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子

杂食性缘更选手/学生狗

两周一天假 /职业失踪/接约稿

【All叶】起点系统错误打开方式

这章有一点点流血和路人叶

自觉我是个low逼对于这些场景写的十分心累

没啥逻辑 极度ooc



  跟张佳乐从画室回来以后,不知怎么的全校吃瓜群众看叶修的眼神都不太对劲。

 

  在吃瓜群众的眼里,叶修的履历可以说是十分辉煌。

 

  具体包括进校第一天和校花苏沐橙有说有笑进的校门,第一天中午就因为不满黄少天对于苏沐橙的骚扰打了黄少天的小弟,随后和女校霸楚云秀和校花苏沐橙一起吃饭,看的全校男生红了眼睛,再然后又把黄少天气的说不出话,可以说是大快人心。

 

  而叶修本人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新校霸的有力候选人,并且成功的把各位校霸的迷妹分流了一半有余,其中甚至包括迷恋校草周泽楷的死忠粉。

 

  就连苏沐橙和楚云秀这边也有很多久不联系的塑料姐妹花纷纷冒头进行虚假关怀,其真实意图是要叶修的联系方式。

 

 

 

  可收获了一票粉丝的叶修却正在为另一件事烦恼。

 

  他感觉自己最近的名声好像不太好。

 

  上次从画室回来以后,张佳乐对叶修的肉体产生了十分不可告人的意图。现在的叶修在张佳乐眼里就是一个行走的裸模,每天做梦都是他用叶修为蓝本创造了堪比断臂维纳斯的伟大雕塑作品。

 

  他甚至把这个傻逼的梦告诉了发小孙哲平。

 

  孙哲平愣了一会:“好歹维纳斯下身也是有衣服的,可是我感觉在你的幻想里叶修下身是没有衣服的。”

 

  张佳乐嗤之以鼻:“放屁,老子这是出于对美的艺术追求,你以为谁都像你这种钢圈满脑子色情思想吗?”

 

  孙哲平十分坦荡:“我就是满脑子色情思想,不过好歹还是穿了衣服的,比如只穿一条领带。”

 

  ......张佳乐被这画面感冲击到了,觉得自己今天怕是画不出别的什么东西了。

 

  孙哲平早在初中就发现自己不是那么的笔直,虽然他的长相和说话腔调都很像传说中的直男癌,但事实上他就是一个走霸道总裁路线的基佬。

 

  第一次和发小张佳乐坦白的时候张佳乐十分淡定,一副早有准备的样子:“我就说在我画的那么多肉体里面你怎么从来不看妹子,只盯着男人猛看,我还以为你在比大小呢。”

 

  孙哲平有点惊愕又有点感动:“你就没有别的要说的?”

 

  张佳乐:“怎么,难道你终于感受到了小爷的美想泡小爷了?”

 

  孙哲平的感动全都喂了狗,深感他和张佳乐果然不会有故事。

 

  从这件事中我们可以看出两点,第一:孙哲平同学在小的时候并没有像今天一样满嘴骚话,第二:张佳乐同学在小的时候就是一个可怕的爱画裸体的文艺工作者。

 

  但是可能是画了那么多裸男之后张佳乐突然觉出了男性的美感来,在两年后的一个暑假,张佳乐突然发现自己的人生道路好像也不那么笔直了。

 

  张佳乐并没有太在意,相反,一直因为自己不够gay而在文艺圈子里时常格格不入的张佳乐终于对自己的审美产生了自信,每天被学姐骂直男审美的时候都能理直气壮地怼回去了。

 

  两个基佬满嘴骚话地每天凑在一起,硬是没有擦出任何火花,对此张佳乐声称是因为孙哲平的毛寸挑战了自己的审美极限,孙哲平则认为是张佳乐的一头粉毛天天在眼前晃简直折寿,兄弟情纯的不能再纯。

 

  但是现在女生心里已经没有纯正的兄弟情了,学校论坛上有好事者把孙哲平的历任前男友细细查了一遍,硬是东拼西凑地得出了他们都像张佳乐的言论。

 

  至此,张佳乐的所有辩白都被认为是傲娇。

 

 

  可是事情现在就不一样了,最近吃瓜群众觉得他们站的cp仿佛要被第三者插足。

 

