只鬼不捉住保不定明天叶总就要把他开了,到时候他一穷二白只能去下面找叶修包养了。

 

  其实想想也挺美的,做霸道鬼王的小秘书小娇妻什么的。

 

  “少天!”正在一旁闭目的喻文州好像是查到了灵力波动,陡然睁开双眼,眼中精光闪烁。

 

  黄少天见喻文州脸上神色有点难看,马上知道大事不妙:“怎么了?”

 

  谁知喻文州摇了摇头:“我不清楚,你知道我们来的时候我说这这凶宅怨气很重吧,我本来以为是因为那鬼坑人太多法力极强的原因,可是我刚才追踪那厉鬼的时候,发现他的灵力跟这间房子比起来微不足道,就像......就像这座凶宅是个黑洞,而它只不过是黑洞旁边环绕的小船。”

 

  黄少天一时间毛骨悚然:“你是说,这房子里还有东西?”

 

  喻文州点头:“要么是一个,要么是一堆。这房子的风水是十足的阴宅风水,我想,这里或许是有一群厉鬼,想沾这房子养魂的功效互相吞噬,融合成一个怪物!”

 

  鬼魂之间互相吞噬,是从上古有第二个死鬼开始就有的血腥本能,吞噬同类可以增长修为,在弱肉强食崇尚力量的恶鬼眼里,这甚至是一项光荣的行为。只是在地府的鬼都是想要投胎的老实鬼,所以吞噬也是在地府明令禁止的行为。可在人界就不一样了,好鬼坏鬼想报恩的想报仇的汇聚一堂,都对自己的来生没有任何期待,吞噬他人增长实力就成了唯一的捷径。

 

  传说当年的鬼王叶修曾经被百鬼围剿,被困在一个史无前例的大阵之中七七四十九天,面对的是一群失去理智只会对他磨牙吮血的暴徒。可当最后有胆子大的鬼凑过去想要蹭一口叶修的碎肉的时候,却发现叶修散着长发躺在阵中间,阵里尸横遍野,成百上千蝗虫一样的恶鬼都被他吞噬殆尽。

 

  据说,他见到那个凑热闹的鬼的时候正在吸食一个少女模样的鬼魂,他从少女柔软的脖颈处抬头,血红的嘴角勾了一勾。

 

 

 

  喻文州还在思考中,突然感觉到自己面前鬼气冲天,他急忙睁眼,来不及辨别看到的东西就急忙后退躲闪,避开了那股令他汗毛倒竖的鬼气,然后后知后觉发现屋内氛围有一丝不对。

 

  黄少天那厮正做作地挤出小奶狗的笑容,油腻的要命。

 

  叶修把手里扯着的稀薄鬼魂在喻文州面前晃了晃,“文州,吓到你了吧。”

 

  ————————tbc————————

我长达两天的暑假早在十天前结束了,现在上十天课放一天假

早上五点四十到晚上十点

在猝死边缘徘徊

评论(9)
热度(355)
©喵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