  叶修长得格外符合孙哲平的审美,孙哲平看到叶修的第一眼就觉得这是人间没有见过的绝色。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孙哲平总觉得叶修撩头发的动作都充满了性暗示的意味,觉得这个小妖精就是在故意勾引他,每天光看看叶修就想把人压墙上啃一口再来一段霸道总裁经典台词。

 

  对此系统坚称万人迷光环并没有这么变态的能力,都是孙哲平的内心过于龌龊。

 

  张佳乐就和孙哲平不同,搞艺术的人谈对象都必须是心意相通的灵魂伴侣,而张佳乐觉得自己和叶修应该在相处中时不时来个小暧昧慢慢认清彼此心意,最好是全世界都盼着你俩赶紧结婚可是你们俩还在绕弯子的那种。

 

  因此,张佳乐坚决地认为自己和叶修现在只是互相被彼此的肉体吸引,这种下丘脑导致的冲动与爱情无关。

 

  孙哲平冷笑,说什么互相被肉体吸引,只有你单方面被叶修的肉体吸引。

 

  不管这么说,反正趁着张佳乐还执迷不悟地坚称不喜欢叶修的当口,孙哲平已经率先出手,在跟楚云秀干瞪了三分钟差点打起来之后终于用一包中华获得了中午拉走叶修吃饭的权利,此后连续多次一下课就出现在叶修班门口笑的十分天凉王破,成功用棒棒糖拐走了叶修。

 

  这种色令智昏的渣男行为令围观群众很是不齿,甚至忍不住想偷听他俩说话。

 

  “老孙啊,”叶修叼着跟棒棒糖,看着都奶里奶气的“你到底买了多少棒棒糖,你不怕蛀牙的吗。”

 

  孙哲平扯起淡来面不改色:“我在戒烟,别人给的糖。”

 

  楚云秀冷笑一声,都要戒烟了还随时带中华准备贿赂她,男人果然都是大猪蹄子。

 

  察觉到楚云秀不屑的目光,孙哲平很邪魅地勾起一边嘴角笑了笑。

 

  叶修:“你能不能管管你们张佳乐,他每天一看见我就想要扒我的衣服。”

 

  一旁装作谈话实则偷听的小姐姐被谈话尺度吓的颤了颤。

 

  孙哲平挑眉:“学艺术的都有点疯。”言下丝毫没有考虑他这个编导狗也是学艺术的。

 

  叶修深以为然:“怪不得我看你也想扒我衣服。”

 

  孙哲平:“你不要仗着本总裁宠你就口出狂言。”

 

  叶修:“你不要仗着是总裁就觉得本白莲花会喜欢你,我只喜欢张佳乐那样清纯的文艺工作者。”

 

  围观群众:......这是什么我爱你你爱他他爱狗的狗血故事。

 

  就这样,叶修在围观群众的眼里就变成了一个插足他人感情游走于两个校霸之间的祸水,是段位堪比周立波的狼人。

 

  本来叶修对于这些围观自己的人中女生终于比男生多了表示很欣慰,认为自己的女粉丝增加一定是系统这小猪爪子良心发现停止了那个男女通吃的可怕光环。

  ——活在谎言中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但是架不住叶修这个绝世高手的听力实在太好,姑娘们的小声议论就算他不听也硬往他耳朵里钻。

 

  叶修发呆。

 

  “哎哎叶修真的好看啊,你看那侧脸那眼睫毛!”

 

  “对对对,有时候我真的只恨自己没有幻肢!”

 

  叶修搬个桌子。

 

  “天哪你看到刚刚叶修弯腰露出来的那截腰没,真的好细啊!”

 

  “我还看到前头的人鱼线了呢!”

 

  “怪不得张佳乐天天想扒他衣服,搁我我也想扒啊。”

 

  “我们修修的肉体真的是太美好了,简直就是行走的荷尔蒙啊!!”

 

  “啊,别说了,只恨我不是孙哲平。”

 

  叶修和孙哲平扯皮。

 

  “天哪来了来了!我最期待的挖墙脚环节。”

 

  “什么挖墙脚,这是公平竞争。”

 

  “张佳乐都上本垒了还不算挖墙脚?叶修和张佳乐难道不是每天都在画室这样那样吗?”

 

  叶修:......

 

  现在的姑娘们怎么都这么可怕。

 

 

  

  半夜,苏家的别墅里万籁俱寂,叶修自己在床上打坐,按照功法缓缓地运转气息。

 

  叶修这会一边缓缓的吐纳,一边在识海中和系统扯淡:“系统啊,我觉得你有事瞒着我。”

 

  系统虽然没有实体但还是觉得虎躯一震:“您说啥呢主人。”

 

  “你们神盾局不是说我的首要任务是扩建后宫么,你看我身边的女孩子也就那么两个,一个是我的金主姑姑,还有一个我怕我撩她不成反被废。”

 

  “可不是吗,”系统接话:“我也觉得楚云秀这种A穿太平洋的女人不是你可以撩到的。”

 

  “等等等等,”叶修打断,“我们的谈话内容又超纲了,你们说的alpha到底是什么东西?”

 

  系统无语:“如果你真的想体会的话,你的下一个任务里绝对会让你深刻的明白什么叫色情是第一生产力。”

 

  叶修:“我突然就不是那么想了解了。”

 

  系统:“没用了,我已经把我们的谈话备份了。”

 

  叶修怒:“你别给我扯有的没的,你一天到晚怂恿我泡妹子,可是根本就没有妹子给我泡,身边男人倒是有不少。”

 

  系统诡异的沉默了一阵。

 

  叶修一脸的果然如此::“你不会真想让我泡男人吧,你这个隔壁晋江的奸细。”

 

  系统辩解:“真男人就该干男人。”

 

  叶修无言以对。

 

  “对了宿主,你有一个重要的剧情在明天,真刀真枪的那种。”

 

  叶修:“什么?生活又想对我这只小猫咪做什么?”

 

  理智告诉系统应该呕吐,可是他还是可耻地萌了。

 

 

 

 

  一辆商务车在市郊的羊肠小道上七拐八拐地行驶,里面坐了一群荷枪实弹的男人。

 

  叶修双手被反绑着丢在轿车后座上,浑身是血,后腰上抵着一把手枪。

 

  果然起点男主运气不会太好,叶修和苏沐橙下午放学按照学校要求去银行办卡,结果碰上了抢劫银行的。

 

  一群肌肉突出的彪形大汉扛着有钱也难搞到的高端军用枪支冲进了银行,怎么看都透露着一股阴谋的味道。

 

  先不说这些黑市上有价无市的枪支是怎么搞的,抢劫银行的都是走投无路的暴徒,可是走投无路的暴徒怎么会有钱吃蛋白粉天天泡健身房呢?

 

  叶修这会没空思考这些阴谋,他得打起精神保护苏沐橙的安全,毕竟不管有没有这莫名其妙的任务,在任何一个世界,他都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苏沐橙出事。

 

  “举起双手,蹲下去!”抢劫犯高呼。

 

  这家银行离学校不远,这会来办理业务的大多都是学校的学生,校里的学生家事大多非富即贵,很难说绑匪会不会顺手绑走一个和家属要钱。

 

  叶修略微侧身,把苏沐橙挡的严严实实。

 

  多年执行任务带来的直觉告诉他这事处处透着一股处心积虑的味道,尤其是这群抢劫犯并不是慌慌张张想要争取时间在警察来之前跑路,而是一直在磨蹭,甚至有几分故意等警察的样子。

 

  为了挑衅警方?这群人虽然看上去有点肌肉长进大脑的趋势,但是敢来抢银行的总不能傻到这个地步吧。

 

  叶修觉得这群绑匪是冲着这满地人质中的一个来的。

 

  果然,就在绑匪终于磨磨蹭蹭提着箱子作势要走的时候,警笛响彻银行门外。

 

  只可惜被困在里面的人们并没有喜极而泣地感慨政/府没有放弃我们,而是忧心忡忡地担心抢劫犯会狗急跳墙挟持人质跟警方谈条件。

 

  果不其然,抢劫犯头目演技拙劣地啐了一口,遍站起来仔仔细细地观察人群。

 

  野兽对于野兽的视线总是非常敏感,叶修能察觉到,抢劫犯的视线在自己身上徘徊。叶修深深松了口气,看上自己不要紧,叶修有一百种方法把这群人按在地上摩擦,就怕绑匪劫走别人当人质。

 

  抢劫犯的视线移开了,落在叶修后方的位置上。

 

  叶修瞳孔一缩,浑身肌肉绷紧。

 

  那里是苏沐橙!

 

 

  事情向着叶修考虑的最糟的方向发展,叶修本来想暴起先解决首领,但是这些蹲了满地瑟瑟发抖的学生可不比他原先的同僚沉着冷静,又怕绑匪万一乱枪扫射伤了人命,只好憋屈地说了经典台词。

 

  叶修按下苏沐橙的肩膀,桃花眼直直看相抢劫犯首领:“我替她去。”

 

  首领眯起眼睛,挥挥手:“你替他去?小伙子倒是挺有勇气,那就两个都带走吧。”

 

  苏沐橙表现还算淡定,被带上车的时候她定定地看着叶修,眼眶因为恐惧泛着脆弱的红。

 

  叶修笑笑:“没事。”

 

  于是苏沐橙点点头,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她猜得到叶修应该有办法,她同样也知道自己应该帮不上什么忙。

 

  她相信叶修。

 

 

  外面的警察层层叠叠把银行包围了起来,抢劫犯们面对着一大群荷枪实弹的警察竟然没有丝毫慌乱,用枪指着苏沐橙和叶修一步步往车上走。

 

  警察试过用谈判专家进行心理干预,可是这群抢劫犯仿佛打定了注意要挟持人质逃跑,警方的声音甚至激怒了绑匪,使绑匪在银行里放了一枪。

 

  枪声震耳欲聋,新调来的警官林敬言在银行里一大片恐惧的尖叫中没有办法判断这一枪到底有没有打到人,如果打到的话究竟有没有伤亡,林警官斯斯文文的一张脸这会黑的像锅底,对这伙难缠的绑匪无可奈何。

 

  林敬言双手稳稳持着手枪,怒视那伙胆大包天的绑匪。他看到绑匪带了两个人质出来,其中一个是苏家大小姐苏沐橙,另外一个清秀的少年大腿上却有一个弹孔,向外不断冒血。

 

  林敬言看到这个熟悉的少年的时候却愣了愣,刚好这时少年抬头了,与他的目光交汇。那双黑白分明的熟悉眼睛里果然没有惶恐,透着一股林敬言熟悉的胸有成竹。

 

  叶修冲他狡黠地眨眨眼,林敬言松了口气,内心一片平静。

 

 

  然后事情就成了现在这样,苏沐橙被蒙着眼睛扔在了副驾驶上,叶修则在最后一排。

 

  叶修这会儿处在水深火热之中,上面要求了苏沐橙不能有事,而叶修这个自己撞上来的不要命的小子可不在这三个饿了三百年的男人不敢动弹的范围内。

 

  旁边拿枪抵着叶修腰的人打量着眼前的少年,舔了舔嘴唇,将枪往下滑了滑,抵在了少年挺翘的臀部。

 

  叶修佯装羞耻皱了皱眉,内心则在对系统疯狂吐槽为什么每个反派都对自己的肉体有兴趣。。

 

  系统:我再说一遍,您的万人迷光环使您对于男性和女性都有较强的性....

 

  叶修:好了我ballball你闭嘴吧。

 

  美人皱眉的模样勾起了绑匪的凌虐欲,男人邪笑着把抵在臀缝上的枪往下按了按,感受到美人的身体突然绷了起来满意地笑出了声,附身想要去舔人的耳垂。

 

  男人误会了一件事,叶修的身体绷起来不是因为什么该死的过于敏感,而是他在压抑自己条件反射想要拧断男人脖子的冲动。

 

  因为路况过于颠簸,叶修大腿上的血早就蹭了他自己一身,这会连脸上都是血迹,此时少年的脸色苍白的很,完全看不出来刚才在银行里挺身而出的样子,此时叶修黑白分明的眼睛狠狠瞪着绑匪,像是蜘蛛网上垂死挣扎的蝴蝶。

 

  中央戏精学院以叶修为荣。

 

  男人滚烫的呼吸喷在叶修耳垂上,他控制着幅度将自己的颤抖表现在敏感而不是恶心的范围内,还从喉咙里小声呜咽了一下。

 

  脑内系统:“主人我可以录像吗!!”

 

  叶修:“老子回去就把你格了!”

 

  双目被情欲烧的血红的男人这会大脑里大概也被尿道球腺液灌满了,竟然作势要扒叶修的裤子。

 

  这时,绑匪头子的电话响了。

——————tbc——————

今天半夜第二更

评论(41)
热度(1069)
©喵子 | Powered by LOFTER